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百变恶狐式
    ,!

    恶狐轻型轮式火箭炮所在的阵位上,两名士兵在两分钟之内完成了装填,随后用了一分钟进行瞄准,随即发射。

    六管发射装置以一秒一枚的间隔,在六秒钟之内把六枚107毫米口径的火箭弹送出去,火箭弹啾啾的拖曳着肉眼看见的尾焰喷向目标,在到达临界点之后开始做惯性下滑飞行,六枚火箭弹都精确的落在了靶区之内,高爆弹头瞬间将靶区变成了浓烟滚滚之处。

    五分钟完成行军状态到战斗状态的转变并且完成齐射。

    沙普尔看得目瞪口呆,他能估算出靶区的面积,大约相当于一个排的防御阵地。也就是说,就这么一台轻型火箭发射车,就能覆盖一个排级防御阵地!这要是一个火箭炮连,随随便便能对一个团级部队的集结地进行覆盖打击啊!

    他不知道的是,自抗美援朝起,华夏军队患上了强火力恐惧症,心里有了阴影。因为恐惧,因此渴望增强自己的炮兵力量,研制更多更强的能够在短时间内为攻击部队提供最强的炮火支援。

    战争结束之后,华夏军队上上下下对炮兵部队的重视程度去到了一个高峰,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拥有超越这个星球一切对手的地面炮兵火力。这样的决策一直施行到二十一世纪,造就的是地表最强炮兵,常规武器中能够吞噬地表一切的恐怖火力强度。华夏陆军的巅峰时刻拥有十个炮兵师,甚至于把炮兵搬到船上从海上对陆地进行炮击这样的战术都创造了出来,甚至于岸防部队根本就是第三炮兵部队……

    沙普尔眼睛放着光,他对恶狐轻型轮式火箭炮的兴趣显然超过了亚洲虎坦克。军人出身的他,太清楚炮兵火力支援对攻击部队的重要性了。这样高密度大面积的炮火覆盖,杀伤的不仅仅敌方有生力量,还能够轻易摧毁敌方的战斗意志!

    演示却远远没有结束,接着,沙普尔看到了各种发射方式,单发精确射击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的方式了。

    沙普尔看到,那两名士兵居然开始动手拆卸吉普车上的发射装置,然后在他目瞪口呆之下,把发射装置随便往地上一放,用小锹简单的修整出一个发射阵位,接着往里面填充火箭弹,然后推到一边,使用有线遥控装置点火击发……

    “这……”看着火箭弹一枚枚的发射出去,沙普尔整个人都呆住了,指着那个简易得不像样的发射阵地,看向马金涛。

    马金涛看了眼李路,心里叹口气,暗道,都是你这小子想出的馊主意,看吧,人家外商感到丢人了,他只能安排李路的交待,略有些尴尬的说,“沙普尔先生,刚刚的演示充分体现出了我们这款火箭炮的实用性。你知道,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作战环境说变就变,如果车辆出现了故障或者被击伤,而搭载的火箭弹发射装置依然可以使用,那么,只需要一点点时间,两名车组成员能够很快的把火箭弹发射装置拆下来,然后就地选择发射位置,很简单,往地上一放,装填弹药,瞄准,击发,呃,我们的工作人员,一些经验丰富的,能够在十五分钟内完成这么一个过程。这是很实用的特点,甚至在车辆无法通行的地形,一个步兵班就能把恶狐的发射装置以及配备的瞄准器材还有六发火箭弹携带走,而且,单兵的负重不会超标……”

    马金涛慢慢的停了下来,他的话其实还没说完的,但是他看到沙普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李路却是没听,翻译完了马金涛的话,他接着往下说,“沙普尔先生,你很清楚这样的便携性的实用性。想象一下,在火炮无法进行机动的山地,双方都只有单兵携带的轻武器,包括一些轻型迫击炮。如果你们的士兵能够随身携带着这么一套火箭弹发射系统,能够在一个齐射解决所有问题的这么一套火箭弹发射系统,您能够想象之后的事情,那是非常美好的。”

    顿了顿,李路示意沙普尔走到一边,那边静态展示着一台恶狐轻型轮式火箭炮,他指着安装在车后半部的发射装置上的发射管,道,“沙普尔先生,您注意看,发射管也是可以拆卸下来的,我说的是一根管子一根管子地拆下来。”

    他指了指跟着的万山和向平,道,“拆一根下来。”

    万山和向平马上动手,用简单的工具把六管发射装置上的其中一根发射管给拆了下来……

    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六管发射装置变成了五管发射装置。他们并没有停手,而是继续对发射装置进行分解。

