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外销两亿退两亿
    方案得到王嘉庆的支持,意味着得到了新光明厂和振兴公司的支持,报上去通过的可能性就更大。

    反过来,上面批准方案后,那就是上级指示,王嘉庆和振兴公司的负责人也就不会受到内部的压力。

    李路这边基本上完成了他的工作,下面就要看沙普尔的了。主要还是他那边出面和有关部门谈,谈贷款,谈购买亚洲虎坦克的方式,等等等等,绝对是一个很费精力的过程。

    就算一切顺利得到了批准,除非特事特办,否则单单这个合同签下来到执行,都要耗费掉至少一年的时间。

    李路不担心,沙普尔比他更着急。

    然而,他的麻烦还没结束——艾哈迈德那边可依然还悬着。

    猎虎轻型轮式反坦克导弹系统显然的没能一下子打动艾哈迈德的心,非主战坦克,就算是夸到天上去,终究是代替不了主战坦克。况且,艾哈迈德的主要目的是阻止伊朗获得亚洲虎坦克。伊朗人倘若获得该款坦克,就能够在地面作战中掌握优势,按照理论上的交换比来计算,对付一个团的亚洲虎坦克,需要出动三个团的59坦或者69坦。

    这显然是艾哈迈德不希望看到的。

    不过,他同样的深刻的感觉到,李路的态度很坚定。他也打听了相关的消息,陆港这边的谈判,有话语权的只要李路一个人。也就是说,他想找其他人做工作也没对象。

    说到底,艾哈迈德是没强烈要求的底气。

    短时间内获得所需的大量的武器弹药的选择绝对很少,首先西方国家是不可能卖给他们的,苏联摇摆不定,有能力提供种类齐全并且能够大批量供货的国家,除了华夏,艾哈迈德没有别的选择。

    不是你买不买的问题,是人家卖不卖给你的问题。

    卖不卖,卖给谁,卖什么给谁,主动权在人家手里。

    艾哈迈德思考起来,除了认清现实之外,别无他法。

    在阻止不了伊朗人获得亚洲虎坦克的情况下,艾哈迈德就得考虑猎虎轻型轮式反坦克导弹系统,以求拥有多样反坦克手段。

    但这同样不是他能够马上决定的事情,必须和代表团进行频繁的讨论,也许还要和国内进行联系获取指示。

    于是,接下来几天,电话电报不断的飞来飞去。

    李路这边也忙了个鸡飞狗跳——所谓猎狐轻型轮式反坦克导弹系统,那还是纸面上甚至只是一个概念啊!

    必须要抓紧时间在几天之内拿出样车来。

    红星防务公司第一车间,也就是原光明厂第一车间,灯火通明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生产亚洲虎坦克。今天上午开始,一个紧急性质的猎狐研发小组成立了,裴磊牵头组织了骨干人员马上就展开了讨论。

    次日,李路来到了第一车间猎狐研发小组这边,看到的是已经开始现场组装。

    裴磊给他介绍说,“载体直接用恶狐的载体,同样是经过加强的212吉普车,在中间这个位置,安装了一个可以旋转的底座,在上面安装红箭73反坦克导弹。配重方面没问题的,现在主要是解决侦测观瞄系统的整合,完成这样就直接拉去试验场进行整车的试验。”

    这是李路的交待,一切从快,简化缩短整个流程,先拿出样品进行试验,再根据暴露出来的缺点以及不足进行改进。

    当前最主要的是拿出一个东西来,有那么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在,而不是给客户看概念草图和枯燥的技术资料。

    牛逼已经吹出去了,你就得在客户需要看的时候拿出这么一个东西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像裴磊这么较真的技术人员都不认为李路的意见有什么不妥。

    “稳定性应该没有问题吧?”李路问道。

    裴磊说,“这东西的技术程度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白了,就是把红箭73从携行式变成自走式。稳定性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没有后座力,与恶狐差别不大,咱们的搭载平台还是成熟的。说起来,得亏红星厂解决了搭载平台这个问题。”

    顿了顿,他说,“主要是侦测和观瞄,按照你的意思,发射车也要具备侦测能力,这样的话,就要把相关的器材安装上去,整合起来。这是唯一的难点。”

    李路说,“我看问题也不大,主要是时间问题。这个可以慢慢改进,把演示应付过去就行。”

    “艾哈迈德提出观看演示了?”裴磊问道。

    李路摇头说,“还没有,但他肯定会提出来的,因为他采购猎狐的可能性很大。”

    裴磊道,“红箭73的技术算是先进的,在咱们部队的序列里,那属于先进武器装备。艾哈迈德要购买,不会有错的。”

    “是,而且是经过实战检验的反坦克导弹,艾哈迈德不会不知道。他想阻止我卖亚洲虎给沙普尔,但他应该知道我的态度很明确很坚决,所以他只能退而求次,选择购买猎狐,提高自身的反坦克能力。”

    裴磊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说实在的,就当前拿到手的合同,已经是很出乎领导们意料的了。省里听说给新光明厂花了几条线。能拿下一百万美元的订单,全省表彰,拿下五百万美元,评为先进单位,能拿下一千万美元的订单,省里给全厂职工额外发奖金,厂党委领导班子评为全省先进党组织。”

    李路小小吃了一惊,“奖励很丰厚啊。”

    奖金不算什么,先进单位、先进党组织这些荣誉才是含金量极高的奖励。比如省级劳动模范、省级三八红旗手之类的个人荣誉,那些各种先进就是一个集体的高级荣誉了。那意味着上级领导机关会越来越重视,经费划拨政策方面都是会有资源倾斜的。

    裴磊笑了笑,说,“你已经拿下来上亿美元的订单,全国先进企业单位是跑不了。”

    李路呵呵笑了笑,说,“那我也算是功臣了。”

    “再拿下艾哈迈德这边的订单,你就是整个军工系统的功臣,上百家军工企业的救星。”裴磊严肃地说道。

    丝毫的不夸张,在部队大幅削减军费的大背景下,来自部队的采购量骤减。那么多军工企业怎么办,大大小小的工厂。就拿亚洲虎坦克来说,相关配套提供零部件的军工厂就涉及上百家。

    可想而知,两个亿元美元的订单能够养活多少军工厂。许多因为缺乏研究经费而陷入停顿的军工科研项目,会因此而获得继续研究的机会。

    李路却是想到另一个关于钱的问题,他问道,“裴工,按照出口退税政策来走计算的话,两亿美元的出口单子,能退还多少税款?”

    裴磊却是说道,“不是这么计算的,现在就一个政策,你出口一百万美元,就给你退一百万华夏币,出口两亿,那就退两亿。当然,新光明厂是国企,还要其他奖励。红星防务公司也是有的,大股东是国企嘛。”

    李路差点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

    这特么的又是一个与另一平行世界不同的地方。

    再怎么退,也不可能简单粗暴的等数额的华夏币啊!

    可见当前华夏外汇的紧缺程度以及政府鼓励创汇的决心和魄力!

    太幸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