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一个好消息
    ,!

    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易谋把所有的参与过的与全美文化发展基金会有关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写了出来,他甚至主动询问是否要按手指印。

    李路看得出来,这个人的根子并不坏,最起码他对老婆孩子是非常看重的,并且还没有坏到头。从他的供述来看,还没有涉及到实质上的事情。从时间来看,易谋应当是处于重点培养阶段,全美文化发展基金会八成是希望他能继续进步,在更高的职务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印象里,李路记得二十年后是有几位很年轻的时候就受到了蛊惑的极少数人。

    但是,易谋的供述,必须全部查实。

    想毕,李路把易谋写的供词收起来,说,“这段时间你暂时在这里住下,届时怎么做,我会再通知你。”

    “我老婆孩子怎么办?”易谋连忙问道。

    李路说,“我不会让外面知道你的情况,你老婆孩子是安全的。等着吧,我会再找你细谈。”

    说完他就离开了杂物间。

    大约一个小时后,黄光辉回到了城隍庙安全点这里。

    李路把他叫到一边,沉声说道,“衅,情况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我必须做一个重大决定,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黄光辉果断地说道,“首长,我坚决服从命令。”

    “前面跟你提过,我要把情报系统建起来,上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我打算让你来负责,但是这样一来,你就必须要长期驻扎在上海,因此,你要慎重考虑。”李路沉声说道。

    黄光辉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说道,“首长,在陆港在上海,离家都远,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坚决服从命令。我只是担心我做不来这个工作。”

    “不必担心,我会安排。”李路斟酌着说,“把你父母接过来怎么样,陆港或者上海,都可以。”

    “他们不答应,我之前写信回去想让他们到陆港去,他们放心不下家里的田地。”黄光辉说道。

    李路很理解,他缓缓点头,“我知道,你家里,我派人去安排,你放心。去,把你的东西收拾好,马上跟我出去一趟。”

    黄光辉二话不说回房间去把行李带上,立马跟着李路出门。

    情况紧急,时间很紧,李路不得已让黄光辉马上进入状态。全美文化发展基金会冒了出来,那就意味着单凭他现在的力量,哪怕加上吴狄,也显得完全不够了。他必须得借用中调部的资源。

    等于是,他提前把中调部许诺给他的资源集中在这几天给用掉,以后可就没这些便利了。

    来到长江路的一座院子前面停下来,这里是一片很安静的生活区,有许多机构单位,园林风中有很浓郁的机关氛围。

    李路没有下车,而是在车上对黄光辉说,“你进去之后,有人问你是什么人,你告诉他是陆港李路的业务代表,剩下的事情有人会安排并且指导你怎么做。”

    他把易谋的口供交给黄光辉,“首先要做的就是查实这份口供,交给他们,他们会带着你一起去查。接下来,他们会帮助你成立一家信息咨询公司,会抽调几个人帮你把业务开展起来。你还会接受培训,学习掌握工作方式。然后你要物色招聘员工,我也会不断的派人过来充实信息咨询公司。总而言之,未来一年,都会有人指导你怎样开展工作。”

    李路顿了顿,压着声音说道,“但是,记住一点,任何事情,直接向我汇报,任何人的指示都不用管,直接听从我的命令。”

    “明白!首长,我记住了!”黄光辉也是侦察兵出身,他当然的知道最后一点的重要性。

    “去吧,以后我们没有必要不会再见面,我也不会承认与信息咨询公司有关系。”李路道。

    黄光辉重重点头,“首长,我明白,您放心吧!”

    他推开车门提上自己的行李走进了七十六号大院。

    第二天一整个白天,李路都待在城隍庙的安全点里。他在等待着两方面的消息,张卫伟和吴狄对赵宏富案件的调查,以及黄光辉这边的消息。除此之外,他中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除了毕晓龙。

    晚饭的时候,毕晓龙打包饭菜送了过来。李路给一楼杂物间里的易谋送了一份,随即他和毕晓龙、白雪以及方淑珍三人一起用了晚餐。

    白雪和方淑珍能感受到氛围的紧张以及压力,因此很懂事的清理了餐桌后,各自回到房间里待着不再出来。

    毕晓龙向李路汇报情况,他说道,“李处长,我打听了一圈,没有失踪的那十几名女演员的消息,到处都找不到。情况看样子很危急。”

    叹了口气,李路说道,“无能为力了,她们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她们能再扛几天。”

    “赵宏富这个畜生……”毕晓龙咬牙切齿地说,重重叹了口气,“卢董事长好像知道点情况,出来之前,他托我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他说,他不知道我是来找你的。”

    “他应该是能有所猜测的。”李路微微点头。

    毕晓龙犹豫了饿一下,问道,“李处长,要不要做些预防措施?”

