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付永贵的天真请求
    ,!

    三二五厂的人又来了。

    李路以为是付永贵,却发现只有一个人过来,是陈煌。

    区区一个厂部秘书代替工厂,这是事情让李路觉得蹊跷。他早看出三二五厂内部有矛盾,但他没想到会严重到让一个厂长都代表不了工厂,而是陈煌这样的年轻人。

    八成是那位厂部书记的陈煌的爷爷的原因。

    刘贵松说,“三哥,你要不要见他?要不请耀华厂长去见他。”

    李路问道,“江钧那边有消息传回来吗?”

    “没有,他们刚到四六零厂,还没来得及去了解三二五厂的情况。”刘贵松说,“路上他们遇到了不少麻烦,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才到达。”

    那边都是山区,土匪路霸非常多,甚至有不少是山民,吃不饱饭铤而走险抢劫过路人也是常有的事情。这正是李路派两大高手万山和向平护送江钧前去的原因。

    万山和向平都是杀敌无数的退役军人,有他们的保护,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

    江钧、万山和向平三人去四六零厂谈合作生产发动机的事情,这会才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了山沟沟里的四六零厂。该厂是大三线时期建立起来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和所有大三线工厂一样,都是地处偏僻地带,而且都是在内陆地区。基本上集中在内陆中间位置的几个省份,距离海岸线以及边境线都有上千公里的距离。

    当年为了应对有可能出现的华苏战争,沿海地区大量的工厂往内地迁移,或者抽调精锐部分在内地组建新的工厂。完全出于战争的考虑,工厂的选址都是按照便于隐蔽、便于疏散等军事要求原则来进行,没有过多地考虑交通问题。

    同时大三线的工厂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技术力量普遍比沿海地区的要强。比如沈飞和成飞,两者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当年成飞抽调了精英骨干去了成都组建第二飞机制造厂,就是现在的成飞。现在成飞的势头比沈飞的要猛很多,与当年的良好底子是有密切关系的,而那些优秀的技术骨干,都是从沈飞过去的人。

    思考了一下子,李路说,“见一见吧,咱们的选择不多,三二五厂是最好的选择。选择其他履带供应商,光是运费成本就要增加一倍。”

    刘贵松点头说道,“好,我带他去你办公室。”

    “带到会议室,让我大哥也过来。”李路道。

    “好,我马上去。”刘贵松连忙去安排了。

    李路想了想,回到办公室那边,找出付永贵留下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经过两次转接又响了好几下,这才有人接听。

    “喂,哪里?”是个苍老的声音。

    李路正在怀念微信时代,回过神来道,“拖拉机厂的,我找一下付永贵同志。”

    “哦,找付厂长啊,你等会,我给你叫去。”接电话的是门卫大爷,把话筒放下,就连忙的去找人去了。

    李路听得出来大概是门卫室之类的地方,一些工厂里,其他科室可以没有电话,但门卫室一定会安装电话。堂堂一个厂长,居然不敢用自己办公室的电话进行私人方面的联络。可想而知付永贵在三二五厂里的境况多么的艰难。

    等了有十来分钟,才听到付永贵的声音。

    “我是付永贵,是李路同志吗?”付永贵道。

    李路很意外,“门卫室的号码,你只告诉了我?”

    付永贵无奈地说道,“是的,李总,一言难尽,你是不知道,我是天天盼着你的电话。”

    “付厂长,贵厂的代表到我这了,但我没看见你。”李路道。

    付永贵沉声说,“是陈煌吧,我知道。我已经被边缘化了,虽然我还是厂长,但说了算的是书记。陈煌是陈书记的代表。”

    李路暗暗叹口气,问道,“那么,三二五厂是什么条件?”

    “更苛刻了,你一定不会答应的。”付永贵没有隐瞒,说道,“陈书记提出的方案是,你们要给技术给钱改造设备,然后签订五百套履带的合同,支付百分之五十的定金。”

    李路顿时笑了,“也就是说,有人想要让三二五厂死。”

    付永贵沉默了,他没有说话。

    基本属实了。

    这样的条件就算李路答应,新光明厂和振兴公司也不会答应。三二五厂合作的对象是红星防务公司,李路有完全的管理运营权力,但是涉及到大额的支出,必须要征得新光明厂和振兴公司两大股东的同意。

    很显然,三二五厂肯定是知道红星防务公司不会答应的。因此只有一个可能——有人想要让难以为继的三二五厂尽快翘辫子。这样的结果一定是对某些人有利的,否则他们不会这么卖力的推动,甚至不惜对付永贵下手,架空他。

    李路忽然问道,“付厂长,三二五厂好像是地方政府的资产吧?部队只负责指导?”

    “是的,早几年就交给地方了。”付永贵道。

    “这么说,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李路微微点头。

    付永贵沉默了好一阵子,艰难地说道,“李总,我有一个请求。”

    笑了笑,李路说,“你想让我答应陈煌的条件?”

    付永贵顿时愣住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想让我帮你争取时间,你需要时间组织反击。”

    “是的。”付永贵声音低沉得很,“如果让那帮人得逞,三二五厂上上下下千余名职工家属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他们要卖掉厂子,但绝对不会管职工家属的死活。李总,我知道这对您来说是一个很过分的要求,但我没有别的办法。我付永贵以党性保证,等我解决了此事,一定会和红星防务公司签订新的合同。”

    李路冷酷无情地说道,“付厂长,你的保证不值一分钱。”

    付永贵又是一阵沉默。

    是啊,在此之前只见过一次面,连朋友都算不上,人家凭什么相信你。那不是几百块钱几千块,而是涉及数百万资金投入的大事情。

    在他要失望的时候,李路却是说道,“不过我还是决定相信你。”

    “什么?”付永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路说道,“你最好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确保三二五厂内部团结,能够随时恢复生产力。这是我的条件。如果你失败了,我有很多种办法把三二五厂从他们手里买下来。”

    付永贵下意识地站直了,道,“李总,七天,七天之后我会带着新合同去见你!”

    挂了电话,李路坐在那里沉思了许久。

    救得了一家救不了许多家,这会儿,第一波国营企业倒闭的小浪潮已经到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