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计划有变
    ,!

    全国忠反而冷静了下来。

    除了死心塌地配合李路实施计划,他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只要黎大春发现他的老婆孩子失踪,所有的一切都会暴露,黎大春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而因此他的老婆孩子也会被杀死。

    他让自己的语气尽量的真诚一些,对黎大春说,“黎大哥,那个联络官并不是一个人过来,和他一起来交赎金的还有两个人,钱都在他们手里。如果那个联络官发生了危险,他们会马上离开。你要的是钱,这样一来,你的计划就落空了。我也想要钱,请你一定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

    黎大春盯着全国忠打量,没人能从他的神情里看出什么来。

    良久,黎大春问,“他们在哪?”

    “孟林,但具体位置我不知道,只有那位联络官才能联系上他们。”全国忠道,“黎大哥,他们说到底是做生意的,只想救人。我知道你不愿意得罪美国人,他们既然有美国背景,我建议不用把事情搞得很僵。求财嘛,钱顺利到手才是第一位。”

    这话确实的说到了黎大春的心窝里去。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军费,没有钱,不用李平春的部队打过来,他的部队就会造反。为钱扛枪的部队,军费稍有短缺就会土崩瓦解。黎大春非常清楚仅凭三十多名亲卫队是无法守住孟洋这座最后的地盘的。

    这一仗他不能丢掉所有的地盘,否则金三角地区将不会再有他的容身之处。

    黎大春把那根金条拿出来在手里打量着,权衡着利弊。对他来说,绑架的只要不是美国人,他就不在乎是什么人,只要能把赎金顺利拿到手。他同样也不必惧怕对方会有什么阴谋,因为直到现在,孟洋城连李平春的部队都打不进来,他不认为谁有那么大本事能挑战他。

    他认真思考了全国忠的建议。

    良久,他道,“国忠,你知道欺骗我的下场是什么样的。你确定他们带了钱过来?”

    “黎大哥,咱们合作的时间也不长了,我绝不会欺骗你,那对我没好处。”全国忠道,“他们带了很多金条和美元过来,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

    “有多少?”黎大春问。

    全国忠肯定地说道,“比你要求的赎金还多出二十多万美元,我亲眼看见。但是护卫那名联络官过来交赎金的是两名雇佣兵,他们看得很严。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在哪里。联络官要求和你面谈,我怕夜长梦多,所以才直接把他带过来。”

    “那位联络官是什么人?”黎大春问道。

    全国忠道,“汽车贸易公司的安保负责人,姓李。”

    “放屁!”

    黎大春突然的站起来,手里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里,枪口顶在了全国忠的脑门上,阴森森的说,“你以为我是瞎子吗?那个联络官身上有很重的杀气,他不是什么企业安保头子!”

    “黎大哥!”全国忠急声说道,“是真的!我通过我的渠道查过他们的身份,他们的确是企业安保人员!黎大哥你是知道的,军火贸易公司聘用有从军经验的人员负责安保工作是很常见的事情!”

    “军火贸易公司?”黎大春的眉头微微跳了跳,手里的枪慢慢的垂了下来。

    全国忠松了一口气,道,“是的,他们不单卖汽车,而且也卖军火。难道你不觉得李平春找他们购买卡车这件事情很奇怪吗?李平春根本用不着舍近求远辗转购买那些卡车。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和这家神通广大的贸易公司建立关系。雇佣华夏人负责东南亚的业务,这很符合逻辑!”

    黎大春慢慢坐了下来,他开始相信全国忠的话。首先,全国忠是按照和李路商定的计划进行的,事实上全国忠所说的有大部分是真的。唐九等人的在海外的任务就是跑业务,拉军火单子。和李平春之间的接触,最终的目的也绝对不是民用卡车。其次,黎大春之所以选择全国忠作为驻扎在孟林的情报联络员,也正是看上了他的情报获取渠道比其他人要广泛得多,因此全国忠所说的是有可信度的。

    最关键一点,缺乏军费的黎大春,毫无疑问也缺乏武器弹药,尤其是能够左右战局的关键性武器。

    如果自己手里的这些人是军火贸易公司的人,那么,他就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了。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是准备为李平春提供武器弹药的军火贸易公司。

    全国忠注意着黎大春的脸色变化,知道他开始动心了,于是慢慢的说道,“黎大哥,利用手里的这些人,你有很多文章可以做,甚至可以在战场之外重创李平春的部队。这比只是拿赎金然后把他们杀掉,要好太多了。”

    黎大春沉思着,他忽然笑着问道,“国忠啊,你又是怎样知道他们一定会和和我合作的?李平春找过你,是吗?”

    面对黎大春阴冷的目光,全国忠额头猛然冒汗,他急声说道,“没有,真的没有,黎大哥,李平春如果找过我,我还能坐在这里吗,他肯定会杀了我的。你忘了,抢黄金这事我也有份,他不会放过我的。”

    黎大春盯着全国忠又看了一阵子,然后说道,“你去把另外两个人带过来,记住,告诉他们,黄金也要带过来。”

    “我一个人?我联系不上他们,只有李联络官才知道怎样联系。”全国忠一愣,道。

    黎大春冷笑着说,“你自己想办法,找不到人,你不用回来了,直接去见你老婆孩子吧。”

    说着,他对手下说,“给他一台车,放他出去。”

    马上他的手下就不由分说的押着全国忠出去了。

    全国忠一下子有些六神无主了。按照计划,黎大春相信了这套说辞后,会让他和李路离开城堡。这样一来就等于是完成了对城堡的抵近侦察。但是,现在李路被关押了,他根本没有办法担负起制定营救计划这个任务,冒险抵近侦察就失去了意义。

    他没有任何话语权,黎大春的人已经把他扔到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上,一直开到大门口那边,才把他的头罩给解开,让他自行开车离去。

    全国忠没有办法,只能凭着头皮开车一直往城外开,往孟林方向开。他知道,后面一定有黎大春的人监视,一直到他离开黎大春部队的控制范围。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往后的每一个环节,都完全的脱离了原先的计划。

    他甚至没有机会把情况通知外面的那些人。

    面包车离去,后面有一台威利斯就这么很直白的跟着,说是监视,不如说是押解。

    黑暗角落里,万山和向平的目光从面包车和威利斯的大灯光柱那边移回来,对视了一眼,万山低声道,“车里只有全国忠,班长没在车上,怎么办?”

    向平急剧思索了一下,果断地说道,“转第二套方案,干掉他们!”

    两人迅速离去,抄着小路赶往预定的地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