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一级战备找孩子
    ,!

    “小李你可算是起床了,快想想办法,杨老师家孝不见了!”

    “早上送学校去,路边吃早饭,一转眼孩子不见了,这可怎么办!”

    ……

    七嘴八舌的,李路总算是搞清楚请客了。

    杨艳芳的儿子不见了!

    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赵旭——难道是赵旭做的?不排除他做这样的蠢事,恋爱中的男人都是神经病,智商降到最低,胆量去到最高。从昨天他们的只言片语中能得出几个信息,第一,金锦荣经常家暴杨艳芳,第二,金锦荣与杨艳芳的感情已经破裂,但是金锦荣拖着不愿意离婚。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旭一时冲动利用金锦荣的儿子做文章也是有可能的。

    “在什么地方不见的?多久了?”李路回过神来连忙问道。

    大爷大妈们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通,李路总算是搞清楚情况了,连忙的往院子外面大步走去,跳上敞篷的212吉普车,发动起来就向学校方向狂奔。

    新光明厂里有自己的学校,一共是两所,小学和中学,还有一所幼儿园。因为有钱,两所学校和幼儿园搞得非常的好,比地方的市属重点都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以至于地方上许多机关干部都托关系把孩子送进来上学。

    一万多职工的背后就是一万多户家庭,加上沾亲带故的,学生可不少。光是幼儿园,就有数百学生,比陆港市机关幼儿园的学生都要多。这年月,教育还没改革,学费用不了多少钱,但是如果不是本厂职工,那么要交的建校费就不老少了,一个学期好几百,不是一般家庭能承担的。

    除幼儿园,小学和中学都在厂区的东南区域,远离生产区,又是在常年风头的位置,是最不容易受到影响的地方。中学是六年制高级中学,高考的过线率甚至在陆港地区排进了前十。

    上半年开始,就有不少小摊贩开始在学校门口的道路两旁摆开售卖早餐,种类也越来越多。外面就是厂区围墙,围墙内外两个世界,差距是每个学期几百块那么大。

    校门口斜对面卖豆腐花的摊位依然围着不少人,在那里七嘴八舌的,好些是学生家长。

    李路把车听到一边,大步走过去,定睛一看,摊主居然是村里的豆腐西施潘燕。她怎么跑到这里卖豆腐花来了。

    “李处长李处长,你可算来了。”一名中年女人表情急切地迎过来,她是子弟小学的教师。

    李路连忙说道,“陈老师,基本情况我了解了,我已经让公安保卫处的所有非值班人员四处寻找。杨老师在什么地方?我需要了解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

    陈老师叹着气说,“小杨她哪里坐得住,已经跑出去找了,学校里没课的老师都陪着她找去了。我在这里等你们保卫科的人过来。这可怎么办啊,会不会被拐了?小杨可怎么办啊!”

    李路安慰道,“陈老师你先别急,您当时在场吗?”

    “我在门口那边,听到小杨在这边叫喊才过来。”陈老师说着,指了指潘燕,说,“对了,当时小杨母子俩是在这里吃豆腐花,摊主肯定是看见了。”

    李路微微点头,扫视了一圈,高声问道,“各位同志,当时谁在现瞅者看见了什么可疑人员,又或者是见到过失踪学生的,劳烦等一等,等我们保卫处的同志过来做个笔录!”

    “好的,李处长你放心,我们就在这等着。”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现在的人不怕麻烦更不怕多管闲事引起麻烦,看见个老人家摔倒在地上是争先恐后去扶的,哪怕有些人不是真的出于爱心,即使是出于学雷锋精神博取表扬,他们也会认认真真的去做好事。

    没多一会儿,张卫伟带着人过来了,好几台车一水的在路边停好。公安保卫处人强马壮,厂里重视李路重视,实力比之前似乎还要强大了一分。

    “带着人,马上给目击者做笔录,同时以学校为中心点,安排人员对五公里范围进行寻找。”李路给张卫伟下令,张卫伟连忙的去了。

    从发现孩子不见到现在,大概一个小时的样子,根据人的步行速度,是肯定出不了五公里的,除非骑自行车。但是骑自行车的话,肯定要经过厂大门。厂大门那边已经接到消息,他们在过去一个小时里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正是早上上下班的时间,他们也很难发现异常。

    李路最担心的是人贩子干的,或者是赵旭干的蠢事。

    想到这里,他冲在那边询问的张卫伟问道,“赵旭呢?”

    “他带人沿着人民大道往北找去了。”张卫伟回答道。

    “你过来。”李路把张卫伟叫过来,低声问道,“赵旭昨天晚上在哪里?”

