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谁求情谁遭殃
    ,!

    给刘副厅长上了根烟,段局长这才沉声说道,“老刘,这个事情,我估计比你还要气愤,这帮人太无法无天了。”

    “那么你为什么顾虑重重?省厅的指示是明确的。”刘副厅长道。

    段局长苦笑着说,“你听我解释,别急啊。”

    他们的级别是一样的,都是副厅级干部。羊城是梳城市,市局局长高配副厅,甚至很有可能会高配正厅,并且未来会由副市长兼任。

    “邱德元这个人,我也是了解的。因为高老的关系,从小科长一跃成了市二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生意做得很大。火车站这边的客运,基本上都是他的。问题在于,这个局里面不仅仅是他,还有不少人。且不说高老的关系,你查他,查得越深问题越多,到时候怎么收场?”

    段局长沉声说道,“我的意见是,专案组肯定是要成立的,省厅领导的指示是肯定要落实的。该抓的抓该查封的查封,这个是怎么都没问题。但是邱德元这个人,我坦白跟你说,你把他弄进去,他回头就出来。再说,把他弄进去,对咱们没好处。又何必呢?”

    “哼!堂堂国家执法机关如果连一个恶霸都治不了,我看公安局关门算了!”刘副厅长气不打一处来,拍着桌子道。

    段局长皱眉,道,“老刘,你做事能不能不要一根筋。刚才你也看到了,你前脚到,高老的电话后脚就来了。这说明什么你还不明白吗?他的意思很明显了,让我放人。我告诉你,邱德元起码得让他取保出去的。这一个得罪,那是一大片人你明白吗?”

    刘副厅长盯着段局长,“老段,你是不是收了邱德元的钱?”

    “老刘!你这么看我就不对了!”段局长激动的说。

    缓和了一下语气,段局长沉声说道,“老刘,我是什么人你明白。他邱德元能量再大,我也看不上他。”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刘副厅长紧追着问。

    段局长道,“因为我考虑的是大局。干工作如果都像你这么干,往后我们需要些什么样的协助,你就等着穿小鞋吧。说到底,邱德元不是杀人放火。是,他指使打手打了方鹤成。那就严惩行凶的,邱德元毕竟没有动手。你非要抓着他不放非要给他整一个严重伤害罪,扔进去坐几年牢,那又怎么样呢?”

    “你是在偷换概念。犯法就是犯法,犯了法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们是公安,公安干的就是抓捕罪犯让违法者受到应有的惩罚。老段,自从你当了局长,你越来越不像警察了,反倒是像政客。”刘副厅长道,“行了,你不用再说了。严格的落实省厅指示,我会常驻市局,起到监督的作用。”

    段局长皱眉,“老刘你这是……”

    电话响起。

    段局长深深呼吸了一口,指了指在响着的电话机,道,“你看看吧,绝对是为这事来的。”

    说完,他起身走过去接电话。

    “喂,哦,陈局长,你好,哈哈,不忙不忙,你有什么指示?”段局长给刘副厅长打了个“看见了吧”的眼色。

    “老段啊,我就直接说了。听说小邱被你们的人拘了?”电话那边说。

    段局长道,“人是被拘了,但不是市局,是省厅直属的行动大队拘的,人在省厅呢。”

    “行了啊老段,别拿省厅压我。我直接跟你说了吧。邱德元他没犯什么死罪吧,不就是打架嘛,说起来他的人受伤最多,那边吃亏很清楚嘛。”电话那边的陈局长说。

    段局长道,“陈局长,他指使打手打了省厅的一名处长,打的是我们的处级干部啊,这可不是小事。”

    “我知道。”陈局长说,“人没什么事嘛,都能跑回省厅去报告情况了,呵呵。这么着,找个时间,让邱德元摆几桌好好的赔礼道歉,医药费补偿费,让他好好的赔。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我跟你说啊,高老电话打到了我这里。高老的女儿就在我这里。这个事你可得帮忙,把人放了。”

    段局长苦笑着说,“哎哟,我说财神爷啊,人真的不在市局,是省厅直属行动大队直接锁的人,全都押在行动大队的基地那边。我这边说了不算啊。”

    “那就跟省厅能说了算的谈一谈嘛,老段啊,你们申请建家属楼的文件到我这里了,我还没看。”陈局长说。

    段局长顿时一愣,“陈局长,这个……嗨,我可以问问,但是不能打包票。”

