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打白条?
    “你得要有工商局的盖章,因为你这个是进出口,还要先拿到海关的盖章,明白吗?”

    尖嘴女干部脸黑得很,跟谁欠了她五百万一样。说完这句话她就紧闭上了嘴巴,不再搭理李路。

    李路眉头一皱,问道,“这位同志,你把话说清楚,怎么个先来后到法了。”

    “去吧去吧,忙着呢,备齐材料再过来。”尖嘴女干部不耐烦地挥手。

    李路忽然的笑了,他转身走了。

    这里是办事窗口,是那种类似于供销社的柜台,里面很高,工作人员坐着,中间是水泥砌的拱顶门样式的窗口,人民群众站立的地方则很矮。确切地说,人民群众站立的地方是和外面地面成一个平面的,而里面则垫高了。

    形成了工作人员坐着居高临下的样式,而人民群众只有站着才能勉强看得见柜面,你要是个子低一些,像就这柜面写字都是费劲的。

    到这边来办事的群众很多,大多数个体户。嗅着了春风味道的人们,想要做生意,又担心被打击,那么,就要备齐所有的手续。通常不跑个两三个月,别想拿到许可——这会儿甚至没有什么个体户经营营业执照这些玩意儿。

    经贸局与工商局有许多职能上的重叠,事实上许多手续都是重复或者基本重复的。奈何要办成事,就得这么来来回回的跑。

    小鬼难缠。

    黄光辉在外面等着,帕杰罗v33就停在路边。

    看见李路出来,他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站在边上等着。

    李路走过来,问道,“衅,你到这边办过事吗?”

    “首长,有,送耀华厂长来过两次。”黄光辉说道。

    他的编制虽然是在新光明厂,实际上却是被两边差遣。那边有事做就去那边,跟着李路的时候是警卫员,送其他人出去办事的时候,是司机。

    李路问,“每次都很顺利吧?”

    “很顺利,耀华厂长每次过来就是把资料拿过来,这边盖上章就完事了。”黄光辉说。

    李路暗暗想着,道,“今天这个事不太正常。”

    “不给盖章?”黄光辉有些意外。

    “嗯。”李路微微点头。

    黄光辉轻轻扯了扯嘴角,说,“好多政府人员的态度都很差,办个事不容易。”

    “走吧,回红星厂。”李路上车。

    黄光辉把帕杰罗v33踩得飞起来,尽管马路并不宽敞,但是胜在车辆稀少,而且大多是砂石路面。这种越野车狂奔而过的是,会卷起真真的烟尘,那感觉犹如在战场上奔驰一样。

    这对黄光辉这样的老兵来说,能找回一丝在部队的感觉,再没有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了。他因此喜欢上了警卫员以及司机这样的岗位,对这个车更是喜欢得不行。

    三点零六个缸v型排列,五速手动变速箱,第一代超选四驱系统,两驱与四驱之间切换简单方便,最紧要是动力够足。一档半联动三千转起步,飞一般的感觉。

    李路才不会傻到真的按照那尖嘴女干部说的去跑其他部门的章,他得回来问清楚李耀华,到底是个什么章程。按理来说,有前面的经验,红星厂这边已经总结出了怎样跑才最节省时间的经验。李路按照这个来,资料那应当是没有问题的。

    难不成遇上了传说中的脸难看事难办?

    往往有些政府工作人员刁难人民群众的理由是奇葩而匪夷所思的,也许是因为心情不好,甚至仅仅是因为大姨妈来了,就随便说两句话把你打发走。人民群众出于对我党以及政府的信任,无形中是非常重视和信任代表着政府的工作人员的话的。

    “也许他们只是随口说的,但是对于人民群众来说,那几乎和圣旨一样,慌慌忙忙的按照他们说的话去做。往往有些时候人民群众按照他们说的去办好了,再回来盖章,他们可能就是一句领导不在或者今天办不了,就把你打发了。现如今,脸难看事难办的情况,看样子是很严重了。”李路感慨着对黄光辉说。

    黄光辉拐入通往红星厂的专用公路,反而这条红星厂自己修建的公路路况是非常好的,有意识的在两侧预留了一百多米宽度的位置,为未来的扩建打下基础。现在,这条被称之为红星大道的专用公路是双向四车道,两侧安装了路灯,是陆港地区最美丽的公里,总长是八点九公里。

    笔直的红星大道一路直驱到底,就是红星厂的大门。

    黄光辉说道,“首长,咱们这还是市里的重点企业,如果是其他小工厂小作坊,办事更难。我听耀华厂长说,有些个体户办个证跑了好几个月也办不下一个证来,没办法,只能冒着危险做生意。”