    沙普尔的目光却是盯在拆下来的那根发射管上面,拿起来打量着,不重,拿起来很轻松,他估算了一下,六根这样的发射管完全在单兵标准负重之内。

    万山抱过来一枚火箭弹,李路介绍道,“这种107毫米高爆火箭弹全重是十九千克,一名士兵携带一枚,甚至还能携带一支步枪以及标配的弹药。您再请看发射装置,现在已经是分解状态。”

    向平已经让几名参与演示的工作人员把分解的零部件携带了起来,用的也不是什么先进的携行具,而是简单的背包带……

    李路对着携带零部件的工作人员,给沙普尔介绍,“分解状态的单个部件重量都在三十千克之内,正好是单兵的负重之内。而且分解后的部件尺寸有几个特点,上不过颈,这样不会影响头部的活动,下不过臀,双腿的运动不会受到影响,宽度不会超过肩部的宽度,便于通过,重心紧贴人的脊梁,与身体结为一体,降低了扭伤的几率。我们这款火箭炮的人性化,全世界没有任何一款火箭炮能比拟的。”

    他说道,“沙普尔先生,您是军人出身的官员,您很清楚火箭弹口径的意义。一些国家装备了70毫米口径的火箭炮,但是威力实在是有限得很。而口径在130毫米的火箭炮,只能安装在载重卡车上使用。我敢说,能够安装在轻型四轮越野车上使用的,全球仅有我们这款火箭炮。事实上我们这款火箭炮的原型是拖曳式的,我们进行了改进,把它移到吉普车上,赋予了自走能力,大大提高了机动能力。”

    “至于分解速度,您刚才也看到了,我们两名工作人员,只花了十几分钟就完成了对发射装置的分解,结合所需的时间需要多花两分钟。当然,整个火箭炮系统的核心部件就是发射装置。”李路笑了笑说,随即对万山和向平道,“开始吧。”

    万山和向平一个人扛着一根发射管一个人扛着一枚火箭弹,走到了那边的空地上。随即,两人齐心合力用小锹简单的堆了一个小土坎。万山把发射管搁在土坎上。

    观摩的人里,除了红星厂和红星防务公司联合组成的恶狐火箭炮项目成员,都百思不得其解,都瞪大了眼睛看,却完全不知道万山和向平他们要干什么。

    而万山,居然像使用自动步枪一样,趴下来直接用发射管对靶区进行瞄准,随后使用炮队镜进行了测算,固定好了发射管的位置后,他赶紧的起身扶住了发射管。

    此时,向平抱着火箭弹过来了,装填进去,在底火那里接上电线,随即两人赶紧的往后方一侧跑出去二十多米,撤到了安全区,最后点火击发。

    火箭弹咻的飞了出去,很快,准确命中了靶区。

    沙普尔都要**了——这他-妈-的也行?

    这可是火箭弹啊,你以为放鞭炮啊!

    火箭弹尾焰激起了湿漉的地面的泥巴,覆盖在了发射筒上面,此时沙普尔再看过去,随即目光很快转移到那一整套发射装置上面,他突然的发现,这玩意儿要是粘上了泥巴,你根本分不清楚它到底是武器还是农具!

    然而,演示还没有结束。

    向平和万山跑回来,一人一枚扛了两枚火箭弹过去。这一下,他们直接把火箭弹搁在土坎上,直接用火箭弹进行目视瞄准,就是通过调整火箭弹的位置和所指方向进行瞄准……

    然后,他们在底火那里贴上电击发装置,又拉着线回到了安全区域,接着点火……

    两枚火箭弹飞了出去,这一下,两发都跑靶了,落在了靶区边缘。

    李路遗憾的说,“沙普尔先生,很遗憾,刚刚的演示失败了,没有击中靶区。”

    沙普尔都要呻吟了。

    这他-妈-的……

    别说他了,就连那些对武器装备一窍不通的外事工作人员们也都跟见了鬼似的——那可是火箭弹啊,就这么搁在地上点火就发射出去了?这样也能发射出去?

    李路道,“对了,刚刚的演示是为了突出另一个特点,就是当发射装置损坏之后,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对敌人进行打击,尽管精准度有些不太好,但是只要距离足够近,我想是绝对比迫击炮管用的。理论上来说,一个连的步兵,每人手里一枚这样的火箭弹,用这样的方式架设在战壕上面,在敌人发起冲锋的时候,点火发射……唔,只要你手里还有火箭弹,依然能够解决问题……”

    简单粗暴的发射方式,刷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恶狐火箭炮项目组的技术人员很理解,因为他们当时见识了李路亲自操作发射的场景时,同样是这样的一种表情。

    二十一世纪的美军,为了对付这种便于隐蔽可以展开突然袭击的火箭弹,花费数亿美元研发出轻型反迫击炮雷达,单从这一点来看,107火的意义已经超越了武器这一界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