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送牛老师回家
    ,!

    把马金涛送回红星厂后,李路掉头往火车站方向开,把牛军送回地质勘探家属大院。

    到了这个时间,路上是看不到任何人影的,甚至南城这边的路还没有路灯,放眼望去是黑漆马虎的,只有路边偶尔几家悄然出现的小工厂小作坊还亮着灯。那些大多是挂在乡镇集体名下的私营工厂,已经开始体现出活力来了。

    实事求是地说,陆港地区的管辖面积几乎有两个羊城市那么大,但是陆港市区的城市建设是远远落后于省城的,比例完全的不相符。要知道,陆港地区的城市建设在省内几个城市里算是较好的,但是和省城一比,几乎是两个时代的差距。

    周遭安静得很也黑暗得很,只有lc80的大灯打出去的光柱将前面一片照亮。

    这会儿牛军才感觉到谈判之后的疲惫,精神高度集中之后一下子放松下来,思维冷静清晰的同时,感觉到了身心俱疲。尽管从头到尾她也没说几句话,但比连续上了一天的课还要累。

    疲惫中夹杂着激动,感觉就更奇特了。

    “我每个月的工资是四十九块,买过最贵的东西是自行车,三百六十七,花光了攒了两年的钱。你一个晚上,一场不过三四个小时的商务谈判,签成了一亿多美元的合同。换成华夏币有差不多六亿元了吧?那是多少钱,实在是没有概念。”牛军无奈的摇头说道。

    李路沉声说,“钱到了这个程度就成了数字。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这种数量上的变化不会有太大的意义。在当前这个社会环境里,六个亿和六百万,都能达到的生活质量的顶点,再往上是不可能了,因为生活环境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但对一个企业甚至一个国家来说,意义是非同小可的。”

    笑了笑,牛军说,“明白你的意思。完成交易后,你手里有很多很多的钱,你打算做什么?继续造拖拉机吗?”

    “当然,拖拉机厂当然是要造拖拉机,其他行业,看到有合适的,也会做一做。”李路叹了口气说,“新光明厂归地方管,地方对现职干部经商这一条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总归是影响不好,以后也还是会出台相关规定的。我得提前给自己找好后路。”

    牛军气得翻眼睛,“你说话好有意思。”

    “什么意思?”李路纳闷。

    牛军道,“没什么意思。”

    “真有意思。”李路说。

    牛军翻了翻眼睛,忍不住笑出声来,“真有意思。”

    李路也忍不住笑道,“我明白你意思。你不就是认为我名下有好几个企业,觉得我的钱一辈子都花不完,不需要考虑什么后路,对吧?”

    牛军没说话,等于是默认了。

    她算是接受能力很强的了,认识李路到现在还没十个月的时间,这十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她几乎是都看在眼里的。从军工厂的保卫科小科长,当时的红星拖拉机厂还是个简陋的作坊,甚至很长时间内只有名字没有实体,然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奋远公司、红星进出口公司、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仿佛是一夜之间就冒了出来。李路也没瞒着她,都跟她说了。她才知道,原来那些一夜之间声名鹊起的私营企业,都是李路的。

    这样一个情况才适应下来,转眼间,他又代表红星厂谈了一笔一亿多美元的军火大单……

    牛军并不关心李路有多少钱,她震撼的是经济环境变化之快超出了她的理解范畴。

    微微叹了口气,李路沉声说,“我现在挣的这点钱,和目标相比差着十万八千里。现在大家都羡慕万元户,可是用不了三十年,月入万元都很难买得起两居室的情况会很普遍。”

    “又吹牛了,裴工说得对,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吹牛。房子还用买啊?就算是买,一万元都能买一座大院子了。一个月收入一万元,我的天,这怎么可能。”牛军摇头坚决的不认同,因此认为李路在吹牛。

    李路也不解释,这事无法解释,他开玩笑似的问道,“牛老师,咱们陆港这边的房价多少钱一平?”

    牛军茫然摇头,“多少钱一平米我不知道,两居室能卖七八千块吧。再说了,现在谁买房,乡下进城的租个房子落脚倒是有。”

    结婚了的单位分配房子,没结婚的有单位宿舍,不用花钱就有房子住,这样的情况下,谁会去买房。

    李路笑道,“我就想买房,不但买房,还想买地,再多我也不嫌弃。”

    “乱花钱。”牛军摇头道。

    lc80在地质勘探家属大院门口那里停下来,门卫那个之前差点拿水烟筒爆了李路脑壳的保安大叔走出来站在那里警惕地盯着这边看。一看见他,李路就是一身冷汗。第一次见牛军就跟踪到这里来,慌神之下差点挨了保安大叔的暴击,可不害怕么。

    “你回去小心点,注意安全。”牛军说。

    李路道,“放心,明天早七点我在这里等你。”

    “嗯,再见。”牛军推开车门下车。

    保安大叔看见是牛军,放松了警惕,笑呵呵的说,“小军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是,单位忙。阿叔,我先回去了。”牛军不敢说太多,怕暴露。

    “去吧去吧。”五十多岁的保安大叔精神头好得很,那架势差不多是发现坏人,他手里的水烟筒随时会敲过去。那玩意儿结结实实的,是陆港地区民间斗殴的利器之一。

    看保安大叔走过来,李路连忙的打方向盘走了。

    害怕是下意识的,有种害怕老丈人的感觉。李路从牛军那里打听到,地质勘探大院这位门卫大爷可不是一般人,以前打过印度,在地质勘探大院里威望很高,哪怕是个看门的。

    以后肯定不会少到这边来,李路担心给门卫大爷不好的印象——这个时间送牛军回来,没有人不会忘那个方面想的。最关键的是,人家牛老师一个黄花大闺女,如果被知道是个男的这么晚送回来,传出去变了样,她以后的生活可就平静不了了。

    他的老战友江成军的妻子苗翠红的遭遇,搁在二十一世纪,没有受到实际的侵犯,淡化一段时间生活还能继续,也不用搬家什么的,但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你不和现在的社会圈子彻底割裂,就要承受每天生活在吐沫星子之中这样一种情况。

    江成军举家搬迁并且连夜进行,丝毫的没有小题大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