    “当前的政策环境有待改善。”李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一些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态度和方式是到了必须要改进的时候了。这样下去,我党的形象会被一小撮人给搞坏掉。”

    黄光辉尽管不懂这些道理,但是他知道这么做是肯定会影响到我党的形象的,因此非常的认同。

    在部队的时候,简单单纯,回到地方,尤其是到了陆港这边工作,接触面广,更加了解了当前社会的实际形态。

    车直接到了办公楼那边,李路直接到李耀华的办公室那边去,通常没人在。果然,李耀华不在,他一般在下面车间和工人们一起,很少在办公室里坐着。红星厂里的职工们戏称,红星厂有两个厂长,一个是工人厂长,另一个是影子厂长。影子厂长说的就是很少露面的李路。

    李耀华知道自己的能耐,那是绝对不能去干涉技术方面的事情。他把自己的位置找得很准,技术之外的事情,尤其是工人方面的管理,这才是他最需要重视的。

    毫无疑问,李路没有看错人,他的大哥是一名非常合适的行政厂长。不少工厂经常发现行政干涉技术的事情,一个好端端的项目就很有可能因为不懂技术的领导一拍脑袋就给砍了,而一个明显亏损的项目,同样也会因为领导一拍脑袋

    行政部的人连忙的去找李耀华。

    李路就在办公室那里坐着,办公楼是很安静的,编制人员不多,这让他很满意。红星厂的一线工人地位比机关行政人员地位要高,而且等同级别的话,技术人员的待遇最高,然后是工人,行政人员是排在末尾的。

    这是李路特意制造的差异,让知识得到真正的认可,让最有价值的劳动凸显出来,其次达到吸引技术工人的目的。这种环境里面,红星厂的工人对厂子有很强的归属感,基本上继承了国企职工对厂子的厚重感情。

    国企并非一无是处,事实上经过三十多年的企业改革,最终探索出来的道路依然是带油浓厚六七十年代国企特色的模式。

    李耀华很快回来,李路把事情说了一遍,李耀华奇怪道,“不会,资料是齐全的。前面去盖章,都是这些手续材料,没有少的。”

    他思考了一下,说,“会不会是身份问题。老三,你忘了,红星厂的法人是我。”

    李路猛地一愣,继而一派脑袋,他确实忘了这个事情。

    笑了笑,李耀华说,“交给我吧,我去办。一天就能跑下来,明天去海关那边走剩下的手续就可以了。”

    他心里是有数的,既然李路不说项目的具体情况,他就不会问。他知道李路做的很多事情是不易打听的,这也是红星厂里有着与部队同样严格的保密守则的原因。

    这毕竟是一家要走军工装备研制道路的企业。

    “行,那就交给你了。”李路说。

    李耀华正要说什么,办公桌那里的电话响了,他过去接,听了一阵子,脸色一下子有些变化了,他对着电话说,“我知道了,你先别回来,在那边等着。”

    挂了电话,李耀华对李路说,“西河制糖厂那边出了点问题。前些天老二不是跟车去卖甘蔗吗,今天通知去取钱,结果老二说制糖厂给打白条。他没答应,还没签字,打电话过来问怎么办。”

    “白条?”

    臭名昭著的白条。

    李路起身,道,“我去看看,大哥,你抓紧把这个事情办完,这个事比较急。”

    “放心吧,不行的话我直接给周秘书打电话。”李耀华说。

    “好,我先去了。”

    李路连忙出门,叫上黄光辉就驱车往西河县那边赶。

    蔗农往制糖厂输送甘蔗,过了称之后,蔗农是不能马上拿到钱的,而是收据,上面有姓名、重量、单价等等信息,然后回家等通知。通知到,再到制糖厂财务科那边结算。这个操作也正常,国营工厂嘛,国家的,信得过。工厂集中起来一批批的统一发放也有利于他们的管理和操作。

    李路心里担心的是白条。

    他没想到白条这么快就出现了。

    在他的记忆里,应当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才会出现国营工厂给农民打白条这种现象。这个时候的国企,大多数的日子还是挺好过的。

    白条的恶臭在于——一欠就是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

    这是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八十年代的一百块,二十年后拿回来的还是一百块钱,都是一百块钱,但是购买力已经是天差地别了,甚至有些干脆就真的成了废纸,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那可都是农民辛辛苦苦一年下来的全部收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