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农村里的规矩
    ,!

    只花了三天的时间,李家的三十多亩甘蔗,全都收获完毕,整整齐齐的以差不多一百斤一捆的规格码在了村里的嗮谷场那里。

    当然,李路是坚决不同意用lc80来拉甘蔗的。从地里转运到嗮谷场,用的是牛车。生产队的牛车,村里其他人的牛车,得闲的都招呼过来,一股脑儿转运到了嗮谷场这里。

    从松软的地里把甘蔗拉出来,一般的卡车可不行的,手扶拖拉机也不行,牛车最实用,当然拥有巨大轮胎的耕种拖拉机是可以的,但是那玩意儿太少。搞得李路都有冲动让红星厂赶紧的仿制一拖的耕种拖拉机出来,好让他拉甘蔗……

    他当然是用理性克服了兽性。

    因为实行的三班倒的工作制度,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每天都有三十多人休息,这些人,接到李路的通知,就分成好几台212吉普车和一台运兵卡车过来了。都是农家子弟出身,青壮酗子,镰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气势,只花了三天时间就把三十多亩甘蔗给放倒。

    随即,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大约一百二十吨的甘蔗分别装上六台解放ca10卡车,张卫伟就带着部队撤回了。

    显然是严重超载了的。那些解放ca10都是经过修理厂加固改装的,装二三十吨东西一点问题没有,甘蔗叠得老高,两侧挡板也是经过加固的,插了人腿粗的直不溜秋的圆木加高了空间。看上去有点高楼大厦的感觉,开起来蜗牛一般就是了。

    这些卡车都是从周遭请过来的,一些手里有钱的人家,嗅到了市场经济的味道,购买卡车搞运输,大多买的是二手车甚至是国家单位国营工厂淘汰夏利的破车,改装改装就能拉二三十吨的东西。其中制糖厂的榨季就是他们最繁忙的时候,有了他们,更多的蔗农愿意把甘蔗直接送到制糖厂,而不是卖给收购站。精明的乡亲们是懂得算这笔账的。

    黄昏时分,在嗮谷场那里,李路目送保卫处的车队离去,打量了一下子长蛇行排列的六台满载甘蔗的卡车,对李耀华说,“大哥,明天你就回厂里把,三二五厂的那个陈煌还需要你拖一拖他的时间。”

    “好,明天我就回去。那小子乐不思蜀了,估计现在赶他他都不走了。”李耀华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笑道。

    今天一整天,他们兄弟仨可都没闲着,一样的跟着一起装载甘蔗,要把每把都有一百来斤的甘蔗叠三层楼那么高,没强悍的体力支撑那是绝对不行的。

    李路笑了笑,说,“这样最好,他最好在这住下来。对了,今年的甘蔗,多少钱一吨?”

    “昨天是五十六块,听说今天降了两块。”李家华说,“运输费要五块钱,去一块钱的皮,差不多有四十八块吧。”

    三十多亩地一百二十吨左右,到手估计也就五千来块钱。这个时候甘蔗的亩产大概在三吨和四吨之间,今年收成好,否则绝对没有超过一百吨的产量。平均下来一亩地大概是一百七十块的收入。

    按照人均来算,李家八口人,摊到每个人身上的年收入只有四百来块钱——他们家这个收入甚至算是高了的!

    这是忙碌一整年的收入,意味着,未来一年,全家的吃喝拉撒,基本上都得靠这五千来块钱。然后继续一年的劳作,然后等着下一个收获的季节,如果来一场足以摧毁甘蔗林的台风……这样的情况在当地非常的普遍。李路就更明白老妈为什么不同意请人了,甚至精打细算的能省则省。

    他们那一代人脑子里都是危机,生怕一个天灾过来,全家要饿肚子。一块钱掰开了花几天,那都是常有的事情。

    太苦,现在的农民太苦。

    “耀华啊!你们兄弟谁跟车啊?”走过来一名司机,手里拎着短短的水烟筒,粗着声音问道。

    李耀华说,“我跟车。”

    从百兴村到西河县制糖厂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这是按照运蔗车时速平均二三十公里来算的。进场排队的话,快的话大概五六个小时就够了,慢一点的话,天亮之前也能完成。所以李耀华算了算时间,认为是够用的。

    他是老大,这样的事情,老爹不在,当然是老大去,这是规矩——要去过秤收钱的。

    李路却是说,“不,二哥,你跟车。大哥,今晚你好好休息一下,红星厂那边的事情重要。”

    “好。”李耀华和李家华同时点头。

    李路对李家华说,“二哥,奋远公司那边,一些不太重要的会计活,你交给别人做,老余不是招了几个会计师吗,让他们去做,你管好总账就行。”

    “我知道,已经在逐渐的规范了起来。”李家华答应下来。

    李路看了眼那边,蔡叶芬带着老五老六在捡掉在地上的甘蔗,李路压了压声音,说道,“大哥,二哥,有个事情你们要提上日程了。”

    “什么事?”李耀华问。

    李路笑了笑,说道,“娶老婆啊,你看咱们老妈,她虽然不催促,那是因为你们刚刚出去工作,她忍着。我敢说,今年过年的时候她肯定要说。你们现在不主动,到时候她去帮你们挑,你们怎么办?”

