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对手不简单
    ,!

    行车经过汽车站,李路看向混乱不堪的汽车站。

    各式破旧的客车哼唧哼唧的开出来,旅客们叫着喊着追,而另一边则有许多人跟着不停的拉拽去另外空的客车上。地面上到处都是垃圾,而且垃圾并不是五颜六色的,不是黑色塑料袋到处飞就是各种破裂的编织袋,乱糟糟的。

    省城的汽车站尚且如此,别说下面市县的汽车站是何种情况了。

    这仅仅是放开市场头几年的情况,再往后,这样的场面会更加的严重。转而想到车匪路霸问题,李路就更加的忧心忡忡了。他自己亲生经历过车匪路霸问题,当时他甚至开的还是军车还是军工厂保卫人员押车。若是地方普通车辆,遭遇上车匪路霸会是什么情况,可想而知了。

    此时,李路下定了进军客运行业的决心。想改变现状仅仅是原因之一,看中了这个行业由此时开始一直持续到高铁来临的超长暴利期是根本原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因——客运是重资产生意,比贸易要更具资产说服力。

    下了决心,也就意味着邱德元捂着的这块肉,已经被李路给惦记上了。

    到了188仓库,被开辟成办公区的原办公楼那里,梁广波却是在那里等着了,身边还站着个年轻人。

    “三哥。”梁广波看见李路,连忙的走过来。

    李路示意江成军把邓连坤带上楼去好好洗洗,指了指办公室那边,道,“进去说。”

    “哎。”

    梁广波带着那年轻人跟着李路进了办公室。

    这办公室是专门开出来作为李路在省城这边办事的一个点,最里面隔了一个房间作为卧室,平时可以休息。

    “三哥,我听说了今天的事情,有个情况,必须得跟你汇报。”梁广波指了指那年轻人,说,“这酗子叫许有才,就是刘技术介绍过来的司机。他有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李路微微愣了一下,打量着许有才,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人长得挺机灵的,双手有很多老茧。年纪轻轻的能当司机,这是很了不起的。这年月的司机之所以是高等级职业,是因为当司机不仅仅是需要掌握驾驶技能,还要会修车!今年刚出版的最新一册驾驶员手册足足有三十多万字!

    这一点也不奇怪,现在的车辆可靠性很差,说边开边修有些夸张,但也不会夸张到哪里去。最关键的是,修车的地方几乎没有,更没有什么售后服务,车坏了自己去厂家那里买配件回来自己修,不然怎么办!

    因此,这年月,但凡是有一定数量汽车的企事业单位,就必定是有自己的修理厂。那些国营汽车修理厂,什么某某市第一修理厂,某县汽车修理厂,干的就是这种活。普通人想要去修车,没关系你门都进不去!

    学驾驶不容易,二十左右岁就能当司机,是非常了不得的了。

    更关键的是,这个许有才是许如东的亲弟弟。

    许如东,那位为了保护刘向阳而牺牲在南疆战场上的烈士。刘向阳当时对着许如东的遗体许下的诺言,他没有忘记。一回来,他就辗转找到了许如东的弟弟许有才,把他接到了陆港,知道许有才在家乡那里是当汽车修理工学徒,于是通过老爹的关系把许有才安排进了市第一运输公司修理厂里,又找了师傅带他学驾驶学修车。有人撑着,学起东西来自然就快。而且许有才非常的聪明,短短几个月就掌握了基本的修理技能,汽车驾驶更不在话下。红晨果蔬公司那边要人,李路当时提了一嘴,刘向阳就把许有才介绍给梁广波,于是就来到了省城这边工作。

    “老板。”许有才没见过李路,来的路上却是听梁广波介绍了很多,知道李路才是红晨果蔬公司的大老板。

    李路道,“小许,我年龄比你大,你叫我三哥。”

    “好,三哥。”许有才有些受宠若惊。

    李路道,“我和你哥是战友。”

    许有才一愣,脑袋微微低了下去。

    走过来拍了拍许有才的肩膀,李路说,“别站着,坐。”

    梁广波自然的早就知道这层关系,因此对许有才是非常的照顾,他笑道,“有才,你给三哥说说你掌握的情况。”

    “哦,是。”许有才调整了一下情绪,道,“三哥,邱德元的岳父是省交通厅的厅长,去年才退休的。”

    李路猛地一愣,皱了皱眉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有才看了眼梁广波,梁广波说,“你直接跟三哥说。”

