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衣冠禽兽
    ,!

    社会就是如此的现实残酷,普通人也许你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恐怕也比不上出身显贵的人的一句话。蒙在鼓里的李路本人尚且不知道自己的家世,而旁人却已经通过分析有了结论。

    卢惠冠这样的人丝毫的不去考虑这样一个可能——也许军区那边仅仅是因为看不惯从前线回来的战斗英雄受欺负而向地方打了那么一个不具指向性的招呼。

    尽管打小在马来西亚长大,但卢惠冠接受的依然是华夏式的传统教育,因此他的思想依然是传统的那一套——官本位国家,真正的主人是手中有权力的人。若非身上披着归国华侨的袈裟,他卢惠冠的“免疫力”也决然没现在这么的强悍。

    因此,他很坚信自己的判断。

    而赵宏富则是与李路相反的代表,他极其娴熟的利用了自己的身份背景,以此谋取利益。倒卖批文是主要的生财之道,其他人去搞个批文一年半载也办不下来,他们这样的人跑一趟说句话就能把一切问题解决掉。

    你让他正儿八经地上班那是不可能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当然,如果建立在父辈的权势之上,他做起生意来却是如鱼得水——没人敢对他说个不字,而大家都希望能他利用父辈手中的权势给予方便。

    这样一来,做起生意来简直处处生风。

    这不,卢惠冠敢不给他面子,其他人可没卢惠冠这么大实力。上海春风电影公司的领导就不敢忤逆赵公子的旨意。余洋跑过去如此这般的通知了一番,上海春风电影公司的领导就带着白雪到了酒吧包厢那里。

    “赵公子,您好,我是春风电影公司的总经理易谋。”四十岁左右的易谋是企事业干部,副处级,春风电影公司毫无疑问是国营企业,“这位是白雪小姐,我们公司的主力演员。白雪,这位是赵公子。”

    赵宏富表现得很绅士,眼睛一直盯着白雪看。换了一袭白色长裙的白雪仙女下凡一样,站在那里顿时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在酒吧里消遣的,不是外国人就是当地那些较早接触西方生活且家底殷实的青年人士。

    “白雪小姐,我是赵宏富。”赵宏富伸出手。

    白雪轻轻握了握很快抽回来,说,“赵总你好。”

    余洋这会儿对易谋说,“易经理,我有点事找你,咱们到那边去谈一谈。”

    “好的,好的。”易谋连忙笑道,“白雪啊,你好好陪赵公子聊一聊新片子怎么拍。”

    说完两人就走了。

    赵宏富控制着激动的心情,说,“白小姐,请坐。”

    白雪心里不是很舒服,但碍于情面,礼貌的笑了笑坐下来。她不是很了解赵宏富,但来之前易谋交代过,这位赵公子是市领导的儿子,能决定包括他易谋在内的整个春风电影公司的生死。

    她也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了,自然知道这样的应酬不得不去。

    但她想不到遇到了衣冠禽兽。

    很礼貌的说了几句话,赵宏富和白雪碰了几次杯子,白雪都喝得很少,小口小口的抿,警惕性一直很高。但是没过多久,白雪就感到脑袋发沉,眼前的场景也晃动了起来。

    赵宏富慢慢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口水不断的分泌出来,心里暗暗道,还是这种药效果厉害。一想到等一下就能在床上享受这一具他梦寐以求的**,他心脏里的血液都要喷出来。

    “白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扶你回去休息。”赵宏富一看差不多了,就起身走过来抓着白雪的胳膊,低声说道。

    白雪要挣扎开,却发现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别,别碰我,你走开,走开。”

    她感觉到身上的力气消失得很快,眼前的场景椅得更加厉害了,很快的进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来吧白小姐,我扶你回去休息,嘿嘿。”赵宏富把白雪架起来,搂着她的腰扶着就走,感受着小蛮腰,赵宏富心跳瞬间爆表,顿时加快了脚步。

    那一边,李路和罗伊德面对面坐着边喝边聊,从欧洲的风土人情到二战,再从东欧各国的关系到东西德国当前的状况。罗伊德一度有种错觉,眼前这位年轻的李先生似乎亲身经历了那些事情一样,观点一针见血透彻无比,甚至在使用德语的时候,常常能够用很准确的词汇表达出想要表达的意思。

    在许多人眼里,包括罗伊德,华夏人的目光是看不到欧洲的,他们的思想被长时间禁锢住,视界被限制在极小的范围之内。他们当中甚至有很多人搞不清楚欧洲有几个国家,甚至有些人还以为英国在大陆上而不是独立的海岛。

    毫无疑问,罗伊德从最初的闲聊心态变得越来越重视,他不再会认为面对着的是一个不懂国际规格不了解欧洲形势的合作伙伴,最后一丝轻视之心也收了起来。

    罗伊德心里责怪韦德的隐瞒,他认为韦德肯定是知道李路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而他显眼错怪了韦德,因此韦德也不知道李路对欧洲的了解如此深刻。

    “……我的观点很清晰,东西德国肯定会有合并统一的那一天,但德国对华政策很有可能出现波浪形的波动,说到底,在现行体制下,对华的态度取决于你们选出来的总理。”

    李路给出一个结论,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喝下一点,无意中看见一袭白长裙从不远处走过去,被一个人扶着,那不是那位赵公子吗?

    张卫伟和黄光辉有意控制着酒精的摄入量,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罗伊德没有注意到李路的目光转移,在那里认真的发表他的意见。李路注意很快认出来了,那一袭白长裙是他惊为天人的那位女影星,他顿时皱了皱眉头,心里暗暗道,果然演艺圈的混乱是有历史沿袭的啊,他认为的纯洁无暇的、在这个时代见过的最美丽的一位女子,原来也是同样的货色。

    心里略感失望,李路苦笑而无奈地摇了摇头——亲眼所见的也不一定是事实。

    忽然心里一动,他凝眉再一次看过去,这一下看出问题来了。白雪的情况很奇怪,有种反抗无力的意思,而赵宏富的动作也不太对,有强行架着人走的意思。

    “去看看怎么回事。”李路忽然说。

    张卫伟和黄光辉立马起身就快步跟了上去,他们一发现李路的目光扫向那边,早就引起注意了,这是作为警卫人员的基本素质,因此不必多说,他们自然知道是去干什么。

    罗伊德纳闷问道,“路,怎么回事?”

    李路说道,“可能出事了,今晚先聊到这里,明天再谈。”

    “好的,明天我马上向总部进行汇报情况。”罗伊德连忙说。

    李路点点头,起身离开了酒吧,跟在张卫伟和黄光辉后面,悄然尾随赵宏富而去。

    只是,刚出酒吧门口,李路就发现身后有人跟着。他不动声色往前走。张卫伟和黄光辉走到前面的拐角处回头看,李路眼神示意他们继续跟着,然后果断的换了个方向,身后的人连忙的跟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