    “不用,卢董事长不会站到赵宏富那边去。”李路微微摇了摇头,斟酌了一下子,他说道,“赵宏富经常混迹的几个场所,肯定有人曾经见到过什么,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你去走访走访,顺着这些外围的线索查一查,如果有关键证人,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下来。”

    毕晓龙果断点头,说,“是,我现在就去。赵宏富一般都是夜间活动,这个时间正合适。”

    “一定要注意安全,赵宏富们肯定也在找这些人,他们要消灭证据,不会想不到这些的。”李路叮嘱道。

    “是。”毕晓龙连忙的去了。

    另一边,七十六号院的内部情况无疑让黄光辉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社会,他是曾经压根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的机构存在。一切都与李路所讲的没有任何的出入,核实了身份,马上有专门的人员带着黄光辉开始进入熟悉情况的状态,而却是一个字的介绍都没有。随即就是马上进入了调查程序,根据易谋口供里的信息马上调集资源进行调查。

    秘密情报机构运转起来,能够利用的资源超乎常人想象。对于这些比建国时间都要长的情治机关来说,只要想查,无论是一件事还是一个人,从头到尾任何细节都无所遁形,并且,除非是非常隐蔽的事情,否则,很短时间内他们就能掌握到全部的详细情况。

    李路参合进中调部这样的机构的事务里来,心里是十分不情愿的。甚至在之前的查处敌我识别器失窃案件的时候,他都尽量的避免与中调部发生过于密切的联系。只是事情的发展推着他走,他不得不借用中调部的资源,否则一个普通人很难阻止全美文化发展基金会这种每年都能获得数千万美元经费的大型机构的动作。

    尽管如此,他也在尽量避免与中调部发生直接的联系,甚至连七十六号大院那里,能不进去就不进去。

    起身走过去打开电视,信号最好的就是上海电视台,正是要闻联播的时候。李路看得很认真,因为此时此刻画面里有许许多多“复活”的大人物,每一位都让他心情澎湃,而二十多年后熟悉的面孔,此时根本看不到——县高官可没什么机会上要闻联播。

    头条新闻就是关于那位曾给你题过词亲自写下“军中猛士,国之栋梁”四个大字的大人物的。第一个议题就是关于经济领域的会议讲话,李路看得很认真,每一个字都认认真真的听了进去,第二个议题讲的是外交,接下来的就是一些普通的新闻了。

    看完半个小时的要闻联播,李路陷入了沉思。

    白雪从屋里走出来,站在门口那里看了眼李路,也没说话,起步走过去厨房那边烧水。

    李路的目光从白雪的后背那里移回来,忙里偷闲地低声感叹一句:不愧是八十年代的国民女神,从头到脚都是那么的完美,婀娜多姿是不能贴切形容她的手段的,哪怕她此时穿的是严严实实的保守睡衣睡裤,都穿出了性感的味道来。

    又点了根烟,李路沉思起来。

    要闻联播里,党建,干部队伍建设,执政作风问题,这些全都没提,重点只有两个——经济建设和外交环境。这说明上面当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经济建设以及与经济建设密切相关的领域上面,而其他的,暂时无暇兼顾。有可能还传达了一种很现实的决策——经济建设是大局,其他问题暂时放到一边不谈。

    白雪提着暖水瓶过来,在李路侧面的单人沙发那里坐下来,取出茶叶泡茶,动作很熟练,看得出干家务活也是一把好手。

    “你怎么不休息。”李路问道,换了个坐姿。

    “睡不着,陪你坐坐,不介意吧?”白雪把头发往耳朵上面理了理,说。

    李路微微低头,说,“不会。”

    他拿起烟盒示意了一下,问,“抽烟么?”

