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他们才应该向你低头致敬
    ,!

    花花世界、夜上海、东方魔都,提及上海似乎从来都与夜晚脱不开关系,确切地说,是女人,而不是夜晚。

    八十年代的夜晚,除了女人,男人们似乎没有更多可以消遣的对象,当然,前提是合法的。

    你们国家有wifi吗,有ktv吗,有网吧吗,有互联网吗。

    都没有。

    但是我有三个老婆。

    在这会儿,这不是段子,而是现实,唯一的区别是只能有一个老婆。

    女人,总是男人之间永恒的主题。

    用过晚餐后,李路带着张卫伟和黄光辉二人信步在酒店里面逛起来,主要是让他们来见识见识大都市的高级酒店。

    前面是个宴会厅一类的地方,李路看到不断的有盛装男女往里面走,还有不少脖子挂着相机的记者不断的对来宾拍照,他看到了,一条红地毯径直的往里面铺过去,记者和挥舞着旗子的疑似粉丝在两侧站着兴奋的喊着某个名字,酒店保安忙着维持秩序。

    “这么热闹,这是要放电影?”黄光辉问道。

    张卫伟摇头说,“你以为是放映队来了啊,这明显是要开什么会。”

    他问李路,“头儿,她们穿的是什么衣服?像是古代人。”

    其实,张卫伟和黄光辉一直盯着那些女人看,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女人啊!高跟鞋,旗袍,发髻或者瀑布式长直发,曼妙身躯婀娜多姿摇曳着摇曳着,就差个红酒杯了亲!

    李路哦了一声,“旗袍,旗袍没见过?大腿的叉能开三层楼那么高。”

    黄光辉秃自嘴硬地暗暗训斥了一句,“伤风败俗。”

    “想不想进去看看?”李路呵呵笑了笑,问。

    这下两人都不说话了。

    毕晓龙刚刚忙过一阵子,远远的看到李路三人在那里驻足观看,想了想,快步走过来。

    看见他过来,李路就说,“毕经理,来得正好。那边在办什么晚会?我们想进去观摩观摩。”

    “哦,花鸡奖义捐晚会,拍卖点东西,为前线的将士筹款。”毕晓龙解释道,“昨天第十三届花鸡奖颁奖典礼结束,组委会提议举办义捐晚会,筹款慰问西南前线的将士。花鸡奖最佳女演员白雪小姐今晚会参加。我们卢董事长也拿出了几件古董名画进行拍卖。”

    李路很惊讶,“为西南前线将士筹款慰问?这是大好事。”

    歉意一笑,毕晓龙说,“李处长,这个晚会要有组委会的请柬,我也没有权限搞到,这个真抱歉。”

    理解点了点头,李路说,“没关系,我们四处转转。行,你忙你的去。”

    “李处长,您稍等片刻,我去找卢董事长。”毕晓龙说着就要走。

    李路本想顺势答应下来,让卢惠冠卖自己一个面子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卢惠冠还欠着他人情呢,只是抬眼一看的时候,他顿时笑了,对毕晓龙说,“毕经理,不用了,我这遇到个朋友。”

    “嘿!路!是你?真是你?”

    韦德从那边走过来,和一位差不多年纪的欧洲佬本来聊着的,无意中看到李路,顿时惊喜万分。

    “韦德先生,好久不见。”李路笑着抬了抬手,不忘对毕晓龙说,“毕经理,你先工作,回头找时间咱们好好聊聊。”

    毕晓龙心里感动,更加高看了李路。哪怕是这样的时候,李路依然没有失去对他的尊重,这让他感到非常的舒服。

    “李处长,您先忙,回头再聊。”毕晓龙说着,忙活去了。

    韦德大步走过来张开双臂给了李路一个大大的拥抱,激动地拍着李路的肩膀,道,“路,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无疑,在华夏的这一年多里,韦德收获的最好的朋友就是李路。不但沟通方面完全没问题甚至有家乡味道,还是一起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的关系。并且,他知道李路不是一般人,甚至他都认为李路有很深的军方背景。种种因素下来,对于需要长期待在华夏从事技术服务以及大宗货物销售的韦德来说,有这样的好朋友甚至是他可以向公司总部邀功的。

    一阵寒暄之后,韦德向李路介绍,“路,这位是罗伊德先生,德国mbb公司商务代表。”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李路颇为意外,来之前他还在想办法联系一下德国人,就是要找这个mbb公司提前聊一聊。结果,得,世界忒小,敢情这位罗伊德还是韦德的老朋友。

