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一边歇着!
    ,!

    跟在李路后面的是余洋,他没注意到张卫伟和黄光辉,但是一眼就认出了李路来。看见李路跟在赵宏富后面出去,他一下子就警惕了,连忙的扔下易谋,就赶紧的跟着出去。

    一看李路转过了走廊的那个角,他连忙的跑过去,刚刚转过来,就看见一只沙煲那么大的拳头迎面而来,刹车是根本来不及了的。一下子,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李路把余洋拖进洗手间里,在洗手间外面放上正在打扫的标志,关上门,冷水一泼,余洋一下子醒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李路点了根烟抽,问道。

    余洋恨恨的盯着李路,“我-去-你-妈-的!”

    “哎哎哎……”

    没一阵子余洋就求饶了起来,浑身说不出的痛苦,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皮肤下面爬,又像是不断的有尖锐的力气刺往心脏却总是在最后关头停下来,欲死不能的崩溃感让他彻底没了硬气。

    “你是谁,赵宏富打算对白雪做什么,说吧,不说还会更痛苦。”李路松开了手,顽强的越南特工也扛不住他的审讯,余洋又怎能受得了。

    “我叫余洋,余洋,市府办公室主任是我爹,赵宏富他,他,他要那什么白雪,他爹是赵副市长,不关我事啊,真的跟我没关系……”余洋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那里留下来,这会儿可是冬天。

    没一阵子,他就把什么都说了。

    李路一拳打在他的太阳穴上,他一下子又昏迷了过去。把余洋给安置好,李路连忙的跑出去,沿着张卫伟和黄光辉他们的方向追过去。他不是很担心,有张卫伟和黄光辉跟着,赵宏富做不出什么来。

    两人很聪明,李路追到楼梯口那里的时候,就看见黄光辉站在那里等着,显然是为了等李路以便于指明位置。

    “首长,人在七楼,就在咱们边上的那个房间。”黄光辉低声汇报。

    李路说,“你去洗手间把里面昏迷的人给弄到咱们房间里去。”

    “是。”

    黄光辉连忙去了。

    李路一口气冲上七楼,张卫伟就站在房门那里,有些焦急。

    “头儿,人进去了,怎么办?”张卫伟连忙请示。

    李路二话不说,抬脚就踹在了门锁的位置上,房门硬生生的被踹飞了出去。敲的,非常的巧合,整个飞出去的房门砸在了赵宏富的身上。此时,赵宏富已经脱掉了外套,地板上有摔破了的酒杯和红酒瓶,猩红的血液体撒在了地毯上。

    “这混蛋还想搞点徐酒培养气氛?”李路怒火都来了。

    那边,白雪已经不省人事倒在了客厅的沙发那里,姿势非常的不雅观,还好衣着还是完好的。赵宏富显然还没来得及动手。

    李路连忙走过去检查白雪的情况。

    张卫伟走归去把沉重的门板翻开,把赵宏富拽起来,没等赵宏富叽叽哇哇,就把他拎到一边大拳头伺候了。赵宏富鬼哭狼嚎地惨叫起来,张卫伟嫌他声音太吵,撕了他身上衣服一块布塞住了他的嘴巴。

    明显的被药物所迷,李路把白雪抱起来往就在边上的自己的套房那边去,对张卫伟说道,“把他绑起来拉到咱们那边去,通知酒店报警,让警察过来。”

    “是!”

    张卫伟连续捣了赵宏图几拳,下手是一点也不留情的。他显然不笨,很明显,三哥这是看上白雪了,这个赵宏图居然敢这样对白雪,不打个断手断脚已经是很给他那位副市长老爹的面子了。

    回到套房那边,黄光辉已经把余洋给扔进他住的房间里,捆绑了个严实。张卫伟把赵宏富扔进他住的房间里,同样捆绑个严实。显然,他们都充分领会了李路的指示——分开看管起来。