    张卫伟回忆着说,“他……他昨晚在钢铁厂那边值班,应该是在车场那边睡的,早上他是从车场那边过来。”

    “你是几点见到他的?”李路又问。

    张卫伟心里纳闷得很,三哥这是怎么了,怀疑赵旭?他不敢多问,答道,“七点左右,不会超过七点十五分,我到办公室特意看了时间,前后没几分钟他也到了。”

    “嗯,去吧。”李路松了口气。

    张卫伟想了想,低声问道,“头儿,怎么了?”

    “没事,你去吧。”

    张卫伟去继续询问目击者了。

    潘燕站在那里无所适从,有个小年轻保卫干部拿着小本子站在她面前询问,眼睛不时的往她的胸脯那里看。

    李路举步走过去,一巴掌拍在那小年轻干部的脑袋上,小年轻干部愤怒扭头就要骂人,猛地看见李路,顿时吓了一跳,声音都在颤抖,“处,处长。”

    “眼睛往哪看呢,边去。”李路低声呵斥一句。

    小年轻干部浑身颤抖连忙的走了。

    李路打量了一下潘燕,看了看简单的摊子,就是俩箩筐一肩挑,加上几把凳子和两张小桌子。没了男人,她的生活并不好过。一个弱女子,没了男人就没了主心骨,吃穿得差点还能忍,村里人对寡妇的歧视则让人难受,哪怕什么都没有做,是非也是满天的飞。

    “燕姐,你到这里摆摊,应该提前跟我说一下,我帮你找个固定的地方,这些东西不轻吧,来回挑可不累得很。”李路叹了口气说。

    武杰是死在他面前的,当时如果李路挺身而出,也许有机会把人救下来,但是李路没有那么做。因此他心里有愧疚,不仅仅是因为潘燕是母亲家乡的人。

    潘燕微微摇头笑着说,“没有关系的,这个不重。”

    她笑起来没以前好看了,有一层沉重的雾霾笼罩着她。

    李路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问道,“燕姐,你把当时看到的情况说一遍,详细地说,不要漏掉任何细节。”

    “好。”

    面对李路,潘燕倒是不紧张了,公安保卫处的人那一身军装实在是给人很大压力。

    潘燕一边回忆一边慢慢地说,“杨老师和孝过来吃豆腐花的时候,那会儿是人最多的时候。杨老师精神不是很好,我能看得出来。他们就坐在这个位置吃。过了一阵子,杨老师应该是肚子不舒服往厕所那边去了。买豆腐花的人多得很,我就没怎么留意。一直到杨老师回来,没看见孝,这才知道丢了。”

    能想象当时的场面,家长和孩子们拥在一起围着摊位,潘燕忙个不停肯定是无暇注意这边的动静,她恐怕视线都受到了阻碍。

    李路不时的提出几个问题,仔细的在脑子里还原着当时的场景,他问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哪些比较面生的人?男人女人,年纪大的年纪小的。仔细想想。”

    潘燕拧起眉头仔细回忆着。

    李路看得出,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恐怕很难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即使有可疑人员出现在这里。

    “每天到这边买早餐吃的大多是家长和学生,也有一些你们厂里的职工,没有注意到有什么面生的人。”潘燕摇头说道,“我在这摆摊有三四个月了,有面生的人出现,应该是有印象的。”

    李路微微点头,他心里基本上有了判断——孩子是被拐走的。

    这种事情讲的就是效率,和人贩子争时间。

    他当即做了决定,扭头大声对张卫伟说,“老张z动部队集合!把所有进出市区的路口封锁起来,火车站,汽车站,码头,全部派人过去封锁起来排查!”

    众人一惊。

    张卫伟下意识地道,“头儿,那需要很多人,恐怕需要动员民兵营!”

    “吹哨子!一级战备!三号预案!除了单兵枪支,其他的都不要带!把所有民兵都给老子集合起来!半个小时之内必须要抵达指定的位置进行排查!”李路果断下达命令。

    “是!”张卫伟立马跑过去,通过212吉普车上的电台呼叫值班室,下达了民兵营一级战备的命令。

    一级战备是最高等级战备命令,大致的意思是说,战备命令下达后,民兵营所有人员必须要在十分钟内直接前往军械库领取个人的武器弹药然后在指定的地方进行集结,不管你在干什么,而车队必须要在五分钟之内出发!

    在此之前,机动部队可以在三分钟之内集结完毕出发。

    这是李路亲自指定的方案,从一级战备到四级战备,以及应对各类安全突发事件,包括火灾在内,他亲自指定了十几套预案,不但组织公安保卫处的两百多人进行频繁的演练,而且还每个月都组织一次民兵营花名册里的千余职工进行演练。

    他是搞侦察部队出身的,在这些方面的要求非常的高,关键在于,上面有厂长支持,厂里财力支持,他可以把标准搞得很高。

    只是,为了一个走丢的孩子,就拉响了一级战备,许多人都认为处长这是小题大做。

    许多人并不知道人贩子的可恨,人口贩卖犯罪活动,似乎正是从这个时间开始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