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官迷退休大爷
    ,!

    一番折腾,工程队总算是安顿了下来。

    站前路188号是仓库的门牌号,省厅内部简称其为188仓库。

    李路本打算包个招待所,结果李全斌说仓库宿舍这么好的地方不住去浪费那个钱。加上附近的几个招待所都需要介绍信才能入住,李路只能作罢。不过,他去拉了床铺和一些家具回来,李全斌他们就自己动手重新装修了一下。工程队工匠木匠大工小工全都齐全能工巧匠不少,拉开架势三俩小时就被装修给翻了一遍。

    工程队要在省城逗留挺长一段时间,把这边的工程都搞好,因此一个适合长期居住的地方是必须的。

    188仓库作为红星拖拉机厂第一家简约版本4s店的所在,同时也是红星拖拉机厂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家门市,集中销售红星厂生产的所有机械,包括拖拉机。毫无疑问,省城的市场要比陆港的大得多。事实上,李路早就想在省城这边开个头,只是限于红星厂的情况尚未稳定,因此等到了现在。

    至于公安厅置换过来的另一块地,白云山脚下的修理厂,李路则暂时的没有确定用途。不过,在土地属性上面,他显然是让方鹤成确认为商住用地。他显然不希望花几百万买来一块绿化用地!

    除此之外,和农垦那边谈的门市店面以及那个老旧的家属大院,门市店面交给奋远公司开设分店,而家属大院则暂时用来出租。

    李路也在188仓库住了下来,要仿效二十一世纪四儿子店的样子来搞,除了他没人懂。他只能亲力亲为,让张卫伟去找来图画工具,客串一把设计师。为了保证设计出来的东西不会倒,他从省建筑设计院请来了一位内退的老设计师,一起研究着画图纸。工程队那边不会没事做,开始动手对仓库的老建筑进行拆除,只保留宿舍作为居住的地方。

    三十亩地,操场、园林就占了一大半,这里原来也是部队机关单位的驻地,移交给公安厅之后,鉴于这个位置交通便利,因此被当做仓库来使用。

    用仓库原来的办公室改成了工程指挥部,李路和葛大爷对着图纸进行讨论。图纸是从公安厅那边找来的,仓库的建筑图纸以及布局图。

    葛大爷是省建筑设计院的老工程师了,曾留苏的老爷子,满头白发身子骨硬朗得很,背着左手,右手取铅笔往园林那里一画,道,“这个花园别拆了,留着挺好。”

    站在李路身边的李全斌挠了挠头,说,“老爷子,不拆地方不够用啊,这里计划作为库房,这一块是维修中心。这个花园有十几亩地,占了差不多一半的面积。”

    葛大爷瞪着眼说,“培养个这样的花园可不容易,你去看看,那里面有三颗有好几百年历史的古树。这花园从清朝那会儿就有了,历任的主人都不曾动弹分毫,你这拆了,多可惜!”

    他穿的短袖的确良白衬衣,灰白色西裤,裤管卷起了一节,脚下踩着一双解放胶鞋,他那白衬衣衣领的位置泛黄并且有磨损,灰色白西裤应该曾是黑色。这位建筑设计院的老爷子更像乡干部一些。

    李全斌不认同葛大爷的意见,农村里讲究的是实用、耐用、便宜,什么花园园林什么历史古树的,是比不上一间明亮透风的大瓦房的。卖相再好的菜肴也比不上一大盘冒着油星子的肥猪肉。

    干脆的,他对李路说,“老三,花园不拆,库房可没地方。”

    拆不拆还不得是老板拿主意。

    李路盯着图纸看,思索着。

    一看这个情况,葛大爷有些急了,他坚决地说道,“小李,这个花园真不能拆。前面几百年虽然说不是什么达官贵人的宅邸私家花园,但一直是大户人家的,还有好几姓书香门第。这可是历史的见证啊!”

    李路问道,“葛大爷,这么说应该有大宅子,不能只是个花园,宅子呢?”

