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大戏开场
    ,!

    “三叔,军哥。”

    林培森看见李路和江成军过来,连忙的迎上来。

    李路问,“怎么样?”

    林培森指了指医生那里,说,“还在里面呢。”

    点了点头,李路低声对林培森说,“市第二运输公司办公室主任邱德元,记住这个名字,去查一查这个人,现在去。张卫伟人呢?”

    这会儿,李路才发现没看见张卫伟。

    林培森奇怪道,“伟哥找你去了啊,你没看见他?”

    “八成是错过了。”江成军说,“应该是去秀水分局了。”

    “你去找老张,和他一起,把这个邱德元给我查个底朝天!”李路断然的说道。

    “明白!”

    林培森是明白的,他和张卫伟都是跟随李路去过东北并且帮着打掉秦怀明这样的企图外逃的贪官,他们对做这种调查是有了经验。三叔这么说,林培森基本上明白三叔想要干什么了,当即也是兴奋起来。每个男人身上都有隐藏得很深的掠夺因子,暴力的掠韧智慧的巧夺是让人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揭发干掉秦明怀这件事情的影响还在持续着,除了借此与长春厂的领导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李路还得到了一个优先采购权。下一次,李路从长春厂里采购车辆,将不会再受指标的制约,并且优先供货。不能说这全是因为李路帮助长春厂挽回了数百万的损失,绝对的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也许长春厂已经感受到了市场经济所带来的严寒,面对这样的大客户,他们自然的会好好的维护着。

    江成军也不是单纯的大头兵了,大概听出点意思来,低声问李路,“老李,你打算怎么办?弄他?”

    “嗯,弄他。”李路点头道,没什么必要对战友进行隐瞒,“邱德元这样的人是国营企业的蛀虫。从现在的情况看,火车站那边的汽车站估计是被他暗地里控制了的。这里面有多少肮脏的交易,谁也说不清楚。”

    江成军有些担忧的说,“正因为如此,你是不是慎重一些。那姓邱的这么狂,想必也是有一定本钱的。”

    他回地方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当保卫干事,干的是机关坐班的活,对地方国营企业里面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是深有体会的。

    李路沉声说,“这种事情就忌讳犹豫,一定要快刀斩乱麻。老江,你还记得几个小时前我对你说过,如果建个汽车站,会不会很赚钱。之前我也没有意识到这里面的利益这么巨大。你看见了,旅客是越来越多的,营运客车是供不应求的。”

    顿了顿,他严肃地说道,“老江,我这么一搞,已经触及到了他们的核心利益。哪怕咱们真的没有想过抢这么门生意,他们也不会相信的。别忘了,咱们的工程队所在的188仓库就在斜对面。工程队进驻的时候和拉客的发生过冲突,那一伙人因此被打掉,这几天火车站那一块都传遍了,说站前广场来了一帮过江猛龙,许多人都人心惶惶担心生意被抢。邱德元这帮人,如果从钱钧的死这件事情上回过神来,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会找工程队的麻烦。哪怕是为了免除工程队的后顾之忧,这件事情都刻不容缓。”

    江成军听明白了,他点头说道,“这样的话,咱们就必须要先下手,掌握主动权才能打胜仗。老李,我这几天也在考虑,我还是辞职了吧,陆港我也不去了,留在这里,这边的事情我还能帮助做做。”

    “老江,你别把自己看低了。打打杀杀的事情首先是最好不做,我也不会经常做。按照原计划,你调到陆港,嫂子的恢复是最重要的。再说了,我有个预测。市场经济环境下的供销社能走多远,未来会如何,是个未知数。但是有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那就是供销社必须会做出适应市场变化的改变。这里面我有一些还不是很成熟的想法。你留在供销社,对我的帮助更大。”李路说。

    江成军没有过多考虑,在李路这里,他就像是回到了部队,班长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道,“你怎么安排我怎么做。”

    实际上李路很清楚,对江成军这样的从血火战场上杀过来的人回到地方,参加又是事业单位的机关工作,他是知道江成军心中的郁闷的。尽管没有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一成不变一潭死水的生活,绝对不是这样的战士想要的。

    江成军不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大头兵,而是出生军队干部家庭的子弟,各方面条件都算是优秀的。他选择退役的原因和大多数参加过战事的兵们一致——因为打过仗因为杀过人。

    这与李路,那个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李路,是一致的。

    门开了,李路猛地愣了一下,立马走过去,医生却是走出来顺手带上了门,打着眼神示意走到一边去说。

    走到偏僻处,医生看了看李路和江成军,问,“你们是患者的什么人?”

