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空军的班机
    ,!

    飞机票大约十二三厘米厂,宽约六厘米,大红色的正面,一轮红太阳,中间是**,**下是一片红旗的海洋,最下面印着“华夏民航”、“客票”、“第077214号”这样的字样。翻过来背面,一般印乘机须知的地方,印着的是***语录。

    机票上面的乘客信息全部为手写,乘机人姓名,单位,职务,单位地址,起点和终点。不像现在的机票,一个姓名加一串身份证号码完事。这个年代乘坐飞机的审查之严格是完全可以展开想象的。

    张卫伟和黄光辉是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的,他们俩忍不住的低声交谈着心情,黄光辉这样的少言寡语的人都话多了起来。李路当然没有什么激动可言,他的另一世人长途机动坐的都是专机,坐飞机的次数比走路的次数都要多。

    “头儿,你说到上海要多久?听说嗖的一下一两个小时就到了。”张卫伟扭过头来问李路。

    李路看过去,黄光辉也是满脸的期待。

    他笑着说道,“客机不是战斗机,咱们坐的客机,时速大概是七八百公里每小时,不停的飞向上海也需要至少四个多小时。咱们还要在省城经停加油,这一路恐怕需要七八个小时。晚饭之前能到吧。”

    “这么久啊!”黄光辉下意识地说道。

    李路笑道,“火车要五天。”

    没对比就没伤害。

    小小的失望很快的就消去了,张卫伟和黄光辉又兴奋地聊了起来。

    候机的人极少,就那么十几人,而且看样子都是领导干部,一个比一个派头大。李路三人为了避免敏感,而且这会儿是冬季,上海那边比较冷,因此没有穿军装,都穿的比较厚实的中山装,看上去像是年轻技术员,倒是也没人过来打听他们情况。

    李路就更无意去刻意结交,抱着胳膊闭目养神思索着到了上海那边怎样开展工作。因为距离的关系,他是不能经常往上海跑的,既然去了,就要尽量的多办点事。因此他做了充分的准备。

    两个能装一百二十升东西的帆布袋装满了现钞,虽然没有上次去长春的多,但李路身上还携带了银行汇票之类的东西。总之他的准备很充分,能扛得住一波撒。

    上海,华夏的近代现代史无论怎样写,都绕不开这个城市。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以及潮流,甚至若干年后人们回忆起曾经的时候,能够想起来的少数物件里,有一多半与这个城市有关。

    上海永久,上海轿车,上海手表,上海百花奖,上海金鸡奖,上海凤凰,上海玉兰,回力,飞跃,梅花,百雀羚,上海硫磺皂,恒源祥,海鸥相机……

    八十年代,上海是华夏的绝对的工业中心、经济中心,华夏经济发展唯一的火车头。

    这个时候,深圳那个破败的小渔村还是婴孩时期连衣服都没得穿呢!

    图-104客机爬升,呼啸着刺入云霄。

    当前民航使用的客机不外乎两种——苏联图波列夫设计局的图-104,应该英国产的三叉戟客机,全部加起来也就五六十架,可想而知这年头乘坐飞机的机会有多么的媳。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图-104在省城机场降落,让李路感到意外的是,没有进行加油操作,而是又上了一批旅客,没到一个小时,就又起飞了。还没一个小时,再次降落。

    这一次,是惠州。

    李路看清楚了,又上了一批人,大多数是穿军装的,还有就是技术人员打扮,客舱坐了个七七八八。也下去了几位乘客。

    再一次起飞,一个多小时后,图-104再一次降落,这一回是福州,又上来一批人,军装和中山装都有。同样下去了一些乘客。这一次加油了,甚至乘客都没放下飞机,直接就加油。

    这个飞行过程的最后一次起飞,又是一个多小时,降落在了上海虹桥机场。经过七八个小时的折腾,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上海。

    李路看明白了,图-104客机跑的这条线,经停的全都是空军机场,并且他注意到,山上下下有几乎一半的人是部队的人。敢情这不是单纯的客机,而且还是部队的通勤班机。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况且,执飞的是名副其实的部队现役飞机,某运输机师,也就是联合航空的前身。

    下了飞机在地面上站稳,黄光辉的身体椅着——这一路他记不清楚自己吐了几次了。原来坐飞机这么难受。

    李路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多坐几回就习惯了。衅啊,你这个情况是当不了空勤海勤兵的,也就只能在老陆混混。”

    黄光辉竭力控制着胃部翻涌着的恶心感,说,“首长,老陆是什么?”

