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真相大白
    ,!

    李路是绝想不到这一连串的事情是与王洋有关的,他同样不知道,他指示西城分局的人不要让任何人接触王洋,目的是给他时间让他冷静下来,然后再进行询问,以免王洋在情绪激动当中做伪证冤枉好人。

    结果西城分局那边压根就没领会他的真正意图,而是把王洋当成了嫌疑人关了起来。他们的想法也没有错,在现场抓获的两个人,王洋和聂荣生,认为他们都有嫌疑,也是再正常不过。

    不过,西城分局还真的不打折扣的贯彻了李路的指示——不让任何人接触王洋。一直在等着李路的新的指示呢,而梁红兵那边忙着调查死者的身份以及社会关系,一时半会还没顾得上这边,一听说是李路的指示,他也就放到一边去,想着找个时间和李路再沟通一下。

    这一来二去就耽误了几天的时间。

    结果,王洋家里知道之后,在情况了解不足的情况下,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连忙的四处活动,关系都找到市局那边去,却还是被西城分局给顶了回来。一打听才知道,哦,原来是个叫李路的捣鬼。

    一查,李路明面上的那些情况就都出来了。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工作单元,以及红星厂的实际控制人都被查了出来。不过,王凯军没能查出李路和奋远公司之间的关系。如果他知道,可能不会采取那么过激的反应手段。

    归根结底,在陆港地面上,王凯军认为他是不需要忌惮一个小小的企业干部、私营工厂老板的。

    没多一会儿,方才那小年轻科员急匆匆的跑过来,敲了敲门,等到里面应了才敢推开门,低声说道,“科长,他们来赎人了。”

    “谁?”吴志国一时没回过神来。

    小年轻科员说,“李国光的儿子,带了钱过来,好家伙,都是崭新的钞票。执法队那边问怎么办。”

    吴志国看向王凯军,两人都感到很意外,这个路数不太正常——就这么认罚了?难道他们还不知道这事的起因是什么?

    主要是看王凯军的意思,他要怎么做,吴志国就怎么做。

    “先看看他在搞什么鬼,交了罚款,按规定放人,这是你们的处理流程吧?”王凯军有了决定,对吴志国说。

    吴志国笑道,“当然,规定流程就是这样。”

    他指了指小年轻科员,道,“交了罚款就放人吧,不过车不能放,事情还没查清楚。”

    “好嘞,我这就去。”小年轻科员连忙的去了。

    吴志国还不知道灭顶之灾快到了,和王凯军重新落座继续小酌起来。

    楼下执法队那里,李耀华在交罚款填写资料什么的,李路坐在一边的椅子那里,李家华和杨青松冷着脸抱着胳膊站在那里。

    不多时,两台有红十字标志的红星海狮h1面包车开了进来,挂的是海军牌照。这是红星厂捐赠给海军医院的救护车,通过奋远公司从香港引进了车载救护设备进行了改装,是陆港地区最先进的救护车。

    新光明厂宣传处的采访车几乎是后脚到的,脖子挂着相机的宣传干事一下车,就连忙的过来向李路这边报到,李路挥挥手示意他们全都在外面等着。

    市场监督执法队的不明就里,收完钱,马上就进去里面把李国光给带了出来。两名执法人员一左一右像是押解囚犯样,把戴着手铐的李国光带出来。李路抬眼一看,李国光显然是挨了打,鼻青脸肿的,嘴角还残留着血迹。他心头那股火一下子就起来了。

    就在瞬间,李路全部推翻了之前的计划——他不能用三十年后的方式来处理这个年代的事情,这是一个野蛮生长的年代!

    李耀华和李家华眼珠子都要气得瞪出来,但是他们还算克制,因为来之前说好了的,李路没有动作,他们就得忍住。

    “爸,他们是怎么打你的?”李路起身走过去,扶着李国光,忍着怒火问道。

    李国光叹着气摇了摇头,说,“算了算了,民不与官斗,认倒霉。”

    执法队长打着哈欠斜着眼睛说,“怎么着,你还想打回来?给他解开手铐,赶紧的走吧,否则再给你关起来!”

    李路对李耀华说,“大哥,叫保卫科过来。”

    “嗯。”李耀华马上举步出去,用装在车上的电台呼叫保卫科让带人过来。

    他知道,李路说的是红星厂保卫科,而不是新光明厂的公安保卫处。用红星厂保卫科,避开了别人说闲话的可能性。此时他大概明白了,看见老爹挨了打,老三彻底没了耐心。

    李路让李国光坐下来,黄光辉马上让外面等着的海军医院的军医和新光明厂的宣传干事进来。

    李路对他们说,“医生,麻烦详细检查一下我父亲的伤势,刘干事,请你对整个过程进行拍照取证。”

    他们早就得到了交代,马上忙碌起来。

    执法队长和两名执法队员们很不解,他们这是干什么呢,这是要搞什么?

