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关键证人
    ,!

    李路弯道飙车的水准是蛮厉害的,入弯和出弯的节奏控制得很好,油门和方向也没有什么瑕疵,就是时机的选择有些冒险,差点翻车到悬崖下。

    好在,被他左右夹击的对手欠他人情,因此也没有说什么。

    李路又笑了笑,指了指白雪大腿上那好几个袋子,说,“里面还有一双棉鞋,你看看尺码合适不合适,哦对了,顺手挑了几双袜子。”

    方淑珍都都惊呆了,下意识地说道,“这些都是你刚才进去几分钟买的?”

    “嗯。我肯定是付钱了的,放心吧。”李路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的天,你真是厉害。”方淑珍吃惊地捂住了嘴巴,“衣服非常合适,我是真佩服你的眼力,挑的风格也很适合我的,李……李先生,你真厉害!”

    白雪却是没有去试穿鞋子,她看一眼就知道合适不合适了,非常的合脚,正是她穿的码数,她却是指了指李路的左臂,问道,“你的胳膊怎么了?”

    李路有些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这条胳膊出问题了?”

    “你刚才用的都是右手,而且左胳膊在走路的时候也没做自然摆动,受伤了吗?”白雪关切地问道。

    毕晓龙也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处长,要不要去医院?”

    李路微微摇了摇头,说,“没多大问题,能把白小姐和方小姐救出来,区区一条手臂又算得了什么。”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奇怪……”方淑珍嘀咕一句。

    白雪脸都红了,她听得出来,李路这话是冲她说的。李路还真是冲她说的,他也不是神,终于逃脱了魔掌,心情一松,自然的就开起了玩笑,尤其是能冲影视圈的当红一姐开玩笑,怎么也算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

    李路呵呵的笑了笑,右手握着左大臂,笑道,“真没什么,只是脱臼了而已。”

    说着,他右手猛地用力,像是上螺丝一样,一扭一转一推,发出清脆的咔嚓咔嚓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白雪都瞪大了眼睛,方淑珍没注意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路揉了揉左肩关节,然后慢慢的试着活动左臂,慢慢的就能动了起来,随即微微点头说,“嗯,还行,回到地方用药水擦一擦就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会肿几天,这是避免不了的。”

    好一阵子,白雪的小嘴巴才合起来,“你,你,你自己接上了?”

    “是的,这个没有什么难度,我以前当兵的时候,只要不是断裂的,脱个臼,战友之间就帮着接上了,擦点正骨水,养几天,比脱臼之前还耐用。”李路严肃地说道。

    “耐用……”

    白雪真的有些想不明白这个人的脑回路,怎么用词都显得这么的……别扭却又显得很贴切。

    她忽然的想起来,低了低头,“对不起。”

    李路笑着摆摆手,“没事,你不用往心里去。”

    其他人不知道,但是白雪此时已经想起来了,跳跃的时候,腾空的那一霎那,她吓得猛地双手拽了一把李路的胳膊。肯定就是那一下把李路的左大臂给拽脱臼了的。可见她当时的力气很大。

    让她更加震惊的是,哪怕是脱臼了,李路依然跟没事人一样安稳的落地,然后稳稳的带着她们从东门离开,还进了新世界百货商场买了这么些衣服。如果不是她提起来,她认为李路极有可能不会说,而是等回到地方了再进行处理。

    这是什么人啊,铁打的吗!

    她的内心是一阵又一阵的震惊,看着李路的侧脸,看见的李路越来越的高大伟岸以及神秘莫测。那么的高深,又那么的风趣,堪称流氓的行为,从他嘴里说出来却是教科书一般的严谨。

    白雪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个人魅力。

    一行四人安然无恙回到了城隍庙那里的安全点,地方够大,白雪和方淑珍一人一个房间都还有多余的。不用李路吩咐,毕晓龙自然的向她们询问还需要采购一些什么日用品,拿了清单,就连忙出门采购去了。

    李路安顿好二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取出药品对伤处进行处理。这个安全点不但备用药品,吃的穿的以及简单的枪支弹药都是有准备的。这些配置通常来说,是中调部安全点的标配。一些重要的安全点甚至还会配有电台以及军线电话。