    “陆军。”李路哈哈大笑,示意他们跟上。

    一行人背着硕大沉重的帆布袋走出去。

    红星厂在上海没有办事处,自然的就不会有人接机。李路一路问一路往外走,终于看到了靠着路边停的一辆很旧的伊卡路斯公交车,外形像毛毛虫一样的公交车是许多人七八十年代的标记性记忆,而这种伊卡路斯公交车产自匈牙利,已经运行了有十多年的时间。

    正要往那边走去,李路却猛地看到后面有好几辆六代皇冠,全都是黑色的。定睛一看,那不是皇冠,是红星皇冠280!居然是红星厂出产的挂红星立标的皇冠280!

    张卫伟也注意到了,惊喜道,“头儿,那不是咱们的车吗?都卖到上海来了!”

    这个年代,有两个城市是全国人民心中理想的圣地,第一是帝都,第二是上海。有幸去过这两个城市的人,回到家能吹上十几年,在村里的地位甚至会因此而提高——哦你说唐刀啊,那家伙去过上海,厉害着呢。

    红星厂的产品能卖到上海来,那是何等的荣耀。

    黄光辉在那边扶着垃圾桶吐呢,显然一点心思没有。

    “还真是咱们的车。”李路也笑了,他不知道是谁倒腾过来的,不过绝对不是直接从红星厂采购的——有二道贩子。

    是得考虑提高产量(进口量)以及在各大城市开设销售点这个事情了,光是在省城搞综合销售服务中心是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

    “走吧。”李路很满足,起码说明了红星厂的这些高档轿车是很有市场的,他指了指黄光辉,“衅,你小子是真没用。”

    张卫伟拿出自己的军用水壶递过去,顺着他的后背,说,“喝点水,稳住了,再吐可就没东西吐了。看看,这会儿马上到晚饭点,一会儿你这个样子怎样吃饭。”

    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黄光辉深深呼吸着用力甩着脑袋,道,“好多了,我没事。”

    “走吧,到市里住下,给你找点保济丸吃一吃,那东西有效果。”李路举步朝公交车走过去。

    那边有个人客气的引着一众洋鬼子从贵宾通道出来,有好几个人跑过去赶紧的打开一水停在那里的红星皇冠280的车门,请着贵宾们上车。

    那个人小跑着到最后一辆车那里准备上车,无意中举目一看,看到了走向公交车的李路。

    他皱了皱眉头,随即对司机说,“你等我会儿。”

    随即,他小跑过来,一边跑一边打量,最终确定了目标,惊喜的喊了一声:“李科长!”

    李路站住脚步转过身看过去,眉头跳了跳,“毕经理?”

    那人正是毕晓龙,汉口大饭店的经理。

    半年前李路一行人去长春买车经过武汉,在那边遇到了点事,和南阳橡胶集团的董事长卢惠冠的侄子卢金奇发生了冲突。饭店经理毕晓龙是整个过程的重要目击者,当时实话实话,赢得了李路的赞善。

    “李科长,还真是您。”毕晓龙很高兴很惊讶,“我刚才还以为认错人了,真是您啊。您来上海了。”

    李路笑了笑,说,“是,过来办点事。哦,这位你认识,张卫伟,这位黄光辉,我的卫兵。”

    一听到卫兵这个词,毕晓龙心里就暗暗道,果不其然,这个李科长是大有背景的人。当初在武汉,他听说卢董事长都找到市高官了,愣是一点用处没有,据说是军区高层打了招呼。他是半信半疑的,现在他敢肯定了,这位李科长绝对是深不可测之人。

    李路没想到会引起毕晓龙这样的猜想,他就是随口一说。本想介绍说是我的司机,但觉得这个头衔不够霸气,就习惯性的换成了卫兵。

    张卫伟对毕晓龙说,“毕经理,我们头儿现在是红星防务公司总经理,副处级干部。”

    “李处长,恭喜恭喜。”毕晓龙讶异,连忙拱手。

    笑着摆了摆手,李路问道,“毕经理,你怎么也在这?”

    毕晓龙笑着说,“我调回上海了,卢董事长买了外滩大酒店,让我过来这边工作。”

    “看样子是升职加薪了,什么时候迎娶白富美啊?”李路开玩笑道。

    毕晓龙纳闷,挠着头,“白富美?是有几个女性朋友,但没这个名字的,呵呵。”

    “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