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抢!
    ,!

    “你确定是他?”

    周伟再一次问李大牛。

    会议室里,几位参与办案的铁路警察的脸色都很凝重,全盯着李大牛看。方才,周伟让李大牛辨认了通过画图得到的几个嫌疑人的画像来确定当时首先动手的几个人,结果拿画像的警员不小心多拿了一张,把一名列车抢劫嫌疑人的画像掺了进去。

    现在的情况是,李大牛指着列车抢劫嫌疑人的画像说当时打架的时候,这个人也在。

    一起打架斗殴案件和抢劫案联系到了一起,治安案件与刑事案件扯上了联系。

    李大牛涨红了脸,很确定的说道,“没错就是他。那中分头抢我行李的时候,他就在中分头身后,我推开中分头,他掏出刀子就朝我刺了过来。当时就他一个人动了刀子我记得特别清楚!不是我躲得快就被扎死了……”

    周伟激动不已,这会儿他也顾不上和林培森的私人恩怨了,他对林培森说,“林经理,这个人曾对我们的列车实施过多次抢劫,伤了好几个人。我得马上向上级报告这个情况。这样,你和李大牛同志先回去,什么时候需要协助,我派人去找你们,就对面的188仓库对吧?”周伟道。

    林培森缓缓点了点头,说,“哦,遇上抢劫犯了啊,行,那我们先回去。”

    他们走了之后,周伟给手下下达命令,指着画像,道,“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盯着他,绝对不能让他给跑了!我马上去分局向领导汇报。”

    “是!”

    作为重要的省级火车站,又是羊城铁路局驻地,铁路公安分局当然也设立在羊城。周伟着急忙活的骑了自行车狂奔向分局,紧赶慢赶到了分局,抬眼就看见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正准备上车下班离开,连忙的紧踩几下过去,也不刹车直接跳下来,借着惯性扶着自行车往前跑了一段,一边喊着,“陈局!”

    陈局一只脚已经踩在了bj212吉普后座的地板上,扭头看过来,放下脚,随手的把公文包扔到了后座上去。

    “陈局。”周伟气喘得厉害,骑了一身汗出来。

    “什么事?”陈局看周伟的样子,皱眉问。

    周伟喘匀了气,说,“1120抢劫案,724抢劫强奸案,这两个专案的都出现过的一号嫌疑人露头了!”

    陈局顿时就瞳孔放大了,马上拿起公文包指了指周伟,道,“把情况详细的说一说!”

    他转身就往回走。

    把自行车一架,周伟就急步跟上,一边走一边快速汇报情况,“两天前出站口那里发生了一起打架斗殴事件,一帮经营黑客车黑旅店的人和旅客发生冲突打了起来。我们根据线索查到了那帮经营黑车的住址,确定了几个嫌疑人,找人画了图像。刚刚请被打的旅客过来辨认目标,确定了我就准备动手抓人。结果小刘拳像的时候没注意把1120案、724案的一号嫌疑人的画像给带上了,受害者一下子就指认了出来,参与斗殴里的人就有这小子!”

    “能确定吗?”陈局急声问道。

    周伟道,“能确定,受害者很肯定就是他,当时只有他动了刀子,受害者应该是不会看错的。”

    “不是查到住址了吗,马上派人去监视起来,绝对不能让他跑了!”陈局马上吩咐。

    周伟道,“我已经派人去监视了。陈局,和两个专案扯上了关系,得和地方公安部门进行联系吧?我记得724案是和地方公安联合办案。”

    “那是肯定的。”陈局道,大步走进值班室那里,他对值班人员说道,“通知所有人员回来集合!”

    “是!”

    铁路公安分局这边马上紧锣密鼓地行动起来。

    正在他们召集人手准备进行抓捕的时候,赵宏宇和小兄弟小八在站前路那里晃荡着。

    这会儿夜幕正在降临,赵宏宇和小八沿着站前路往电视台方向慢慢走着,贼眉鼠眼的打量着周遭的情况。

    小八低声说,“宇哥,要我说咱们单干得了,那汉奸头小气得紧,一趟车才分咱们那么一丁点,都不够吃两回饭店的。”

    他们刚刚从住的地方出来,敲的避开了前去进行监视的站前派出所的干警视线。

    赵宏宇拿出烟点了根,小八伸手来拿,赵宏宇给他,说,“刘老板做的毕竟是正经生意,少是少了点,但起码不会犯法。”

    小八重重抽了口烟,道,“宇哥,犯法又怎么样。咱们抢了那么回火车,不也照样没事,条子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干的。哥,咱再去搞他几把,钱也攒差不多了,回老家去,这边的条子上哪查去。”

    微微叹了口气,赵宏宇说,“是啊,来钱是太慢了。”

