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抓舌头
    ,!

    这是一个并不大的村庄,建立在山坡下的平地上,周遭是明显的经过长时间开辟而形成的香蕉林。

    杂乱散落着的十几座木屋占据的面积并不小,彼此之间有不少树木,而熊熊燃烧起来的那座木屋敲的在居中的位置。

    大火照亮了周遭的环境,让已经抵近到村庄边上的李路等人不敢再有任何动作。这样的光亮之下,活动的身影非常的容易引起注意。他们不知道那些使用木头搭建起来的高脚屋里是否有眼睛在暗中观察着周遭的动静。

    李路半蹲在地上,前面是膝盖高的草丛,很好的遮挡住了他的身形,只露出两只眼睛观察着村庄。他打量了下四周,指了指树上朝赵旭打了个手势。赵旭竖起一个大拇指,背起枪,然后利索的爬上树叉那里,居高临下往村庄里看。

    赵旭凝神看了一阵子,然后通过手语向李路报告里面的情况。

    “三名武装人员全部长枪,着火房屋右侧,正在往村东头走。”李路喃喃自语,马上做下了决定,让赵旭下来。

    他飞快地运动到右翼的突击一组那边,低声说道,“目标三人,全部长枪,你们绕到村东头去,我从他们的右翼绕过去,留个舌头,尽量不要弄出声音来。”

    “明白!”

    向平和万山猫着腰离开,向村东头迂回。李路示意赵旭跟上,越过前面的草丛,开始进入村庄。

    李路贴着高脚木屋踩着小碎步快速移动,他把56冲战术改背起来,右手握着三棱军刺,而左手随时准备把目标揽进怀里进行穿刺。

    赵旭紧跟在他身后,侧重点在左右两侧,不时的注意身后的动静。

    现在可以判断出来,闯入村庄的三名散兵显然是进村觅食或者做其他事情的,家家户户都紧闭了门窗,也许正躲在屋里瑟瑟发抖。而起火的木屋毫无疑问是三名散兵祸害的具体体现。

    当地村民对沙瓦迪卡武装的评价非常之差,原因就在于此。而许多地方的村民欢迎李平春武装的统治,是因为李平春武装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定和温饱。李平春是信奉mzd主义的地方武装首领,在他的治下,通常人们能够安居乐业,尽管李平春是金三角地区最大的毒贩之一。

    顺着阴影快速向那三名散兵靠近,李路和赵旭从他们的右侧接近,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三名散兵大概是喝了酒,走路摇椅晃的,不时的猖狂的哈哈笑,其中一人还不是的整理裤腰带。李路的目光落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那座还在燃烧着的木屋上面。那户人家显然凶多吉少。

    看见正前方出现两短一长的灯光信号,李路拍了拍赵旭的肩膀,随即猎豹一般冲出去。赵旭紧随其后,双手拿着的是小拇指粗的麻绳。

    摇椅晃的三人丝毫的不知道死期已经到,依然的勾肩搭背的往前走。突然杀出来的李路已经到了他们身边,他们居然都没有丝毫的察觉。李路拍了拍最右侧的那名士兵的肩膀,他转过脑袋来,李路手里的三棱军刺就扎进了他的脖子里。

    左手随时的一拽右手一拔,被扎破了颈脖动脉的士兵就被拽到一边去倒在地上,鲜血从三棱军刺创造出来的伤口里不断的喷涌出来。

    这会儿,其他两名士兵居然才回过神来。

    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在李路动手的时候,向平和万山也从他们的前面杀了出来,和李路这边形成了一个两面夹击的包围圈,他们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了,更不会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向平把最左侧的士兵揽进怀里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巴,万山手里的麻绳随即到位快速的把他给束缚起来。标准的捆俘手法。随即,向平和万山两人一道相互配合,抬起不断挣扎的俘虏很快的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李路这边也同样的完成了动作。

    赵旭捆绑的动作稍稍慢了一些,李路趁机把那具尸体拖到一边黑暗的角落里去。他返身回来的时候,赵旭也已经完成了捆绑动作。不同的是,这一名士兵是脑部遭到了李路的重拳击打昏迷过去,因此赵旭的捆绑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麻绳从嘴巴那里绑过去勒得紧紧的,哪怕他现在醒过来,也一样的无法发出声音。

    李路向山坡上发出灯光信号,黄光辉、张卫伟以及李大牛他们随即快速向村东头李路这边靠拢。

    “把这个昏迷的带到一边去,先审讯他。”李路低声说道。

    赵旭忽然低声问道,“三哥,咱们没人会说这边的话啊。”

    向平想了想,说,“东南亚的几种语言班长都会说,没有问题。”

    几人展开警戒,李路拽着那士兵的衣领,扯下绑着他嘴巴的麻绳,用英语说道:“诚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会把你切成九段扔出去喂老虎。”

    那士兵没反应。

    李路又用越南语说了一遍。

    还是没反应。

    李路用当地的方言说了一遍。

    依然没有反应。

    那士兵突然的张大了嘴巴惨叫声已经到了嘴边,却被身后的万山死死捂住了嘴巴。李路手里的三棱军刺扎在了那士兵的大腿根部靠近蛋蛋的位置,那里的触觉最敏感,而且能够给人带来凉意。

    看着那士兵惊恐的双眼,李路用英语说道,“我不会再重复刚才的话,你可以保持沉默。”

    “我,我听得懂英语,但是,但是并不熟练。”那士兵总算是开口了。

    “有个说法,好好说话不行,非要动刀子,这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也叫犯贱。”李路淡淡笑了笑,说道,“人质关押在什么地方?防守兵力有多少?孟洋城中有多少部队?千万别说你不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右手轻轻转了转,那士兵痛得死去活来。

    “知道,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审完了这个,又把那昏迷的弄醒审了一遍,综合对比两人的口供得出准确的情报。事实证明,李路这些人的审讯手段是完全的没问题的。其实,他们干这种活实在是轻车熟路。

    抓舌头这些事情,李路、向平和万山这些老101,不知道干过多少回,很多时候在把俘虏带回来之前就把能问出来的都问了出来。

    审讯完,万山问道,“怎么处理?”

    李路道,“大过年的,宰了。”

    万山等人就把俩俘虏拖到一边杀了。

    电:新春第一发,步枪给弟兄们拜年了,祝弟兄们开年好运连连大吉大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