    “喂喂喂!要看病出去看,出去出去!别在这影响我们工作!”执法队长拍着桌子大声说道,他也看见医生白大褂里面是军装,否则能动手赶人。

    黄光辉指着执法队长严肃地说道:“请你安静!”

    “我安静你-妈-啊!窝草你……”执法队长冲黄光辉怒骂,后面的话却骂不出去口了,因为此时黄光辉已经出枪。

    执法队长和那两名执法队员被吓住了,靠近里面门口的小年轻科员见状,悄悄的后退溜走,赶紧的报告去了。

    李国光看这个阵仗,对李路说,“老三,别折腾了,司机还在里面,把他们也救出来。”

    李路看得出来,李国光受的伤不算轻,显然遭到了毒打,最担心的是留下内伤,表面的创伤还不是很大问题。毕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身体素质比不上其他人。

    其实,李路根本没有意识到,你要依法来讲道理,人家根本没给你这个机会,或者说你正常的来,人家早就让你受到了伤害。这年月,他早就应该想到——王洋这一类被警局关进去的人,哪怕什么都没做,一顿打也是免不了的。更何况工商局执法队这次明显的是针对他,不动手那是不可能的。

    李路已然是出离愤怒,哪怕有再大的仇恨,祸不及家人这是底线,冲他来怎么着他大概都不会这般生气。

    最要命的是,李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搞事。

    他越发的懊悔——早应该下功夫建设情报网络,至少要做到陆港地区的事情一天之内能够搞清楚这样的程度。但是他也没有必要这么自责,接二连三的事情很明显是有意集中在今天一天里同时展开的,他的消息滞后也就难怪了。

    军医仔细检查了一番,对李路说,“李处长,你父亲表面的伤势不算很严重,里面的情况,需要使用设备进行进一步检查。”

    李路马上对李家华说,“二哥,你陪爸上医院,详细的查一查,绝对不能粗心。”

    李家华马上扶着李国光起来,护士帮着搀扶着往外面的救护车走。伤势显然是不轻的,不然李国光不会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上车前,李国光还不放心的停下来,对李路说,“老三,要讲道理,不要跟人家吵架,知道吗?”

    “知道了。”李路答应下来。

    救护车呼啸着去了。

    新光明厂的刘干事请示道,“李处长,下面有什么指示?”

    李路指了指他的相机,问道,“照片拍好了吗?”

    “拍好了,严格的按照您的指示,受伤的部位都拍了特写。”刘干事说。

    李路道,“你马上回去洗出来,洗好了交给张卫伟。”

    “是,您放心,我这就回去加班加点洗出来。”刘干事连忙的上车走了。

    执法队办公室里面,黄光辉早已经把枪收了起来,就站在那里,不让执法队长和那两名执法队员离开半步。

    杨青松问那执法队长,“司机呢?我们两名司机在哪?”

    执法队长怕身上有枪的黄光辉,顶多就是不太敢动罢了,说到工作上的事,他还是挺有“原则”的,他说,“五千块只能放一个人,他们当然还关着。”

    “五千一个人!?”杨青松愤怒的骂道,“你们还是政府部门吗,你们简直是强盗的行径!”

    执法队长昂着头道,“我们有规定!一人罚款五千元!这都是明文规定的!”

    杨青松忍不住了,抬脚就踹在办公室上,把办公室踹得往里面移动,夹住了执法队长,“挖拉鲁麦比急的!你们欺人太甚!”

    盛怒中的他方言粗语飙了出来。

    “干什么干什么!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敢在这里闹事!”里面的门口走进来两个人,正是吴志国和王凯军,后面是方才跑去汇报的小年轻科员。

    这个时候,李路刚刚返身回来。

    吴志国打量着杨青松,在他看来,杨青松要老成一些,更符合李路的形象,因此,他问道,“你就是李路?”

    一听这话,后面的李路就明白了八分——这一切明显的冲自己来的。

    杨青松指着吴志国:“你是谁?”

    “市场监督科科长吴志国!”吴志国威严的说道。

    李路走上来,指了指吴志国身边的王凯军,问道,“你又是谁?”

    他发现王凯军这个人的长相有些熟悉。

    王凯军却是没搭理李路,而是看向杨青松,微微一笑,说道,“李路是吧?我是王凯军,经贸局市场科科长。”

    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李耀华敲走进来,听到了这个话,他也明白了。

    显而易见,至少可以肯定,经贸局刻意刁难和工商局的扣车扣人是密切联系的,问题就出在这个王凯军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