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人心
    ,!

    “老三,你爷爷还活着。”

    高山很肯定的说。

    “我父母呢?”李路追问。

    高山沉默了一阵子,在李路眼中流露出失望的时候,他道,“他们也都还活着。老三,有很多事情,现在还不是让你知道的时候。”

    “他们在哪?”李路问。

    高山摇头,“你听我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有很多事情,我就算是知道,也不能告诉你。”

    李路不再问了,他也不会问为什么。如果是原来的那个李路,恐怕会追问到底,但这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单纯的李路。他大概的明白了其中微妙而危险的关系。

    “以后你都会知道的。”高山摆了摆手,道,“不说这些了,你能长大成人,就是你爷爷和你父母亲最大的心愿。你明白吗?”

    李路沉重的点头,“我明白。最后一次见到他们,那一年我十岁,他们把我送到现在的父母家,从此就再也音讯。您说得对,我应该是要知足了的,起码我现在有一个很幸福很和谐的大家庭。”

    轻轻拍着李路的手背,高山回忆着说,“你爷爷有五个孩子,大儿子,也就是你大伯,牺牲在西藏,你二伯病逝在岗位上,三儿子就是你父亲。家里人都叫你老三,其实是按照你父亲这一辈的排行来称呼的。你的姑姑嫁人之后,我就不知道她的情况了。你小叔去了苏联留学,也从此没有了音讯。你家里留下的,就只有你这一支。你是老李家唯一的男丁,所以你肩上的担子很重。你明白吗?”

    李路寻找回忆里的片段,“大伯我没见过,二伯父见过几次,没什么印象,倒是姑姑和小叔印象最深,小时候经常能见到他们。”

    笑着拍了拍李路的手背,高山说,“老三,家里的事情,咱们慢慢说,我知道的,能说的,我都会告诉你。说一说今天的事情。”

    说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高山的脸色一下子变冷了起来。甭管他的女婿做了什么事情,此时已经确认李路就是老首长的长孙,他在心里面已经给他女婿判了死刑。

    哪怕是从个人利益出发,高山唯一的儿子在部队里服役,已经走到了副师长这个级别,再往上走,就必须得需要强大的资源支撑。

    于公于私,高山都不再可能考虑女儿这边了。

    李路缓缓点头,沉声说道,“高爷爷,我实话实说。”

    “不要有什么顾及,他们瞒着我做了什么事情,你不说,我也会让人去查。”高山道。

    李路显然没有想过会替邱德元隐瞒,现在知道这层关系,他得考虑是不是放邱德元一马,暂且不想这些,他说道,“高爷爷,实际情况可能比你猜想的要严重很多。我搜集了很多情报,其实很多情报不用搜集,不夸张的说,火车站那一块,提到邱德元的名字,少有不认识的。大家都知道那是个恶霸。霸占着汽车站的生意以及货运,甚至其他运输公司以及一些工厂的运输车进场,都要向他缴纳入场费。作为国营客运公司办公室主任,知法犯法,他做的事情完全是恶霸的行径。今天发生的事情至到现在我都不能理解,他竟然敢指使打手殴打公安厅处长,别说处级干部,哪怕是打一名普通警察,那也是极度猖狂的表现,而且是发生在公安医院里面。高爷爷,邱德元的外甥是被我打死的。他的外甥叫钱钧,我出手之前,他带了好几个人正在殴打退役残疾军人,那名退役残疾军人叫邓连坤,是我的指导员,也是我们五十五军的兵,是南疆战场下来的战斗英雄。”

    “嘭!”高山猛的一拍桌子,浑身气得发抖,“岂有此理!”

    李路说道,“高爷爷,别动气。更具体的事情,恐怕要专案组完成侦查才能知道。高爷爷,今天就算不知道您和我家这层关系,这些话我也是要说的,有这一层关系,我还是要说。邱德元身边已经形成了一个有组织的利益集团。恐怕你还有一些事情被瞒着。您这里平常的聚会,很有可能是邱德元打你旗号联络各部门领导干部的时机。您德高望重,一些事情下面人是很有可能不会向您汇报的。有些出于获取私利的,就更不会说了。”

    高山深深的叹气,自责道,“归根结底,错在我。这叫什么,这叫灯下黑!我知道他打着我旗号做了一些事情,但万万想不到他已经走到了这个田地。”

    李路沉声说,“高爷爷……”

    “爸!爸!你在吗?爸!”