    李路把白雪放在自己的卧室里,再次仔细检查了一番,随即给她盖上被子,起身出去带上了门。白雪服入的是致昏的药物,只能等药效过去,没有其他办法。

    回到客厅的时候,就有人敲门了。

    张卫伟去开门,是毕晓龙和卢惠冠。

    他们得到消息就急忙赶了过来,卢惠冠心里更是把赵宏富给骂了一个遍。事情发生在他的酒店,他怎么也逃不掉一个责任。眼下他必须得想办法妥善处理这件事情,既不能让李路不高兴,也不能得罪了赵副市长。

    他是头疼得很的。

    “李处长,李处长,我接到报告连忙的赶过来了,怎么样,白雪小姐没事吧?”卢惠冠急声问道。

    李路指了指沙发那边,说,“卢董事长,坐下说。幸好及时赶到,人没事,被下了致昏的药物。”

    “那就好,那就好。”卢惠冠擦了一把汗,对毕晓龙说,“快去请医生过来看看白雪小姐。”

    “不必了,药效过了她会醒过来。”李路摆摆手,指了指毕晓龙,说,“晓龙,你也坐。”

    “是。”毕晓龙连忙坐下来。

    卢惠冠抱歉地说道,“李处长,酒店方面的管理存在漏洞,下面我一定大力整顿,加强管理。”

    李路笑道,“卢董事长,你这是干什么。这个事情和酒店有什么关系?”

    卢惠冠很尴尬。

    指了指黄光辉,李路说道,“衅,把情况向卢董事长汇报一下。”

    “是!”黄光辉指了指自己房间里面,说,“卢董事长,从犯就关在里面,我已经审过了,他们策划了这次犯罪,余洋出的注意并且望风,赵宏富实施犯罪。目的就是侮辱白雪小姐。余洋已经承认了犯罪实施。”

    张卫伟说道,“卢董事长,这个事情和酒店无关,你们还是抓紧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卢惠冠不住地点头,对李路说,“是的,是的,李处长,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李路点了个烟抽了两口,慢慢眯起了眼睛来,他大概猜到卢惠冠想要说什么了。

    “李处长,白雪小姐好在没有受到实质的伤害。”卢惠冠斟酌着说,“赵宏富是赵副市长的儿子,余洋的身份也不简单。我的意思是,这事情所幸没有造成最坏的结果,我想,是否能各退一步,把他们交给我,赵副市长那边,我去说。”

    李路呵呵笑了笑,问,“卢董事长,你还没报警吧?”

    “呵呵,是的,李处长,事情闹大了对你不好,我听说你要在上海这边逗留一段时间,办许多事情。放他们一马,给个教训,这是最好的结果。”卢惠冠慢慢地说,他全然的没注意到毕晓龙一直在向他打眼神——他还是对李路缺乏了解。

    李路对张卫伟说,“报警吧。”

    张卫伟马上过去拿起电话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把情况说了一遍,挂掉电话。

    “李处长,您这是……”卢惠冠愣住了。

    毕晓龙忍不住了,插话说道,“李处长,卢董事长的意思是,这种小事不用您出面,卢董事长一定会让他们受到法律公正的处罚的,您别误会了。”

    李路呵呵笑了笑,说,“卢董事长,你有这样的手下是福气,处处为你着想。就这样吧,卢董事长,这个事情和酒店没有什么关系,非要说有的话,可能你们的酒吧需要加强一下保安工作,看到不对劲的地方,保安人员一定要过去问清楚,你说是吧。”

    “是的,是的。”卢惠冠如梦初醒,他才意识到自己那一套万金油处理事情的方式根本就不是李路会接受的。

    黄光辉走过来,附耳对李路说了几句。

    李路随即对毕晓龙说,“毕经理,麻烦你去请一下另一名知情人,春风电影公司的易谋,应该在酒吧里,把他请到这里来。”

    “好。”毕晓龙站起来,请示卢惠冠,“董事长,那我去了。”

    “快去吧,快去把人请过来。”卢惠冠忙不迭地说道,哪里敢有半点不同意的意思。

    他万万没有想到,李路也会给他派任务,李路对他说,“卢董事长,麻烦你给赵副市长家里去个电话,请他过来一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