    “老部下。”李路道,“邓连坤同志是我们的指导员。”

    “患者是部队干部?”医生皱眉。

    李路摇头道,“曾经是。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说,“伤势倒是没什么问题,我们发现他的精神出现了很严重的障碍。嗯……就是精神错乱。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他一会儿一个人一会儿另一个人,有人格分裂的特征。”

    “是的,之前我也看到了。医生,请你们想办法治好他,他是战斗英雄,瘸的那条腿是战伤造成的。需要多少钱我都出。”李路道。

    毫无疑问,邓连坤是没有干部医疗保障的了,那么返回原籍就是属于农村人口。从1979年开始,农村合作医疗快速消亡,全国开始有百分之九十的农民得不到医疗保障。换言之,农民要治病,甚至找不到医院找到了医院也不一定能够获得救治,哪怕得到救治,完全个人负担的医疗费也会成为最可怕的催命符。

    农村里有非常多的人一辈子都没进过医院,等到他们行将就木,也就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人生最后的几个月基本住医院,仿佛是要一次性补回来似的,可悲可叹。

    “同志,这不是钱的问题。”医生无奈的说道,“我们公安医院没有这方面的医疗能力。我建议你还是找专业医院进行专业的治疗。不过……根据我的了解,这样的病,我国还没有很好的治疗方式。”

    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谁会去管精神病?

    李路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他相信医生说的是没错的,现在国内的医疗条件的落后,他是清楚的。

    “患者你们带走还是留下住院?”医生问。

    李路问道,“他遭到了殴打,住院把伤势处理好先吧。”

    医生笑道,“都是小问题,我建议你们带走,没必要浪费钱。我给你开点铁打药水,勤快擦拭几天就好。”

    “那也行,谢谢了医生。”李路道谢。

    摆摆手,医生返身走了回去,开门示意李路和江成军进去带走邓连坤。

    外面这会儿却是大戏上演。

    大门与门诊楼之间的空地上,一伙约莫有三十多人的持刀握棒的社会青年把方鹤成以及他的秘书和司机团团围住。邱德元看到大部队到了,心情顿时畅快无比起来,他指着门诊大楼那边的门,大声说道:“把门给我封了,把刚才那两个人找出来!”

    当下就呼啦啦的过去十几号人。

    这会儿,之前都挨了枪子的混混们都被搀扶着进了医院寻求医治。

    邱德元指着方鹤成三人,对剩下的二十多人说,“给老子把他们打残了!我不管你是谁家的王八蛋!招惹老子老子就弄残你!”

    方鹤成整个人都震惊了,他真的搞不明白这个邱德元哪来的底气要当街弄残人,而且还是一名处级警务干部!

    他气得浑身发抖,盯着邱德元语气复杂的咬牙道:“邱德元你是在找死!”

    “打死他!”邱德元指着方鹤成大喊着。

    二十多号混混叫唤着围过来,最近的那几个人已经举起棍棒砸了过来,噼里啪啦的砸了方鹤成他们一顿。司机和秘书拼死的护着方鹤成,棍棒都砸在了他们身上。

    “哒哒哒哒……”

    连续的冲锋枪射击的声音。

    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中,好几辆bj212吉普车带着好几辆装满了警察的ca10卡车开进来,首先到达的警察纷纷跳下车举枪朝天进行警告射击。

    “全部抱头趴下!警告无效当橱毙!”带队的警官跳上bj212吉普车的发动机盖那里站起来,指着已经演变成暴徒的混混们警告道。

    数十名端着56冲或者新式79微冲的警察马上展开实施了包围,一个两人机枪小组在战友的协助下爬上了门岗上面的小平台,把机枪架起来弹药箱归置好,趴在那里就进入了准备状态。

    这样的高压下,邱德元居然还敢冷笑着说:“吓唬谁呢,我也不是泥捏的!”

    但是,他认为他不是泥捏的,他那些因利而聚的打手们却不认为自己刀枪不入。看见突然出现这么多带长枪的警察,一个个都吓得双腿发抖了,赶紧的扔了凶器抱头蹲下一点多余的动作都不敢有。

    带队的警官跳下来连忙的跑到方鹤成这边立正敬礼,“方大,我来晚了!”

