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打拐部队
    ,!

    “姓名?”

    “林智贤。”

    “韩国人?”

    “我祖父是韩国人。”

    张卫伟看向李路,李路抱着手站在一侧,目光冷冷地打量着坐在老虎凳上的人贩子林智贤。林智贤的脚腕那里上了脚拷,双手上了手铐,老虎凳下面是一根根焊接起来的钢管,不是平面,坐着就难受得很。这人长得很斯文,表面看是个很友好的人,与人贩子搭不太上关系。

    这里是公安保卫处的审讯室,中间是老虎凳,这边是一张长方四角桌作为审讯台,张卫伟主审讯,另有一名保卫干事负责记录。房间里面一侧上方垂下来一根粗粗的铁链,不知作何用处。

    林智贤正是客车上的那名男子,此时已经是皮青脸肿。

    李路举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盯着林智贤,问道,“你们是怎么混进新光明厂的?”

    “混在上班的职工队伍里进来的。”林智贤道,倒是很配合。

    李路回身走开,说,“把他吊起来。”

    张卫伟和保卫干事马上过来,把林智贤从老虎凳上解除出来,拉到那边去把他的双手绑到了铁链上面——原来铁链是干这个用的。

    这里通常是用来审讯特务的审讯室。

    “你们,你们干什么?”林智贤惊恐地叫道。

    李路把外套脱了放在审讯台那里,举步走过来,活动着手脚,“既然你不愿意说实话,那么就换种方式。”

    “我说的是真的!真的啊!我没骗你啊政府!”林智贤求饶道。

    李路拉开架势就开始严刑拷打,对这样的罪犯,他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不说实话,那就打到说为止。

    几分钟后,外面,梁红兵匆忙赶来,赵旭在外面的屋子里带人整理着线索。

    梁红兵问道,“你们李处长呢?”

    赵旭指了指审讯室,“在一号审讯室开心呢。”

    “呵呵。”梁红兵笑了笑,大步走进去。

    这个时候,李路刚刚从一号审讯室里走出来,挽着袖子,手里拎着军装外套。张卫伟手里拿着文件夹跟着,里面的林智贤,已经奄奄一息了,但是绝对死不了。不是什么厉害的伤,就是痛苦非常。李路的军事审讯手法,职业军人都扛不住,更别说这种只知道欺负弱小的罪犯了。

    “小李。”梁红兵打招呼。

    李路指了指办公室那边,说,“梁局,来得正好,走,办公室说去。”

    “怎么样,招了吗?”梁红兵问道,他已经得知,李路这边抓到的林智贤是主犯。

    李路点了点头,“招了,咱们的分析没错,是一个组织很严密的团伙。”

    进了办公室,张卫伟关上门。

    李路凝重地说,“梁局,你稍作片刻,我处理一下家丑。”

    梁红兵猛地一愣,在沙发那边坐下,就听见李路对张卫伟说,“你亲自带人去,把人抓起来,审讯完之后先关起来。”

    “是!”张卫伟放下记录着口供的文件夹,连忙的去了。

    “小李,这是……”梁红兵问道。

    李路叹口气,说,“我公干保卫处有一名职工收受了钱财,违反纪律放人贩子进出厂区。梁局,你是处长,但处里的工作实际上是我负责。我会向厂部以及业务主管部门提出请求处分,责任在我。”

    梁红兵又是一个愣怔,摇头道,“没有这个道理,我是处长,我就有领导责任。小李,这个事情你不用过多自责。几百号人,谁也无法保证每个人都不会出问题。”

    李路说,“梁局,我建议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和西城分局联合成立打拐专案组,顺着当前的线索深入侦查,查到源头打到源头,坚决把这伙人口贩卖团伙打掉!”

    “你怀疑还有人没落网?”梁红兵凝起眉头。

    李路道,“林智贤交待,他们这个团伙横跨好几个省份,从1979年开始,已经作案两年多的时间,拐卖了多少名妇女儿童,连林智贤都记不清楚。可以想象这里面有多少受害者。既然我们查获了这一部分人,就应该抓会顺着线索往下摸索,首先对已经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展开解救。”

    梁红兵站起来,道,“小李,你知道这要涉及多少部门动用多少资源吗?拐卖案件我们之前遇到过不少,但是这种案件侦破起来难度非常大。犯罪分子拐卖一名无辜妇女儿童,通常最终受害者被卖到哪里去,他们都很难说清楚。这么大规模的解救行动,咱们一个区县分局加一个工厂保卫处,根本做不过来。”

    “做得过来!”

    李路坚决地说道,“说到底是经费问题,只要经费充足,我相信最大的困难的已经解决了。”

    苦苦笑了笑,梁红兵点头说道,“是,没错,最大的问题是经费问题。况且,人手也是一个大问题。”

    李路显然已经有全盘的考虑了,他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梁局,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人手绝对够用。”李路果断地说道,“我的想法是,主要资源由咱们保卫处来出,西城分局提供手续方面的协助,协调联系相关部门。厂里的人认保卫处,出了厂区,别人可不认保卫处,因此必须要有公安部门的干警协助。”

    梁红兵说道,“小李,这可不是小事。你的意思是,顺着查获的这个团伙,把他们已经拐卖的妇女儿童找到解救出来。你算过没有,这需要多少人手多少时间多少经费,绝对是一个很难估算的数字。”

    “梁局。”李路沉声说道,“我们当初当兵打仗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人民群众能有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不就是为了国泰民安吗?人口贩卖践踏了道德底线,摧毁的是无数个家庭。倘若连最基本的生活都被犯罪分子以如此丧心病狂的手段摧毁,我认为我们以及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所流的血,付出的青春,是毫无价值的。”

    梁红兵的神情逐渐凝重起来,“小李,你的观点虽然很偏激,但没有错。”

    李路说道,“梁局,我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情,哪怕花再多的钱,我也要做下去。眼下是个突破口,早一些找到被拐卖的受害者,他们就能少受点罪。”

    “具体解决办法呢?”梁红兵问道。

    李路毫无疑问早有方案,他说道,“我会请示厂部批准,必要的时候上报业务主管部门请求给予一定的帮助。经费问题,我会以企业捐赠的名义进行筹集,建立打拐专项基金,将整个行动长期化制度化。从公安保卫处里抽调人手,招手退伍军人充实打拐队伍,甚至可以列入红星厂的企业编制。”

    梁红兵被吓了一跳,他瞪大眼睛,道,“小李,你可想清楚了,这样一来,那就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你要源源不断地投入资金维持这个队伍的运转,你算过这笔账吗?而且,你的意思是组建一个打拐部队,光是这个团队的日常运转,就要耗费掉很多经费。”

    李路缓慢而坚定地点头,“是的,我有心理准备。钱不是问题,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现在最迫切的,是西城分局能够尽快协助展开行动,并且对保卫处的干部职工进行转专业培训。”

    毫无疑问,梁红兵彻底明白了李路的决心有多么大,他道,“我马上回局里向领导请示这件事情。”

    顿了顿,他道,“你最好向老周汇报一下这个事情,专员办公室出面打个招呼,市局的领导会更重视。”

    “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