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就是你杀的人!
    “废物。”

    圆脸歹徒一口浓痰吐在王洋的脸上,此时,王洋已经瘫在了地上,他面无血色身体仿佛失去了骨头与力气,死尸一样瘫坐在那里,惊恐地看着距离他不到五米,方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此时躺在了血泊里,衣衫不整,胸口处还在汩汩冒着鲜血的肖小翠。

    “尸体怎么处理?”高个歹徒问。

    圆脸紧了紧裤腰带,说,“就扔这吧,这荒山野岭的。”

    “他呢?”高个歹徒指了指王洋。

    王洋已经彻底没了自我意识,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算了,他活着和死去没什么区别。”圆脸歹徒说。

    他们收拾了一番,没有要王洋的自行车,飞快的离开了现场。他们料到肖小翠这么刚烈,轮到圆脸搞的时候,肖小翠突然爆发起来挣扎,差点伤着了圆脸的命根子,圆脸恼羞成怒之下捅死了肖小翠。

    这一切,就在王洋面前发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洋猛地惊醒,他下意识的要发出惊叫声,却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理智控制住。他死死捂着嘴巴,连滚带爬起站起来,飞快的跑过去推上自行车,要骑上去的时候连续摔了三次,好不容易上了车,他飞快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了——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肖小翠。

    如果他当场采取措施,肖小翠也许还能活下来。

    王洋跑的时候,肖小翠还没断气。

    从另一个方向飞快过来一辆自行车,那是聂荣生。

    他把女工送到家后,抄小路回家,敲就是穿过人民公园。他隐约听到呼救声,顺着声音找过来。当他找到现场的时候,王洋已经离开了好几分钟。

    聂荣生看到一个人倒在地上,连忙的下车跑过去,定睛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他来不及想那么多,连忙冲过去,看清楚了是肖小翠的时候,他震惊无比,失声喊道:“小翠!小翠!”

    他把肖小翠抱起来,肖小翠还没断气,她抓住聂荣生的胳膊,瞪着眼看他,想要说话,却是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慢慢的死在了聂荣生的怀里。

    去而复返的王洋在黑暗处看到了这一幕。

    聂荣生抱着肖小翠哭了起来,“小翠!小翠你快醒醒!小翠!”

    却说王洋失惊无神慌不择路地往外面跑,迎面就装上了追过来的李路和黄光辉。他吓了一跳要摔下来,黄光辉眼疾手快扶住他的车把,他这才没摔下来。王洋看清楚了之后,一颗心瞬间地放了下去!

    因为李路和黄光辉身上穿的都是军装,65式的绿军装。李路通常不佩戴红领章,而黄光辉的编制是在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用的是公安的肩章。这样的穿着就是人民保护神的存在。

    “公安同志!救命!快救人啊!救人啊!”王洋顿时哭了起来。

    黄光辉好一阵子安慰,王洋才安定下来,随即指着身后说,“杀了人!杀人了!快救救我女朋友!”

    “带我们去!”李路断然道。

    准备扶起自行车来骑,黄光辉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赶紧的前路带路还要什么自行车!”

    王洋这才慌慌张张的往回走,往最黑暗的地方走。此时有两名公安在,他胆子大了不少。他一边走一边催促快点快点,这个时候他才稳定下来想起应该救肖小翠,但他认为肖小翠早已经死了。

    三人走近到现场,于是看到了聂荣生抱着肖小翠尸体的场面。王洋一下子愣住了——他认出了聂荣生,他脑子里居然是在想——聂荣生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

    他是知道的,厂里也都在传闻,说聂荣生和肖小翠有那种意思,他把聂荣生视为情敌,利用聂荣生老实这个性格特点以及他作为厂部办公室干部的权力,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把肖小翠追到手。

    此时,他看到自己的对象被他最不喜欢的人抱着,哪怕是尸体。他那个变形了的所谓的男人的尊严一下子冒了出来。在他的女朋友遭到欺凌并且被杀害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吓破了肝胆,而此时,也许因为有两名公安在身边,他突然的感觉到自己有了极大的勇气!

    “他!就是他!”王洋想都没想,指着聂荣生大喊道,“就是他杀了小翠!他还!他还……奸-污了小翠!”

    黄光辉一下子拔出小砸炮来瞄准了聂荣生,大喝道:“把人放下!举起双手!”

