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五六冲给老子提出来!
    ,!

    这样的行动必须要报告给处长,李路是第一副,他是有这个自知之明的。

    其实,规定没要求报告处长,李路也是要联系处长的,因为处长是他的老朋友,西城分局副局长梁红兵。

    这样的安排奇怪得很,西城分局刚刚提升为副处级单位,局长政委是副处,副局长一般是正科,而梁红兵的级别还没上去,现在还是副科级。处长是副科级,副处长反而是正科级。尽管前者是政法系统的编制,是正儿八经的地方行政级别,而后者是企事业单位,归事业编制。

    新光明厂所在的这块区域刚刚划进西城分局的辖区范围,在这个地方发生的案件当然是要请西城分局协助的。对,没有错,是协助,因为西城分局管不了新光明厂内部的事情。

    梁红兵挂着个公安保卫处处长的职务,却是对新光明厂内部的安全保卫工作没有多少话语权,因此他也懒得脱裤子放屁,基本上不过来这边。接到李路的电话,了解了基本情况,他马上召集人手作出安排,同时向其他县区分局发出了协查通报。

    他可以不搭理新光明厂,但是他是绝对不会不拿李路的话当回事的。过去一年里,他被这位小战友的成就给震撼到了。创办拖拉机厂,搞电器贸易公司,现在甚至担任了红星防务公司的总经理。尽管大家都知道红星防务公司是股份制企业,但是都会不约而同的拿这个企业对照了国企的行政等级——起码副厅级以上,甚至许多正厅级国企也没红星防务公司这个实力。

    因此梁红兵把能用的人手全都用上了,协助新光明厂的民兵营在陆港市区里布下天罗地网。他甚至怀疑,走丢了的孩子是李路的什么亲戚。否则李路为什么会这么大动干戈。

    新光明厂民兵营的行动速度非常之迅速,这得益于经常性的训练,而不是像一些企业那样,一年也没组织两次训练。民兵营里面有不少是车间骨干技术工人,接到命令同样要仍下手里的活集合报到,哪怕为此影响到产量。上面有王嘉庆兜着,有厂部的大力支持,因此这样的训练才能经常地搞。

    这里面既有李路的关系,也和新光明厂地理位置的关系,这里距离西南战区并不是很远,如果选择渡海,那会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因此这边的预备役部队、民兵部队的备战气氛很浓厚,上级领导机关重视,训练强度也是蛮高的。

    赵旭带了几个人沿着人民大道往北去,那是人贩子最有可能逃窜的方向。往南往东都是海边,往西的话要穿过半个城区,那里是火车站和汽车站,只有往南,过了西城区,就能出城,往野外一猫,那就真的没地方找去了。

    往西去可能会经过红星厂,李路调整了频率给红星厂的保卫值班室下达了命令。这整个联络机制是李路一早就设定好的,就是为了应对突发事件,没想到第一次用上是因为人贩子。

    李路开了敞篷212吉普车刚刚出厂大门,突然的一脚刹车踩住了,车上的副驾驶的张卫伟猝不及防差点撞前挡风玻璃上面去。

    “怎么了,头儿?”张卫伟一手握着电台的通话器,疑惑地问道,后排的两名保卫干事也差点飞前面去。

    李路慢慢扭头,盯着张卫伟问,“人贩子是怎样混进厂里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

    张卫伟的瞳孔越来越大,急促地说道,“进出厂门要出示证件,外人必须要登记信息并且有厂里的人确认才能进入,离开厂区同样是要核实身份检查携带行李,这一套安保措施是早就有了的。厂区的每一段围墙都在瞭望台的观察范围之内,基本上没有翻墙进入不被发现的可能。头儿,你的意思是,有内应!”

    “八成是。”李路急忙掉头返回,在门卫室那一侧停好车,跳下来,指了指张卫伟道,“马上对所有的哨位进行再一次的询问,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另外,让休息的同志马上到大门口这里集合。”

    “是!”张卫伟连忙去了。

    得益于刚刚移交地方,新光明厂的很多制度都还延续着原来军工厂那一套。作为生产坦克车的军工厂,毫无疑问,光明厂的保卫措施是非常严格的。住在外面家属区的本厂职工进出都需要进行核实证件,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没有本厂的人作为内应,人贩子基本上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混进来然后把孝若无其事地带出去。

    或者干脆就是本厂人员所为。

    很快,所有休息的人员在大门口门卫兼值班室边上的空地完成了集结。

    李路大步走过来,飞快地下达命令,“子弟小学发生孝丢失案件,丢失的孝六岁,一年级学生,穿的是本厂子弟小学的校服,但应该已经被更换掉,短头发,名字叫杨德福,大约一个小时后失踪,初步判断是被拐走。你们组成追踪寻找分队,由我亲自指挥。按照各队组的编组,把212吉普车都开出来,把所有能用的电台都带上,每一台车必须要有一台电台,和我保持联系,各队长组长留下,其他人马上准备,十分钟后出发!解散!”

    精干利索的酗子们轰然答应,随即会开车的全部往车库那边跑去开车,其他人则赶紧的按照要求去取装备器材,进行其他准备。

    张卫伟拿了一张陆港市区地图跑过来,气喘喘的,在桌子上铺开。仔细一看,居然是军用级别的作战地图。

    李路带着各队长组长大步走进值班室,李路指着分配任务,“一队,城南方向,从港务局往北到火车站,这一个方向你们负责,重点查已经发车了的班车和火车站候车室。二队,你们负责城西北方向,从红楼到西城水库,这一片建筑稀少,基本上都是农田,你们的重点是盘查路上的车辆以及行人。三队,你们跟着我沿国道向北找,往稻江县方向找。”

    张卫伟忽然反应过来,下意识地道,“头儿,你怀疑他们已经出城了?”

    这些安排的基准很明确,那就是人贩子此时已经离开了市区。三个保卫队的休班人员全部都放在了向城外搜索方面。

    “嗯,很有可能。”李路沉声说,目光扫视了一番几位队长副队长和组长副组长。按照编制,队长等于排长,组长等于班长,因为是三班倒工作,所以每一队的干部职工人数都有五六十人,相当于大半个标准步兵连了。

    “事不宜迟,马上出发,记住,有任何消息,直接向我报告,用三号通讯方案!”李路道。

    “是!”

    众人纷纷离去,外面的部队已经准备完毕,他们跳上车就疾驰而去。

    李路和张卫伟跳上他的专用敞篷212,李路亲自开车,带着三队最后出门,用最快的速度沿着人民大道向西疾驰,出了城之后才能向北转向,沿着国道向稻江县方向追踪。

    布置任务的时候李路没有明说,因为他不知道内应是否在自己的手下里面,但是有一点他是能够肯定的——有内应,那么说明人贩子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离开市区!

    李路腾出一只手来,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把快枪套里的六四小砸炮拉出来,在大腿上蹭了一下上膛同时打开保险,然后重新插进了快枪套里。张卫伟和后面的两名保卫干事看见李路这样的动作,也都连忙的把自己的武器取出来上膛开保险。其中一名保卫干事更是把五六冲拎出来拉枪机上膛!

    回头看了看,李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