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不,这幅画有了新主人
    ,!

    “我解释一下,这二位先生是我的助手,他们举牌,与我举牌意义等同。”

    李路不得不站起来解释了一句,随即微微颌首致意后坐下。

    实际上大家都看得出来,拍卖师没有偏袒谁的意思,只是严格按照规则行事,这一点李路也是看出来了的。

    罗伊德举了举手,说道,“李先生是我们mbb公司的贵客,我们mbb公司会为李先生所出具的竞价提供担保。”

    韦德也不失时机的说,“是的,克莱斯勒防务公司也会提供担保,组织方尽可放心。”

    外商团队这边,两家大公司明确表示了背书,谁也无话可说了,以至于众人对李路产生了更多的兴趣——这到底是什么人?能量竟然强大到让两家知名跨国企业为他提供担保。

    同时也说明了李路是没有获得在此次宴会中参与竞拍的权力的。

    不过,此时没有人关心这些了。

    拍卖师扭头看向组委会小组以及公正人员那边,那边交头接耳谈论了几句,朝拍卖师点了点头。

    于是,拍卖师说道,“好,那么,经过多方讨论,一百九十万竞价有效。现在,出水芙蓉图最新竞价是一百九十万华夏币,还有更高的吗?一号桌的赵先生,下面可以进行竞价了。”

    毫无疑问,拍卖师经验老到,他知道现场只有这位赵公子才有实力并且愿意用更高的价钱拍下这幅画。拍出去的价钱越高,他们承办的提成就越高。

    赵公子有些生气,这突然杀出来的陌生人出乎了他的预料,关键在于他看到李路比他还要年轻,心里更不得劲了。

    牙齿一咬,他说道,“我出两百万!”

    他身边的幕僚实际上同为机关子弟余洋低声说了一句,“富哥,咱们哪来那么多钱?”

    “不管了,这个画,我一定要拿下来!”赵公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压了压声音,又说,“回头多搞点批文,一年半载就回来了。”

    “为个女人,不值得。”余洋道。

    赵公子贪婪地看了一眼白雪,喉结在滚动,“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要不……”余洋的声音更低了,贴近赵公子的耳朵,“要不还是用老办法吧……”

    赵公子微微摇头,“那是下策。”

    八号桌那边,牌子交到了黄光辉手里,他知道应该怎么来了,举起牌子,道,“我们出两百一十万!”

    赵公子瞪着眼睛,“两百二十万!”

    黄光辉把牌子交给张卫伟,张卫伟举牌:“我们出两百三十万!”

    “两百四十万!”

    “两百五十万!”

    “两百六十万!”

    ……

    这是菜市场买菜讨价还价吗?

    众人都看呆了,尤其是八号桌那边,张卫伟和黄光辉轮流着举牌子出价,那是竞拍吗,更像是接力赛,你们以为这是在做游戏呢?举一次牌子就是十万块!今晚参加宴会的身家最高的白雪,拍一部电影的片酬也不过万把块钱,这已经是顶级片酬了,更多的是几百几千块!

    壕无人性的东西!

    要是花的李路的钱,张卫伟可能还好点,毕竟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但是黄光辉这种一块钱吃一顿饭的人来说,你让他一次加几块钱他都下不去那个嘴。这花的既然是鬼佬友人的钱,那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他们还真的感觉是在玩耍了!

    拍卖师一看这个场面,连忙的出声打断双方的竞价,不得不提高了声音,用港普说道:“诸位,请冷静。我需要提醒一点,最后的得主需要当场完成支付,现在的最新报价是三百万,来自一号桌的赵先生。”

    一下子让双方都冷静了下来。

    牌子在黄光辉手里,他犹豫了,或者说没有犹豫——他递给了张卫伟。

    张卫伟毫不犹豫的递给了李路。

    李路接过,笑着放下了牌子。

    一直在盯着这边的赵公子看到李路放下牌子,突然的就慌张了起来——没人接盘了!!!

    他上哪去弄三百万出来现场交易?

    余洋往外坐了坐,他也许是预估到后面的会出现的尴尬情况了,下意识的拉开一些与赵公子的距离,以免等下被无数的锋利目光给杀伤。

    李路确确实实的没有了再举牌子的意思。达到高调亮相的目的即可,不用为此去得罪人。他此时不知道赵公子具体是什么人,但也能看得出是背后关系强大的人。无怨无悔没有必要无缘无故的去为自己添加麻烦。

    这可苦了赵公子。

    顺着往下叫,全凭胸中一股气顶着。这下对手不接招了,就感觉一拳头打空了,身体失去平衡正在往地上摔。三百万啊,他得倒腾多少批文才能赚回来。他的眼神一下子就慌乱起来,却猛然意识到女神在就在二号桌那里坐着,连忙的让自己表现得尽量从容自然一些。

    什么现场完成交易,打个招呼不就完了吗,难道他们敢不给副市长面子?顶多回家挨顿骂,算得了什么。在上海有我赵公子办不成的事情吗,笑话!

