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计策
    ,!

    孟洋城比孟林城要小上一许多,布局也完全的不一样。

    与孟林城的依托公路而建,孟洋城是不规则的方形,道路非常的复杂大多是弯弯曲曲的依照起伏地形起起伏伏的窄小的巷子,能够勉强通行汽车的道路已经是城中的主干道。

    需要注意的是,孟洋城尽管没有孟林那么繁华,但是这里的常驻人口是最多的,人口的流动并不频繁。

    入了夜的孟洋城安静得很,不到八点,家家户户都禁闭了门户。沙瓦迪卡的部队占据的位置很容易分辨出来,那里都有灯光。从灯光的亮度看,是进行灯光管制后的情况。

    孟洋城并没有想象中的戒备森严,当李路等人潜入的时候,发现城防工作几乎形同虚设。但是,当他们按照获得的情报抵近中央大楼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周遭的戒备一下子森严起来。

    向平悄无声息的返身回来,向李路报告,“前面那座三层楼就是目标建筑了,防守很严密,楼顶有四具探照灯,四个角都有瞭望台,朝西南的是两座双管的高射机枪,东北侧的是重机枪,目标建筑被高墙围起来,墙高超过了三米,厚度恐怕有五十公分,只有前后有进出口,各大约有一个班的兵力守着门口,南门的防守最严密,前后两道防线,看不太清楚里面,估计可能会有火炮阵地。”

    这里是目标大楼东南三百多米的一座民居,在周遭的民居中并不显眼。李路他们把这座屋子的主人以及他的老婆孩子捆了起来,占据这里作为攻击出发阵位。

    万山沉声说道,“那就是一座城堡,恐怕用坦克进行冲击,都很难攻破他们的防御。那俩俘虏没说假话,这里的确是沙瓦迪卡的大本营。”

    孟洋城本是李平春所部一个重要的战略支撑点,这里的城防工事是搞得不错的。那座小军事城堡存在的时间并不短。

    李路看着地图低声说,“这座城堡的位置在城中的最高处,上面的直射火力能够达到城区边沿,它就是城防的核心,守住它就等于守住了孟洋城,难怪周遭的防御这么松懈。李平春要重新夺回孟洋,恐怕要大出血。”

    进入了战斗状态的万山跟换了个人似的,他说道,“巡逻队在围墙和主体建筑之间巡逻,衔接没有可以利用的缝隙。要进去,只有强攻这一个办法。但是我提议进行更详细的侦察,再抓几个舌头问问情况。”

    大家都没有提出更多的建议,他们都认同暂缓行动。

    就这么几个人,手里有没有攻坚武器,贸然去攻击有近二百人防御的坚固的城堡,和自杀无疑。别说救人,恐怕连人质都没看到自己这边人就死光了。

    显而易见李路不会这么干,但是李路盯着地图看的样子,众人也搞不明白,难道三哥还有别的办法?

    沙瓦迪卡既然试图用人质来交换更多的利益,人质的安全就暂时的不会有问题,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反复思索了一遍,李路沉声说道,“得冒冒险了。”

    “怎么干?”张卫伟干脆地问道。

    李路说,“去把全国忠带过来。”

    这一路上,张卫伟和李大牛负责带全国忠。乾充当时建议李路不要带着全国忠行动,是个累赘同时也可能是个定时炸弹。现在的情况却凸显出了全国忠的作用。

    全国忠被带过来,此时他也早已经自己置身何地,事实上自从他和李路这些人潜入孟洋城,就等于是背叛了沙瓦迪卡,事已至此,他反而不担心了。

    李路示意他坐下,道,“眼下的情况你很清楚了。”

    全国忠缓缓点头,“把你们带到这里来,我已经得罪死了沙瓦迪卡,只求你们放了我老婆孩子。”

    “你好好配合我们的行动,他们会没事的。”李路道。

    “你说,需要我怎么做?”全国忠问道。

    李路说道,“沙瓦迪卡让你负责联系赎金,你是怎样和他联系的?”

    全国忠说道,“先到维多密夜总会通知具体的情况,等沙瓦迪卡的消息,如果他不到孟林,我就会到孟洋与他商量具体的细节。实话说吧,拿到赎金后,他不但不会放走人质,连交赎金的人他都会杀掉。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很好。”

    李路微微点头。

    这叫全国忠看得无法理解,这如何也不能算是很好的。

    李路道,“换言之,如果情况紧急,在没有提前通知他的情况下,你到孟洋找他,是完全可以的。我说的没错吧?”

    全国忠拧着眉头盯着李路看,好一阵子也没办法想明白李路这是什么意思。

    “陪我走一趟,我会保证你的安全。”李路道。

    这一下,全国忠明白了过来,顿时脸色发白嘴唇都在哆嗦,忙不迭的说,“不不不,那是去找死,不不不,绝对不,不可能的,你不可能能骗得了沙瓦迪卡。”

    李路道,“那就要看你了,自然一些,投入一些,会成功的。只能让沙瓦迪卡出现在我面前五米,咱们就是安全的。全国忠,你想想,如果不干掉沙瓦迪卡,你以后怎么办?他肯定不会放过你,你又能走到哪里去?这个风险,是值得冒一下的。”

    全国忠陷入了沉思。

    当然,李路不希望威胁全国忠做这件事情,说服是最好的方式。哪怕是现在,李路也不知道真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被威胁的全国忠会不会生出其他什么鬼心眼。因此,说服是上策,摆出利害关系,让他心甘情愿地配合。

    “沙瓦迪卡不是那么好骗的,他很精明,而且情绪阴晴不定,真要这么做,一定要有周密的计划。”全国忠拧着眉头说道。

    李路问道,“沙瓦迪卡最怕什么人?或者说哪一部分人?”

    “最怕的……”全国忠思索着,“美国人,他最怕美国人。”

    “哦?这倒是有些让我感到意外。”李路说。

    全国忠说道,“美国人有钱,科技发达,他对美国人是既害怕又崇拜。”

    衡量了一番,李路说道,“那就借美国人的名号用一用。你在没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到孟洋来找他,是因为情况紧急,理由是牵扯到了美国人。”

    “怎样让他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全国忠问道。

    李路看了眼张卫伟,张卫伟取出一根小金条,李路把小金条递给全国忠,“因为这个。这是美联储的储备黄金,他可以告诉他,这就是赎金。他会明白这里面的分量的。”

    至少在包括全国忠这些人眼里,这样的黄金是极其难弄到手的,不是寻常人能弄到手的,以至于全国忠现在都开始怀疑李路的背后真的是美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