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今非昔比
    ,!

    大队的制服人员封锁了全城,所有的出城通道都进行了设卡,在有关部门的协助下,由公安机关主导,基层机关配合,对全城进行了寻找搜索。以至于许多人以为发生了什么杀人案件,在搜捕的是杀人犯。

    李路一开始的高度重视直接决定了后面的行动规模,新光明厂在陆港地区地位举足轻重,市府非常的重视。现在,新光明厂民兵营拉了一级战备找孩子,说明新光明厂的领导非常的重视。

    行政级别相同的市府自然的不会落后,不断的有命令下去,动员起来的人越来越多,最高峰的时候,有上万人参加了行动。

    人贩子吓都吓死了,没有丝毫的悬念,分了好几路的他们,除了挟杨德福这对男女,其他的还没来得及出城,就落入了法网。

    返回的路上,李路不断的收到了各个分队打了胜仗的报告,这几天所有的失踪儿童,全部被解救了出来。让李路大大松口气的是,所有被拐儿童都没有受到伤害。他是真的担心会出现被打断手脚这样的情况。

    在李路这边,他最恨的几种人当中,日本人和人贩子是排在前面的,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他们。

    一路回到新光明厂,让赵旭把孩子送回去,随即到了机关楼这边,李路才知道事情搞得有多大阵仗了——一名副市长都来了,陪同的有市局局长和政委。一群领导就在机关楼前面的空地那里站着讲话,不时的有汇报请示人员跑来跑去,像个现场指挥部。

    杨鹏武连忙跑过来低声向他汇报,“处长,事情搞大了,现在地方的公安机关以及基层的很多部门都组织起来全城搜索,他们稀里糊涂的以为抓杀害孝的嫌犯。沟通上面出了点误差,市领导以为咱们厂发生了恶性杀人案件。这会儿王厂正在那边解释。对了,书记对一级战备这个举动非常的不满……”

    “书记?”李路皱眉,新光明厂的书记岗位还是空着的。

    杨鹏武压着声音说,“今天刚刚到任,是原来的办公室主任郑凯韵同志……”

    李路顿时瞪大了眼睛,“他?”

    郑东云事件后,厂部办公室副主任郑凯韵受了牵连被调离。没想到短短一年,不但杀了回来,而且居然连升三级成了书记!他背后肯定有高人相助。郑凯韵的重返,最担忧的无疑是杨鹏武了。在郑凯韵眼里,是杨鹏武的倒戈,然后才有郑东云的牢狱之灾。

    因此,李路十分明白杨鹏武的心情。

    “知道了。”但李路没有多说什么什么,只是点点头,大步走过去。

    王嘉庆早就看见他了,看见他走过来,适时的说道,“谭市长,我们公安保卫处的负责人回来了,具体情况让他来汇报汇报。小李,你到这边来。”

    李路连忙走到里面去,在王嘉庆身边站定,书记郑凯韵靠前一些,看见李路过来,冷冷扫了一眼。

    “首长,王厂。”李路打招呼。

    王嘉庆说,“你给谭市长介绍介绍情况。”

    “是!”

    李路整理了一下,详细地汇报道,“早上七点十五分左右,我厂子弟小学一名叫做杨德福的一年级学生丢失,我们公安保卫处的同志马上赶到现场了解情况。经过初步的分析,我们断定儿童拐卖案件,因此快速投入了保卫力量进行响应……”

    “你等等。”谭市长摆了摆手打断李路的话,看了看左右,问李路,“你的意思是,搞这么大阵仗,只是因为孩子走丢了?”

    “是被拐走了,不是走丢。”李路纠正道。

    谭市长说,“嗯,拐走。只是一个孩子被拐走,同志哥,你拉了一级战备,搞这么大阵仗。”

    他指了指市局局长,对李路说,“李处长,你可知道因为你这么搞,我们的公安部门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吗?”

    李路微微皱眉,难道是来化缘的?

