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不是火车撞的?
    ,!

    一名警员骑着自行车飞奔进秀水分局大院,他跳下车扶着车把往前跑一段随即快速的把车架好,松开手的时候自行车摔倒,已经举步离开的他甚至顾不上去扶自行车。

    往来的其他警员诧异的看着紧张兮兮的他。

    那名警员气喘如牛的跑进去,一边跑一边问“庞局人呢”,一直的往里面找,这才找到正在和方鹤成说话的庞副局长。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庞副局长瞪了一眼训斥道。

    省厅领导在,部下如此慌张的模样,庞副局长顿觉脸上无光。

    那警员却是顾不上许多,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让自己的气匀了一些,道,“庞局,那,那黄毛,死,死了。”

    “死了?”庞副局长顿时大吃一惊。

    方鹤成心里也是一惊,“谁死了?”

    警员终于喘匀了气,说,“汽车站那名工作人员,是保安队的队长,叫钱钧,送到医院后马上做了抢救,没抢救过来,死了。”

    方鹤成一下子明白了,是被李路踢飞的那个黄发青年。

    庞副局长再一次问道,“消息属实吗?”

    那警员肯定的说道,“属实!我刚从医院回来,医院说后面的事情需要我们公安局出面处理。”

    挥了挥手,庞副局长道,“你去吧。”

    警员松了口气,敬礼离开。

    庞副局长看向方鹤成,道,“首长,下面该怎么做,请您指示。”

    省厅处长是正处级,秀水分局是副处级单位,副局长是正科级,这中间隔着整整一个级别。方鹤成亲自过来说这个事情,庞副局长根本就没有想过说要如何处理李路和江成军,随便做个笔录放人就是了。

    但是,出了人命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方鹤成顿时也感到了棘手。

    此时李路和江成军就在隔壁的嗅议室里坐着,而邓连坤因为也受了伤,因此也在医院那边接受医治验伤。

    按理来说,事实清楚,打死人的李路就在局里,上报走手续批捕关押起来是毫无疑问的,至于是伤害致死还是防卫过当,那是后面看法院怎么样判。

    “最先到现场的是谁?”方鹤成问道。

    庞副局长道,“站前派出所的人,所长周伟还在局里。”

    “去把他叫过来。”方鹤成指了指门口。

    庞副局长连忙去了,不一会儿就把周伟带了进来。

    周伟还不知道黄毛青年钱钧医治无效死亡的消息,他站在方鹤成面前军姿站得好好的。

    “周所长,你是最先赶到现场的,你从头到尾把你了解到的情况具体的说一说。”方鹤成道。

    “是!”

    周伟想了想,整理了一下,道,“当时我带着巡逻队正在站前广场巡逻,因为距离汽车站不是很远,所以很快就听说那边有人打架。因为汽车站不归我们站前派出所管,所以当时我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直到听到枪声,准确的说是第一声枪响,我一看这个情况不太对,就赶紧的带人跑过去。到现场之后,我看到的就是二十多名汽车站所谓的保安人员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当时场上站着的只有李科长和他的战友,哦,还有他们指导员,就是挨打的那名流浪汉……”

    “等等。”方鹤成皱眉,问道,“什么指导员?李路不是看不惯一群人在殴打流浪汉才出的手吗?”

    说着,方鹤成看向庞副局长。

    他还没李路见面,了解到的情况是庞副局长所说的,而庞副局长所了解到的情况也并非十分清楚,他甚至都没想着寻找目击证人。往来人员流动快速频繁的汽车站,现在想再去找目击证人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庞副局长有些心虚,问周伟,“周所长,你把具体情况说一说。”

    周伟也大概看出来了是个什么情况,不过他并不多想,别说整件事情李路并无过错,哪怕是有过错,他也不会说一些不利于李路的话。

    他说道,“首长,庞局,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我到现场之后,保险起见,马上就找了几位目击者当场了解了情况。汽车站的保安人员觉得流浪汉在他们那里捡垃圾影响秩序,赶了几次赶不走,于是几个人上去就围着打,打了好一阵子。李科长和他的战友好像是从马路对面跑过去的,这个没什么人注意。李科长和他的战友几下就把他们给打倒,救下了流浪汉。就在这个时候,围观的人听到李科长和他的战友叫流浪汉为指导员,并且提到了流浪汉是战斗英雄这样的话……”

    周伟顿了顿,补上一句,说,“其实问李科长是最清楚的。”

    方鹤成扭头看向庞副局长,“这些情况,你没掌握吧?”

