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老爹被抓了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边正分析着情况,那边,一辆浑身都是灰尘并且翼子板、轮胎侧面沾满了黏土的212吉普车风驰电掣一般地飞驰进了红星厂。

    这辆脏兮兮的212吉普车喘着气直奔办公楼那里,车停稳,上面跳下一名身着天蓝色工作服的年轻工人,熟门熟路的往李路的办公室那边跑上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杨青松。

    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的厂长是李国光,但是实际上管具体事的是副厂长杨青松。成立六七个月,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凭借机械化生产带来的超高产量以及多种多样的的产品,甚至能够根据客户提供的尺寸进行定制。大举杀入了陆港地区的建筑材料市场,只要是土建方面的。板砖,预制板,超大石块,定制的长条钢筋混凝土支柱……

    光是建筑用砖,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就迅速占据了陆港地区的半壁江山——不但质量好,而且产能高,具备了迅速填充市场的主要特点。

    陆港市区第一座高层综合建筑体海富大酒店已经和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签订了未来一年的建筑用砖的供应合同。无疑,借着海富大酒店这座未建成便闻名全陆港的“最高级酒店”的名头,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的名号狠狠地打了出去。

    但凡用点心思,加上足够的勇气,这年代做生意赚到钱是容易得很的。况且,李路是高起点进入这个行当,福叔之流的杂牌军自然的是被打得无还手之力。

    杨青松并不知道李路在这里,但他知道李耀华肯定是在厂里的,结果跑过来一看,老大老二老三全都在,略微惊讶了一下,张嘴就问,“你们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李耀华和李家华异口同声问道。

    “二哥,别急,坐下慢慢说。”李路指了指椅子,马上倒了一杯水。

    杨青松是百兴村四大金刚的老二,李路叫二哥是没毛病的。

    坐下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水,杨青松一抹嘴巴,喘了口气,说道,“出事了,砖厂两台车被工商局的扣了,李叔和司机都也都抓走。你们都在这里,我以为你们已经知道这个情况。”

    “什么?我爸被抓了?”李家华一下子站起来。

    李耀华顿时锁起了眉头,“什么意思?为什么扣人扣车?”

    杨青松道,“我是接到电话才知道的。工商局往厂里打电话,让带五千块罚款过去赎人赎车。说是违反了工商管理条例,具体情况不清楚。”

    “放他-娘-的-狗-屁!”李耀华顿时就爆发了,“砖厂的所有手续都是完备的,并且隶属红星厂,运行了好几个月一直没事,现在说违反工商管理条例,还罚五千!”

    要知道,五千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在很多人眼里,那可是超级巨款了。就好比未来许多人的梦想是赚他一个亿,现在的人们甚至都觉得万元户可望不可即,而九十年代的人们梦想是赚十万九千八,那就足够一辈子的花销了。

    众人的目光汇聚在李路脸上,李路沉吟着说道,“基本能确定,经贸局拒绝盖章,西河制糖厂的白条,以及现在的工商局抓人扣车,是有密切联系的,背后有人在给咱们设绊子。”

    “我去查!”李家华咬着牙说,举步就要往外走。

    李路喊住他,说,“二哥,先别急。”

    李家华站住脚步。

    此时,李路慢慢站起来,快速思考了一阵子,于是对李耀华说,“大哥,带上钱,先去把人赎回来。”

    “老三!不是吧,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认罚?”杨青松瞪眼说道。

    李路缓缓摇头,沉声说道,“现在我们的形势不容乐观,完全没掌握对方的任何情报,没有主动权,贸然行事适得其反。最要紧先把人赎回来,后面怎么来弄,再详细计议一下。”

    他已经深感情报获知方面的力量缺乏的无奈以及被动,讽刺的是,他的另一辈子是少将情报官,主导建设了一张遍及全球的情报网络。

    搞情报机构势在必行了,哪怕不能用军用标准来衡量,商场也同样离不开高效及时的情报获知能力支撑。情报机构的重要性,尤其在当前的通讯环境显得重要。在没有便携式即时通讯技术的情况下,以人力为主的情报机构就是战斗力的倍增器。

    他的话就是命令。

    李耀华说道,“老三说得没错,先把人救出来,其他的从长计议。”

    他连忙去财务那边支取现金。

    随即,一行四人每个人都或坐或开一台车,为了晚些时候分开办事的方便。李耀华是有司机的,而李家华和杨青松是典型的车瘾子,喜欢自己开车。

    四台车浩浩荡荡的往工商局去。

    陆港市工商局位于老城区,街道弯曲而狭窄,许多道路只能容纳一台车行驶,因此多为单行道。而这一片在民国时期曾是繁荣的商贸区,至今保有大量的民国风格建筑。

    王凯军在吴志国的办公室喝茶。他挺早就过来了这边,坐了有两个小时。两人闲聊着,差不多十二点三十分的样子,小年轻科员拎着饭篮子脚步匆匆的从饭堂的方向过来。

    抬眼一看,吴志国就不满地说,“怎么打个饭这么慢。”

