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情报贩子
    这是一个卖酒的地方,以散装酒为主,后面取得了经营进口洋酒的资格,开始涉足进口洋酒的售卖。但凡进口商品,均售价不菲,而且要么有外汇券要么有美元现钞,否则,别想买到进口酒。

    没有招牌,还有一个大大的酒字挂着,两扇各三米的对开门,通常只开其中一边,门槛是很高的。只不过,这个时候,包括西面的侧门,也是关闭状态。

    张卫伟把车停在路边那里,按照李路的吩咐,直接从侧面边上的小巷子走进去,看到左侧第一个单扇门,他果断地一长两短地敲门,看着时间间隔十五秒钟一次,重复三遍。

    大约一分钟后,有人在里面低声问道,“买酒请走正门。”

    “我先赊账。”张卫伟回答。

    门咿呀地打开了。

    吴狄打量了张卫伟一眼,让开身子。张卫伟走进来,吴狄关上门。

    这是一个干瘦的男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个子不高其貌不扬,相貌没有什么特点,属于扔进人堆里则很难准确辨认出来的类型。

    他也没和张卫伟多说话,只是指了指屋里,示意张卫伟跟他走。

    两人走进屋里,进入窗户紧闭并且贴了厚厚窗户纸的书房。吴狄关上门,这才问道,“信物呢?”

    张卫伟把李路写的纸条以及一支五六年版本的英雄牌钢笔递过去,吴狄接过来走过去在办公桌那里坐下来,拉开台灯,先看是看了看纸条,然后仔细的观察钢笔,并且打开了笔帽认真观察里面的细节。

    好一阵子,他把纸条点燃扔进烟灰缸里烧掉,指了指前面的椅子,说,“坐。”

    张卫伟走过去坐下。

    吴狄把钢笔还给他,说,“钢笔你拿回去,还给李先生。”

    “有急事需要你的帮忙,我们处长让我过来找你,你是吴狄?”张卫伟皱眉道。

    点了根烟,吴狄把烟递给张卫伟,示意他自己抽,然后才说道,“我不是中调部的人,只是欠中调部一个人情,平时帮他们打听打听消息。你说吧,什么事情。”

    张卫伟连忙的把情况说了一遍,末了强调说道,“吴狄同志,情况非常的紧急。我们已经连夜离开了外滩大酒店,就是害怕赵副市长回头报复。”

    “你怎么确定你们处长已经离开了外滩大酒店?”吴迪略微皱了皱眉头。

    张卫伟说,“肯定的,因为他让我去别的地方汇合,不必再回外滩大酒店。我们处长对这件事情非常的慎重,其实也说明了事态的严重。”

    缓缓点着头,吴狄说道,“赵宏富的一些所作所为,我略有耳闻。但我听说,事主大多不愿意承认遭到国赵宏富的侵害。没了原告,这个事情不太好办。”

    “我们处长说,你只要查清楚他的犯罪事实,把他侵犯过的无辜妇女的名单拉出来,能有相关的个人信息则更好。剩下的,我们来做。”张卫伟说道。

    吴狄笑了笑,说,“我明白。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为什么?”张卫伟大吃一惊。

    吴狄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严肃地说道,“赵副市长既然能够想到杀回马枪让警察局的人去逮你们,扑空了之后,他就一定能想到下面要做的最关键的事情就是找到他儿子侵害过的无辜人员,然后用他自己的手段来让那些受害人闭嘴,或者干脆没办法说话。”

    抽了一口烟,吴狄沉声说道,“他能运用很多的资源,我再怎么着,动作也没办法比他快,因此,选择受害者作为切入口,不是最好的办法。”

    张卫伟连忙问道,“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一番分析下来,张卫伟相信吴狄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能站在相对平等的位置上以朋友的身份和中调部系统里的中层干部相处,显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让我想想。”

    吴狄沉思起来,一口烟一口烟地抽着,烟雾一阵一阵的喷出来,然后在灯下缓慢流动,慢慢的席卷着消失在看不见的地方里去。

    约莫两三种分钟之后,吴狄把燃烧得差不多的香烟摁在了烟灰缸里面,问道,“你们处长的目的是让赵宏富得到法律的公正裁决,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他必须要为他犯下的罪行付出法定的代价。”张卫伟肯定地点头说道。

    吴狄很严肃地说道,“你们处长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

    皱起眉头,张卫伟盯着吴狄看,等着他的下文。

    “这么说。”吴狄道,“他是地头蛇,你们是过江龙。要把蛇打死,就不能用木棍,这样很容易被对手看到破绽顺势而为。有句话这么说,木棍打蛇,蛇随棍上。你们的木棍已经挥出去了,眼下的办法就是扔掉木棍,换竹节棒或者其他更合适的武器。”

    张卫伟略微沉吟,说,“道理我明白,可是,你说我们处长还有另一个什么目的?”

    “彻底消除赵副市长的威胁,否则,日后其患无穷。”吴狄严肃地说道,“换个切入点,既然赵宏富这边落后了一步,那么就从赵副市长身上入手,查他的情况。直奔他们的根部,把根拔了出来,赵宏富这些枝叶再粗壮,没有了养分的支撑,你说他还能坚持多久?”

    张卫伟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他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顿时马上道,“吴同志,你有办法?”

    赵副市长毕竟是领导,要调查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吴狄看了看时间,说,“现在是凌晨四点三十七分,离天亮还有大概两个小时。”

    他忽然取出纸笔飞快地写起来,写了大半张纸,递给张卫伟。

    张卫伟一看,全都是些前后不搭的词语和句子,意思也非常的奇怪,甚至出现“难忘的十月”这样的极富感慨的句子。

    “这是?”

    吴狄收起纸笔,说,“交给你们处长,他肯定能看懂。八点三十分,请你们处长往我这里打电话,我会告诉他应该怎么样做。”

    “电话号码呢?”张卫伟问道。

    吴狄指了指张卫伟手里的纸张,“都在里面了。”

    张卫伟不敢怠慢,连忙的告别了吴狄,飞快地离开了吴狄的酒馆,驱车赶往城隍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