    李路和罗伊德握手,直接使用了德语,道,“罗伊德先生,欢迎来华夏,我是红星防务公司总经理李路,你可以叫我路。”

    “李先生,久仰大名。韦德与我聊过许多有关于你的事迹,你是非常出色的企业家。”罗伊德很客气,双手握着李路的手说,“最重要的是,你的德语非常棒,韦德说你还能熟练掌握英语,你真是了不起。”

    李路看着“双德”,心里乐开了怀,心情好得很。

    看了看时间,韦德说道,“路,用你们华夏的话说,赶巧不赶早,我们马上要参加这个慈善晚会,请你与你的朋友们一同参加,可以吗?”

    李路回头看了眼,指了指宴会厅入口,“你说的是那里?”

    “是的,路,你知道吗,今晚的晚会主题是为前线讲师筹集慰问款。我想,你一定会积极参与的。”韦德颇为严肃地说道。

    他是去过前线搞战场装备研究的,因此对那边的情况有切身的感受,面对这样的主题晚会,他十分愿意尽一份力量。

    “当然,但是,我们今天刚到这里,没有获得邀请。”李路说。

    罗伊德说道,“这不是问题,李先生,我代表mbb公司,韦德可以代表克莱斯勒防务公司,邀请你和你的朋友参加晚会。”

    “这样再好不过。”

    一行五人有说有笑往入口处走去,踏上红地毯,张卫伟和黄光辉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左右两侧都有记者在拍照,甚至有一些记者冲韦德和罗伊德他们提问题,以至于走走停停。不过,大家似乎对李路等三人没有表示出特别的关注——他们以为李路三人是保镖呢!

    全都是中山装,都是年轻酗子,都是精干短发,不是保镖难不成是老板。

    这样的情况,反而让张卫伟和黄光辉自在了点,他们就怕出糗。

    好不容易进了宴会厅,张卫伟和黄光辉的眼睛又不够用了,那个富丽堂皇莺歌燕舞。

    黄光辉站住了脚步,吞吞吐吐地对李路说,“首……老板,要不我先回去吧,我脑袋还晕着。”

    张卫伟也有些打退堂鼓的想法了,强烈的感觉就是,自己与这样的诚完全是两个世界那样的差距

    但是,李路身边不能没有人,黄光辉要回去,他就必须要跟在李路身边以防不测。

    李路说,“衅,听着,这里的任何人,都比不上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多么清楚,黄光辉是自卑,普通战士到普通老百姓天然的自卑,甚至在那样的想法之下,他会认为自己的存在会给这里的达官贵人们增添麻烦。淳朴的人啊,多么的不喜欢给人添麻烦。

    黄光辉茫然的摇头。

    李路指了指富丽堂皇的宴会厅,说,“看看这漂亮的灯光盛装的男女,他们的笑容多么的愉快言行举止多么的从容不迫。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没有枪炮威胁的环境里,这样的环境,是因为前线有无数的将士在用命维护着,而你,曾是其中一员。你不该低着头,你应该高昂起头颅,用绝对骄傲的目光打量着这些需要你去保护的人们。应该向你低头致敬的,是他们,这里的每一位。”

    黄光辉慢慢的站直了身躯,目光慢慢的有了焦点,越来越的坚定,表情越来越的刚毅。

    是啊,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啊,我曾保护过他们。

    站在一边的韦德低声向罗伊德翻译了大概的意思,他不能完全听懂,但是大概意思是明白的。

    罗伊德心里很震撼,他对韦德说,“他是天生的领袖,极富鼓动力,有都非常强的人格魅力。”

    “是的,知道吗,他曾指挥过很多次战斗,我亲身经历的那一场战斗,他的手下只有数十名士兵,但是却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团级部队的攻击。”韦德沉声道,“他如果没有离开军队,一定会是伟大的将军。”

    韦德很严肃地点头,“他确实非常善于调动士气。”

    他或者是不太敢告诉罗伊德,为了获得三名苏联军人,他不但要为李路提供先进实验器材以及工业生产机械,还得提供担保为李路贷款,也就是说李路只用了三名苏联战俘,就换取了价值三百万美元的商品回报。

    “酗子,你是最棒的。”韦德走过去,拍了拍黄光辉的肩膀。

    他认得黄光辉,黄光辉也认得这个四十多岁的洋鬼子,当初不就是黄光辉充当战场研究队的护卫呢么。

    微微一笑,李路带着他们随着韦德二人走向了外宾区域的位置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