    “毁了。”葛大爷叹口气,底气也没那么足了。

    “难怪那花园看着古古怪怪的,宿舍那个位置就是原来的宅子吧?”李路恍然,问道。

    葛大爷点了点头,“就是那一块儿。小李,这个花园,我的意见是尽量保留下来。库房容量不够,可以想办法再改改设计,总是能够想到办法的,再优化一下方案。”

    缓缓点了点头,李路对李全斌说,“斌叔,留着吧,不拆了。”

    既然李路已经决定,李全斌也就不再说什么,道,“行,我去把花园圈起来。图画要快点拿出来,我这边搞差不多了。”

    他习惯把图纸称之为图画,保留着陆港方言的用词方式。

    李路就和葛大爷凑在一起研究怎样更改设计方案。李路基本上靠着记忆参照未来的某品牌四儿子店布局勾勒出来的规划图,粗糙得很,差不多就是方方块块的各个功能区、出入口、道路这些。

    具体的建筑物设计他就不行了,这方面全部是葛大爷亲自操刀。而现在遇到容量的问题,李路显然一筹莫展。花园占去了差不多一半的面积,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操场,而操场已经规划为维修中心以及有一部分被展厅占了去。以目前的布局来看,库房很难再放进去。

    李路心目中的第一家4s店,不但作为4s店,未来还要承担着全省总店的重担,起码得是区域中心店这样的级别。这就意味着需要容量极大的库存,充当区域调度店这样的角色。

    按照他的估计,库房至少能够容纳三百台车辆。

    抛出花园所占的面积,其实剩下的可用面积是非常紧张的。出于长远考虑,李路规划的展厅面积达到了三千平米,维修中心则有两千平米,并且全部按照多层地基来建筑,以便后续可以进行加高。

    根据他所知的规划,这个位置可以使用二十年,到了市府开始把企业工厂往外赶,这里会被划为商住板块。到那个时候卖掉也好自己用来建个写字楼什么的,那都是可以选择的。

    最关键的是眼下以及未来这十几二十年,既不会投入太大,也给以后留下了扩容的空间。

    李路和葛大爷商量一个多小时也没能拿出个满意的方案来,于是李路索性说道,“葛大爷,我看还是从源头入手吧。既然地不够用,那就买地。我去找找人,把周边的地买一下,这样一来问题就解决了。”

    葛大爷讥讽道,“买一下?这周边都是事业单位的地,怎么买。小李,你的情况小方介绍过,你有工厂有公司,可以说你率先走到了民营经济的前沿,你有钱,可你要知道,这附近的地不是有钱就能买的。就说这个用原来部队营房改的仓库,公安厅不主动卖给你,你也是买不到的。”

    “那您说怎么办?”李路无奈的说道。

    葛大爷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说,“缩小展厅的面积,我认为啊,两千平米足够大了,差不多七亩地,你不就是摆几台车嘛,要那么大地方干什么。”

    摇着头,李路道,“展厅面积是不能缩小的了,现在看着是绝对够用甚至还显得太大,可是以后呢。以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大家买小汽车和现在买自行车一样的时候,这点地方就绝对不够用了。”

    “别异想天开了。”葛大爷摆着手说道,“做人要实事求是,空想误国,实干兴邦。”

    李路无奈的笑了。

    是啊,这个时候谁会相信真的会有那样一天,并且实现那样一个水平,只需要二三十年。创造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经济发展奇迹。

    “葛大爷,展厅是肯定不能再缩小了。我跟您说过,我那个拖拉机厂生产的车辆种类、拖拉机种类,会越来越多,我不能才把门市给搞起来就出现不够用的问题了呀。”李路道。

    葛大爷疑惑的看着李路,道,“小李,不就是小汽车吗,吉普车,拖拉机,手扶的拖拉机,我都见过。展厅这么大,完全可以当仓库用了。那就把库房的面积缩小吧。”

    “大爷啊,这个问题已经考虑进去了,否则还会规划更大的库房。”李路苦笑着说,想了想,道,“我干脆搞个复合式建筑算了,往上加,建个十层八层的。”

    “得了得了,别开玩笑了。”葛大爷摆了摆手说,随即背着手往外走,一边道,“我回四处转转,帮你打听打听边上有没有空闲的可以买卖的地。”

    李路顿时眉开眼笑,“哎哟,葛大爷,那太感谢了。”

    葛大爷头也不回走了。

    招手把张卫伟叫过来,李路道,“去找找任命状,聘书也行,百货商店没有,新华书店估计能有,买回来。”

    “要那些做什么?”张卫伟不解道。

    李路看了眼门口,说,“葛大爷内退有两年了,不愁吃喝,他们设计院的人说,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发挥余热,可惜单位没有继续返聘他。而且这个发挥余热不是一般的发挥,是要有官职的。”

    张卫伟明白过来,笑道,“官迷啊!”

