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坐飞机
    ,!

    1982年的元旦,李路注定是喝不上82年的茅台了。

    黄光辉没有把他的话当成玩笑,真的把他的指示给传达了下去。就在元旦这天,1982年1月1日,一车皮的茅台运抵了陆港。黄光辉向李路报告的时候,李路是哭笑不得。

    “首长,这是茅台厂半卖半送的,都是十五年以上的陈酿。”黄光辉解释了一句。

    李路问,“他们为什么送我酒?”

    张卫伟说道,“头儿,你忘了,他们要买进口机械,找到红星厂那边去了。”

    一下子李路就想起了这个事情。

    哪有那么多多少年多少年的茅台啊,这往后,很多人喝的恐怕就是机器整出来的年份茅台了。

    此时是在红星厂,吃过了中午饭,几人在办公楼前面,张卫伟和黄光辉一边检查行李一边往车上装,东西好不少,老套路,大多是现钞。

    陆港机场开了飞往上海的航班,执飞的是军方背景的联合航空公司,用的是老式的图波列夫客机,中途要经停省城加油什么的才能飞到上海。

    总算不用折腾火车了,李路是高兴的,哪怕飞机再破,只要不会掉下来。

    李路和送行的马金涛走到一边,马金涛背着手,和李路在树下站定,说,“这次你过去,我的事情,能办就办,来不及的话就算了,我让他们自己过来。”

    “怎么来不及,马工,这个事情我是得说说你的,你说你到这边都一年了,还不把嫂子孩子接过来。当然我也知道,上海是大都市,环境要好一些,不过咱们陆港也不差嘛。”李路笑道。

    马金涛摆着手,“你嫂子是要过来,至于我家那混世魔王,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去吧,成人了,我是管不着了。”

    “放心,我给你安排好,你就等着一家团聚。”李路说。

    马金涛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子,递给李路,说道,“我在上海的一些关系,搞研究都是不错的,你自己甄选甄选,至于能不能请到这边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李路连忙打开,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三十多页纸,每个人的信息都比较齐全,一面一人,也就是说,这个本子上记录的是差不多六十人的庞大科研人员的个人信息。

    马金涛看得上的人那还差得了?

    李路激动地说,“马工,您就是红星厂的科研之父。”

    “不要给阿拉灌**汤。”马金涛摆手道,“我打听过了,德国出了新光谱仪,咱们在这方面落后太多,要追赶国外的步伐,首先这个实验设备要跟上节奏。你想办法给我弄一批回来。”

    李路干脆利落地答应,“马工,你拉个单子,我照单办事。”

    “单子早准备好了。”马金涛指了指李路手里的小本子,“从最后一页往回翻,都在里面。”

    敢情马金涛早有准备。

    李路早该知道,马金涛不会这么好说话的,一下子拉出个五十多人的名单来,显然是有所要求的,而且不会是什么好办的事情——九成九是巴统协议禁运目录里的设备。

    “得,我豁出去了,德国人的搞不到,我就去搞小日本的。”李路打定了主意。

    这两年,德国人还是很活跃的,对华夏的技术合作,甚至比美国佬都要积极,并且有很大的宽容心,为了达成与华夏的合作,德国佬通常愿意基于很大程度的退步。

    一想到这方面,李路就又想起了mpc-75客机,好在,还有时间。

    当然,此时他们提到的德国,指的是西德。华夏与苏联的邦交关系尚未恢复正常,和东德之间显然是没有更多联系的。

    一场依然在持续的西南边疆战事给了美国人很大的信心——华夏能够成为对抗华约的坚强前线。这一场战事就是一个态度,而曾经的抗日战争当中华夏人民表现出来的英勇坚韧,甚至朝鲜半岛那一场战事,就明明确确的告诉世人一个事实——没有哪个国家能打败华夏。

    有华夏顶在前沿,美国佬甚至把小日本抛到了一边,这几年不但减少了技术输出,许多合作项目都取消或者减缓,甚至援助都减少了。二战后,美国之所以大力扶持小日本,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小日本是对抗华约的前沿阵地。

    现在,前沿阵地发生了改变,他们的扶持对象自然就发生了变化。

    亚洲虎坦克采用的火-控-系统与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所使用的是同一个技术等级的产品,仅仅是作战范围有一些区别。克莱斯勒防务公司如果没有得到批准,他们显然也不敢出口这样的东西。