    小年轻科员连忙解释道,“科长,我另外让大师傅加了两个拿手好菜,特意跑到老傅家打了他们家的米酒,这才晚了一些时候。”

    “哦,老傅家米酒是不错的。”王凯军笑着摆了摆手,说,“小同志,摆上吧,中午啊,我要和你们科长好好的喝两口。”

    “王科长,请稍等。”

    小年轻科员连忙的把饭篮子里的菜肴什么的都端出来,小心的在茶几上面摆好,完了把米酒拿出去,他还细心的准备了两只精致的小酒杯。菜肴大多是下酒菜,居然还有热腾腾的鸡汤。

    “行了,你去休息吧。”吴志国挥了挥手。

    小年轻科员连忙的点头哈腰,对王凯军说,“王科长,您慢用。”

    连忙的出去了,带上门。

    吴志国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王科,请。”

    “老吴啊,你我兄弟不用客气。”王凯军摆手说,当仁不让的起身过去坐在了沙发主位上。

    作为工商局市场监督科的科长,吴志国的办公室面积可不少。几个科室里,他们市场监督科是很有油水的一个部门,科长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落座,倒酒,拿起筷子开始小酌。

    “人放出来没?”吴志国举杯和王凯军碰了一下,问道。

    王凯军摇了摇头,说,“还关着呢。我打听过了一圈,西城分局有个党委委员发了话,没他的命令任何人不能接触王洋,到现在笔录也没做。”

    “你说的那个党委委员就是李路吧?”吴志国笑道。

    王凯军眼中闪过一丝恨意,点了点头,“就是他。所以我这不过来麻烦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的拿自己当人物了。”

    吴志国笑道,“放心,我这边没有问题,你怎么说,就怎么坐。今天先给他上到开胃菜,天天查他,你看他能顶得了多久。”

    王凯军说道,“他们家刚好往西河制糖厂送了一批甘蔗,我打了个招呼,扣下了甘蔗款。”

    “你姑姑好像是西河制糖厂的财务主任吧?随便找个由头,开张白条,就让他跳吧。”吴志国捡了颗花生米扔进嘴巴里嚼着。

    王凯军笑道,“是,我小姑在西河制糖厂做了半辈子的财务工作。只是这个公安系统,我这边找的人搭上了线,但说不了情。那小子在公安系统还挺硬的,有新光明厂撑着,局长都要给他面子。”

    “我看啊你就别犹豫,给你堂叔打电话,请他老人家出面打个招呼,谁还敢把人扣着。”吴志国说,“再者说了,王洋是目击证人,不是嫌疑人,他们这样的做法是完全不合规矩的!”

    王凯军胸口处憋着一口恶气,他只是一直忍着,他道,“西城分局的说王洋有嫌疑,简直是放屁!我们家王洋打小连杀鸡都不敢看,你说他去杀人,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王科,先把人弄出来,其他的慢慢再跟他算。”吴志国说道,“这个事情透着古怪,那姓李的就是个挂名党委委员,他实际上不但是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的副处长,还是红星厂的实际控制人,一手官一手商的。这个人的背景恐怕也是有一些的,可是奇怪的是,他为什么要针对王洋?”

    王凯军摇了摇头,说,“我也觉得奇怪得很。我找了市局的人打招呼,西城分局给顶了回来,咬定说王洋有嫌疑,要查清楚才能放人。这个事情背后捣鬼的人是李路,这一点是肯定的。”

    吴志国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不管他了。这么跟你说吧,用不了两天,他会自己找上门来。”

    “呵呵,你倒是很有信心。”王凯军说。

    吴志国颇有深意地说道,“我扣了他父亲,这会儿就关在执法队里。”

    微愣了一下,王凯军举杯,道,“吴科,大恩不言谢,等我家那小子出来,我让他亲自过来请他吴叔叔喝酒!”

    “自己人,别客气。”

    吴志国压了压声音,说,“企业干部经商,这事还没明确的政策。找几个可靠的人,把他给举报上去。既然动手了,就使点劲,搞彻底些。”

    王凯军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事已经在做了。”

    两名五十多岁的正科级干部在办公室里喝了起来,你来我往的就着这件事情下酒,好不快活。

    王凯军担心的是儿子在里面受苦,他压根就不担心杀人没杀人这个问题。别说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没那个胆量,就算真是他杀的,不就是一个女工吗,赔点钱私下解决,又有多大问题呢?

    只是李路当时在现场的一句话,让整件事情的发酵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