    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呼叫声,随即是急匆匆的脚步声,速度很快,高莉几乎是撞开门进来的,满脸惊慌的神情,看见高山,也不管坐在高山身边的李路是什么人,高莉就哭着说,“爸,快救救德元吧,公安局的人不但没有放人,还批捕了,说是要送到看守所里去!爸!快救救他……”

    “畜生!”

    高山怒起,指着高莉骂道,“你们背着我都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你给我滚!滚出这个家!”

    高莉跌跌撞撞的过来噗通的跪在高山面前,“爸,先救人啊,先把人救出来……”

    “啪!”

    高山猛的一巴掌甩在了高莉脸上,高莉被老爷子这一巴掌打蒙圈了。

    李路慢慢的站起来,脸色沉静。如果此时高莉知道这一切的发生全是因为此时此刻站在她父亲身边的这位年轻人,恐怕失控了的她会冲过来和李路拼了。

    “高莉,我跟你说过多少回,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尤其不能触犯国法。走到今天这一步,那是他邱德元咎由自取!”高山指着高莉训斥道。

    高莉没有闹了,看似平静,内心却依然的激动,她捂着脸看着高山,道,“爸,是你说的做生意要利益均沾,我们一直是按照你的指示做的,我们做错什么了,做了这么多,不都是为了这个家。”

    “我看你是利益熏心!为了是你自己!我这一辈子没有做过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情。我的晚节,毁就毁在你们手里。高莉,离开这里,我就当没有过你这个女儿,你母亲泉下有知,她也不会赞成你们的做法的。你去吧,我累了。”高山艰难的摆了摆手,越说语气越平,平和得让人害怕。

    李路相信,高山所说的利益均沾是共赢的意思。对于高山来说,物质是最没有必要追求的,对高家老说,接班人是在部队服役的儿子。李路相信,对高莉一家的纵容,仅仅是因为父爱。

    高莉爬起来走了。

    高山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好些岁数,他对李路说,“老三,本想留你在此住几天,怕是不成了。你回去协助公安局的人处理这个事情吧,高莉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要注意提防。”

    “高爷爷,她难道敢不听你的话?”李路一愣,道。

    高山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的女儿我了解,她如果听我的话,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去把,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不要有什么顾忌。既然你已经决定走工业发展这条路,肯定是需要很多钱的。邱德元的那些资产,你想想办法,能接收的就都接收过去吧。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做任何事情,赚钱的前提是一定要对国家和人民有利。”

    对于高山如此直白的交代,李路心里很震惊。他不难想明白高山为什么这么做。牺牲已经误入歧途太深的女儿,保儿子一个前程。说句诛心的话,高山这一笔交易做得绝对划算。

    李振邦一家有难把唯一的儿子李路寄养于李国光处,在李国光一家遭难的时候,高山派人把李路接到了部队。你不能完全否定高山对老首长的感情,但也不能认为高山这么做完全是出于对老首长的感情。

    眼下同样如此。

    诛心的说一句,倘若李路的爷爷不是红军时代走过来的高级将领,而仅仅和高山是老战友,高山会毅然牺牲掉女儿吗?

    李路不需要费心思去思考答案,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他并不认为这样的动机不可靠,恰恰相反,这样的动机,反而是更可靠的。高山与李路的爷爷,唐九与李路的爷爷,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在唐九心里,李路的爷爷是兄长这样的角色,而李路在他心里,如自己的孩子。

    缓缓点了点头,李路说,“高爷爷,你多保重,忙完这件事情,我一定陪您说几天话。”

    “我还能活几年,你放心吧,需要我出面,你直接给我打电话。”高山道。

    李路向高山敬礼,随即快步离去。

    一直把李路送到前院门口,高山望着李路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喃喃自语,“女儿啊,这一刀就算爸不动手,也会有别人动手砍下来,爸动手,比别人动手要好得多。希望你以后安安定定的重新做人。”

    高山毫无疑问是考虑过邱德元的后果的,没有犯死罪,邱德元还有机会在尚且能工作的年纪上走出监狱,注定要失去的那些资产,在高山眼里只不过是浮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