    低了低头,庞副局长道,“首长,我马上去寻找目击者,把全部情况搞清楚。”

    周伟道,“汽车站小卖部的老板从头到尾都看了,他最了解情况。”

    “马上去。”方鹤成指了指庞副局长,庞副局长连忙的走了,周伟想了想,也跟着出去。

    方鹤成当装备处长之前在刑侦总队某支队的支队长,省厅以及作为省府驻地的羊城市局系统里,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个老刑侦。因此庞副局长不会觉得方鹤成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想了想,方鹤成举步来到隔壁的嗅议室里。李路和江成军坐在那里,一口接一口的抽烟,气氛非常的沉重。在他们心里,完全的没有把打架这个事当回事。他们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着的是指导员邓连坤为什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李路没有办法想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一个连队,张平山是连长,邓连坤是指导员,也是同一次行动,法卡山拔点作战,张平山没了一只左胳膊,是李路拼死从战场上背下来的,邓连坤在最后一场战斗里左腿严重负伤成了瘸子。

    李路以为,指导员肯定也会像连长那样,伤愈后归队调到合适的岗位上,立功受奖晋升等等。哪怕是不再合适在部队服役,邓连坤这样的获得战斗英雄称号的干部,也是会得到很好的安置的。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李路当前最想搞清楚查明白的事情。

    看见方鹤成走进来,李路和江成军都站了起来。

    方鹤成站在那里犹豫了一阵子,才说道,“钱钧死了,就是那个黄毛青年。送到医院进行抢救。”摇了摇头,他说,“抢救无效。”

    “方处长,那是我踢的,我踢的他。”江成军瞪大了眼睛,随即想都没有想,这般说道。

    李路却是没有方鹤成想象中的惊讶惊恐之类的神情,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般,这让方鹤成心里悄然划过一丝凉意——也许李路当时就下了死手根本就没打算让钱钧活下来。

    “老江,现场有一堆人看着,你这么做是没有用的。”李路看了江成军一眼,道。

    “你要干什么?”

    看见李路举步往外走,方鹤成皱眉道。

    “去医院。”李路道。

    方鹤成说,“你现在过去也无济于事,人死了,家属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李路居然笑了,说,“我是去看我的指导员。老江,别愣着了,走吧。”

    愣了好一阵子,方鹤成回过神来,喊道:“小李!你不能离开这里!”

    李路回头对方鹤成说道,“方处长,我不为难你,你通知警备区的人来吧,我就在医院等着。”

    这个时候,方鹤成才猛然想起来,李路是军工厂的人,光明厂的编制是在总后里面的,正儿八经的部队单位,地方公安机关对里面的人没有管辖权,而他的指导员既然是战斗英雄,部队更不会不管。

    这个事情,顿时的就显得复杂了起来。

    他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路和江成军离开。

    思索了好一阵子,方鹤成也脚步匆匆的带着秘书回省厅去了。他首先得把情况通报给光明厂,然后再想办法看能不能把这个案子提到省厅这边来由省厅负责主导侦办。

    如果李路不是因为救人而出的手,方鹤成是不会管这个事情的。眼下的情况,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没有李路,在他知道遭到毒打的流浪汉是南疆战场下来的战斗英雄之后,他都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当过兵的人才越发明白战斗英雄称号的分量以及付出的代价。

    医院实际上是公安医院,这个时候公安系统还有很多自己的医院,一个系统里的。公安是从解放军部队演变过来的,许多部队转为公安部队,连带着所属的部队医院变成了公安医院。公安部队这个称呼由来已久,一直到三四十年后都已经有浓重的军事色彩。

    邓连坤也在同一家医院。

    张卫伟和林培森一早的就到了这边,辗转问到了位置找到邓连坤,就一直守在那里。林培森一直的打量着邓连坤,悄悄对张卫伟说,“伟哥,这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当过兵的,会不会搞错了?”