    李耀华顿时就愣了,随即苦笑着说,“是,咱老妈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

    “大哥,你原来的那个女朋友呢?听说是王村的?”李路依稀想起这么一件事情,那还是四五年前,就是他们一家人还没分开的时候,作为老大,二十岁出头的李耀华已经进入了婚娶流程。

    “王红梅。”李家华笑道。

    李路说,“对,红梅姐,你们现在还有没有联系?”

    谈起这样的事情,李耀华堂堂红星厂厂长脸都红了,他说,“偶尔,你们别操心我的事情。我记着了。”

    “那就好。”李路看向李家华,犹豫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李家华的肩膀。二哥心头对郑东云的恨,恐怕很难淡掉。

    当时为了防止李家华杀了郑东云,李路把他带着去了东北长春厂那边买车。在这段时间里,李路施加压力,对郑东云的宣判进行得很快,贪污、渎职、强行等数罪并罚判了十五年,拉到西北那边服刑了。

    李路这才放心,否则,以李家华的性格,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杀了郑东云。他再了解他二哥不过了。李家华和李耀华是相反的性格,以前李耀华沉稳得显得木讷,而李家华则是外向开朗型。经过这件事情后,调换了过来。经过历练,李耀华越来越有企业家风范,而李家华则变得沉默寡言了许多。

    他是了解二哥的心思的——李家华非于晓曼不娶。

    但是,李国光也好蔡叶芬也罢,绝对不会接受一个不是处子之身的儿媳妇!

    这就是当年那深入骨髓的思想,尤其在农村里更加的明显!

    现在到底怎么了,世风日下啊……

    哪怕李国光和蔡叶芬之前对于晓曼再满意,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都不会接受这样的结合。他们可以非常非常的关系于晓曼,但绝对不能让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

    李路对此毫无办法,至少现在,他也是根本不可能说服得了爹妈的,因为——婚姻大事,做主的那必须是爹妈!

    这可是1981年啊!

    “大哥,老三,我走了。”李家华接过李祖明从家里拿过来的一件军大衣,说道,用力揉了揉李祖明的脑袋,说,“别玩疯了,想学开车,放假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复习复习考个第一回来。”

    “知道了,二哥。”李祖明说。

    兄弟三人目送车队摇椅晃的从嗮谷场这里驶离,沿着外出的土路,慢慢的往市区方向走。到了市区,才有路通往西河县制糖厂。

    李祖明拉着装了掉落甘蔗的小拉车跟着蔡叶芬和俩妹妹走在前面,李路和李耀华在后面跟着走,一起往家里去。

    李路拿出烟来分了过去,点起来抽了一口,说,“大哥,我想把村里的路给修一年,多修几条,方便乡亲们的交通。”

    “这是好事,你想怎么弄?”李耀华马上表示赞同。

    谁都有光宗耀祖的理想。

    “请规划局的专家调查研究一下,要搞,就搞好一些。”李路说,“我想把这个事情交给你来负责。”

    李耀华点头说,“行,我回头就落实这个事情。先让规划局的人拿个草图吧。反正是咱们出钱,他们没有不帮忙的道理。”

    “那是,我得看草图。”李路道。

    “好,我抓紧联系。”李耀华道。

    他们李家,李国华不在家的情况下,对外做主的就是李耀华,这是长子的责任,也是权力。李路再厉害,他也不能坏了村里的规矩。在一些村庄里,国家法律的约束性都比不上一些延续下来的规矩。

    给村里修路这个事情,必须也是只能让李耀华出面,其他任何人都不行,当然李国光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李国光被建筑材料烧制厂日进斗金的赚钱速度给吓坏了,根本一步都不敢离开厂子。他这个专门研究农作物的专家,在基本上没办法对生产提意见的情况下,宁愿跑过去和钟华研究农作物实验,也不会轻易跑回家来——要把厂子看好了。他认为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是李路手里最赚钱的工厂了。

    兄弟俩说着话往家里走,那一边,黄光辉开了一辆红星帕杰罗v33飞奔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