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修路修茅坑
    ,!

    权力失去控制的结果就是民不聊生谈官色变。

    村里人一般家长吓唬不听话的孝子,通常都会说:不听话就让警察来抓你!

    警察应当是对付犯罪分子的,而不是人民群众谈之色变的职业。代表着国家合法暴力,一旦突破了合法这个框架,就会站到了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不再是人民群众守护神,而是人民群众避之不及的群体。

    尽管深知这个年代的种种野蛮现实存在,同时也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李路依然感到深深的震惊和无力。

    目送周秘书上车离开,李路心里安慰自己——但愿周秘书能和命中注定一般顺顺利利的发展起来吧。

    乡村的夜晚很美,李路在路边撒了泡尿就回去睡觉了。

    撒尿的时候,他就想起如厕这件人生大事。村里只有三处厕所,而且要么干脆是水缸里面装半缸水然后上面架块木板人蹲在上面拉,视为湿厕,要么就是干脆地上挖个茅坑直接拉,视为旱厕。

    卫生状况那是不用想了,李路这种在老山前线待了那么长时间见识过猫耳洞的人都受不了那味道。尤其到了夏天,那苍蝇蚊虫绝对是乌压压的常伴你左右。

    修公路建厕所,就在那么几秒钟里被李路给提升到了战略事务表里。

    回到家里,老妈和俩妹妹去睡了,老爹和大哥二哥还在中堂那里一边喝茶一边说话。至于李祖明,不用催促,回屋温习功课准备迎接期末考试。考前三了,就能学开车,还有什么比学开车更吸引他的。

    李路坐下,说,“爸,我想给村里修修路,建几个公共厕所。这个事我和大哥谈过,大哥已经在联系了。”

    李国光拍了拍大腿,道,“这是好事,就该这么做。咱们老李家祖上也是这一带有头有脸的,往上几百年,祖先还有当过知县的。你们现在都有出息了,尤其你,老三,当了处长,很应该为乡亲们做点事情。”

    “爸,做好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李家华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你平时不在村里一些闲言碎语你不知道。有些人说咱们家发达了也不给村里人发点钱,有眼红病的可不少。他们知道咱家有钱,但不知道是个什么概念。得,这个路一旦修了,肯定就有概念了,到了那个时候,吃力不讨好被别人戳着后背骂,可一点也不奇怪。”

    几兄弟里,就数李家华回来的勤快。奋远公司一直在招人,当然的是首先照顾自己村里的乡亲。那些年轻的酗子小姑娘,摆在他们面前的大多是继承父业种地,有机会到市区里上班,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鱼跃龙门啊!

    百兴村是大村庄,周边围绕着它的还有好几条经年累月搬出去形成的好几条卫星村,户籍人口有一万多人,人力资源非常的丰富。

    奋远公司一直在扩展,也就意味着一直在招收人手,不断的招不断的不够用。因此李家华是经常往外农村跑招人的,城里的适龄青年不是干部就是职工,像当初的第一批花费高昂代价挖过来,这样的方式显然是无法形成长久机制的,成本太高。

    因此,李家华是更清楚村里人背后的闲言碎语。

    李国光一下子就沉默了,这是很现实的事情。你同样穷叮当的时候,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和你的关系保持得很好,大家都一样,谁也别看不起谁。等你首先富裕起来了,一开始是羡慕,然后就变成了嫉妒,最后会演变成仇恨。

    你个有钱的王八蛋那么有钱了也不知道分点钱给亲戚朋友们花花。

    凭什么你就能赚那么多钱啊?

    在这种情况下,你站出来说我出钱给村里修条路,是好事,方便了乡亲们的出行,但是,也暴露了你到底多有钱。

    那么有钱为什么不给我们百几十万回进城买碗粥喝喝?

    这不是小事情,本想替村里做点事情,如果换来的是越来越多的针对矛盾,那就又有什么意义。

    李耀华沉吟着说,“得想一个周全一些的办法,乡亲们打心里支持,这个事情才能做。”

    “找刘向阳他爷爷,村支书嘛,让他出面办这个事情,大家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李家华提了一个建议。

    李国光微微点头,“这是个办法。”

    他看向李路。

    李路却是想了想,道,“我觉得还是不够周全。爸,你看这样行不行,让村支部出面,每户收点钱,集资修路,可以少收一点,比如一户收个几块钱,主要是个象征意义。像福叔那样的经济好一些的,自愿的前提下,收个几百块。其他的咱们负责。”

