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家世之谜
    坐在对面的高老脸色很差,李路和方鹤成都有些忐忑不安。

    “高老,您没事吧?”方鹤成担心的问道。

    高老摆了摆手,说,“小方同志,是我这个做家长的做错了事情。我对高莉,过于溺宠。我今年六十五了,离见马克思的日子是越来越近。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为的是什么,往大了说,为了劳苦大众,为了国家富强。离开工作岗位才发现,为了大家,忽略了小家。我没几年活头,希望孩子能过得好一些。没想到这么一纵容,就养成了这么一个恶霸!”

    说到最后,他动了怒。

    李路和方鹤成对视了一眼,都很清楚,邱德元夫妇做的事情,原来真的都是瞒着高老做的。

    其实他们早就能看出来,在汇报的时候,高老的表情完全说明了问题。一名七十岁高龄的老干部,他余生还有什么追求呢?种点菜自己不吃分给大院里的其他老干部吃,为的仅仅是一些成就感。除此之外,希望孩子的生活过得好一些。这都没有错。

    高老缓缓摆了摆手,说道,“高莉告诉我,邱德元打了警察被抓了,她说他不知道具体经过,但是看得出来她是知道的。她瞒着我是怕我不打这个电话。作为父亲,这个电话我得打。”

    “高老,我明白您的心情。”方鹤成道,“我们过来见您,是因为您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相信您会公正的对待这件事情。”

    “违反了党纪国法没有什么好说的。”高老沉声说道,“小方,回去告诉你们领导,我年纪大了,什么也管不了,也不想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方鹤成站起来,“明白,高老,那我们先走了。”

    李路也连忙站起来,他从方鹤成和高老的对话中隐约感觉到,高老的身份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担任过国防工程建设委员会省级主任这么简单。方鹤成一定没有完全告诉他关于高老的情况。

    高老却是看向李路,道,“小方,你先回去,这位小同志留一下。”

    两人都有些诧异,方鹤成看了眼李路,只能道,“那么,小李,我先回去。”

    高老拿起电话机拨了个号码,说,“来个车,送个客人。”

    放下话筒后,高老对方鹤成说,“小方,坐我的车回去。记住我的话,告诉你们领导,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党纪国法谁也不能凌驾之上。”

    “是,我明白。”

    方鹤成离开高老的书房,外面自然有阿姨带他出去,乘坐高老的配车离开干休所大院。

    高老打量着李路,上上下下非常认真的打量着。

    李路感觉到非常的奇怪,这又是唱的哪一出?看这个样子,高老似乎认识他。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

    “高老,您这是?”李路受不了这样的打量,出言问道。

    高老却是反问,“你叫李路?”

    “是的,高老您认识我?”李路皱眉,问道。

    “你的父亲是不是叫做李振邦?”高老突然发声问道。

    李路下意识的摇头,随即猛地愣住了。

    高老问的是他的生父,而不是养父。

    空气顿时凝固了。

    “我叫高山,以前是五十五军的军长。”高老沉声说道。

    关键的词汇和番号,让李路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他猛地站起来立正站好,情绪非常的激动。

    “是您,当年是您派人把我接到部队的?”李路嘴唇有些哆嗦。

    四年多前,几名部队干部来到百兴村,带走了李路,李路从此进入了五十五军服役,随即随部参与了大规模战事。五十五军是起义部队加冀察热辽军区一部组成的小字辈部队,也就是第21兵团。但是,这支部队的本部在南疆战事中歼敌一万多人,是战果最辉煌的参战部队!

    张平山所在的坦克团就隶属于该军的164师,这个师就是五十五军的主力师,驻扎在陆港地区。

    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包括之前的一切疑问都解开了,甚至在武汉那边发生的事情,暗中的助力来自何处,李路此时也得到了答案。

    高山缓缓的点了点头,也非常的激动,他站起来走到李路面前,握着李路的手,目光变得慈祥无比,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亲孙子,略显塌陷的眼眶里有热泪的滚动,他道,“孩子,苦了你。”

    “高爷爷,我不苦。”李路控制着情绪,摇着头。

    “坐下,坐下说。”高山牵着李路的手做到一起,一时之间感慨万千,不知道从何说起。

    李路眼前不断划过的是亲生父母的印象,他有无数的关于亲生父母的疑惑,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同样强大的信念在阻止着他开口问及。

    “看到你精精神神高高大大的,我高山无愧于老首长的嘱咐。”高山的情绪很激动,他抹了泪水,说,“你心里肯定很糊涂,有很多事情想问。老三,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咱们爷俩好好聊。”

    这样的反转,让李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他要弄垮的人的岳父,竟然与自己的家庭有着这么深的历史渊源。

    而另一个疑惑也得到了解答。高山是从五十五军军长的位置转到地方担任职务的,是军队转调地方的干部。作为部队野战军的军长,他这个交通厅长自然的是地位超然,他原来的领导们,现在几乎都是部队的高级将领。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他给段局长打电话的时候,完全的就是上级对下级的口吻了。

    “我原是你爷爷的部下,我当营长的时候,你爷爷是团长,我当了团长,你爷爷已经是军长。”高山缓和了一阵子,缓缓道来,“你是不是觉得奇怪,你爷爷的年纪和我应当是相差不多。这并不奇怪,当年很多高级干部的岁数都不大,你爷爷是军中很年轻的高级干部,打仗非常厉害,有战将之称。当时我是警卫团团长,你的父亲李振邦,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

    李路问道,“高爷爷,唐九您认识吗?”

    “你说的是你爷爷的警卫参谋唐九。”高山忽然的哈哈大笑起来,“我当然认识。当年他的调动手续是我经手办的,小唐三十多岁的时候还没结婚,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他,忘不了。”

    “是的,九叔一直没结婚。”李路点头道。

    高山说,“我还知道,老首长出事后,就把唐九埋在了百兴村,就是寄养你的那条村子。老首长未雨绸缪,做事走一步看三步。现在看来,老首长的安排非常的有必要。总算你长大成人了,唐九也算是完成了老首长的嘱托。”

    “高爷爷,我之前在武汉遇到点事情。后来事情很顺利的解决了。但我总感觉暗地里有人在帮我,这……”

    “你不用猜了,不是我。”高山摇头,“隔着千山万水,我就是想帮忙也使不上力气。”

    “那您知道是谁吗?”李路问道。

    高山摇头说道,“不知道,但这不是坏事。你爷爷的老部下遍布全军,也有不少转调到地方的。知道你情况的恐怕不少,碰上了伸伸手拉你一把,这很正常。”

    李路猛然发现,以后他大概可能可以横着走了。

    终于,李路还是问出了最迫切知道的事情,“高爷爷,我爷爷,我的父母亲,他们,还活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