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搞飞机么?
    如果不是带着意识进来,李路会以为这是二十一世纪的慈善晚会。

    在这个略带古典风格的宴会厅,所有的布置都与李路过去一年里所感受的八十年代气氛完全的不同。

    国际大都会的魅力大抵如此,甚至于抗战年代,这里依然可以做到安然歌舞升平纸醉金迷。

    大方得体的主持人是从电视台请来的,一本正经摇头晃脑说话的样子,让李路有种误入小学晚会现场的错觉的同时,意识也回到了八十年代这样的光景。

    前面的环节无聊得很,长篇大论,若不是有为数不少的漂亮姑娘在,李路会觉得苦闷得很。张卫伟和黄光辉显然不会感动无聊,心里那个激动,第一次见识这么盛大的场面,回去可是有得吹的了。

    韦德和罗伊德似乎是有意的,一左一右坐在李路身边,两人不时的轮换着和李路交谈,话题慢慢的就转入到了当前正在如火如荼开展的华夏对外技术合作。毫无疑问,韦德在上海出现是为了麦道飞机项目,罗伊德代表mbb公司也想要寻求合作的机会。

    显然,李路对罗伊德更加感兴趣。

    谁让他早知道麦道飞机项目最终会是一个失败的项目呢,而mbb公司的则不同,现在还没开始和华夏合作,项目影子都没看到,就谈不上失败了。

    没成想,李路正想着怎样切入这个话题,罗伊德却是主动踢了出来,他道,“李先生,韦德告诉我,你的公司实力很强,不知道是否有兴趣往航空方面发展发展?”

    罗伊德也是胆大,他显然是知道,航空器研制这种项目合作,以华夏的情况,背后必须有政府支持,几乎是要倾全国之力才能具备那样的实力。他之所以会主动对李路提起来,是因为他对华夏的认知是——任何有实力的企业身后都是政府在撑着。

    别忘了,韦德是克莱斯勒防务公司在华夏的最高代表,而伊朗普达公司采购的亚洲虎坦克,大部分利润是属于以克莱斯勒防务公司为首的外方企业联合体的。

    因此韦德是非常清楚李路现在的能量的。

    并非没有搞航空飞行器的基础条件,最关键的还是手握大量美元外汇。

    即使没有在上海遇到李路,韦德还是会带罗伊德到陆港寻他而去的——那人傻美元多。

    李路对罗伊德说,“我们是防务公司,但凡与防务有关的,bb公司是西德有名的航空飞行器研制公司,华夏此行,罗伊德先生带来的具体是哪方面的意向?”

    罗伊德笑着摇了摇头说,“李先生,我们看中的是亚洲庞大的客机市场,军用飞机,我们短期内是没有涉足的计划的。”

    看样子与另一个时空的历史没有太多的改变,李路微微点头,侧头看了一眼,舞台上已经开始拍卖了,采取的由影星引出古董名画的方式,每一名影星负责一件古董名画的拍卖,同时充当拍卖师,也是颇有创意。

    对此李路兴趣不大,想着后面再随便竞拍一个物件把钱捐赠出去就行,于是专心与罗伊德聊,他说道,“mbb公司在民用客机方面的技术我还是比较信任的,只不过,我国现阶段的飞机研发项目情况,不知道罗伊德先生了解多少?”

    罗伊德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李先生,站在我个人的观点,我认为你们的国产大飞机项目被取消,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我已经到了上海一个多月,有幸参观了其中一架样机,总体上来说是真的不错。但该项目被拒绝了后续的拨款,实际上已经是名存实亡。”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第一件拍卖品被一位男士竞得,大家报以祝贺的掌声。

    暂停下来,李路和罗伊德礼貌的鼓掌。

    宴会厅再一次安静下来,罗伊德沉声说道,“华夏是一个大国,靠引进而飞机是非常短时的做法,应该拥有自己的研发能力。李先生,我们mbb公司提出了合作研发一百座级别客机的意向,但贵国的主管部门对此并不热衷,他们更加倾向于与麦道公司的合作。”

    略微犹豫了一下,罗伊德低声说道,“李先生,你是否了解麦道项目?”