    李国光顿时眼前一亮,“这是个好办法,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看干脆劳力也不用找了,就村里的青壮上。路是大家一起修的,这以后也就没什么闲言碎语了。”

    “没错,是这个意思。”李路道。

    “嗯,就这么办。我反正在家待着,这个事你们就别管了,修路修厕所,我和村里沟通。你们忙你们的工作去。”李国光拍了拍大腿说,他最怕的是没事做。

    李路道,“大哥,你明天还要联系一下相关单位,请专业人员过来看看,把道路和厕所好好设计一下,不怕花钱,要弄就弄好点,能用个几十年不落后。路灯系统也整上。”

    李国光皱眉道,“那得不少钱。”

    “爸,别担心这个,红星厂有自己的工程队,花不了几个钱。”李路说。

    “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看着来安排。”李国光微微点了点头。

    百兴村紧靠着城区,只隔了一条马路,沿着马路往东走就是市区主干道人民大道。因此,百兴村提出修路的想法,区里市里都是肯定会大力支持的,又不用财政拨款下去,简直不要太爽。

    这一个夜晚,西城分局那边也是忙碌非常。

    牵扯关系复杂的案件,梁红兵受命亲自领导侦办。他终于把王洋给提了出来进行询问。此时,王洋已经被关了三天三夜,不过除了刚进去那天不老实熬了一顿打,他也没受什么罪。

    审讯室里,梁红兵亲自进行询问,看守的干警以及负责做笔录的干警,有四五人在场。

    王洋胡子拉碴的眼里都是绝望和愤恨。

    前面标准的询问流程之后,梁红兵敲了敲桌子,威严地说道,“王洋,我是西城公安分局副局长梁红兵,现在我依照规定,就人民公园强行凶杀案对你进行询问。你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王洋低垂着头。

    梁红兵说道,“你把整个过程说一遍,从头到尾。从你和肖小翠离开纺织厂,一直到你遇到新光明厂公安保卫处干部这个过程,详细的说一遍,不要有任何遗漏。”

    王洋慢慢抬起头来,眼前闪过的是聂荣生抱着肖小翠的场景,他心里的愤恨越来越弄,缓缓的说起来,“我没有和肖小翠一起离开纺织厂。下班后,我想抄近路回家,穿过人民公园近许多。走到那里的时候,我看见聂荣生强行了肖小翠,肖小翠不答应,他就用刀捅死了肖小翠。我害怕被他发现,一直不敢发出声音,就连忙的掉头想跑去报警,没出去多远就遇到了那两名当兵的。经过就是这样。”

    “你是说,你亲眼看见聂荣生杀人了?”梁红兵盯着王洋问道。

    王洋点头,“是的。”

    “嘭!”

    梁红兵猛地一拍桌子,连干警们都吓了一跳。

    走过去,梁红兵居高临下盯着王洋,“王洋,我告诉你,下班后,肖小翠到办公室找你,你们一起骑车从侧门离开了纺织厂。你为什么要说谎?污蔑是要坐牢的!作伪证也是刑事犯罪!”

    王洋紧张的摇头,“我没说谎,真的是这样的!”

    “关你几天是让你冷静冷静,你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们查不出来。”梁红兵冷冷地说道,“有不少于三人看到你和肖小翠一起离开纺织厂,你说你是独自一人离开纺织厂。王洋,我看你是不想出去了!”

    “我说的是真的!他们肯定是看错了!”王洋兀自嘴硬。

    梁红兵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淡淡一笑,道,“那你就继续待着吧,待到你想说实话为止。我告诉你,我不管你和聂荣生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妨碍了我们对案件的侦查,耽误案情,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他冷冷道,“另外,我还告诉你,你最好把你看到的听到的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我考虑放你出去看看你父亲。他现在躺在医院,伤势很重。”

    “我爸怎么了!”王洋下意识的站起来,却没注意到手脚都被拷在了老虎凳上,一扯就是痛得很。

    梁红兵摇摇头说,“你最好配合我们的工作,否则,你恐怕短时间内见不到你父亲。你想知道你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最好自己去问你父亲。”

    王洋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心急如焚,但他依然的在犹豫——如果说实话,那么自己见死不救的懦夫行为就会被所有人知道,所有人都会戳着他的脊梁骨讥笑和鄙夷。

    他一想到那种场景,就想一死百了。

    一边是父亲出事,另一边是自己所为男人尊严和面子,他王洋居然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