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拒绝部队的帮助
    ,!

    灯火通明的市局大院,两辆军车鱼贯驶入,全是bj212吉普车。这队人里,有警备区的干部也有军区的干部。

    四五个人下了车,整了整军装就大步走进去。

    这会儿,市局这边刚刚吃完饭,所有人都在加班,根据专案组的命令开展工作,不时的有好几名干警匆匆忙忙的出来,然后上车出发抓人。对邱德元团伙的打击行动已经拉开,兵贵神速,刘副厅长要求,段局长亲自指挥,部署警力对邱德元团伙一边实施侦查一边实施抓捕。

    段局长最终是听了刘副厅长的话,他顶住了压力。他后来才知道,打电话过来求情的许多领导,都没有接到高老的电话,几乎都是与邱德元有利益关系的。

    半个多小时前,省委工作小组进驻市局之后,段局长才意识到,刘副厅长救了他一名。如果他白天的时候放走了邱德元,此时此刻他也会像打来电话求情的那些局长处长们一样,遭到工作小组的调查。

    “你们领导呢?我是军区政治部的。”打头的中年部队干部洪亮的声音直接传遍整个办公室。

    很快有人去向段局长汇报,段局长和刘副厅长连忙的走过来。

    双方敬礼。

    “部队的同志这是?”段局长和中年部队干部握手。

    中年部队干部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军区政治部的。我们今天接到协查通报,经过核实,邓连坤同志是我五十五军的退役残疾军人,正连干部,是军区授予战斗英雄个人称号的退役军人!”

    和李路的战斗英雄荣誉称号相比,邓连坤这个的含金量要略微低一些,当然只是单单看颁发的单位。李路是总部授予的战斗英雄,军区授予的显然是要略微低一些档次。

    但,能够获得战斗英雄称号的官兵,自1979年以来,全部加起来也没有两个巴掌这么多!

    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军区会这么重视了,直接派人过来,而不是仅仅通过警备区。

    段局长和刘副厅长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军区派人过来,绝对不是仅仅告知这样一个情况。这样的事情,完全可以一个电话就能完成的。

    “感谢部队的同志,邓连坤同志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所以我们没法查他的个人情况,所以才麻烦部队的同志核实。”段局长说。

    中年部队干部说道,“我们首长命令我向贵单位传达几句话,希望地方的同志能够彻查此事,坚决处理施暴者,还我们部队的功臣一个公道!另外,我们首长指示,必须让我把邓连坤同志带回去,我们部队会妥善安排好邓连坤同志的生活。”

    “这位同志,这个事情恐怕我们做不了主。是这样的,邓连坤同志现在在他的老部下那里,就是碰见施暴出手救下邓连坤同志的两名年轻干部,其中一名是光明厂保卫科的科长。你们可以直接找他商量这件事情。关于案子,我们是一定会彻查的,你看,我们正在连夜加班加点对施暴团伙展开抓捕!”段局长道。

    中年部队干部刚要说话,刘副厅长指着门口那边说,“哦,那位同志来了,光明厂保卫科的科长李路同志,邓连坤同志是他安排的。”

    李路是从高山那边直接过来的,抬眼看见这么多领导在这里,而且还有部队的人,感到奇怪,看见刘副厅长招呼,他急走几步过来。

    “首长!”李路站定敬礼。

    刘副厅长指了指李路,对中年部队干部说,“这位就是李路同志。”

    李路向中年部队干部敬礼,中年部队干部回礼,走过来说,“李路同志,邓连坤同志是在你那里吗?”

    “是的,首长你们这是?”李路打量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中年部队干部道,“我是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安置处处长张楚明,军区知道了邓连坤同志的情况,军区领导很重视,命令我们要对邓连坤同志进行妥善的安置。现在我要把邓连坤请回军区招待所暂住。”

    这是好事。

    刘副厅长也好段局长也罢,都没有想过会有人不同意,然而,他们看到李路摇了摇头,说,“首长,军区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现在的情况,邓连坤同志不适合放到军区那边去。军区招待所并不是长久之计。”

    张楚明也没想到李路会拒绝,他心里既诧异又不满,当下道,“李路同志,这是军区首长的直接命令。”

    李路针锋相对,“邓连坤同志已经不是现役军人。”

    言外之意,部队已经管不着邓连坤了。

    这时,段局长笑了笑,说,“这样,张处长,你们聊,我们那边还有案子,我们公安部门一定会好好处理这个案子,还邓连坤同志一个公道,那,先失陪了。”

    说着就给刘副厅长打眼色,两人走到了里面去。

    李路扫视了一眼,指了指外面院子,说,“首长,请借一步说话。”

    两人举步走到一边僻静处,其他部队干部站在另一边,关注着这边的情况。他们都很诧异,李路为什么会拒绝?

