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三哥哭了
    ,!

    市府不会在一两个月内确定下第二运输公司的改制情况,没三四个月,这个事,在李路看来,不会有什么进展。

    于是,他决定在找段副市长谈这件事之前,尽快掌握到一个别人不具备的优势——包括香港商人。

    他的对手不会是内地的任何个人,私营企业有这个实力的几乎找不到,但是,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羊城市有太多可以利用的香港资本甚至侨胞资本。

    带着无以伦比港资外资属性的对手,李路如果没有能够一举定乾坤的资本,他必输无疑,汤都轮不到他喝。

    他驱车回到了陆港,光明厂也没回去,家也没回,直接一头扎进了红星拖拉机厂。

    技术楼那边,实际上是材料研究所,主要是马金涛和他的几位学生在搞材料研究。

    看见李路一头撞见来,正在指导江豪和刘国兵做实验的马金涛没来由的有一丝紧张,而且还有一些想躲避的冲动。

    “小李,你回来了,来来,快请到我办公室坐。”马金涛连忙迎出来,做着请的手势。

    陪着李路过来的刘贵松忍不住笑了笑,看见马金涛的目光,连忙的收起笑容。

    李路一下子就愣了,马金涛从来对他就跟训孙子似的,没这么客气过,这里面绝对有事。

    “马工,您这是……”李路犹豫着说,“您这么客气,我不太习惯。”

    马金涛一瞪眼,“瞧你说得,我平时都这样,快请到我办公室坐,喝点茶,我这茶不错。”

    李路连忙苦笑着说,“马工,您就饶了我吧,茶先别喝了,您就直接跟我说,咋的了到底?”

    “没事啊,什么怎么了,我这能有什么事,你不是挺长时间没回来了嘛,甚是想念啊。”马金涛道。

    李路更怕了,道,“马工,您一开玩笑,绝对是出大事了。您快说吧,我真扛不住这。”

    马金涛反而尴尬起来,欲言却止,不知道如何开口,不断的给刘贵松打眼色。刘贵松现在基本上是负责厂部机关工作这一块儿,协助李耀华工作,既是厂长助理的角色,也负责人事主管这方面的工作。

    他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一大批技术工人、年轻的研究人员们,基本上都是他全国各地的跑费劲口舌用尽了各种办法给找过来的。这年头从国企单位里挖一名职工的困难程度,与三十年后考个公务员的艰难是渔鸥过之而无不及的。单单有充足的资金支持是不行的,这也敲说明了刘贵松这方面的能力。

    龚大柱某次和他回来之后,对其他人说,刘助理通常只花三分钟就能说服一个人,于是乎,刘贵松的外号就在厂里传开了——刘三分。更多人私下里称呼刘贵松为三分钟男人。

    可能大多数工人都是出于佩服,而不是影射刘贵松某方面的能力。

    这会儿,刘贵松面对马金涛不断打过来的眼色,道,“马工,还是你说吧。”

    他同样的怕李路的责怪。

    “怎么了这是,到底怎么回事啊,有什么直接说嘛,你们在顾忌什么?”李路大感奇怪。

    这会儿,那边正在做实验的江豪和刘国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都往这边看,认真的听着这边的对话,甚至还有些屏气凝神的样子。

    李路就更加奇怪的。

    马金涛咬了咬牙,叹了口气,道,“行吧,反正你早晚也是要知道的。是这样的,小李,你给我那一百万经费,我花完了。”

    “什么?五年的研究经费你们不到一年就花完了?”李路大吃一惊。

    马金涛脸色尴尬得很,那种既不认为自己乱花钱也不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神色,在他这么一个专研技术不太懂人情世故的人身上,显得更加的丰富。

    “小李,钱反正是花完了,你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马金涛梗了梗脖子,有想解释的意思,但是最终还是决定了不解释。

    李路吃惊的目光落在马金涛脸上,又落在了江豪和刘国兵脸上。这个时候,李路才发现,马金涛憔悴了许多,原本是圆脸的江豪,也都成了刀削脸,刘国华则两个眼眶深深凹陷着,但是他们的精神都非常的好,确切的说是亢奋。

    他这才注意到,三人几乎瘦了一圈,马金涛身上的衣服原本还显得挺合适,同样一件衣服,现在穿着都漏风了!

    “马工,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李路痛心疾首的道。

    刘贵松一看这个情况,连忙说,“三哥,马工也是为了厂的发展着想。技术先行,这是你一直强调的,只有不断的跟踪研究国外的先进技术,才有超越的基础。材料研究你也知道,很费钱,有时候为了得到一个准确的数据,要做成千上万次试验,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的试验都是白费的,可是为了找那百分之一对的数据,必须要付出百分之九十九的失败……”

    “等等等等,贵松,你怎么这么了解?”李路打断他的话,问道。

    刘贵松愕然,道,“三哥,你忘了,我是技术员出身,在一拖搞了三年材料研究,然后才转的行政。”

    拍了拍额头,李路道,“想起来了。唉,马工,你们这个是真的太厉害了,这么搞下去不行啊!”

    江豪走过来,道,“三哥,这个不怪老师。是我们水平有限,别人可能做几百次试验就能得到一个数据,我们也许要上千次,一来二次,就浪费了。三哥,要不这样,我不要工资了,其他什么津贴都不要了,只要给我口饭吃就行。”

    刘国兵也说道,“是啊,三哥,我也不要工资了,有饭吃就行。”

    他们却是分明的看到李路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众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多花了一些钱不至于哭吧?在大家的印象里,三哥是很大方很爽快的人,要什么给什么,从来就没过问过经费的事情。之前答应的每年五万研究经费,一下子变成二十万,也是眉头都没皱一下。

    现在怎么就哭了,再怎么着,一大老爷们也不应该哭啊……

    马金涛皱了皱眉头,道,“小李,是我这边没节制。我的政府津贴加起来一个月也有五百多块钱,我也全都拿出来,你也给我口饭吃就行。研究,我们自筹资金解决一部分。但是这个花掉的钱,我是没办法还了。”

    李路缓缓的摇头,声音在哽咽着,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他道,“五年的研究经费,足足一百万,你们要做多少次试验才能花掉一百万,从你们开始着手搞到现在,不到十个月。这十个月,你们是怎么过来的?马工,你告诉我,你们一天究竟工作多少个小时?”

    十个月做了五年的试验数量,这样的概念不难想象!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我李路不缺钱,你能花掉一百万,我就有本事给你一千万!但是!搞研究不能用身体作为代价!你们明白吗?”

    这一下,全都明白了。

    原来李路心疼的不是钱,而是大家的身体情况!

    马金涛等人也动容了,他们内心受到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面对这样一位真性情的领导者,他们方才的误解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对李路,有的,只有越来越重的敬重。

    敬重这样的词语,被用在一名二十一岁的年轻人身上,却并无任何违和之处。

    “马工,小江,小刘,你们都听着,人手不够,向厂部提,钱不够,向我提,器材不够,直接拉清单,但是,疲劳战是坚决不能搞!否则,我一分钱都不会花!”

    李路坚决的说了这样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