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花鬼佬的钱不心疼
    微微愣了一下,白雪回过神来,说道,“八号桌的十三号先生出价一百万元。”

    一百万是一个分水岭,超过了许多人的心理底线。出水芙蓉图尽管名贵,但是只是扇画,若一定要用钱来衡量,在许多人心里面,它大概是七八十万的价位。

    七八十万存款的人,此时就是名副其实的富豪。

    赵公子扭头看过来,看清楚了是个外国人出的价,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扭头问身边的人几句,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他重燃斗志,再一次举起手来。

    “一百一十万!”

    直接加了十万,组委会指定的一万元最低加幅被彻底抛弃了。

    韦德很干脆的耸了耸肩,道,“克莱斯勒公司只能给到一百万元华夏币,因此,我不会再增加了。”

    这是任务,他没有觉得丝毫的可惜,反正这一百万是怎么都要捐出去的,通过何种方式,他不在乎——因为他知道,即使竞得出水芙蓉图,他也带不回美国。

    罗伊德察言观色,他把手里的牌子递给李路,道,“李先生,你可以用我的牌子。”

    他也发现李路一直盯着白雪看,认为李路这样的年轻人一定是被吸引住了,这样的诚,毫无疑问是争风吃醋的好时候。引起女士注意就是成功的第一步,继而顺势发起邀约,顺其自然的事情。

    他们这些鬼佬娴熟得很。

    李路摆了摆手笑道,“不了,我对这个兴趣不大。”

    “路,我建议你争取一下。”韦德笑着说道,“你到上海来是要办一些比较难的事情的吧?你得把气势拿出来,让更多的重要人物知道你。”

    他眨了眨眼睛,低声说了一句,“这是给前线的将士捐赠慰问金。”

    不得不说,政治这个玩意儿每一个国家的都相通的。李路没往这方面想,他压根对政治这玩意儿有了心理阴影,但是韦德和罗伊斯这俩加起来**十岁的半老头,都是场上混的,一言就道破了其中的根源。

    李路略微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接下来要悄悄的挖一些研究单位的墙角,你若没有点知名度,或者说人家领导不知道你是什么人,这个工作还真的很难开展。

    这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有这么多大人物的现场,饱含深情的捐出去几百万,那不是培养知名度最快速的办法吗?而且能够给除了赵公子之外的其他人一个很好的印象——因为这么做,势必要把势在必得的赵公子打压下去。

    关键在于,此时李路根本不知道赵公子是什么人。张卫伟也没有想到马上去向李路汇报打听到的关于赵公子的身份信息。

    “那就搞搞吧,呵呵。”李路耸了耸肩,也不介意抛头露面一回了,接过牌子,举了举。

    罗伊德生怕白雪没看见,举了举手,用英语大声说道,“李先生加十万!”

    他当然的没有把赵公子放在眼里,这年头,非黄种人在华夏都很吃香,那就是一道护身符。甚至几十年后,华夏的许多脑子长了蛀虫的女孩子接受了高等教育有了很好工作的前提下,为了给穷掉渣的黑鬼艹,不惜的倾家荡产甚至运毒,染上艾滋等等,彻底的把丑陋犯贱的一面体现了个淋漓尽致。

    刚刚把目光移开的众人又看了过来,他们吃惊于报出的一百二十万天价,更吃惊于那个年轻人居然有一位看着很像高级干部的外国人帮他叫价!

    那是谁?

    赵公子也皱起了眉头,这一下,他的幕僚也不认识了,给不出什么意见来。到了这个时候,没别的办法了,只能用钱砸,坚决的不能在白雪小姐面前丢了面子。

    “一百三十万!”赵公子直接扔掉了牌子,举手大声说道。

    台上的白雪还没来得及说话,新的叫价就出来了。她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但幸好稳得住,站在那里面带微笑静等了几秒钟,随即说道,“一号桌的一号先生一百三十万,请问,还有更高的喊价吗?”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李路正在对罗伊德说,“罗伊德先生,显然的我能拿到纳努地区的勘探开采权,否则,我对你说的这些不存在任何意义。”

    罗伊德很激动,眉头猛跳,“李先生,我的意思是,最好有实质上的相关文件。您知道,只要你手里有波斯湾油区的勘探开采权,我保证,什么都可以谈。”

    德国人多惨,煤矿有点,石油那是不存在的。他们的石油公司也一直在全世界各地找石油,奈何处处被美国佬和英国人给阻截,生活也是艰难得很。

    波斯湾那是什么地方,那就是往地上扎根管子就能冒石油的地方。有勘探开采权在手,那意味着什么,罗伊德不是石油公司的也知道这里面蕴含着的价值。

    没有政府背书又怎么样呢,在波斯湾油田面前,秘密协议又算得了什么呢,不是不能做,是利润不太够。利润够了,挑拨一场战争又如何?

