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给老子打!
    李耀华的出现让王凯军顿时怀疑了——难道这位才是李路?

    吴志国也感到奇怪,看上去,李耀华更符合想象中的形象。他们想象中的李路应该是一位三十岁左右气势很稳重的人,李家华稍显稚嫩,而李路已然进入了返璞归真的境界,除非脾气上来又或者说上那么几句话,否则与普通的二十来岁年轻人没有什么两样。

    “你们,那个是李路?”王凯军皱眉问道。

    谁也没答话,李路直接往前走,看着王凯军,道,“王洋是你儿子对吧?”

    “你是李路?”王凯军问道。

    李路扬手就是一巴掌过去,彻底爆发了:“给老子打!”

    大家早就按耐不住了,冲上去就开干。李家几兄弟包括老大李耀华在内,哪个不是从小就打架,百兴村以及周边的村庄,那个不知道李国光家的几个儿子不好惹。

    你把他老爹打伤了,那还了得。

    杨青松和李耀华分别冲了上去,李耀华一脚就踹飞了吴志国。那一边,黄光辉一个大鹏展翅直接跳起来把那个执法队长扑倒在地上,一拳头照着太阳穴下去,顿时就把他给砸晕了。随即猛地弹起来,拽着另外两名执法队员就是狠揍,犹如猛虎下山一般。

    李路一巴掌把王凯军扇得转起圈圈来,随即拎着他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说,“我也也过分,断手断脚就行,选一个,手还是脚?”

    王凯军魂魄都吓没了,嘴唇发抖。

    “不说那我就自己来了。”李路根本不手软,抓住王凯军的右手胳膊,突然的一拳头砸下去。

    “啊!!!”

    王凯军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右胳膊的关节处直接断了,小臂和大臂呈现出奇怪的角度,浑身的冷汗冒出来瘫到在地上惨叫声一声胜过一声。

    李路扔下他,大步走过去,扯过吴志国把他放倒,随即抬脚猛地踹在了吴志国的左腿膝盖上——粉碎性骨折。

    “啊!!!”

    比王凯军更惨烈的叫声,直接昏死过去。

    李路根本不停手,拽过其中一名执法队员,问道,“都有谁参与殴打我父亲了?说真话,有一个字是假的,我捏断你脖子!”

    执法队员吓得口吐白沫,指了指执法队长,“是,是队长,是,是他,我们都没动手,是他!”

    李路抓住他的两只手的手指猛地一掰,咔擦咔擦的一次性断了四根,每一边各两根,十指连心,执法队员惊天一声惨叫,直接昏死过去。

    “老三!”李耀华一看这个情况,连忙阻止。

    可是,此时谁能阻止得了李路。

    李路走过去拎起昏迷中的执法队长,黄光辉帮着把他给架起来然后掐醒。李路一只手脏掐着执法队长的脖子,目光冰冷非常,他缓缓地说道,“记住,以后不要再打人了。”

    他说完,猛地一拳头捣在执法队长的肋骨上,咔擦的就断了三根,随即还没等执法队长惨叫出来,他就起脚一个扫腿,直接把他的一条腿给踢断了!

    李路已然出离愤怒。

    唯一没有断手断脚的小年轻科员吓得双腿都在发抖站都站不稳。

    现场一片狼藉,没昏迷的都躺在那里痛苦的翻腾着,昏迷了的看上就像是尸体一样。这哪是什么办公室,与战场是差不多的了。李路和黄光辉这样的人,拳脚出去,所及之处什么桌椅办公桌的,都得破碎。

    整个工商局办公大院的人都被惊动了,这里是老式的大院,最高的就是三层楼,这里的动静甚至惊醒了在宿舍午休的人员。

    但是,有比他更快的——红星厂保卫科的人到了,后脚跟着过来的是得到消息的梁红兵。

    梁红兵的到来救了他们一命,不然,李路给红星厂保卫科的人下达的命令就是——给老子砸!

    斯斯文文讲道理没人搭理你,甚至越来越过分,那就以暴制暴,先打了再去讲道理。

    看了现场的情况,梁红兵站住脚步看向李路。

    李路说,“梁局,我打的,抓人吧。”

    “抓什么人,你让我抓谁。”梁红兵没好气地说道,深深的无奈,“情况我都清楚了,等你父亲的伤情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吧。带着你的人撤,听我的。”

    李路摇了摇头,说,“我事还没办完。梁局,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到里面的僻静处,说了有好几分钟。

    既然动了手,李路就不可能半途而废,要搞,就往大了搞!

    他举步走出去,迎着那边围过来的工商局的人,冷声道,“谁是负责人?局长是谁?请你站出来。”

    一名约莫六十岁的干部走出来,满脸的可不思议,但威严十足,“我是局长,这位小同志,是什么让你大动干戈跑到这里来打人,你知道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

    “我犯了什么罪公安机关会搞清楚。”李路走近两步,盯着局长,道,“我给你时间了解清楚情况,回头我还会过来,我希望得到公正的处理。”

    说完,李路转身就走,挥了挥手,“红星厂的,收队!”