    点了点头,许有才深深呼吸了一口,道,“广波哥了解情况的时候,我听到邱德元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后来想起来了,就是汽车站那个土霸王。他老婆开了一家饭店,我经常给他们送蔬菜水果,有时候他老婆会让我往家里送一点。就是他岳父家,住的高干小洋楼,有两层高,院子很大。每次去都能看见邱德元,从他们家的阿姨那里听过来的。好像每次要我往家里送菜,都是聚会,很多人,亲戚朋友什么的。”

    李路疑惑的看向梁广波。

    梁广波反应过来,解释道,“哦,三哥,有才是高端服务车队的司机,他主要负责秀水区这一块。”

    “原来如此,高端服务扩展到家庭里去了?”李路问。

    梁广波点了点头,说,“是的,已经开始向一些达官贵人提供这样的服务。他们有的是钱,就是想口新鲜的。”

    “嗯,速度很快,出乎我的预料。”李路道。

    许有才感觉到奇怪,为什么三哥知道这个信息之后没有丝毫的担心呢,他忍不住说,“三哥,邱德元认识很多人,听他岳父家的阿姨说,每次聚会都有很多政府部门的干部参加,他岳父又当过厅长。这一片没有谁不知道邱德元的名号的,都怕他,他手底下有几十人,全都是敢砍人的。”

    他只知道汽车站的事,不知道公安医院那边的事情。这个单纯的年轻人,只是单纯的出于对亡兄战友的关心。

    笑了笑,李路说,“有才,你提供的这个信息非常的关键,不过也用不着过于担心。”

    拍了拍许有才的肩膀,李路对梁广波说,“你组织一个公司保卫队,以后出车送货,每台车必须要配备一名保卫人员,把安全工作搞好,以防万一。”

    梁广波点头道,“三哥,您放心,这项措施一直都有,但是我们没有枪,您能不能搞一批枪?”

    “想什么呢。”李路诧异道,“非法持有枪支是违反行为。”

    许有才插话说道,“三哥,现在跑运输的,车上都备有枪支什么的,起码都有长长的砍刀。城区里还好,到了城郊,经常会有路霸,手里没家伙不好跟他们干。”

    李路骤然一愣,当他发现梁广波和许有才用更加奇怪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时候,他才猛然回过神来——是啊,这是1981年!

    跑运输的,尤其是跑长途运输的,车上准备的物品绝对包括武器,起码都会有猎枪。他想起光明厂运输科的人跟他说过,从光明厂往云南那边拉货,一路上能遇到十几波劫道的。而保卫科派遣随车保卫人员从来都是保卫科的工作之一。李路才反应过来,保护车队的安全是他的主要工作之一。

    红晨果蔬公司送货的车大多是价值不菲的红星海狮h系列面包车,拿最新型的h50来说,卖到了三十二万多,与红星帕杰罗持平。车上装的果蔬不值钱,车值钱。难保不会有人惦记上这些车。

    李路认真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不行,绝对不能涉枪。我让红星拖拉机厂打造一批刀具过来吧,新型钢材打造的钢刀,起到了一个防身的作用就可以了。”

    梁广波也知道涉枪不是小事,点头答应,“好的,回头我正式向红星拖拉机厂提出订购。”

    “你们先回去,提醒大家这段时间注意安全。”李路说道,“我不知道邱德元那伙人是否知道红晨果蔬公司的背景,不过你们还是要提高警惕。遇上事情,首先要保证人身安全。钱没了可以再赚,明白吗?”

    “明白,放心吧三哥。”

    梁广波带着许有才走了。

    李路坐在那里思索着对策。

    邱德元有这样的背景关系,方鹤成一个人恐怕是顶不住的,方鹤成的级别也很难顶住这样的压力。幸亏在公安医院那边,邱德元一伙人猖狂过头公然殴打高级警务干部,这等于挑战警察的权威。公安厅的领导是绝对会怒火中烧的。邱德元想要逃过这一劫很难。

    不能确定的是,邱德元背后的那位岳父的能量活动起来会形成多大的压力,李路无法估计。

    经过慎重的思考,李路决定采取行动,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方鹤成身上。必须要一次打垮打残邱德元为首的这股黑恶势力,否则以后会是大麻烦。

    想到这里,他翻找出一些很私密的文字资料和照片,用牛皮信封小心的装好,放在贴身的口袋里,一个人驱车出门,直奔sw大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