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盘算
    ,!

    张卫伟前脚刚刚离开医院前往分局寻找李路,李路和江成军后脚就走进了医院大门。

    也该邱主任倒霉,或者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李路和江成军先是回了一趟188仓库交代了几句话让大家出门的时候注意安全以防对方报复,然后才到医院这边来的。他这么做是绝对有必要的。如果说此时此刻的内地有黑社会,那么聚集在汽车站里的或者说以汽车站为中心衍生出来的不务正业的人员,就是涉黑性质的团体。

    他们的抢客行为与绑架勒索又有什么两样呢?

    因此,李路绝对不敢小瞧那帮人的报复心理。他和江成军这几天都在周边转,188仓库又距离不远,很容易被人认出来。没人敢找他报复,不代表不会对老实巴交的工程队农民工们下手。

    就是这么一拐,邱主任比李路更早到了医院。

    邱主任带来的人也不少,十几人,都是他手底下团伙里的骨干,这会儿除了几个贴身的打手跟着进去,其他人都在医院大门那里聚着,或站着或蹲着抽烟,目光轻浮肆意的打量着往来的妇女们,如果有往他们这边看的男人,他们就会手指过去大声呵斥:“看什么看!叼你老母嗨斩开你几禄!”

    如果是戴眼镜的人士,他们就会肆无忌惮的讥笑,“四眼仔望咩望!顶你个肺信唔信打爆你眼镜?”

    门岗穿制服的保安躲在门卫室里,根本头都不敢露出来,其他人远远看见的都躲着走。

    李路的眉头一直是皱着的,但是他心里有事,没闲工夫管这些。目光扫了过去,把这些人的样子差不多的记下来,他和江成军就准备往里面走。

    “喂喂喂!你看什么!你望咩望!说你呢死靓仔!”

    其中有人指着李路和江成军这边骂。

    那些穿着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戾气冲天,反而以此为荣,甚至一些老百姓眼里也觉得这样打扮的人很牛,最起码说明人家口袋里的钞票是充足的。总而言之,这些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们不敢招惹也招惹不起的人。不久之后这些人会被称为流氓。

    李路摆头看了一眼,脚步并未停止。

    他懒得和这样的街头混混计较,丢他的份,最重要的是他迫切知道邓连坤的检查情况,没那个计较的心思。

    他却是不知道这年头这些流氓混混的猖狂去到什么程度。

    “叼你妈嗨的站住9看!说你呢!”

    有个穿喇叭裤的蓬头青年指着李路就走了过来,一只手揣在裤兜里。又有三名潮流青年跟着走过来,指着李路和江成军破口大骂。

    李路一下子就站住了脚步,江成军捏紧了拳头看了李路一眼,随即江成军迈步迎上去。

    “还看!叼雷老母的!未知死!”那喇叭裤青年掏出一把匕首照着江成军就刺了过去。

    李路感到非常的匪夷所思啊!

    仅仅是看了一眼,仅仅是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你就要拿刀捅人!

    这是个什么情况?

    公安医院对面是一所初中,正是上午放学的时间。三五成群的学生往外走,三两勾肩搭背的初中生肆意笑着,忽然的看见有个独自走路的同学走过,其中一人指着那同学对同伴说:“哟这小子穿新衣服来上学!揍他!”

    当下上去噼里啪啦的摁住那穿新衣服的同学就是一顿狠揍,一边打一边骂:“很好看是吗,叫你穿新衣服,妈嗨的叫你穿新衣服!揍他!”

    那穿新衣服的同学被打哭了,抱着脑袋躺在地上哭着求饶:“我不穿了我不穿了,我再也不敢穿了,救命啊……”

    李路的目光收回来落到了对面这群邪气十足的社会青年身上,何其的相像。

    江成军抬脚就踢在喇叭裤青年握刀的手的手腕上,喇叭裤青年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剧痛,他还没来得及惨叫出来,江成军的大脚板就在他眼前不断的快速放大,正正的一脚蹬在他的脸面上,喇叭裤青年倒着飞出去。

    “我艹!”其他人一看这个阵势,一窝蜂的就冲过来把李路和江成军围了起来。

    好死不死,这个时候,方鹤成居然到了。

    他回省厅打了电话,担心医院这边出事,主要是担心李路会又做什么难以处理的事情,就连忙的赶了过来。

    bj212吉普车刚停稳,方鹤成就跳下车,指着那帮社会青年大吼着:“干什么!全都给我住手!”