    “集合!”

    “向右看——齐!向前看!登车!”

    呼啦啦的二十多号整齐制服的人快速登车,车队呼啦啦的就撤走了,动作干脆利落丝毫的不拖泥带水。这场面叫工商局的人都看呆了,他们完全不明白执法队那边是怎么惹的这样一帮人。

    梁红兵走过来,对局长说,“我是西城分局副局长梁红兵,局长同志,我们正式接受处理这起斗殴案件。麻烦你派人把伤员送到医院,同时派一名负责人过来,和我们一起了解情况。”

    “斗殴?”局长怒起,吹胡子瞪眼睛的指着李路等人车队离去的方向,道,“那他们呢!打人的呢!我们的干部被打,行凶者大摇大摆地走了,你们视而不见!”

    梁红兵稳稳地说,“局长同志,我大概向你通报一下案情。起因是,你们市场监督执法队的人无理扣押了国光建筑材料厂的两台车以及车上的三名人员,并且将一名约五十岁的男性殴打致伤,这会儿伤者还在医院验伤。接着,伤者的儿子和国光建筑材料厂杨副厂长过来缴纳罚款,你们要的五千元罚款,并且说这只是一个人的罚款。杨副厂长要跟你们执法队的人讲道理,结果却遭到恐吓,随即你们的执法队员动了手。出于自卫,杨副厂长等人被迫还手。他们刚才不是跑了,而是去医院验伤。”

    他说到这里,走近了两步,压着声音控制着音量对局长说,“局长同志,我把这件事情定性为斗殴事件,是明显的偏向你们工商局了,试想,如果你们殴打老百姓这个事情传出去,你得担多大的责任。”

    局长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梁红兵说,“局长同志,你还是找你的人了解一下这件事情的始末吧。是你们的人野蛮执法,并且涉嫌乱罚款甚至有索贿的嫌疑。”

    局长沉思了许久,他冷冷地说,“梁局长,单凭一面之词,休想给我们扣帽子。我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情况,等着,我会向市政府汇报的。”

    “你甚至可以向省政府汇报。”梁红兵冷笑道。

    他转身一挥手,“把有关人员全部带走调查!”

    “是!”

    干警们马上扑进去,也不管断手断脚的巨大痛苦,全部抬走扔到车上拉走。当然,受了伤的是会拉到医院去治疗,然后再进行处理。

    工商局这边的人完全的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局长同志寒着脸快步朝办公室走去,马上打电话向上级领导进行汇报。他相信,总会有一个说理的地方的。

    岂能让你一个企业干部在这里张狂。

    李路赶往医院看老爹的情况,李家华迎过来,说,“全部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皮外伤有些吓人。”

    “哪位医生负责?”李路问。

    李家华指了指那边的办公室,李路举步走过去,一边说,“二哥,你去找院领导,就说红星厂李路有事找他,请他直接到这边来。”

    “好。”李家华连忙的去了。

    李耀华和杨青松二人没有过来,而是分开去办其他事情了。这个事情,得把很多事情做在前面,以迎接对方的反扑。

    进了医生办公室,里面只有一名医生在,不是随急救车出动的那名医生。

    李路说道,“医生,我是李国光同志的儿子,我父亲他怎么样了?”

    “哦,没大碍,回去擦擦药水,休养一段时间,淤血散去就没问题。”军医说道。

    李路微微点头,说,“我这边需要你做一个验伤证明提交给公安机关。”

    “这个没问题,不过我建议还是不要做,这算不上很严重的伤,意义不大。”军医实事求是地说道。

    李路笑道,“能够得上刑事犯罪标准就行了,我得让行凶者受到法律的制裁。”

    军医顿时犹豫起来。

    这会儿,医院的办公室主任急匆匆的过来了,一看到李路,就客气的打招呼,“李处长,你怎么过来了,怠慢了。”

    “主任,别客气。是这么个事情……”

    李路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

    办公室主任说,“这没问题,李处长,这事交给我,回头我们向公安机关提交正式报告。”

    李路和办公室主任握手,“有劳了,主任。”

    “不碍事不碍事。”

    李路笑道,“行,那我先带我父亲回去休息了,有时间再一起吃吃饭。”

    “没问题没问题,李处长,我一直想请你吃顿饭,可你忙啊,哈哈。”办公室主任送李路出去。

    李路拦住他,说,“主任,不用送,咱们就甭客气了。”

    “好,那李处长你慢走。”

    目送李路等人离去,那军医走过来,低声说,“主任,伤者的伤势要说勾上刑事犯罪的标准,很勉强啊,这位李处长,很明显要让打人的人坐几年牢。”

    办公室主任横了一眼,说,“情况我都知道了,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打人的是公务人员,这样的人就该从重处罚,败坏我党的名声。再者,我告诉你,咱们医院那两台救护车是谁捐的你知道吗?”

    “李,李处长?”军医咋舌。

    办公室主任冷哼了一声背着手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