    接下里的事情,李路帮不上太多忙了,只能等着吴狄那边的消息。吴狄不是中调部的人,但是中调部很倚重他,说明他在上海地区的资源渠道是很厉害的。李路猜测,吴狄要么是部队出身的要么就是军人后代。普通人是决然没有这般本事的。中调部是什么单位,那是连内务部都不放在眼里的事务机构。

    李路比较担心的是被对方抓走的那些女受害者的安危,出现个把病死意外死一点都是不稀奇的。

    他想毕,起身来到白雪和方淑珍的房间门口那里,两个房间的房门挨着,他分别敲门,说,“出来一下。”

    走到客厅的沙发那里去点了根烟抽起来,白雪和方淑珍已经换好了衣服走出来,在他对面的沙发那里坐下。

    李路抽了两口烟,问道,“二位,有一件事情,我们得做一下。”

    他想了想,看向方淑珍,“方小姐,遭到过赵宏富侵害的人员数量,你知道吗?”

    “不知道,肯定有十几名!”方淑珍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认识几个?”李路问道,“知道家里情况的,家庭住址,父亲的工作单位,等等信息。”

    方淑珍皱眉思索了一下,说,“有两人的家庭住址我知道,其他的不清楚。”

    “写下来。”李路把纸笔递过去。

    看见白雪眉头紧锁的样子,李路问道,“白小姐,你对赵宏富的所作所为了解多少?”

    白雪摇着头,“我不知道,道听途说了一些,但是更具体的,我不清楚。”

    方淑珍叹了口气说,“白雪是春风公司的台柱子,领导们都捧着,很多事情她都不知道,而且一般人很难害到白雪。”

    一副同人不同命的神情,倒也是叫人能够理解。

    李路不怀疑这个时代有潜规则,许多人要上位要出头,不付出点代价,没有人平白无故的帮助你,毕竟条件好的人太多。除非像白雪这种数十年一遇的天才演员。

    哪怕是白雪这种高度的,不也照样差点被赵宏富所玷污。

    “易经理肯定知道。”白雪忽然说。

    李路皱眉,“易谋?”

    “是。”白雪肯定地点头说,“是他带我去见赵宏富的,他好像和赵宏富很熟,肯定知道很多内情。”

    李路一拍脑袋,有些懊悔地说道,“我忘了这个人。”

    易谋也是演员出身,一开始就刻意的让自己表现得无关紧要,而当时无暇顾及的李路,竟然中了他的道,一下子把他给忘了个死死的。

    “你知道他住什么地方吗?现在这个事情通常会在哪?电话号码有没有?”李路连续问道。

    白雪连忙点头,赶紧的在纸上卸下来,“这是公司电话,他家里的电话,还有公司地址,他的住址。”

    李路连忙的照着号码拨打过去,家里的电话没人接,他随即拨到春风公司,表情越来越严肃。

    白雪和方淑珍也意识到出问题了,屏气凝神起来。

    电话响了很久,有个女人接通,“喂你好,哪里?”

    李路直接问道,“我找易谋同志,马上让他接电话!”

    电话那边显然被李路的语气给吓到了,以为是上级领导,连忙的说道,“您,请您稍等,请稍等。”

    不一会儿,电话那边说道:“您好,易经理不在,他回家去了。”

    “什么时候?”李路紧追着问。

    电话那边说,“易经理今天没来上班……”

    挂下电话,李路抄起纸条,对白雪和方淑珍说,“你们在这里呆着,千万不要出去,不管谁叫门,按照我之前跟你们说的,对上暗号才能开门,记住了。”

    “记住了!”白雪和方淑珍连忙的站起来点头道。

    李路急步回房间,抄起小砸炮插进快枪套里,穿了一件厚一点的棉衣,随即飞快出门。

    幸好,毕晓龙担心李路要用车,因此没有开车走。李路上了红星皇冠280,油门到底就直奔易谋家去。

    他担心易谋已经遇害或者失踪。

    出现这么大的失误,易谋的刻意缩头是一方面因素,李路当时的疏忽是一方面因素,最关键的因素是,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措施会这么的强烈。李路想到了对方对他的反扑,也想到对方对那些受害者可能采取的措施,但是没有想到过去一系列的案件中,都离不开一种角色——中间人。

    在受害者与赵宏富之间的那个人,说白了就是拉皮条的。

    易谋是春风电影公司的总经理,春风电影公司又是较大规模的电影公司,旗下女演员绝对不少。

    很明显,易谋绝对是知道许多内情的人!

    很关键的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