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反下马威与说情
    ,!

    事情没这么轻松结束。

    第二天李路一到新光明厂,屁股才在办公椅坐下下去,杨鹏武就急忙来报告,“处长,郑书记要见你,让你到他办公室去。”

    李路喝了口茶,放下茶杯,道,“什么事情?”

    “不知道,我打听了一圈,没人知道。”杨鹏武摇头说。

    他现在是厂部办公室的副科级干事,很多事情是可以提前知道的。如果他都打听不到的事情,恐怕其他人也很难打听到。这里面也许有郑凯韵特意防范他的因素在。

    不过此时杨鹏武的心是慢慢安定了下来,他认为郑凯韵杀回来,会第一个拿他开刀,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担心是多虑了。李路的背后是厂长,有王嘉庆撑着,起码郑凯韵一时半会是不会动他的。

    李路离开办公室往书记办公室那边去。

    郑凯韵华丽转身杀回来显然是不会当以前的事情没发生过的,他的亲侄子这会儿还在西北那边吃沙子,这个仇,他不可能不报。

    在新光明厂里,李路还真的提高警惕注意这方面的动作。今时不同往日,郑凯韵摇身一变成了书记,能当半个家,这是不容小觑的。

    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声音,李路推门进去,站定敬礼,“郑书记,你找我?”

    郑凯韵在看昨天没看完的文件,心思却全然的没在文件上。

    他合上文件,往后靠了靠背,指了指椅子,道,“坐。”

    李路走过去坐下。

    对郑凯韵来说,此时李路也是今非昔比。原来只是以工代干的保卫科副科长,尽管手里的权力大得吓人,但级别一般化。现在却不一样了,光明厂变成了新光明厂,军工厂变成了省属国营工厂,保卫科也变成了公安保卫处,李路不但是企业正科级副处长,而且还是西城公安分局局党委的委员。

    最要命的是,李路是红星防务公司的总经理。红星防务公司的性质郑凯韵是了解过了的,就军工而言,红星防务公司承接了老光明厂的全部精华。该企业的控股权在新光明厂手里,也就是说,李路这个职务,差不多相当于新光明厂的领导层了。

    郑凯韵还真不敢让李路站着说话!

    得客气一点!

    “李处长,你在外面自己搞了个拖拉机厂,对吧。”郑凯韵开口问道。

    李路心生疑惑,这个事情郑凯韵应当是早就知道了的,缘何多此一举?他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疑问,不动声色地说道,“郑书记,没有这样的事情。”

    这话一出,郑凯韵都差点忍不住拿刀出来砍他了——那么大的一个事实摆在那里,你居然还信口雌黄!

    他将此视为李路对他的轻视!

    “李处长,这里没别人,我既然没有让纪检的人过来,是在给你机会。”郑凯韵的语气冷了下来,“你还在狡辩,这对厂里处理你没有帮助。”

    李路淡淡地说道,“郑书记,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我一没贪污受贿,二没违反法律厂规,厂里为什么要处理我?”

    “李路,你还在装糊涂?”郑凯韵敲了敲桌子,虚指了一下,“红星厂是谁的?你一天有一半的时间在红星厂,你在那边干什么?你别把人民群众都当傻子!”

    李路严肃地说道,“郑书记,话不可乱说。我是红星防务公司的总经理,红星防务公司与陆港红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签署有外贸代理协议。我不知道你初来乍到有没有听说,红星厂手里有两个超级军火订单。那些实际上都是红星防务公司的订单。委托红星厂出面采购相关的物资,我作为红星防务公司的总经理,经常往红星厂跑,在那边长时间逗留,难道不正常吗?”

    他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自己坐得更加舒服一些,微微一笑,说,“两个超级军火订单的总额将近七个亿美元。郑书记,我能让你屁股都坐不热,你信不信?”

    郑凯韵瞪大了眼睛盯着李路。

    他的内心震惊无比。

    并不是因为李路的口出狂言,而是因为李路提到的近七个亿美元的外贸订单。也就是说,出口创汇七个亿美元。

    他看过去年的外汇报告,全国外汇储备是三点七五亿美元。

    也就是说,李路负责的这两个外贸订单创造出来的外汇,是去年全国外汇储备的两倍。

    区区一个正厅级企业书记,在这样的创汇规模面前算得了什么呢?

    别说他,哪怕是陆港地区地位以及专员公署的两位一把手加起来,如果让上面非要做一道选择题的话,那么上面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七个亿美元的外汇。

    他的脊梁后面冒出一阵冷过一阵的冷汗,这么关键的信息,他居然不知道。到位几天了,和王嘉庆也聊过,但是王嘉庆就是只字不提。你还没理由去责怪他——红星防务公司并不只是新光明厂一家的,人家振兴公司以及李路个人,也都有股份,甚至这两方的股份加起来,是超过了你新光明厂的。

    王嘉庆要是说那是其他企业的事情有什么好沟通的呢,你也是毫无办法的。除非你主动问题,你既然连风声都听不到,又怎么会问起来呢。

    郑凯韵有些后怕,支持他的人让他回到新光明厂是想让他做出一番成绩来的,而不是让他过来打几天酱油就灰溜溜地走了的!