    聂荣生慢慢放下肖小翠的尸体,缓缓站起来举起了双手,但是他的目光依然盯着肖小翠——他到现在都没能接受肖小翠已经死了的现实。

    微微皱起了眉头,李路举步走过去,但是他没贸然踏入现场,站在边缘仔细打量着。女死者衣衫不整,下身更是一丝不挂,从下身的位置来看,被害的时候应该是仰卧着的,而那一块地面的草皮很杂乱,也许经过一番挣扎。

    李路指了指聂荣生,说,“你过来。”

    聂荣生这个时候才慢慢回过神来,“不是我,公安同志,不是我做的。”

    “就是!就是你!聂荣生!我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个畜生!”王洋指着聂荣生愤怒地骂道,刚才那一番场景似乎比给他戴绿帽子还要让他疯狂。

    李路扭头喝道:“别吵!”

    随即,他对黄光辉说,“去叫西城分局的人来,让他们带上大功率照明灯。记住,要沿着我们走的路过来,不要破坏这一片的现场,尤其是脚印。”

    “是!”黄光辉说,“首长,枪。”

    他把枪扔给李路,他知道李路刚刚和小日本谈完事,身上不会带枪,倒是车上有一支备用的,但是李路没带过来。

    “首长”这个词让王洋和聂荣生都微愣了一下,比公安更有震慑力。王洋也老实了,怨恨地盯着聂荣生,不敢再大声吵闹。他甚至不知道,他对聂荣生的恨,源自于对歹徒的恨的转移。他打心里害怕歹徒,已经有了深入骨髓的恐惧,而聂荣生在他眼里,是个可以随意欺凌的对象。

    被恐惧压下去的恨意此时全部爆发了出来,在意志力的干涉下全都转移到了聂荣生的身上。

    聂荣生就是个畜生,就是他害死的小翠,就是他。潜意识里,他在不断的自我催眠,强迫让自己相信这样的才会是事实。

    不是那样的,绝对不是那样的——绝对不是肖小翠在我面前被人强行之后杀害而自己没有丝毫动作,绝对不是这样的。

    事实是聂荣生这个畜生贪图肖小翠的美色做下了这桩罪行。

    罪恶的事实,为了掩盖自己的懦弱,被王洋毫不犹豫地死死的掩盖了起来,而把矛头转向了一个最合适的替罪羊——聂荣生。

    李路无从得知这些,这个过程发生了什么,他不得而知,但是,他的第一感觉是——王洋在说谎,聂荣生不是凶手。

    现场的情况很诡异。

    最关键的是,他们是跟踪两名歹徒过来的,然后就发生了凶杀案,这还不明显吗?李路是自责的,如果更谨慎一些,就不会丢失目标。没有丢失目标,这起惨案也许就不会发生。很年轻的姑娘,可惜了。

    人民公园是西城分局的辖区,也就是说,人民公园是在新光明厂的西边的。大体上看,新光明厂和纺织厂之前,就隔着个人民公园。这个公园太大了,连同大片的荒地和农田一起,有差不多四千多亩。

    黄光辉一路狂奔,先回到纺织厂大门那边取车,然后飞驰去了分局。分局值班干部非常的重视,连忙地叫人出发,同时给梁红兵打电话。黄光辉交代了细节后,连忙地飞驰回人民公园。尽管他知道李路的安全不需要他操心,但是对于差不多等于是警卫参谋的他来说,是怎么也不敢放心的。

    梁红兵以西城分局常务副局长的身份担任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处长,而李路则以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常务副处长的身份,进入了分局党委。需要指出的是,经过重新的划分,西城分局的辖区加入了新光明厂片区,管辖面积几乎增加了一倍,因此机构级别也提升为副处级。梁红兵的本来就是正团干部,其他方面条件很充分,顺理成章的从排名靠后的副局长成了常务副局长。

    从这个方面看,梁红兵是新光明厂的领导,李路同样也是西城分局的领导。分局党委委员的指示,分局里的值班干部当然是很重视的,更何况还是命案。

    西城分局的反应很快,前面打拐的时候,有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反应速度作为参照,甚至民兵营的反应速度都远胜他们警察的,因此局领导非常在意这方面的建设。梁红兵借机的做了一次纪律整顿,分局的反应速度有了很大的改观。

    黄光辉前脚刚到,后脚就过来了十几名干警,又刑警队长带着过来。两辆212吉普车以及三台长江750警用摩托车,就停在了外面,依照李路的吩咐步行进入现场。

    他们带来了大功率的照明灯,使用电线,和外面的212吉普车电源相接,经过变压,只要车辆发动机处于怠速状态,就能供电。

    干警们动作很快的架设好了照明设备,现场被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非常的清晰。

    李路刚刚已经检查过了,肖小翠已经死亡。

    刑警队长跑过来向李路报告,“报告首长!西城分局刑警队秦明报到!”