    “你认为科长会认错自己的指导员吗?”张卫伟反问一句。

    林培森尴尬的笑了笑,说,“也是。不过,确实看着不像是指导员。”

    他们守在科室门口那里,邓连坤在里面接受医生的检查。隔壁正好是负责抢救钱钧的主治医生。

    一群人从走廊的那边脚步匆匆的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高声叫唤着说话,有两名警员一直在跟着走不停的相劝,为首的那个穿着西裤和白衬衣的中年人却丝毫的不管,像是在不断的指责着什么。

    很快,他们来到隔壁主治医生的科室门口那里,主治医生听到声音已经迎了出来。

    张卫伟和林培森并不认识这些人,他们甚至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是从李路那里得到命令过来保护邓连坤。此时,他们也感到很好奇,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邱主任,邱主任,冷静点,请冷静点,医生真的尽力的。”警员不敢去挡那白衬衣男子,但是又职责所在,因此很为难。

    主治医生站在门口那里,却是说道,“邱主任,我们医院真的尽力抢救了。脑壳破裂,脑干严重受损,断了七根肋骨,其中两根刺破了脾脏,这两处是致命的地方。你看,这是片子。邱主任,我们是医生,不是神仙啊。你的外甥被火车撞成这样都依然撑着最后一口气到医院,说实话,我从医三十年从未见过。”

    邱主任也不好发火的,起码他不太好对这位五十多岁的医生发火,但是他觉得奇怪,忍着怒火,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扫视着众人说,“火车撞的?那不是我外甥!”

    主治医生也很意外,“搞错了?”

    其中一名老警员苦笑着说,“没有搞错,医生这边误会了。死者不是被火车撞的,而是被人打的。”

    另一名年轻一些的警员补充了一句,“而且据说是一脚踢飞撞到墙上成这样的。”

    主治医生断然说道,“不可能是人踢的,怎么可能一脚踢成这样,绝对不可能的。送伤者过来的人都说了,是火车撞的。”

    “医生,你听错了吧,是从火车站那边送过来的,不是火车撞的。”年轻的警员大概明白误会产生于哪里了,他说。

    “这怎么可能!”主治医生显然还是不相信。

    老警员趁机说,“邱主任,我没骗你,医院这边真的尽力了,而且打人的人已经被我们抓了,就在分局里。你冷静冷静,我们一定会秉公办理这个案件的。”

    邱主任冷冷的扫了一眼老警员,随即冲跟着他的几个人说,“走,去秀水分局。”

    说完,一行人就气冲冲的往外走去。

    那两名警员赶紧的跟上,主治医生连忙拽住那年轻警员,问,“小同志,你跟我说实话,伤者的那些伤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我真没骗您。是被人踢了一脚,撞在墙上,然后就成这个样子了。”年轻警员说,挣开了主治医生的手,“医生,对不起啊,我还有事。”

    主治医生站在那里发呆,喃喃的说,“人力所为?这不可能啊,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

    不远处的张卫伟和林培森把整个过程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也记下了那位叫邱主任的中年男子。综合各个细节,张卫伟不难判断出,一脚踢死人的是李路,那个邱主任是死者的舅舅。

    林培森也不笨,也很快想明白了。

    具体情况他们不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是知道的。

    张卫伟低声对林培森说,“你看着指导员,那帮人显然不知道指导员在这里,否则会采取报复行动,你还小心点。”

    “明白,伟哥,你放心吧。”林培森凝重的点头。

    张卫伟点点头,快步离去。

    他要尽快把最新情况向李路汇报,他更加担心的是,李路在秀水分局里会吃亏。尽管有方鹤成帮忙,但是刚才那位邱主任看样子能量也不小。

    注:首先道个歉,前两天发高烧,睡了两天,今天才感觉脑袋有些清晰,不过写得依然很艰难,欠的更新陆续补上,之前欠的两更,步枪的确是忘了,给弟兄们道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