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抢救图纸!
    ,!

    晕乎乎的从厂长办公室里走出来,李路在走廊那里扶着护栏眺望着正对着厂大门的远处的那一大片村落,久久不能淡定下来。

    他大概不会忘记y10工程,怎么可能忘记呢?

    没有办法,他没有任何办法。

    去年,甚至更早一些时候,y10项目就已经实际停止了,此时此刻,只不过是苟延残喘。

    如果他穿越在大佬的身上,没准能努把力争取一番,但很可惜,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家。最要命的是,哪怕他现在有数千美元的外汇可以自主使用,哪怕他的奋远公司每个月都能带来上百挖美元的利润,哪怕他现在干着“履带加特制钢管”的大买卖,作为一名民营企业家、私人企业主,他的地位甚至比不上小小乡镇的干部。

    而他唯一能倚重的,是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副处长这个身份。自古三教九流,商贩走卒是较为低下的,尤其是在华夏,社会地位这个方面,甚至要一直到了云时代,民营企业家才能得到与之财富差不多匹配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

    换言之,对于y10项目,李路既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也没有那个想法——只是白白浪费力气。

    前世的特殊身份,让他能够接触到许多尚未解密的东西,他很清楚这里面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至少他知道,此时此刻,东海市那边已经在开始替麦道公司生产md-82的机尾和机舱。

    至此,1970年启动的y10项目,走向了落幕。

    此时,试飞成功庆功宴的酒味都还在。

    人员解散资料被毁,一切烟消云散。如果是因为资金原因而终止研制,那么,完全没有必要将十年以来的研究成果彻底销毁,包括技术图纸在内,积累下来的所有成果,全部体现在纸面上,而这些,会在明年被彻底的销毁。

    这样的不正常,意味着该项目遭到了别有用心的对待。

    由此造成的影响是,三十年后,国家要搞大飞机,居然依然的是走替波音生产机尾机尾翼舱门这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道路!因为根基早在三十年前被毁了!甚至当年参与研发的技术人员,死的死衰老的衰老,找遍全国也找不回几个人来。

    那么多航空飞行器项目,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他们的研发团队里有一个共同的现象——科研人员是老中青三代共存,因为新人上不来,老人正在不断死去,出现了整整三十年的断层!

    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更是难以言表。

    y10的技术标准以及成品体现出来的经济效益,甚至不输于三十年后的各国同等级主力客机型号。

    破烂919搞十几年也搞不出来,为什么,因为你的底子已经没有了,基础是空白的,你要从头开始。

    错过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干线飞机,更是一个庞大到每年数千亿的民用运输市场。甚至影响到了军用大飞机的发展,最终影响的是国防科工体系的整体发展。

    李路没有马上答应王嘉庆,他需要冷静下来好好的思考思考应该怎么样做。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踩着这个时代特殊的脉络,把握住了每一个难得的机会,他的红星厂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王嘉庆老同学搞的航空发动机显然很明显了,那绝对是ws-8了。支撑这样一个研究项目,一年没几千万绝对不行。更加要命的是,红星厂根本没有这个研发条件,除了钱。

    他需要考虑两个方面的风险,第一是投入,第二是不可描述的危险。

    站在那里一连抽了好几根烟,来来去去的机关干部走过,不断地和他打招呼,他都只是微微点头,满脸都是凝重的神情。

    连履带都还不能生产的红星厂,一下子展开航空发动机的研发,这么大的步子,会不会扯着蛋蛋?

    在现在这个情况下,一头扎进这样一件很容易引起个别方面憎恨的事情里,这个风险能扛下来吗?

    他不能将红星厂数百职工的身家性命拿出来冒险,因此必须要慎重考虑其中的风险。如果这么干了,以后出现各种情况,应当如何应对。他得把这些都想清楚。如果是汽车发动机,他根本想都不想直接收归囊中。

    远处的天上,一群从北方来的候鸟群从远处村落那些低矮瓦房上面掠过,发出欢快的叫声继续往南飞,寻找可以栖息过冬的湿地树林。

    畏手畏脚的干什么呢?

    抢救!

    把那些即将要被销毁的技术图纸资料制造工艺资料抢救下来,能抢救下来多少就抢救多少!不就是一年几千万的投入吗!大不了把油田卖了,把奋远公司卖了,把省城的所有资产卖了,除了红星厂,一切介可卖!

    砸锅卖铁也要扛下来!

    他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脚踩上去,用力碾碎,毅然转身直接推开厂长办公室的门,里面的王嘉庆猛地抬起头来看着李路。

    李路带上门,大步走过去,表情十分的严肃,沉声道,“王厂,我愿意接纳你老同学的研发项目,完全遵照他的意愿展开研究。但我有条件。”

    王嘉庆站起来,“哦?说说,什么条件。”

    李路沉声说道,“红星厂没有任何这个方面的研究条件,最关键的是,没有任何航空发动机方面的技术人员。要拉一个团队起来,需要您的老同学负责这个事情。”

    “呵呵,我给你塞一个人,你反而要更多的人,看样子你的研究经费是很充足。”王嘉庆笑道。

    李路却是一点笑容也没有,他非常的严肃,“王厂,马金涛总工您也认识。当初请他过来,也是同样的条件。我出钱,研究成果专利归我,其他的要求我能满足的尽量满足,满足不了的想方设法也要满足。鉴于科研人员最大的顾虑是家庭,我这边出解决方案。只要愿意来的科研人员,一家老小的生活红星厂负责,家眷安排工作,子女安排就学,医疗全包。当然,前提是,他们要放弃原单位的编制。”

    王嘉庆略微思索着,说道,“这个不太好办,我尽量向老姚提一提,让他来想想办法。”

    李路微微点头,“在此之前,我需要和您的老同学见一面,详细谈一谈这个事情。他在哪里?我马上安排时间去见他。”

    摆了摆手,王嘉庆说,“刚才对你说的话你当耳旁风了。现在你的主要任务是盯紧外贸这个事情。老姚那边,我让他过来陆港。”

    “好,我会尽快筹措资金。”

    李路离开厂长办公室,王嘉庆不明白,李路为什么在这个事情上这么的严肃,他可从来没见过李路对任何事情如此慎重过。不过一想到涉及到数百万的资金投入,也就不难理解了。

    王嘉庆不知道李路估算的是一年数千万的研发投入,而不是几百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