    “秦队长,让你的人注意脚下,不要随意进入现场,凶手一定留下了脚印。”李路叮嘱道,随即问,“法医到了吗?”

    “法医?”秦明皱眉。

    李路说,“让人去医院请医生过来。”

    “是!”秦明连忙让人去了。

    法医这个职业,现在还没凸显出至关重要的价值来。甚至,如果不是李路提醒,刑警队这帮人会一窝蜂的进入现场,什么痕迹都会被破坏。这会儿办案的方式方法还处于比较原始的阶段。

    李路看了眼那边站着的王洋,对秦明说,“秦队长,派人把那个戴眼镜的带回去,不要让任何人接触他。”

    “他是嫌犯?”秦明顿时瞪大眼睛。

    李路摇头,“应该是目击者。”

    “我让人去询问。”秦明说。

    “不,先带回去关起来,什么时候询问等我的命令。”李路果断地说道。

    “是!”秦明答应下来,没什么是不答应的,别人认为李路的分局党委委员是个名义,分局的人可不这么看。人家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人都敢得上市局了,而且企业行政等级是正处,比他们局长都要高,谁敢不拿委员不当领导。

    哪怕是分局威望很高的梁红兵副局长都得听这位李处长的话。

    前面李路参加过一次分局党委会议,秦明见过他。况且,新光明厂公干保卫处主导分局协助搞的长期打拐,总负责人就是这位爷。听被抽调进去的人说,待遇好得令人发指,秦明都羡慕了。如果不是命案重案都要他来办,他也想去打拐了。

    李路刚想问技侦过来没有,猛地想到现实情况,边说,“安排人,跟着我对现场进行勘察。”

    “是!”

    秦明点了两名经验丰富的老干警,跟着李路举步走进了现场。每人都打了一个手电,还没走几步,就听见那边吵了起来。

    “为什么抓我!?我是目击者!杀人犯是他!是他!你们应该抓他!”王洋挣开干警的手,指着那边的聂荣生喊道。

    干警们一下子紧张起来,都盯着聂荣生。

    他们不知道什么情况,李路又没说什么,聂荣生就一直站在那里发呆,还沉浸在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的情绪之中。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遇上什么样的危机。

    “首长……”

    李路扭头看过去,指了指王洋,说,“把他带回去,先关起来。”

    “他呢?”秦明指着聂荣生问道。

    李路说,“也带回去,单独关起来。”

    “是!”

    领导命令,干警们马上动手。

    李路补了一句,“别动他们,任何人都不得和他们进行接触,明白吗?”

    他担心干警们会上手打人,这年头这样的事情太正常不过了。夸张点说,普通人警局里走一遭,不脱层皮是不可能的。管你三七二十一,先干你一顿,老实了再说别的。

    情况查清楚之前,李路既不相信王洋的指证,也不会轻易排除聂荣生的嫌疑。

    王洋还在那叫喊,有个干警受不了了,一拳头干过去,一下子就老实了。那干警还小心地看向李路这边,怕领导知道了挨骂,结果看到李路已经蹲在地上仔细勘察地现场的植被来。

    很明显,现场的脚步非常的杂乱,通过脚印进行判断,现场绝对不止两个人。仔细看了看,包括刚才聂荣生站立的位置,最起码出现了五个人的脚印,而且都非常的新鲜。

    秦明盯着死者的下身发愣,有些发呆地说,“先jian后杀?”

    “不要动!”李路叫住了准备去动尸体的秦明,摇了摇头,说,“不要动尸体,等医生过来。那上面极有可能残留了凶手的痕迹。”

    这年头没有什么dna检测,就算是提取到凶手的dna,也无济于事。甚至脚印对侦查都没有很大的帮助。要命的是,李路和黄光辉一直没能看清楚那两名歹徒的样子,只是通过身影大约能看到是一高一矮两人。

    最担心的是那个王洋,如果他一口咬定凶手是聂荣生,这个案子就极有可能成冤假错案。目击证人的指证,在现在这个时代,是最有利的证据。

    李路没有让秦明他们马上进行询问,就是因为他看出了王洋有问题,哪怕他不是凶手,也极有可能是出于某种因素而撒谎了。

    出于对市区治安的忧虑从而实地体验一番的李路,没有想到这个案子会引出那么多的麻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