    “略有耳闻。”李路微微点头。

    罗伊德说道,“生产毫无技术含量的尾翼、舱门、中段机体这些部件,对贵国掌握飞机研发技术没有什么帮助。麦道公司的诚意是有待商榷的。”

    他能够这么说,出于技术人员的直白也好,还是因为韦德关系对李路比较信任也罢,最关键的在于,连他这么一位外国人都看出了问题所在,可悲国内某些人依然坚信造不如买。

    李路甚至没告诉罗伊德,他们不但要停了大飞机项目,而且要销毁所有的资料遣散好不容易汇集全国精英的研发团队。

    这就是我李路到这里来的目的。

    他只是希望自己带了足够的钱。

    “罗伊德先生,mbb公司愿意与我的公司进行企业之间的合作吗?我指的是,没有其他背书的情况之下,不涉及外交谈判,纯粹的企业之间的合作。”李路皱了皱眉头,问道。

    罗伊德微微摇头,“我无法给你确切的答案,但我个人认为没问题,前提是你的公司要具备基本条件。你所指的,恐怕不是红星防务公司?”

    “没错,确实不是红星防务公司。”李路缓缓说道,“甚至,我们得签署秘密合作协议。”

    “那不可能了。”罗伊德说。

    李路低声说,“如果我以合作开发波斯湾油田为条件呢?”

    罗伊德一下怔住了。

    “纳努地区知道吗,初步勘探证明那极有可能是一个超级油田。”李路低声说。

    “你,李先生,你,你的意思是,勘探开发权在你的手里?”罗伊德一万个不相信,盯着李路。

    “好,让我们祝贺赵公子竞得这件明朝汝窑茶壶!”

    对着麦克风说话的是一位婀娜多姿的高挑女子,台上摆着拍卖品,她纤纤玉手指着,声音甜甜的,“赵公子以二万元的高价竞得此物,恭喜赵公子,我代表前线的将士感谢赵公子的慷慨!”

    一位风度翩翩嘴角斜着的年轻人站起来,大方的向在座的诸位潇洒摆手致意。

    李路看过去,但见那位赵公子坐在居中的主圆桌那里,一身白色的燕尾服,梳着的是光亮的大背头,人倒是挺俊俏,风格蛮像三十年代的上海滩大佬。只是,李路敏锐地发现了此人眉眼之间的轻竿暴戾之气。他从周遭人们对他的虚伪恭维判断出,此年轻人家世背景肯定不简单。

    举举手两万元出去,又怎可能是一般人家。

    张卫伟发现李路在盯着那个赵公子看,眼珠子转了转,他偏头向边上的一位陪同外商的地方国企干部,低声问道,“那人是谁啊?这么有钱。”

    他们是韦德带过来的,这一桌上的陪同人员虽然感到奇怪,但却不会轻视。和外商的高级代表关系这么熟络,没准又是哪家的子弟,虽然看着土里土气的。

    因此他很客气地低声介绍道,“他是赵副市长的公子。”

    张卫伟顿时了然,笑着道了声谢谢,便不再搭话。

    “女士们,先生们,到了今晚的压轴大戏了。”主持人走出来,热情高涨地说道,一下子把宴会厅洋洋洒洒数百人的情绪给调动了起来。

    主持人介绍道,“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今晚最后一件捐赠品,也是今晚压轴的拍卖品!”

    他顿了下来,全场非常的安静,目光都汇聚在了他身上。

    这场晚会是花鸡奖组委会牵头举办的,自然是有大量的影星以及文艺界的大家参加。前面负责介绍拍卖品并且客串拍卖师的全都是面容姣好的女演员,都是有名气的。

    主持人很善于吊胃口,但他也不敢太过分,台下可坐着不少大人物,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女士们,先生们,相信有些人已经猜到了。”主持人朗声说道,“最后一件拍卖品的捐赠者是卢惠冠先生。卢惠冠先生是南阳橡胶集团董事长,在座诸位此时所在的这座酒店,也是卢董事长的产业。”

    他微微一笑,“卢董事长捐出了他收藏的一副名画——宋朝的出水芙蓉图!”

    此言一出,在座诸位皆大为震惊,不懂其中价值的,也跟着装模作样表示出了震惊。很显然的是,在座有不少懂行的,都是搞艺术的,一些传世名画或多或少都是听说过的。

    宋朝的《出水芙蓉图》是扇面画,画其实很简单,荷花一朵,却十分精致,作者的笔力喷泉一般涌现出来的那种感觉,充分体现了花苞初发的清新脱俗,故名出水芙蓉。

    李路大为震惊,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这幅画是国宝级别的名画,那是应该进国家博物馆收藏的无价之宝,却在这小小的义捐拍卖晚会出现。

    前面拍卖掉的所有古董画作,连给这幅画做衬托的资格都没有。

    卢惠冠是如何得到的这幅画?

    “为与此画相映衬,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出水芙蓉图,以及第十三届花鸡奖最佳女主角得主——白雪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