    “你是市局局长,省厅会给你面子的。”陈局长道。

    挂了电话,段局长看向刘副厅长,语气无奈非常,“来电话的是财政局的陈局长,你也听见了。这事我不答应,家属楼就建不起来。我这个局长,会被局里的干警戳脊梁骨的。”

    刘副厅长却是淡淡的笑了,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道,“行,好好坐着,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打电话来说情。”

    段局长慢慢的锁起眉头,他感觉到刘副厅长有些不太一样,似乎是底气十足的样子。

    “老刘,他们也一定会给省厅领导打电话的。”段局长说。

    刘副厅长微微点头,“这会儿估计我办公室的电话也应该响个不停了。不过,老段,别说我没提醒你。大是大非问题,不能错。”

    段局长一下子沉思起来。

    “实话告诉你,邱德元就在押来市局的路上。案子应该由你们市局办,我们省厅起领导指导作用。如果你要放人,我是坚决不同意的。如果你执意这么做,那么一切后果由你负责。我话就说到这。”刘副厅长语气严肃地说道。

    外面,市局里的医疗室里,方鹤成正在被处理伤口。除了眼角处有伤口,其他地方都是淤青,看着很吓人,实际上并不是十分严重。

    而坐在他斜对面的正是李路。

    医生处理完伤口,方鹤成挥手让他出去关上门,这才感叹着说道,“小李,你认识省委领导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李路笑着摇了摇头,“方处,我不认识省委领导。”

    “那你是怎么把这件事情捅到省委大院那边去的?”方鹤成皱眉问道。

    李路说道,“告状。我认为省委领导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存在,既然发生了,一定会进行严厉的打击和整治。事实证明这是对的,省委领导对此事感到震怒。”

    方鹤成听出来了,李路是不愿意暴露自己和省委那边的关系,他也不好追问,长长叹了口气,他说道,“这么一来,不知道有多少人的乌纱帽要掉。这会儿,段局长办公室的电话肯定响个不停。谁打过电话求情的,回头就是算总账的时候了。”

    “早就该好好的整治整治了。”李路沉声说。

    其实他没有骗方鹤成,他的确不认识什么省委领导。他能见到省委领导,是因为一张非常有分量的合影。有了见面的机会,退出现役的战斗英雄、现在的军工厂保卫科干部,这样的身份赋予了李路极好的背景身份。

    他的动作很快,省委的行动更快,说明了领导对这件事情重视以及整治社会治安的决心。

    不是迫不得已,李路也不想借合影的光环。也幸亏他及时出手,否则此时邱德元真的会回到家喝汤了。

    思索了一下,李路道,“方处,我想和高老爷子见个面。”

    “高老?为什么会想到和他见面?”方鹤成很诧异。

    李路沉声说道,“高老是革命年代走过来的干部,我相信他老人家的觉悟。况且,我判断,高老极有可能并不知道事情的详细过程。”

    沉思了一阵子,方鹤成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我和你一起去,我知道他的住处。”

    两人当即离开市局,直接驱车前往高老家中,此时天色已经开始逐渐暗淡下来,到了下班的时间,各个单位工厂的职工纷纷推着自行车走出单位大门有说有笑的骑上车往家里去,马路上顿时出现了自行车大军这样的景观,偶尔会有一些bj212吉普车、拉达小轿车以及少量几台高档豪华的进口轿车从马路中间飞驰而过。当然少不了肥头大脑的公交电车,甚至还有以燃烧木炭为动力的老式公交车。

    在方鹤成的指引下,李路差不多把lc80踩飞了起来。高大威猛的lc80自然的成为了街道上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哪怕不懂车的人看到这样的车,都会认为里面坐着的肯定是大领导。这是一点没错的,省委和省府的两位一号的座驾就是lc80,只不过是红星陆地巡洋舰。

    “前面右手边的大院,门口停一下,要登记一下才能进去。”方鹤成说。

    李路看了眼,道,“这不是部队的干休所吗?”

    “是,高老当时还是国防工程建设委员会的主任,退休后选择住部队的干休所。”方鹤成解释道。

    “难怪省委的领导对他比较敬重。”李路了然。

    方鹤成沉声说,“其实领导们都知道,很多事情都是邱德元夫妇背着高老做下来的。高老就两个孩子,儿子在南疆战场那边服役,家里就女儿。他年纪大了,耳根子软,唉,这事,真没法说。”

    点了点头,李路道,“邱德元暗地里打着高老的名号做的那些事情,不应该由高老承担责任。这一趟是来对了。”

    登记了之后,两人驱车进去。

    连方鹤成都知道高老的事情,可想而知高老当时在任的时候影响力是非同小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