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两千万桶原油
    ,!

    涉及到石油开采权,就不是沙普尔甚至代表团的团长能够决定的事情了。沙普尔差不多不出门了,待在房间里频繁和国内进行沟通。也婉拒了陆港地区政府的邀请。他们的行程本来就是保密的,因此,有关部门也都纷纷表示理解。

    李路也不能松口气,他连忙整理出报告来,要向王嘉庆汇报谈判的最新情况。他还没有直面有关部门领导汇报的资格,顶头上级就是新光明厂厂长王嘉庆。

    谁让新光明厂是红星防务公司的最大股东呢。

    “好哇,你小子玩这么一手,意味着上亿的外汇就这么没了!”王嘉庆看完了方案后,气得把报告摔在桌子上。

    他指的自然是交易达成后新光明厂能够获得的外汇资金,他也只关心新光明厂的利润。

    李路说,“王厂,前提是沙普尔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来买咱们的亚洲虎。”

    慢慢的,王嘉庆冷静了下来。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客户没美元,你怎么逼也没有用。做成生意和做不成生意,结果的对比很明显,虽然李路提出的方案赚取的是华夏币。

    华夏币买不了进口机械,但是在国内是可以随便使用的啊!

    都是钱啊!

    冷静下来之后,想到已经和沙普尔敲定了恶狐的亿元美元订单,王嘉庆的气消了不少。这已经很吓人了。显而易见,一旦这笔交易被批准下来,王嘉庆就会成为省内最优秀的国企领导,会受到格外的重视,甚至能够轻松地引起政务院的领导的关注。

    他仔细思考了李路的方案之后,敏锐地发现了一个亮点——那就是主权贷款。伊朗如何主动提出向华夏贷款,而且贷的是华夏币,对国际舆论以及外交等方面,是有很大益处的。

    越想他越觉得李路这个方案很靠谱,能带来很多附加的好处,最关键的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李路给解决了——他愿意签订合同承诺采购伊朗偿还的原油。这等于是解决掉了后顾之忧,政府两手一倒腾,不菲的利息到手。

    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不应该对李路发脾气。

    想了想,他关心地问道,“你承诺采购偿还的原油,就算我相信你有这个财力,你要那么多石油干什么?国内市场早已经饱和,可消耗不掉那么多石油。”

    李路笑着说,“市场在发生变化,王厂,你没发现现在路上跑的小汽车是慢慢增多了吗?汽车多了,消耗的石油就会越来越多。”

    “那也得炼化成成品油,你这个是搞不成的。小李,我是为你着想。前后三年,你首先要花费好几个亿采购伊朗偿还的原油,然后你还要炼化为成品油。这是你一个私营企业能干得过来的事情吗?”王嘉庆指了指李路,打算让他清醒起来,“方案是好方案,但是承接近五亿华夏币原油这个事情,你干不了。红星厂奋远公司,就算加上你在红星防务里的股份,你也是啃不下来的。”

    李路微微摇头,淡淡笑着说,“王厂,如果你愿意帮忙,帮我把石化牌照申请下来,我可以把红星厂、奋远公司以及我在红星防务里的股权拿出来做保证,接下这些原油。”

    王嘉庆吓了一跳,“小李,没有必要吧?”

    这是孤注一掷了。

    李路认真地说,“王厂,有关部门不相信我一家私营企业有这个实力,我是可以理解的。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办法向他们证明我能做到这些。”

    两年前,国际油价大约为十五美元一桶,伊朗和伊拉克打起来之后,两国产量骤减大约三百五十万桶每天,导致到了今年,国际油价狂飙突破了三十美元,高企三十五美元一桶。

    沙普尔没有对李路提出的这个非常符合他们需求的方案及时的表态,正式因为这样一句话“根据1978年国际油价”。也就是说,在现行的油价下,伊朗要归还大约等于三亿美元的贷款,需要付出约两倍的石油。当然,他也知道这只是李路的开价,还有谈判的空间,否则他会当场发飙。

    也就是说,按照现行的汇率,且按照1978年的国际油价来计算,伊朗需要偿还大约两千万桶原油,约两百八十万吨原油。

    相当于克拉玛依油田两年的产量。

    王嘉庆被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在没有直观数据的情况下,概念不清晰,这么仔细一算,立马就被震惊到了。

    也就是说,未来三到五年里,李路要凭一己之力承接克拉玛依油田两年的全部原油产量!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啊!

    到头来还不是要国家出面擦屁股!

    想到这里,王嘉庆不断地摇头,说,“不行不行,小李,这个事情行不通,绝对的不行,就算我这里通过给你提交上去,上面也是绝对不会通过这样的方案的。”

    他苦笑着摇头,随口说,“除非伊朗人愿意提供担保。”

    “什么样的担保?”李路闻言,问道。

    “担保?”王嘉庆回过神来,“担保回购原油……”

    李路顿时笑了,“王厂,你没有注意到,我要求的是以1978年的油价进行偿还。退一万步说,我买了那些原油,国内消化不了,转手出口,我还有钱赚的。你可知道,现在国际油价是1978年的两倍多。”

    “你别以为我不懂,国际油价是浮动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跌了下来,风险大得很。”王嘉庆说道。

    李路说,“伊朗和伊拉克是产油大国,他们现在正你死我活地战争,原油产量短期内是无法恢复正常的,更别说增产。因此至少十年内,国际油价不会下跌,更不可能回到1978年的水平。”

    他顿了顿说道,“第四次中东战争打了二十天,原油价格上涨了四倍。伊朗和伊拉克刚刚开战,战争打到什么时候还是个未知数,从双方的准备以及动员规模来看,短期内是不会结束的。因此可以肯定,油价会持续攀升。换言之,拿到手里的原油越多,未来赚取的利润就更多。”

    “会打好几年?”王嘉庆皱眉问道,他是不懂军事这个层面的事情的。

    李路沉声说,“我研究过交战双方的动员情况,包括国内舆论等等,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且,另一个关键因素是,五大流氓不会强力干预,有能力干预的,有诸多忌惮。第四次中东战争也好,现在的两伊战争也罢,交战双方都产油大国。就算战争能在两三年内结束,要恢复到战前的产量,没一两年的时间根本不行。”

    李路是差不多把自己的真正目的给说了出来。

    显然,以国内的经济情况,三年之内进口二百八十万吨原油,两三年内一定是消化不了的,只想这条路的话,这些原油妥妥会成为压死李路的一座山。

    进口转出口,是唯一也是最好的办法——他知道国际油价的大致走势,利用这个机会从伊朗那里获取低价优质轻质原油,到时候转手一卖,翻倍的利润不是梦想。

    他当然的知道沙普尔肯定会拒绝采用1978年油价来执行,但,生意可不就是反复谈判的么。就算在1978年油价的基础上往上浮动个百分之五十,李路也有赚头。

    他知道油价未来的走势,不代表别人也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