    “咦,宇哥,你看那边,那不是那天那帮乡下人吗?”小八忽然拽住赵宏宇,指了指前面压着声音说。

    这会,他们正好走到188仓库门前。188仓库临街这一边有能并行两台卡车的大门,一侧是门卫室,另一侧则是三十多米长的朝内的两层砖混结构楼房,是办公和宿舍混合用途。

    小八看到的是林培森和李大牛,李大牛的外形太有特点了,像他这么高大威猛的人可不多见。许多人家吃不饱的时代,要找高大威猛的肌肉男,得从部队找,起码部队里是管饱的。

    “真是拿小子,就是打刘老板的那小子。他还敢在这?他不是被站前派出所的抓了吗这么快放出来?”赵宏宇皱眉道。

    “是啊,快看,他要进去了,那里是什么地方?”小八看见林培森和李大牛走向188号的大门,压着声音快速说道。

    赵宏宇二话不说连忙放轻脚步沿着阴影的位置悄悄跟上去,小八果断地藏了起身影来,随即四处打量着给他打望风。从他们配合的默契度来看,显然合伙干过不少坏事了。

    林培森和李大牛一边交谈着一边往大门那里走,赵宏宇藏在右侧黑暗处,路灯照射不到的地方,因此他们并没有发现赵宏宇。

    “要我说你过来跟我做事得了牛哥,工程队搬砖,一天能有几个钱。”林培森对李大牛说。

    李大牛摇头拒绝,道,“别的我干不来啊,我就搬搬砖头搅搅混凝土。斌哥让我学着做木匠,我这手铁锹把似的也干不来,砌墙倒是不错的,一天有十五块钱呢!”

    “那你现在一天多少钱?”林培森问。

    “十块。”李大牛道,咧嘴一笑,“那是在陆港,斌哥说了,到省城来,全部人涨钱,我现在一天能拿二十块!”

    那一个月就是六百块了。

    月薪六百绝对属于高收入人群了。光明厂职工的月工资也就一百块左右,裴磊这样的副团级干部,月工资也才两百多块钱!

    村里人对李家越发尊敬越发拥戴的重要原因就是,但凡跟着李路出去的村里人,都获得了很好的收入。随随便便一个月都能赚两三百块钱,这对一块钱都掰开花一年到头吃不了几顿肉的家庭来说,那就是瞬间进入温饱阶段的变化。

    这样的李大牛,是不羡慕做头脑生意的林培森的,哪怕他的收入水准是村里人很难想象的月入过万。

    “得,看样子你做得很开心,开心就好。”林培森也不劝了,李大牛是李路的族叔,关系还挺近,李路没这个意思,他也不好善做主张。

    李大牛嘿嘿笑着,“出来的时候我妈给我塞了三百块钱,够花一年的了。我打算把在省城赚的钱都攒起来,回家盖房子……”

    他滔滔不绝的给林培森说着自己的规划,对未来尽是美好的憧憬。

    林培森插了一句,道,“完了给你讨个老婆是吧?”

    李大牛顿时涨红了脸,“讨什么老婆啊……开饭了,吃饭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暗处一直盯着他们走进大门的赵宏宇,把他们交谈的大部分内容都听了过去,心里震撼无比。

    这帮穷酸成那样的乡下人居然这么有钱!

    这傻大个身上就带了三百块,其他人呢,没三百的话一两百也是有的吧,五十多号人加起来那不得……赵宏宇掰着手指数了好几遍,终于得到了一个把自己给震到要晕过去的数字——万元户啊!

    把他们抢了,那岂不是一夜之间成万元户了!

    赵宏宇还想到一个让他激动不已的事情——包工头身上肯定带了更多的钱!包工头啊,那可是大老板!

    他还真的没猜错,李全斌就随身带了一万块钱用于工程队的日常开销。当时在出站口产生冲突,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工程队里许多人身上都带了不少现金,少则一百几十,多则几百,你上去就拉拽人家的行李,那还不得跟你拼命。

    第一次到省城这样的大城市来,农村酗子们自然是当成一件大事来对待,家里人更担心丈夫、儿子出门在外没钱花,穷家富路嘛!

    更何况,红星厂的工程队是不差钱的!

    压抑着激动的心情,赵宏宇连忙返回走,小八从角落里冒出来跟上,两人快步往秀山村那边走。

    赵宏宇语气都在因为激动而颤抖,他低声说,“发财了。”

    “发什么财?”小八也兴奋的说道。

    赵宏宇道,“那帮水工有钱得很,就那个傻大个,身上居然带了三百块。你想想看,五十多人啊,还有包工头,他们肯定在省城里接了大工程。没想到这帮脚上的泥巴都没洗干净的水工这么有钱!”

    “抢了他们?”小八顿时振奋起来,激动得路都走不稳了。

    “抢!”赵宏宇咬牙蹦出一个字。

    小八两眼放光,“抢!”

    刘伟派去监视的铁路干警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已经离开了居住的地方。如果不是敲碰上回188仓库的林培森和李大牛,赵宏宇转了一圈后肯定是要回住处的,这样一来就敲的内监视的铁路干警纳入监视范围里。

    计划却是赶不上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