    罗伊德彻底明白韦德对这位华夏年轻人的看重的根源来自何处了,他冷静了一下,毫不犹豫地举手,大声说,“李先生一百五十万!”

    白雪的目光其实一直往这边打量,因为此时只有八号桌子这个奇怪的组合才有与赵公子竞争的实力。有身份不低的外商,有很年轻的华夏人,这种组合怎么看怎么奇怪。

    “李先生出价一百五十万。”白雪礼貌地笑了笑,指了指八号桌,对着麦克风说,她的语气不像之前的几位女星一样随着竞价的提高而高昂起来,依然的是平缓而不失礼貌的,“出水芙蓉图现在的最新竞价是一百五十万。”

    她也没有说任何鼓动成分的话语。

    这个女人稳稳当当的。

    赵公子咬了咬牙,举手喊道,“一百六十万!”

    火药味一下子就来了,因为他的语气充满了火药味,宴会厅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大家期待而担心,想看精彩的戏份,又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情况。

    罗伊德笑着对李路说,“李先生,您现在举的牌子由我们来负责。”

    潜台词很明显了,罗伊德下定了决心,今晚就借着这个好机会卖李路一个小小的人情,先把关系拉近了再谈。

    李路不在意这些,钱,他是捐定了。

    当下也不着急和罗伊德谈了,举了举牌子,说,“加十万。”

    这一下子,赵公子不等白雪说话,就紧接着举手,“一百八十万!”

    “老张,你来。”李路隔着罗伊德,把牌子递给张卫伟,随即指了指黄光辉,说,“衅,你和老张轮换着来,一人一次,体验一下竞拍的感觉。放心,花的是鬼佬的钱。”

    张卫伟和黄光辉顿时激动起来,他们当然知道,现在喊得越高,能给前线的弟兄们的慰问金就越多,当然的必须的积极!

    最关键的是花的鬼佬的钱没心理压力!

    宴会厅很安静,尽管李路说的话声音不大,但周遭的几张桌子的人都是听清楚了的,都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李路——就这么当着外商的面用带贬义的词汇称呼外商,这是哪部分的肮有没有外事礼仪了啊!

    他们根本不知道,李路就算用英语f罗伊德,罗伊德也会笑脸相迎——您再来点狠的。

    张卫伟激动得很,大着胆子高高举起牌子,大声喊道:“一百九十万!”

    喊出来之后,跟李路混了一年多的他,却依然为这么多钱从自己的嘴里喊出去而感到震惊。喊出去多少就要给多少,这种花钱方式比赌博都让感到刺激!

    随即,他交给了黄光辉。

    赵公子还没喊价,黄光辉就闹了一个乌龙,他举牌子喊道:“两百万!”

    他心跳加速,浑身都在发抖,太刺激了啊!

    众人呵呵的笑了起来。

    赵公子忍不住了,他站起来,指了指八号桌这边,扭头问组委会那边,“这算怎么回事?”

    主委会那边负责竞拍的有一位从香港请来的拍卖师,他连忙的走过来上台,笑着解释道,“这位先生,您使用的是刚才那位先生的牌子,这样是不符合规定的,您需要使用您自己的牌子。”

    黄光辉顿时就脸红了,完全不懂怎么弄。

    李路笑着指了指黄光辉,说,“衅,你得等别人报出比老张报的价格高了,才能出价。”

    “明白了,首……老板。”黄光辉擦了把汗水。

    拍卖师笑着对众人说,“刚才这位先生的报价无效,这一副出水芙蓉图,现在的最新报价是一百八十万。八号桌的李先生,抱歉,您之后的这位先生的报价,因为使用的是同一块牌子,一样是无效的。因此,最新报价是一号桌的赵先生。”

    他转身笑着对白雪说,“白小姐,请您稍作休息,后面的事情由我来接手。”

    白雪礼貌的笑着点了点头,走到台下去,在二号桌那边坐了下来。显然,那一大圆桌坐的都是身份尊贵的人物。序号越靠前的身份越尊贵。

    这样的情况,白雪这样一个客串性质的拍卖师是控制不住场面了,关键在于她无法代表主办这场竞拍会的香港公司。

    拍卖师那一口港普,也是让人耳目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