    拍卖师笑吟吟的说,“三百万第一次,诸位,女士们先生们,今晚最慷慨的爱心人士即将出现。还有更慷慨的先生吗?”

    他说话的时候是往八号桌这边看的,很明显,只有八号桌才有出现新报价的可能性,他对此在关键时刻掌控节奏非常之熟络。

    罗伊德低声对李路说,“李先生,我建议您继续。”

    笑了笑,韦德也说道,“路,我也是同样的建议,你知道,mbb公司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其实一点准备都没有,mbb公司今晚根本就没打算有什么大动作,但是韦德看出来了,知道罗伊德打的什么主意,因此帮了一腔。

    李路不为所动,没有必要了。

    拍卖师拿起了锤子,“三百万第二次,诸位,三百万第二次,请问,这会是今晚的最高价了吗?宋朝的出水芙蓉图,或者,额外加上与白雪小姐共进晚餐的机会,呵呵。”

    来自香港的他开玩笑是没有什么顾忌的,但是这话在内地人的耳朵里,多少是显得有些含有别样意味的,甚至白雪个人也感到不适。毕竟是八十年代,又是带有严肃性质的诚,一些官员们对此也是感到些许的不满的。

    李路就更不会举牌了,轻轻笑了笑说,“这已经足够了。”

    “诸位,女士们,先生们,今晚的最高价出现了,出水芙蓉图,今晚的最高价属于一号桌的赵先生,好,三百万第三……”拍卖师高高举起锤子。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来,“四百万!”

    全场震惊!

    大家下意识的往八号桌看过去,却发现,不是那里!

    一名温文儒雅的中年男子从后面走过来一边向诸位打招呼一边拱手,大声说道,“诸位,抱歉,我出四百万。”

    拍卖师反应很快,惊喜道:“好!卢惠冠先生出四百万!此图为卢惠冠先生所收藏,并且捐出拍卖,所得款项作为前线将士慰问基金。虽然此图为卢惠冠先生所有,但他已经捐出,因此卢惠冠先生是可以进行竞拍的。”

    众人一看是卢惠冠,当下就了然了,恐怕这才是最后也是最好的结果。对组委会来说,卢惠冠捐出《出水芙蓉图》远没有直接捐出四百万来得有意义。而也许对卢惠冠本人来说,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将该图收入囊中,也是最好的办法。

    最关键的在于,卢惠冠的目的并不是这么简单。

    李路略微沉思了一下,就大致明白了卢惠冠这么做的目的。

    只见卢惠冠走向赵公子那边,笑着拱了拱手,说,“赵公子,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割爱?”

    正发愁上哪弄钱的赵公子一听这话,心里一颗大石头就落了下来,这老头简直就是雪中送屎啊,哦不,简直就是最勇敢可亲的接盘侠啊!出现得太及时了!要知道,他赵公子刚刚瞪圆了眼睛盯着拍卖师手里的锤子,仿佛砸下来就是宣判死刑一样。

    突然间的柳暗花明,这让他非常的高兴。

    但是,他表面上依然是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恋恋不舍的样子,拿腔作调的说道,“这个啊……卢老板,家父马上六十大寿了,我本想拍下这幅画送给他老人家作为礼物,另一方面也算是替在前线流血的将士们做点事情,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

    看出他虚弱的人心里鄙夷道,得,下一届花鸡奖最佳男主角是你了,装,继续装,卢老板很明显看出了你的情况来,这才冒着引来流言蜚语的风险出价接过来,化解你的困境,你还装得这么过分。

    卢惠冠是看不起这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的,奈何人家有一个好父亲,不但得罪不起,还得小心哄着。

    他也不想废那么多话,也没想给足赵公子面子,当下依然笑着,说,“还请赵公子割爱。”

    拍卖师很聪明,这个时候果断的不说话了,等下场下私下协商结束。

    余洋是真怕赵公子脑袋一热鬼上身真的以为人家是真的在求他让步,赶紧的隐蔽地扯了扯赵公子的胳膊,站起来,笑着说道,“宏富啊,既然卢老板这么喜爱这幅画,你还是让给他吧,回头再找个更好一些的画送你爹做大寿礼物。”

    说完压低声音嘴唇不动地说,“富哥,别撑着了,咱们拿出十万块来都够呛!”

    赵宏富这会儿冷静了,佯作大方的笑了笑,摆了摆手,大声说,“既然卢老板这么喜欢这幅画,君子不夺人所好,我不出价就是了。”

    “谢谢赵公子的成全。”卢惠冠皮笑脸不笑。

    他们之间的对话,几乎全场都是能听见的,因此大家不管出于什么心理,都会报以笑容和掌声。

    拍卖师非常的机灵,连忙的高声说道,“好,四百万!卢老板出价四百万!四百万第一次!四百万第二次!四百万第三次!成交!”

    落锤。

    “出水芙蓉图转了一圈,回到了主人手里,成交价四百万!”

    “不,这幅画,有了新主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