    “老爷子就这么点爱好,能满足咱就满足。”李路说。

    张卫伟吓了一跳,“科长,那不能给他按进咱们光明厂当领导吧?厂里……”

    “谁说光明厂了。”李路说,“红星厂,给他一个工程总顾问的头衔,参照正厅级的来。”

    “明白了,我马上去办。”张卫伟抬脚就走。

    “等等。”李路叫住他,“任命状、聘书这些只是一部分,你给厂里打电话,把葛大爷编制进厂里,待遇严格按照地方正厅级的来执行。”

    “那得配专车啊!”张卫伟大吃一惊,“那不得让厂里发车过来?”

    李路很肯定的说,“不是说了吗,按照地方正厅级的待遇来,该怎样就怎样。”

    “哦,明白了,我这就去打电话。”

    李路冲着张卫伟的背影又嘱咐了一句,“催一催邮电的人,让他们赶紧的过来把电话装上。”

    “收到!”

    林培森和周伟跟了那伙人两天,基本上摸清楚了情况,下午的时候回到所里总结情报情况。

    前天晚上,李路和方鹤成一起与铁路分局局长吃了个饭,周伟也在场。那个时候他才知道李路的能量,而他抓的那几十号农民,几乎都是李路老家的人。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钢板上面了。

    对李路,周伟是一点脾气也不敢有,哪怕李路对他的那一顿揍让他现在都还感觉到痛。不在同一个社会层次,他哪里敢生出仇恨之心。

    但是,他却暗暗恨上了林培森。在他眼里,林培森就是个狐假虎威的东西,拍着脑袋骂,这比当胸捣几拳头都要让人更觉受辱。

    不过,此时周伟只能暗暗恨着,甚至不敢表现出来。

    林培森把大牛带了过来,当时在现场,他既是当事人也是能记住中分头男子以及最先动手的两名男子长相的。

    李大牛人如其名,高高大大的胳膊有碗口那么粗,是工程队里面负责搬砖搅拌混凝土的主力部队。这酗子才二十岁,与李路同龄,但是他的辈分奇高,李路得叫他叔叔。这么算下来,理论上,林培森得喊李大牛为爷,爷爷辈!当然,这就显得太过夸张了。李路回来之前,村里人直接喊大牛,现在有时候开玩笑叫牛爷。谁都知道这是冲着李路的面子。

    大牛的爷爷和李路的爷爷是堂兄弟,算下来关系是不算远的。

    “没抓到人叫我过来干什么,不会让我去抓吧?”走进站前派出所门口的时候,李大牛问林培森。

    林培森笑道,“牛爷,你这么牛,谁敢让你去抓。公安也怕你不知轻重把人打残了的。”

    “那就行,我肯定是不去的,工地有好多事呢,老三好家伙又开一个这么大的店。”李大牛说着,那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那是,三叔可不是一般人。”林培森说。

    进了办公室,周伟正在和几位干警开会。林培森就大大咧咧的说,“老周啊,目击证人我带来了。当时就是那帮人要抢我这位兄弟的行李然后才打起来的。”

    周伟嘴角微微抽了抽,看向那几位部下,说,“你们先到会议室去,我一会儿过去,继续开会。”

    那几位干警目光不善的扫了林培森一样,忍气吞声的往会议室那边去。林培森毫不在乎,拉着李大牛过去在办公桌前面那里坐下,敲了敲桌子,说,“老周啊,地点摸清楚了,那个团伙有几个人也搞清楚了,是不是该动手抓人了,把人一抓,受害者一指认,不就完事了吗,还开什么会。”

    周伟强忍着暗火挤出笑脸,“林经理,办案不是这么简单的。再说了,进行抓捕也是要开行动会议进行部署的啊。”

    他不愿和林培森多说话,转而对李大牛说,“你是李大牛同志?”

    “是是是,我是李大牛。”李大牛拘束到脸色都涨红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别紧张。”周伟笑了笑,说,“你跟我进来,我给你几张画像看看。”

    说着就带李大牛往里面去了。

    林培森起身跟进去。

    注:无语又激动,居然在一个不可能出现的地方出现,那个袋子今晚从头到尾我都没接触过居然在里面找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