    他猛然地想到一个问题——李路敢确确凿凿的说红星厂不是他的,那么你就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找到证据证明红星厂是他的。他显然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红星厂,奋远公司,国光建筑材料烧制厂,代理人分别是李耀华、李家华和李国光,没有哪怕一家企业是和李路有直接的法律上的关联的。

    李路站起来,整理了一下着装,说,“郑书记,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忙了。”

    说完微微点了点头,举步离开了书记办公室。

    郑凯韵好长一阵子时间才稳住心绪,取出手巾来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豆大的汗水,他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厉害了。

    这边李路正要下楼,就看见厂长办公室那边,王嘉庆敲走出来,正要打招呼,谁知王嘉庆就连忙招手,“小李,正要去找你,你来一下。”

    李路连忙过去。

    王嘉庆有些不太对劲,很客气,连忙的请李路进去,关上门。

    “王厂,您,有什么指示?”李路问,“是不是姚太航总工那边有消息了?”

    姚太航迟到很多天了,正是王嘉庆那位搞航发的老同学。也许是因为还在考虑,也许是遇到了其他什么阻力。事实上姚太航已经比之前确定的日子迟到了差不多有一周的时间。

    李路的心一直提着,担心出什么样的变故。他甚至想着亲自跑一趟上海,到那边去看看具体情况。

    王嘉庆示意李路坐下,道,“不是,其他事情,你先坐,喝口茶,我这有好茶。”

    他连忙的去泡茶。

    这叫李路看了更加感到奇怪了。之前王嘉庆也是这般状况,因此有了ws-8的总工姚太航的出现,这一次,难不成又是什么大牛人?

    他一下子激动起来。

    王嘉庆取了茶叶过来,用电壶烧开水,然后坐到李路侧面,两个手肘撑在膝盖上,十指交叉着,思考着应该怎么说。

    李路点了根烟抽,也不着急,那边电壶很快烧好水,他起身走过去取过来洗茶具然后泡茶。

    这边茶差不多了,王嘉庆才想好怎么开这个口。

    “小李啊,是这么个情况。”王嘉庆斟酌着说道,“前两天的事情,我听说了。王凯军做事太过分,将党纪国法置于不顾,这样的行为是要严惩的。”

    顿了顿,他看着李路说,“小李,你看,他已经受到了应得的惩罚,人也躺在医院了。单位对他的处理结果今天一早就通报了出来,开除党籍公职。小李,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无谓赶尽杀绝。”

    李路非常的惊讶,他猛然意识到,王厂长也姓王,难不成……

    王嘉庆摇头叹气说道,“唉,实不相瞒,王凯军是我一个伯父的儿子。老人家昨天晚上到我这里来哭了一个多小时,唉,王凯军是罪有应得,但他也付出代价了。后面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

    李路下意识地问道,“您亲伯父?”

    “不是,一个家族的。”王嘉庆摇头说,“我太爷爷那一代出来的分支,几家的关系比较好,当年我家里比较困难,王凯军的父亲给了很多的帮助。这个事情,我也是颇为为难。”

    李路完全明白了,王嘉庆不像是会收人好处替人办事的领导,他能这么来求情,显然他们家和王凯军家的关系是很好的。

    想了想,李路说,“王厂,其实我没有算后账的意思。王凯军犯了什么国法,自然有相关部门去处理他。他指使人打了我父亲,我打了他一顿,这个账,就算是两清了。”

    王嘉庆为难地说,“可是我听说,公安机关不但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还关了他儿子。祸不及家人嘛……”

    “王厂,这是两个事情。”李路严肃地说道,“王洋涉及的是一起凶杀案件。根据我得到的情况,王洋涉嫌作伪证,提供假证词污蔑他人。据我所知,负责该起案件的西城分局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撒谎,但是他依然不愿意坦白,因此被依法拘留。”

    王嘉庆一下子愣住了,“还有这样的事?”

    微微点了点头,李路道,“王厂,我个人对他们是没有恩怨的,在我打了王凯军一顿之后,这个账已经算清了。”

    他顿了顿,沉声说,“王厂,昨晚专员的机要秘书周秘书来找我,专程谈这个事情。王凯军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因为他的故意滥用权力,致使一笔近千万美元的外贸订单到现在都还没有走完既定的流程。王厂,我相信您能明白我的意思。”

    王嘉庆非常的震惊,这些他都完全不知道。

    他坐直了腰板,严肃地问道,“是红星防务公司的订单吗?”

    如果影响的是红星防务公司创汇的事情,别说求情了,王嘉庆第一个会弄死他王凯军。

    李路摇头说,“被影响的是红星厂的单子,红星防务的没有问题。但是您想,他能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在系统内的人际关系认为的设置障碍,就可以以同样的办法给红星防务以及其他企业设置同样的障碍。王厂,这不是斗气的问题,而是反映出了当前某些干部的肆意妄为给整个经商环境造成的恶劣影响!”

    王嘉庆的表情严肃非常,声音低沉得很,慢慢地说,“小李,今天是我错了,我不该开这个口。王凯军这样的干部,完全的不值得同情。”

    “王厂,我关心的是,姚太航总工什么时候能到。”李路知道自己讲得够多的了,直接转移话题。

    王嘉庆慢慢定下心来,心里打定主意警告一下王凯军一家人,回过神来,说道,“恐怕你要亲自去一趟上海。”

    李路缓缓点头,必须要亲自去一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