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这人我认识!
    公安封锁了江成军的家,十几名干警在勘察现场,

    李路让张卫伟守在卧室门口那里,不让任何人进入,包括公安局的人。江成军在安慰惊魂未定的苗翠红。受此惊吓,这样的事情,尽管尚未形成侵犯,但在这个年代,对女人来说伤害是不堪设想的。

    幸亏苗翠红不是未婚女子,否则她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如果赵宏宇侵犯成功,以她的性格,死是唯一的一条路。

    中年干警过来,对张卫伟说,“张干事,我们要询问受害者,麻烦你通融通融。”

    张卫伟摇头拒绝,“我们科长说,现在不适合询问当事人,你们还是先等等吧。”

    中年干警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先等等。”

    他走向现场,有警员追上来问,“所长,还不行吗?”

    “再等等吧。”中年干警无奈的说。

    警员低声说,“这些军工厂的保卫干事管得也太宽了。”

    “别乱说话。”所长扫了眼门神一样立在那里的张卫伟一眼,又看了看在院子门口附近和省厅一名处长聊天的李路,低声说,“人家是科长,比我级别都高,又是省厅的客人,受害者的丈夫又是他的老战友。行了,你去看看市局的人到了没有。”

    “是!”

    警员连忙的去了。

    辖区派出所没敢动现场,只是让人封锁起来,等待着市局刑侦支队的人来。死了两个人,都是一枪毙命,这不是一般的案件。所长尚未了解到全部情况,他只是被告知死的那两人是入室强奸的歹徒。

    那边李路在和方鹤成说这个事情。

    “好在你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方鹤成感慨着说道,他打量了一圈四周,道,“江成军家太偏了。”

    “这是他祖屋,前段时间他才从湖南那边调过来,我因为买地到处转碰见他,这才联系上。他在省供销社当保卫干事,约你过来大家见见面,以后能多照顾照顾,顺便认认门,结果碰上这样的事情。好在那俩畜生没有对翠红嫂子造成实质的侵犯。”李路摇了摇头,“当兵的时候我是班长,江成军是副班长,死在他手里的敌人没一个排也有一个班的。就算我没及时赶到,那俩畜生照样会死,只不过可能老江也会受伤。方处长,我刚刚看了一下,歹徒的背包里有不少钱财金银珠宝什么的,估计是一伙惯犯。查一查最近的抢劫案失窃案,肯定有线索的。”

    李路并不知道赵宏宇就是铁路分局要找的嫌疑人,但是张卫伟认识,可惜张卫伟自始自终都没有看见过里面的情况。

    “嗯,一会儿市局刑侦的人到,我给他们提个醒。”方鹤成看见卧室门打开,江成军走出来站在那里四处看。

    方鹤成指了指,说,“估计是在找你,你快去看看。”

    李路连忙的去了。

    方鹤成是非常给李路面子的,不只是他,省厅的许多领导对李路以及红星厂都非常的有好感——谁愿意拿二十台价值四百多万的进口越野车和省厅换两块破地皮,谁都能获得省厅的好感。

    除此之外,同为军转干部的方鹤成,知道李路是南疆战场下来的战斗英雄后,印象就更好了。当过兵的人才知道从战场上活下来是多么的难得,当过兵的人才知道真实的战场是多么的残酷。

    南疆战事爆发的时候,方鹤成已经转回地方,但是,他在1962年打过印度!

    李路走过来,张卫伟自觉的走到一边去,经过冲凉房门口的时候,往里面看了一眼,看见了赵宏宇的尸体,张卫伟顿时眉头一皱,站住脚步仔细打量起来。

    江成军拽着李路的胳膊,低声问,“老李,你嫂子的状态还是不好,我怕她出事。你告诉我,你能确定那畜生没……”

    “老江,我以人格和党性担保。”李路沉着声音坚决的说道,“我特意检查了那畜生的情况,他根本没得逞。你不信,一会儿医生过来,我让他从专业的角度再检查一遍。你好好安慰嫂子,你的动作很快,歹徒并没有得逞。”

    “就算这样,你嫂子她也……她是很看重声誉的人,我怕……”江成军摇头叹气,依然气得牙齿咬得嘎嘣作响,“草他妈的我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他!”

    李路沉思了起来。

    这个绝对是天大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别说这个年代,三十年后的那个社会,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稍微传统点的女子身上,都抬不起头来。尽管没有形成实质侵犯,但别人可不会管这些细节,而且传言通常只会越传越离谱。可以想象苗翠红以后受到的指指点点,而她要在这样的流言碎语中生活,可想而知是何等的煎熬。

    “老江,干脆的离开这里吧。反正你在这里就这么一座祖屋,家人都不在了。”李路道,“调陆港去吧,你不是说有个伯父在陆港海军基地服役吗,正好团聚。”

    “我当然想,我早就想了,我就伯父这么一个家人了,可是调动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江成军无奈的说。

    李路笑了笑,指了指院子门那边的方鹤成,对江成军说,“那位是公安厅装备处处长方鹤成,当年参加过对印自卫反击战,也是部队出来的人。我跟他说,让他来联系联系人,你们供销社内部调动不麻烦嘛,只要不是升职。”

    拍了拍江成军的肩膀,李路道,“先别想其他的,去劝劝嫂子,一会儿公安刑侦的人来,要做个笔录,把过程讲一讲。”

    江成军没多说什么,感激地拍了拍李路的胳膊,简单粗暴的战友情从来不需要客套以华丽话语去修饰。

    与张龙不同,江成军认识李路,是在大规模战事之后,李路所在的连队被撤编打散后,李路调到了张平山连队担任班长,当时江成军就是他的副班长。可以说,既是战友也是搭档。

    “科长!这人我认识!”

    张卫伟忽然的扭头冲李路喊,手指着冲凉房里面的现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