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情报
    ,!

    一次性购买一百多台卡车,这样的事情是绝对的轰动当地的大事件,不可能瞒得住的。

    孟林小镇有大量的情报掮客,只要你需要,什么样的情报都能为你提供。不过大量的是交易中间人,生存在买家和卖家之间。为卖家提供销售渠道,为买家提供供货方的情况,促成交易,从中抽取提成。

    忠哥就是其中的一员。

    李路的判断很准确,饭馆只不过是他打发时间的一个地方,更多时候是作为一个点的存在。他的主要业务是牵线搭桥,这就不难解释他对陌生人的热情。随着国内改革开放的全面拉开,他已经遇到不值一波来自国内的客商。

    忠哥最早是某股地方武装的一员,后来从事了贩毒工作,负伤之后就转行当了中间人。他的眼睛多毒,他完全看得出来,李路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尤其是和李路坐在一桌的向平和万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血腥味,一个眼神就是滚滚而来的杀气。

    这样的人他知道自己的惹不起的。

    打过仗的人才最害怕。

    “这件事情其实整个孟林都传开了,你街上随便拽住个人问,都能给你说个大概。扣了你们人的是长邦武装的沙瓦迪卡,他是长邦的二号人物,手底下有一批越裔,都是当年和美国人打过仗的退役军人。你们是不是有个叫九叔的人?”忠哥道。

    李路说道,“是,唐九。”

    “那就没错了。”忠哥沉声说道,“其实我和九叔的关系是不错的。当时他们几个人到这边,还救过我的命。为人厚道,做事公正,在孟林也是慢慢有了口碑。按理来说,就冲九叔的救命之恩,我没有不帮忙的道理。”

    说到这里,他无奈的摇头,“可是,小李,我有老有小,不为自己考虑也要考虑家人的安全。沙瓦迪卡这个畜生,我惹不起。”

    “沙瓦迪卡,这不是越南人的名字。”李路皱眉道。

    忠哥道,“他被越南政府视为叛徒,带了一帮退役军人到了这边,短短几年就打了一片势力里。并入长邦,还是去年的事情。他也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越南人,名字也改成了现在的名字。”

    李路微微点头,“这个长邦,是个什么情况?”

    忠哥道,“长邦做事是很讲究的,师长李平春是远征军的后代,九叔当时接他的单子,估计也是冲这一点。长邦控制着孟林-景栋-孟洋之间的这块地区。去年初,李平春向南进攻,想要拿下那边的大量罂粟地。沙瓦迪卡是其中一股势力。他是个聪明人,凭实力他是打不过李平春的。后来就是谈判,并入了长邦。”

    顿了顿,忠哥道,“李平春要的这一百多台卡车肯定是用于下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沙瓦迪卡没办法扣下那么多车,但是他扣了你们的人还有李平春的黄金。所以,小李,这个事情就算你不管,李平春也不会放过沙瓦迪卡。李平春的部队已经对沙瓦迪卡武装开火了。”

    李路微微眯起了眼睛,“也就是说,沙瓦迪卡和李平春决裂了。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决裂?找着其他靠山了?”

    摇了摇头,忠哥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我只不过是个中间人,买卖信息我能打听到,沙瓦迪卡找到了什么靠山,这个是这不知道。”

    微微点了点头,李路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他问道,“沙瓦迪卡很可怕?”

    忠哥叹了口气说,“他可怕不是因为他手里有多少人。说实在的,他手下的部队不到五百人,能打的,就那三十多号越南退役军人,那帮猴子打过美国佬,在金三角这个地方,他们就像回家了一样如鱼得水。关键是这帮人做事是没有任何底线,你惹上他,他死盯着你杀你全家。前段时间孟林这边有个中间人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他们,他们无视孟林的和平约定,带兵进来把那一家老小都杀了,尸体都还挂在城东那边。”

    李路回想起进城的时候看到了的那几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明白了怎么回事。

    “唉,孟林镇是不会发生武装冲突的。大家在这里都有利益,更是重要的货物集散地。这里乱起来,对谁都没好处。所以各方有一个约定,就是谁也不会派兵进入孟林。你们在外面看到的武装人员,是各方出资聘请的雇佣兵,维护孟林镇的治安,永远保持中立,只管孟林城内的事情。”忠哥解释道。

    缓缓点了点头,李路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沙瓦迪卡就是地方武装们的眼中钉了,他破坏了孟林城的安定,想必各方都会给他点颜色看看。”

    “这是当然的,但是现在除了李平春,其他人惹不起沙瓦迪卡。打不过,打得过也是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大家心里都怀着鬼胎,都担心损失太惨重被别人趁机吞了地盘。”忠哥道。

    李路微微一笑,“这个沙瓦迪卡还是有点头脑的。”

    掸了掸烟灰,李路问道,“你知道人质关在什么地方吗?”

    “这个真不知道。”忠哥犹豫了一下,说,“小李,别抱太大希望。以沙瓦迪卡的性格,黄金到手了,他一般不会留着人质。除非他还有别的目的。”

    李路心里发了狠,表面平静,“那沙瓦迪卡在什么地方,你可以给我情报吗?”

    忠哥摇头,“给不了,不是不愿意,而是我真的不知道。”

    “沙瓦迪卡在孟林的情报点呢?”李路盯着忠哥问道。

    忠哥一下子不说话了。

    李路道,“根据你所说的,沙瓦迪卡很显然对孟林的情况了如指掌,没有情报点,我是不相信的。忠哥,你放心,我不会让沙瓦迪卡有机会对你展开报复的。”

    很显然,忠哥不相信。

    经过一阵子的思想斗争,忠哥叹着气说,“我就权当是报九叔的恩情了。孟林风情街,维多密夜总会,规模不大,生意很好,找到很容易。我也要做好离开这里的准备了。”

    李路从口袋里取出一叠钱放在桌子上,有三千多美金,起身离去。

    离开饭馆,李路径直的往前走,其他人陆续跟上,默契的组成一个阵型,沿着街道边沿往前走。

    向平和李路并肩走在一起,李路问道,“你觉得他的话有几分的可信度?”

    “一半一半。”向平沉思和说道,“中调部不是答应帮忙吗,他们不会变卦了吧?”

    李路深深叹了口气,道,“官家的人,能不联系最好不联系。如果他们这边的情报人员能够提供关键情报,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但是,距离约定见面的时间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事情可能有了变化。”

    “班长,我认为不能贸然去维多密夜总会,如果那饭馆老板是沙瓦迪卡那边的人,那这个就是鸿门宴。”向平道。

    李路笑了笑,站住脚步,看了看时间,“没错,所以,这时候应该杀个回马枪。”

    向平顿时笑了,“我和老万去。”

    他招呼万山,两人快速原路返回饭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