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吵醒我想下车?
    ,!

    陆港市区的市民们都懵圈了——这是怎么回事?越南猴子打过来了吗?

    到处都是军车和当兵的,全都是全副武装,或背着冲锋枪,或提着机关枪,军车呼啸来呼啸去的,一队一队的军人大街小巷的跑,目光警惕地打量着所有人,像是在抓什么人!

    一些细心的认真一看,没有红肩章的,说明不是现役部队。有相熟的看见,这不是新光明厂的民兵吗!

    “大狗子!你们又搞演习啊!”有相熟的冲队伍里的机枪手问道。

    机枪手大声回答:“不是!找孩子!我们厂有个孩子给人拐走了,肯定走不远,这会儿整个民兵营和我们厂公安保卫处的全都动员找人呢!你瞧见什么可疑人员赶紧的报告啊!”

    “我尼玛……找孩子用得着这么搞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打起来了呢!”

    “我们老大拉的一级战备!一级战备啊!按照规定是要全部武器装备出动的,坦克装甲车火炮什么的都没动,就是因为找孩子,不然早拉出来了!”机枪手昂着头骄傲地说道。

    “你们厂是牛逼!”

    “我们老大是个狠人!”

    ……

    诸如此类的情况在市区各处发生着,有公安干警同志们协助着寻找,倒是没有引起市民的恐慌。更要命的是,公安部门向各个街道和村委会下发了协查通知,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义务人员被动员起来。可想而知,人贩子要是还在市区,不用找,吓都能吓死掉!

    普通老百姓不了解一级战备的概念,那意味着战争爆发了,部队拉出来就能上战场开干的标准程度,是最高等级的战备命令。

    也就是李路有恃无恐才敢这么干。

    同时也充分的说明了他对人贩子是多么的憎恨!

    “我是指挥所,收到请回答!”有人呼叫,张卫伟连忙回应。

    这帮人装备的是一水的部队制式电台,很笨重的老式无线电台,地势平坦的地区,通信距离能达到二十公里。这年月的军用电台还没有营连级别的短波电台,班排使用的单兵电台就更没有了,因此用的都是通讯距离很长的中长波电台。那玩意有车还好,没车的话,单兵背着那叫一个累。

    那边回报告,“指挥所!我们巡查至市第一小学时,接到群众报案,一名二年级女娃丢了,时间与咱们厂里的差不多!”

    张卫伟顿时一惊,“把具体情况说一下!小女娃的外貌特征描述清楚!”

    “是!”

    张卫伟一边听一边在本子上快速记录下来,才结束了联络,正准备把情况向李路做一个汇报,结果又有呼叫。

    “指挥所!地方公安通报一个案件!昨天晚上城区里发生了三起孝丢失案件!他们认为有可能是同一伙人作案!”

    “指挥所收到!”

    张卫伟放下笔,扭头看向李路,正想说什么,李路已经微微摇头了,他已经全都听到了,李路凝重地说道,“极有可能是团伙作案。老张,马上通知厂里,直接向王厂报告,马上清点厂里的人员,包括临时工,严格控制外出,等我回去再说!”

    “是!”张卫伟马上和厂里联系。

    很显然,李路怀疑内应还在厂里。市第一小学里面也有不少厂里的职工子女在里面就读,而且刚刚地方公安通报过来的孩子失踪案件发生区域,都是围绕着新光明厂。他怀疑厂里的内应甚至充当了物色目标的角色!

    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有组织的人口贩卖组织!

    新光明厂上万人,加上职工家属和临时工,逼近一万五千人。要对这么大规模的人员进行清点和严格控制外出,对一些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尤其是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

    但是作为曾经的军工厂现在的国企,厂里的各种组织非常的严密,别的不说,单单是各级党组织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组织起来把这项工作做好,更别说还有工会以及各种委员会这些组织了。

    李路带着三队轮休人员分乘五台车狂奔在国道上面,李路不时的看时间,心里盘算着人贩子可能的逃窜距离。他们肯定是乘坐汽车,极有可能是班车,因此他把注意力放在了过往的班车上。

    在李路前方的一台开往省城的长途班车上,许多乘客有些昏昏欲睡了。起了个大早赶车,总算是挤上车了,精神一松,就都犯困了。一些路远的乘客为了赶车,凌晨两三点就起床,村里人送到市区这边花去两三个小时,挤车、等发车,又是几个小时,早就精疲力尽了。

    左侧第二排那里有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抱着胳膊坐在那里,隔着过道的第三排是夫妻俩带个孩子。之前孩子吃着糖葫芦吹着小风车玩耍着还挺高兴。出了市区,那男孩子就开始哭闹起来,那一男一女不停地安慰,轻声低语地安慰。男孩子却是越哭越厉害。

    络腮胡男子回头看了眼,有些烦躁的深深呼吸了一口,回过头来闭上眼睛打算闭目养神。

    慢慢的,他的眼睛睁开,再一次回头去看,面露凶光,盯着那一男一女看。那一男一女碰上络腮胡男子的目光,抱歉的笑了笑,继续哄那小男孩。

    但是依然无济于事。

    车上的乘客都是老百姓,大多是到省城务工的,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更不敢多管闲事了,哪怕小男孩的哭声影响了大家的休息。

    络腮胡男子受不了了,再一次回头盯着那一男一女呵斥道:“喂!你们怎么回事!连个孩子都哄不好吗!不知道大家都在睡觉啊!”

    “对不起对不起,同志,对不起。这是我侄子,他父亲托我们带省城去,可能是太久没见面了,这孩子认生呢。”女人抱歉地解释道,对小男孩说,“看看,吵到人家了,快别哭了啊,下车了就给你买糖葫芦!”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妈妈!妈妈呢!我妈妈呢!你们骗我!”小男孩哭着挣扎。

    班车往前开了一段,络腮胡男子忍不住了,回头就骂,“你-他-妈-的能不能好了!”

    一车的乘客都被吓住了。

    那对男女心里一惊,小男孩也被吓住不敢哭了。

    那尖下巴男子起身对司机说,“师傅停下车,我们下车。”

    司机师傅一看这个情况,靠边停车。

    尖下巴男子和那女人拉着小男孩起身,女人拎着小男孩的书包,准备下车。

    络腮胡男子却是挡在过道上,推了尖下巴男子一把,“怎么,把我吵醒了就想走?赔钱!”

    这人怎么这样!

    一车的乘客都愣了,这不是抢劫呢吗!

    都怕得要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