    “妈的哪个没拉裤链把你露出来了!兄弟们!弄他!”那帮社会青年领头的那个一看有人多管闲事,那火就更旺盛了,招呼着手下冲过去围住了方鹤成。

    方鹤成是想不到这帮人这么猖狂敢对警察动手的,关键在于他穿的是便装。可能是因为猝不及防,也可能是因为他根本想不到这些混混敢对警察下手。

    毫无悬念的被摁住打,一下子脑袋上就挨了好几拳头,其中一拳砸在了他的眼角那里,眼角都打开裂了,鲜血流出来。

    这一下非同小可。

    刚刚下车的司机和秘书大吃一惊,大吼着冲过来救人,却被张狂的混混们围住狂殴。双拳难敌四手,这帮混混打得起劲,根本不知道他们打的是省公安厅的处长。

    李路一看这个情况也急了,不出手是不行的了,他连忙的冲过去,一拳一个一脚一个踢飞那些混混,一看对方的人实在是太多,他拔出配枪冲天开了一枪!

    “砰!”

    众人都被枪声吓住了,下意识的停下了手。

    李路扫视着冷冷的说道,“双手抱头蹲下!”

    没人有动作。

    “砰!”

    李路又开了一枪。

    这下那帮人不敢不照着做了。

    司机和秘书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痛,连忙的去把方鹤成扶起来,一看方鹤成的眼睛那里在流血,秘书吓得声音都变了,“处长,快快,快进医院!”

    方鹤成微微活动了一下,除了眼角处流血,其他的并无大碍,他扫视着那帮抱着脑袋蹲着的社会青年,肺都气炸了,“岂有此理!给市局打电话!派人过来!把他们全都锁回去!”

    “是谁这么大官威要锁我的人啊!”那边传来不屑的声音,邱主任大步走出来。

    那帮社会青年一看大哥来了,一下子就有了撑腰的,也不惧怕李路手里的枪了,纷纷的起身站在了邱主任身后身侧围了一圈。

    方鹤成皱眉看过去,却是根本没搭理他,而是对秘书说,“去,叫增援。”

    秘书点点头,连忙的就往医院里面跑,那里面才能找到电话。结果,秘书跑没几步,邱主任那边就冲出来几个人把秘书给拦住,不让他动弹。

    邱主任冷笑着说,“想报警?我可以告诉你,报警也是没有用的。”

    外甥被生生打死,他正在气头上,心里那股火正没地方发泄。

    方鹤成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他完全的不能理解,对方到底是做什么的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妨碍公务!

    “你是谁?”方鹤成冷声问道。

    邱主任身边的戴眼镜的秘书模样的要说话,邱主任扫了秘书一眼,秘书不屑的说道,“轮不到你打听,乖乖的带着你的人滚蛋,别找不自在。”

    邱主任的秘书指了指李路,嘲讽道,“把你那破枪收起来,吓唬谁呢。”

    “小李,别冲动。”方鹤成连忙冲李路说,他真的担心李路这样的年轻人会开枪伤人。

    他不是没开枪打过人!

    之前冲突里两名伤员不就是被枪打伤的吗!

    方鹤成毕竟是处长级别的人,哪怕遭到了莫名其妙的痛殴,他也依然的保持着冷静。

    李路沉声说,“方处长,你的车上应该有电台,用电台紧急呼叫增援吧,狂徒围攻公安厅处级干部,这不是小事。”

    微微点了点头,方鹤成转身走向车那里,把电台找出来,调整到紧急联络频率,马上开始了呼叫。

    邱主任看着这一幕,怒火攻心,指着李路等人,狰狞着面孔说道:“把他们都给老子弄残了!直接扔到医院里去!”

    “干他!”