    他看了王嘉庆一眼,说道,“首长,拐卖妇女儿童这样的犯罪行为非常的可恶,这种灭绝了人性的犯罪,在案发的时候能够给予雷霆打击,能够起到震慑犯罪的作用。”

    “你这个小同志说话倒是轻巧。”谭市长稍微冷淡的笑了笑,扫视了一眼,说,“其他人都下去吧,王厂长,咱们开个会?”

    其他人员都纷纷退后。

    王嘉庆说,“谭市长,请。”

    几位领导干部就往机关楼上面走去,显然要在会议室里进行谈话了。外面毕竟人多口杂,领导不好发脾气。

    几位领导里,级别最低的就是李路。

    一边走的时候,王嘉庆指了指郑凯韵,对李路说,“小李,郑书记你认识了。”

    李路笑着点了点头,“当然,咱们厂原来厂部办公室的领导,当然认识。郑书记,好久不见。”

    他也没伸出手去握手的意思,郑凯韵就更没这个意思了。

    郑凯韵淡淡地笑着,“几个月不见,李科长成了李处长,莫不是坐了火箭。”

    “彼此彼此。”李路笑着说。

    一行人进了嗅议室,纷纷坐定。

    谭市长就说道,“王厂长,你们新光明厂是省属的大工厂,这个我是知道的。虽然说公安这方面是独立的,但是你们这么搞,这对以后的工作是很不好的嘛!为找个孝,你们民兵营加公安处,一千多人了吧,还动员了许多职工加入进来,结果呢,我们地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带着出动了数千人。就为这点事,你看看你看看……”

    “谭市长。”李路忍不住了,他站起来,沉声说道,“你这么说是不对的。”

    众人都吃了一惊,这么和副市长说话?

    谭市长也愣了,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当上公安保卫处副处长的,用这样的语气和领导说话?

    李路丝毫的不在乎,他道,“那些人贩子有时候比杀人犯都要可恨!受害者的背后起码关系到两个家庭。他们每拐卖一个妇女儿童,就有两个家庭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道德沦落,人性灭绝,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在初期,能够用多大的力度打击此类犯罪,就应该用多大的力度!震慑与惩罚,防止此类案件的再次发生!”

    “小李!够了,你坐下!”王嘉庆出声呵斥了一句。

    李路却是看向王嘉庆,道,“王厂,我们有线索表明,今天查获的人贩子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的团伙。打击此类犯罪要和时间赛跑,你们领导该开会开会,我得回去组织力量再接再厉侦查了。”

    说完,他敬了个礼,转身快步离去。

    “这……这个同志是个什么情况!”谭市长被气坏了,指着李路的背影,对王嘉庆说。

    王嘉庆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道,“谭市长,有些情况我说明一下。鉴于我厂曾经发生过严重的窃密案件,内外人员勾结泄露国家军工机密,当时那起案件就是李处长侦破的。鉴于此,当时的保卫主管部门保卫总局将我厂保卫科列为陆港地区的保卫机动力量,关于该部门的许多权力,厂里是不能过问的。光明厂移交地方之后,安全总局接管了此项权利,保卫科变成了保卫处,保卫部又实行两套牌子一套人马制度,同时是我厂的公安处……”

    他笑了笑,说,“公安保卫处的隶属关系十分复杂,副处长一级的任命,上级指导部门,也就是安全总局南方分局的建议十分重要。”

    言里言外,就是告诉谭市长,刚才出去那个小年轻还真的不在意你对他什么看法,因为不仅是地方政府,连厂部也不敢随意撤掉他的职务,他手里握着尚方宝剑。

    谭市长回过神来,道,“哦,原来如此……不过,新光明厂的军工生产功能已经剥离,成立了红星防务公司,还有什么国家军工机密存在吗?”

    “谭市长,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保卫范围包括红星防务公司,所以……”王嘉庆摊了摊手。

    “明白了,看来这位年轻的李处长,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谭市长尽管心里不舒服,但依然能够很快转变过来。

    脑子没有瓦塔了的都听出了王嘉庆的言外之意,他在官场浸淫了大半辈子,如此简单的道理不会听不出来。

    实际上,王嘉庆这番话主要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今天杀了个回马枪的新任书记郑凯韵听的——你要整他可要小心点,他可今非昔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