    张楚明道,“李路同志,我要见到邓连坤本人,直接和他谈传达军区首长的命令。你不能替他做主,哪怕他原来是你的指导员。”

    “张处长,我现在就能全权代表邓连坤同志。”李路沉声说,“请问,军区对他的情况了解多少?公安部门向军区请求核实邓连坤同志的情况,然后你们知道他是南疆回来的战斗英雄,是军区政治部授予的荣誉称号。当然,你们也能够随时查到他服役期间的情况。”

    忽然的,李路的话锋一转,“但是,你们了解他现在的情况吗?他退伍回乡后的情况,你们了解吗?”

    张楚明训斥道,“李路同志,你这是什么态度!军区首长亲自表示了关注,命令一定要请邓连坤同志回去妥善安置,部队的战斗英雄为国为民流血不能再让他们流泪。我提醒你,军区首长高度关注这件事情,邓连坤同志既然是你的指导员,你应该为他着想,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但是,邓连坤同志已经不是现役军人,你们管不着他。军区首长的好意我心领了。”李路丝毫不让步。

    张楚明深深皱起眉头,道,“李路,你是军工厂保卫科科长,也是部队的干部,你这个觉悟是不行的!”

    “对不起,严格地说,光明厂已经不是军工厂,我也不是部队干部,而是国企职工,连国企行政干部都算不上。”李路硬邦邦的说。

    张楚明怒了,他道,“不管你怎么说,人是我必须要带回去的,否则我没办法向军区首长交代。”

    “怎么交代那是你的事。人,你带不走。”李路盯着张楚明道,“张处长,我同时也告诉你,我是总部授予的战斗英雄,退役之前服役于西南边防团第101侦察连!”

    “你是101侦察连的?”张楚明猛然一愣,气消了不少。

    这个侦察连的名号太大了。

    这几年的战事中,有两个连队是军中极负盛名的。首先一个就是164师的硬骨头十九连,这个连队一路打到凉山,活着回来的只有十几人,歼敌一千余人,占了五十五军歼敌总数的十分之一强!

    那只是一个连队!

    全军有多少连队?

    更让人唏嘘的是,硬骨头十九连没有被补充兵员,而是直接撤编了!

    要知道,164师在军中根本就是三流部队的存在,在一些王牌军眼里,它就是预备役部队一样的货色。但是,在南疆战事中,却打出了精彩来。

    这是李路服役的第一支部队,张龙、江成军以及邓连坤,就是活着回来的十几人当中的几位。可以这么说,活着回来的这十几名官兵,只要是留在部队的,都绝对会有很好的前程。张龙就是很明显的其中一个例子,他仅比李路大两岁,已经是营长。

    李路和邓连坤之间的感情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当初李路调到西南边防团的时候,邓连坤也调过去了,和张平山搭班子。邓连坤是在西南边防团服役期间和张平山同时负的伤。而李路的战斗英雄称号,早在硬骨头十九连期间就获得了。

    另一个连队就是西南边防团第101侦察连,这支曾经一口气深入敌后端掉敌军三个重炮阵地以及杀了敌军腹部三进三出的部队,引起了敌军首都极大的恐慌!而这里面最让人拍案叫好的是,李路率领的一支小队闲庭散步似的在敌军万余人的包围下居然潜入了内河,把人家的国旗换成了五星红旗!

    可能李路的退役,与这件事情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

    因此,作为战区政治部的干部,张楚明不可能不熟悉极富传奇色彩的西南边防第101侦察连。

    张平山、邓连坤、李路,都是西南边防团第101侦察连出来的,这是张平山的政治资本,也应该是邓连坤的政治资本,而且,邓连坤的资本不单单是101侦察连的服役经历,他原来就是硬骨头十九连的排长,和张龙是一个级别的!

    但是邓连坤沦落到这个地步,原因何在,这正是李路所想不明白的!

    张楚明的语气缓和了不少,101连的人都不简单都应当获得最高的尊敬,尤其是有能耐被授予战斗英雄的人——活着的没几个了。

    “李路同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拒绝军区的帮助。邓连坤同志不但是硬骨头十九连出身的,也担任过101侦察连的指导员,军区首长对此非常的重视。至于邓连坤同志现在的情况,请你放心,军区首长高度关注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张楚明说。

    李路微微叹了口气,说,“张处长,我明白军区首长的关心,若是其他情况,我非常愿意指导员得到部队的帮助和照顾。但是……”

    他摇了摇头,“指导员的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得给他治病,在部队,很多事情不好做。”

    张楚明一下子沉默了,一个精神错乱的战斗英雄,也许并不是军区首长想要看到的。而他不得不承认李路说得对,非现役军人,医疗这个方面很麻烦。

    “张处长,晚些时候我会到指导员的家乡调查相关情况。他为什么会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一定会搞清楚。如果到时候希望得到部队的帮助,希望你们能够给予支持。”李路道。

    张楚明缓缓点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照实汇报上去了。邓连坤家里的情况,我们这边也会通过地方相关部门进行了解。”

    李路和张楚明握手,目送他们离开。

    正因为他非常熟悉部队的情况,所以才坚决拒绝了部队的帮助。有很多事情,部队出面不方面,而由他一个自由人来做,则没有了许多限制。他并非不相信部队,而是不愿意给部队添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