    白雪有立马起身会回房间去的冲动!

    这人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可能抽烟呢!

    这不是故意逗人玩呢吗!

    白雪却是误会了,李路的脑回路一下子跑到了未来去,在未来,女人抽烟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他也就是随口的那么一问。

    果然,李路没什么心思在白雪身上,继续想着自己的事情

    鉴于大环境如此,李路不得不考虑接下来的事情——采取什么力度的反击。赵宏富必须要为他的罪行付出代价,但是对于赵副市长,李路有自知之明,他最好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

    他不怀疑吴狄那边的进展,肯定能掌握到确凿的证据。接下来怎么做,眼下他必须得考虑清楚。

    想都接下来要在上海做那么多事情,尤其是寻找技术人员购买相关的机械设备,甚至往后还有很大可能要把业务拓展到其他领域,李路心里就是一阵阵的无奈。

    不能一下子把有话语权的人给得罪死,否则未来寸步难行。

    他心里是很苦闷的,当前这种状况毫无疑问的会持续好些年。这个年代,对他来说,赚钱很容易,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尤其是当你的资本上升到一定高度,将会不可避免的引来更多人的觊觎。

    树敌太多决不是什么好选择,何况对方还是一位副高官干部,哪怕退下来,那也不是草头商人能匹敌的。

    “你想什么呢?”白雪忍不住问道,心里最终还是消了气,因为知道李路现在的压力很大。

    说到底,整件事情还是因她而起,她心里也做不到置身事外。

    李路磕了磕烟灰,说,“在想接下来怎么做。”

    只是瞬间,李路心里就有了决定。

    相对而言,全美文化发展基金会的举动更值得关注和对付,赵宏富案件,只要能让赵宏富受到法律的制裁,就是胜利。他也无愧于重活这一世。失踪的十几位女演员,李路之前甚至有一个冲动的想法,动用武力去把她们救出来。

    最终他还是保持住了理解——这是在国内。

    换成其他地方,比如金三角之类的地区,他根本不费那个心思,直接带兵杀过去干就是了。

    环境让他束手束脚,这是他感到烦恼的地方之一,根源是他没有任何能够起到作用的官方身份。一个不大不小的军工企业的总经理算什么。有一颗救世主的心,没救世主的能耐,至少现在他是没有的。

    “想好怎么做了吗?”白雪说,“把证据交给警察,让他们去查会不会好一些。”

    李路微微点头,“是打算这么干,但要选对人。白小姐,实话告诉你,追捕咱们的就是警察,是警察队伍里一小撮的害群之马,以及个别接受了错误指令的不明真相的干警。”

    白雪张大了嘴巴,她早就想问,那些人怎么动作那么快,几乎是踩着脚后跟追过来,原来是警察。

    “别担心,用不了几天,赵宏富就会被正式逮捕,他不可能逃得过国法的惩罚。”李路安慰道。

    白雪正要说话,李路边上的电话机响了起来,李路连忙接起来,“哪里?”

    “首长,是我,黄光辉。”黄光辉从七十六号大院打来电话,无疑是专线电话,这里本来就是中调部的安全点,黄光辉沉声汇报道,“首长,查清楚了,口供里提到的事情都没错,易谋的个人情况也核实了一边,和他口供上的能对得上。”

    “好。”李路心情大好,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挂了电话,李路对白雪说,“白小姐,早点休息吧。”

    他起身拎起茶壶和暖水瓶往楼下走去。

    白雪目送他下楼,轻轻叹了口气回到房间里去睡觉。

    一楼那里,李路打开杂物间的门,易谋半躺在床板上面发呆,身上盖着被子,看见李路进来,他慢慢坐起来。

    “出来吧。”李路站在门口那里,说。

    易谋连忙下床,船上外套走出来。

    一楼中堂的客厅那里,李路示意易谋坐到四角桌那边,他把茶壶暖水瓶放下,取了两个茶杯出来,倒了两杯茶,在易谋面前放了一杯,又拿出烟来递给他一根。

    易谋疑惑地接过来,心里纳闷得很。这样的对待似乎预示着事情出现了好的变化。他丝毫的没有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觉悟。

    “谈谈吧,给你一个脱离旋涡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