    过来的是省厅直属内务保卫大队的警员,方鹤成曾担任过该大队的大队长。这个大队原来是营编制,和部队的编制方式一致,前几年才改成大队。担负的任务类似于省军区特务营这样的单位,应急机动、国家内务安全、反特反谍等等。

    大队长一看方鹤成鼻青脸肿的样子,顿时怒火就起来了,请示道,“方大,这些人我直接带回大队处理吧!”

    方鹤成早就出离愤怒了,他不是脱离基层的干部,他知道现在社会的治安有不少问题,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有猖狂到如此地步的人,当下,他沉沉点头,道,“医院里面还有十几名中了枪的暴徒,都是胳膊或者腿脚中弹,派人看着,一个都不能让他们跑了!这些人都带回大队关押起来,等我向省厅和市局的领导汇报之后,组成专案组侦办这个案子!”

    “是!”

    大队长挥手:“把他们都带回去!”

    警员们当即上去揪起抱头蹲着的混混们往ca10卡车上面押,只要有略微挣扎的,立马就是枪托过去摁在地上先打一顿,接着拖死狗一样把你给拖上车。或者动作稍稍慢一点,不是脚板就是枪托伺候。

    敢打警察,他们怎么可能对你客气。

    这大庭广众的也就踢两脚砸两枪托,抓回大队里关起来,会得到什么样的“伺候”,那才是值得玩味的。这年头的警局,又是伤害公安干部的嫌疑人,进监狱之前就得脱层皮。

    之前那十几个跑过去堵住门诊大楼的混混们,被脖子挂着的56冲的警员围起来,枪托上去就是一顿砸,砸老实了才用手铐一个个的相连地铐起来,跟串狗一样,赶上ca10卡车。

    围观的群众们目睹这一幕,纷纷的拍掌叫好。

    公安医院这一块距离火车站那里不远,也是属于秀水分局的管辖范围。往来公安医院的群众们,很有一些是从外地过来看病的,对经常在火车站、汽车站那边作威作福的这些人自然的是深恶痛绝。

    邱德元还在那里昂着下巴冷冷的笑着,方鹤成走过去,肚子里那一股火不知道憋了多久,他一个小擒拿就上去把邱德元摁在地上,道:“把他拷回去!”

    “我是市第二运输公司办公室主任!你们局长都是我的好朋友!你别后悔!”邱德元冷笑着说道。

    方鹤成那一肚子火本来就憋着,这会儿一听,顿时就炸了,把他拎起来照着面部就是一拳头过去,“你就是把厅长叫来也救不了你!拷回去!”

    顿时过来两名高大的警员一左一右押着邱德元,抓住他的胳膊轻松的往后一掰一提,邱德元顿时就跟杀猪似的啊啊啊的惨叫起来。

    “清理现场!收队!”方鹤成挥手道。

    内保大队的警员们比其他部门的警员更加的训练有素,军事作风更加的浓厚一些。他们动作飞快,很快的就把数十号犯罪嫌疑人全部押解上车,呼啸着就往大队返回。大队长留了一辆bj212吉普车和四名携枪警员给方鹤成,以保护他们的安全。

    李路和江成军一左一右扶着邓连坤出来,看见方鹤成鼻青脸肿的样子,李路道,“方处长,先去处理伤吧。”

    方鹤成早就下定了决心要弄死邱德元,哪怕没有李路这档子事,他坚决的摇头,说,“我就这样去找省厅的领导汇报这个事情。小李,你照顾好你指导员,回去约束好你的乡党们,接到通知过去分局,你记得要过去协助调查。”

    “明白。”李路点头答应。

    他没什么不答应的,方鹤成这是在隐晦的告诉他,汽车站那边的事情会因为医院这边的事情而显得微不足道,而医院这边的事情是因邱德元团伙袭警而发生的。

    说白了,邱德元一伙人只要被定性为黑恶势力,李路大概除了被颁发见义勇为锦旗,不会有其他事情。他是军工厂保卫人员,他有持枪证,他是完全有资格使用枪械的,因此同样没有涉枪方面的问题。

    目送方鹤成等人离去,李路和江成军这才带着邓连坤上了lc80,一路赶回188仓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