    为了尽快帮助华夏军队提升战斗力,美国人还算是用心用力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只追求利润的美**火商们,简直什么都卖。

    得找韦德聊一聊了。

    李路暗暗想着,韦德作为克莱斯勒防务公司的技术代表,已经去了上海几个月,李路判断他可能是冲麦道公司与上飞的合作项目去了。韦德家族握有好些军火企业的股份,他们不可能不对这个项目动心。

    “小李,发什么呆呢?出发吧。”马金涛说。

    李路回过神来,说,“好,出发,马工,客车的研发,还得抓点紧。我思来想去,外购总是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咱们得有自己的客车,哪怕质量差点,也得先解决有无问题。”

    “我知道了,还有一个多月过春节,争取春节前拿出样车方案,节后安排制造,先造出来看看。”马金涛说道。

    李路和马金涛握手,“好,马工,先这样。”

    和其他人道别,只带了张卫伟和黄光辉,李路上了车,红星帕杰罗v33狂奔向陆港机场。

    当前没有什么军用民用机场的说法,所有的机场都是在空军的管辖之下。而情况是这样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行,为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空军不断的向地方移交机场,移交航线,甚至移交飞机,甚至自己搞客运。

    坐飞机对现在的人来说,那是能吹上天的荣耀。这年月有资格坐飞机的都是领导干部或者高级技术人员,别说寻常老板姓,处级以下干部想要坐飞机,那你得有很牛的关系。

    李路三人的机票是以新光明厂的名义申请的,甚至红星防务公司都很难申请,因为红星防务公司是股份制企业。

    陆港机场的位置在此时看来是比较偏僻的,火车南站和北站之间,并且距离城区有大约五公里的距离。三十年后,这个机场就会逐渐被扩展的城区包围,从而不得不考虑搬迁或者新建。

    在这个年代显得很现代化的候机楼是新建的,浓浓的部队风格,门口那里有持枪的卫兵站着,直接就在门口那里检票,检票的也是部队的人。陆港机场是联合航空的基地之一,都是他们在运营管理。

    李路出示机票、证件、介绍信、单位证明等一堆材料,检票的干部认真对照合适,翻看到李路的第一个证件,上面写着新光明厂机械制造厂公安保卫处常务副处长,级别是副处级。

    昨天,省人事厅批准了李路的级别晋升,企业正科升级为企业副处,正式成为了企业副处级干部。实际上,新光明厂早在公安保卫处设立的时候,关于李路的晋升申请就已经递交上去。新光明厂处级干部的任命权在省人事厅,都是属于省管企事业干部。

    这么时间没有批下来不是因为李路年轻的问题,而是他的工作履历情况——仅仅工作了一年就提拔成副处级干部,这绝对是匪夷所思的。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省人事厅的领导们就开始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了。

    首先是最高统帅部表彰的战斗英雄,其次是红星防务公司总经理,最关键的是后一个职务。实际上作为新光明厂派出到红星防务公司的干部,李路这个总经理起码要对应一个正处级。

    因此,经过综合考虑,研究再研究,最终在省人事厅的领导得知李路是两笔加起来差不多七个亿美元外汇生意的总负责人之后,干脆利落的批准了他的晋升。

    于是有了这个副处级。

    检票的部队干部又翻开了李路的第二个证件——陆港市预备役步兵师直属坦克营营长。

    “啪!”检票的部队干部连忙的立正敬礼,“首长好!”

    “我就一个预备役的。”李路笑着还礼,点了点头。

    部队干部又不是傻,预备役坦克营营长,部队是预备役,但是人肯定是现役正营级干部!他还真猜错了,李路就还真是预备役的。所谓陆港市预备役步兵师直属坦克营,说白了就是新光明厂民兵营。这些名字在不同的诚有不同的叫法,总而言之新光明厂民兵营(预备役营)是陆港地区预备役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了。

    既然是部队干部那就没什么好查的了,检票的部队干部连忙的示意放行,问道,“首长,他们是和你一起的吗?”

    “是的,是我们的干部。”李路点头。

    部队干部连忙看了看张卫伟和黄光辉的证件,就把他们给放了进来。

    很顺利通过了检票,外面送行的人一直看到李路三人走到里面去看不到人了才返身上车离去。看到外面那一台霸气的红星帕杰罗v33,检票的部队干部暗暗咋舌——现在预备役部队的待遇都这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