    ……

    “砰-砰-砰-砰……”

    连续不断的手枪快速射击声音,李路打光了一个弹夹,飞快的换上实弹夹,继续射击。子弹飞出去,大多数都打在了腿上,少数打在了脚面上,精准无比。冲过来的混混们一个接着一个惨叫着捂着伤口在那里呻吟,有些甚至痛得站不住倒在地上哀嚎。

    邱主任的冲动随着枪声一声声的消失,他慢慢的冷静下来。对方不但有枪而且敢开枪,来头可能不一般。可惜,他作威作福惯了,在这一片就没有他摆平不了的事情。

    正在这个时候,从医院里跑出来一个人,在邱主任耳边低声说道,“大老板,就是他,就是开枪的那个人打死的钱钧!”

    顿时,邱主任盯着李路的目光都变了颜色,他恨不得用目光把李路给活活吞没。只是,目光扫过十几名都中了枪的手下,他一下子都被浇了一冷水清醒了不少。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去叫人,把他们都拦住,一个也不能放跑了!”

    “是!”

    那名年轻人拔腿就朝外面跑。

    李路看见了,但是他不管。收起枪,他弯腰去仔细的把地上的弹壳捡起来,数了数数量确定没有少,这才装进口袋里。

    此时,方鹤成完成了呼叫,他一直看着李路这边,眼下的情况,他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他同样的是怒火万丈!

    太放肆了这帮人!

    秘书此时也趁机去打电话了,司机一直护着方鹤成。方鹤成他们都没有带配枪出来,否则他们早就开枪了!

    这是袭警啊!

    方鹤成走到李路身边,道,“小李,你闯大祸了。”

    顿了顿,他坚决的说,“不过,做得好,这个事情,我不管他是谁家的狗腿子,一个也跑不掉!太猖狂了!”

    邱主任还不知道自己的人殴打的是公安厅的处长,这会儿正恶狠狠的盯着这边尤其是李路,这会儿他举步走过来,在距离三米的位置上站定,指着李路说,“是你打死我的外甥是吗?”

    李路猛地一愣,随即恍然,看向江成军,“死了的那个叫钱钧?”江成军点点头,李路接着说道,“哦,钱钧是你的外甥。那没错了,那一脚是我踢的。”

    “你等着,我要让你偿命!”邱主任手指指着李路的鼻子,“我要让你全家都……”

    “啊哟哟啊啊哟哟……”

    李路捏住了邱主任的手指使劲的往下掰,邱主任痛得叫唤个不停,身子奇异的扭着麻花的样子,痛得他连叫唤的声音都发生了变化。

    “你的证件呢?拿来我看看。”李路微笑着问。

    邱主任哟哦哦的叫着。

    江成军搜了他的身,找到证件,递给李路,道,“市运输公司办公室主任。”

    扫了一眼证件,这个钱钧的舅舅的男子叫邱德元,市第二运输公司办公室主任,行政级别不算低,正科级干部。

    李路笑道,“哦,难怪你外甥在汽车站作威作福欺凌老弱病残敲诈外乡人毫无顾忌,原来背后是你。”

    顺手把证件递给方鹤成,方鹤成看了一眼,冷笑着说,“小李,放开他吧,交给我了。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先去看你的指导员,回头直接到市局里去做一份笔录,其他的我来办。”

    “没什么信不过的。”李路松开邱德元,邱德元连忙的闪退好几米,他四十多岁的人了,哪里承受的了这样的痛,满头都是冷汗。

    李路用看尸体的目光扫了一眼邱德元,和江成军大步走进了医院。

    邱德元既不敢去阻挡李路也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多年的放纵让他潜意识里不会认为有人能够威胁到他。坐在运输公司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上,每天往来求他办事的有多少他都数不清楚,甚至级别更高的官员都对手握很大实权他的客客气气的,多少都会给几分面子。

    更关键的是汽车站,他几乎垄断了那里的经营。那些私人车主走他的关系买车,然后挂靠在运输公司下面,这些都绕不过他这个办公室主任。他每个月从那些私人车主身上抽走近三万的油水,而这些钱里有差不多一半用来打点。

    可以说,他邱德元有庞大的关系利益网。这就是他为什么面对警察都丝毫没有畏惧的原因,也是他有本钱豢养几十号无所事事闲杂人员的根本原因。

    他最不怕的就是警察出面了,那差不多是他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可惜他不知道他殴打的这位是省厅的处长!

    邱德元在自我盘算的时候,李路也在盘算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