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这人怎么喜欢吹牛
    ,!

    “你要我做什么?”

    易谋问道。

    李路说,“保持现在的状态不变,该干什么干什么,但是,往后你的老板变了。”

    “双面间谍?”易谋眉头猛跳。

    李路笑道,“你还不够格,充其量就是埋在全美文化发展基金会里的一步闲棋冷子。”

    “我想好了。”易谋摇头说道,“这件事情之后,我去警察局自首,该怎么判怎么判。我不能让我儿子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下生活。”

    “不但是异样的目光,你儿子这辈子算是毁了。他正在上大学,前途大好。”李路说道,“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做。”

    易谋盯着李路,“你威胁我?”

    “是。”李路点头道。

    气氛凝固了。

    易谋的情绪到了临界点,即将爆发出来。

    他最终依然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声线已经在颤抖了,道,“李处长,我已经很配合了,我知道的我全都错了,我也认罪,我做了什么我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可是你步步紧逼,你为什么要这么强人所难!”

    李路断然说道:“因为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从你答应为特兰普做事的那个时候起,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实际行动赎罪!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不珍惜,那么就进监狱吧,让你的儿子成为政治上的低等公民。”

    易谋的情绪一下子就下去了。

    他此时此刻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是赵宏富流氓案这样的简单刑事案件,而是涉及到了国家文化领域的安全。他应该有这个意识,却以为全力配合了,李路就会以礼相待——表面的以礼相待没有任何的意义。

    李路不再多言,点了一根烟,把火柴一扔,道,“你自己想想吧,五分钟后我过来,要么将功补过赎罪,要么我把你交给内务警察。”

    说完,他起身离开。

    走到楼梯那里,易谋开口说话了,“我坐,我回去。”

    李路微微点头,返身回来坐下。

    “把事情做好了,我可以保证,你和特兰普之间的秘密协议只有我知道。”李路沉声说道,“若干年后,也许人们会知道你是抵抗境外文化侵略的勇士,而不会知道你和特兰普之间肮脏的协议。”

    易谋深深呼吸,“我全都答应,你需要我怎么做?”

    “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就当没事发生,当然赵宏富案件除外,过几天,你去警察局揭发赵宏富的罪行。其他的,我会再通知你。”李路道。

    “好。”易谋点头。

    李路说,“回去吧,记住,不要暴露了,暴露只有一个结果。”

    “现在?我现在可以回去?”易谋大感意外。

    “你难道还想在这里长住?”李路淡淡笑着说,“回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记住我说的话。”

    易谋慢慢站起来,再一次深深呼吸了几下,随即大步离开。

    “易谋。”

    李路忽然叫住他,站起来走过去。

    易谋站住慢慢转过身来,看着李路。

    李路对他说道,“以后,我会让白雪和你联系,除了她,任何人传达我的指示,你都必须和我进行核实。”

    “是,我记下了。”易谋凝重地点头。

    李路微微点头,说,“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易谋离开。

    返身回到二楼的时候,李路赫然看见,本该在房间里休息的白雪,就坐在沙发那里。

    “怎么还不休息?”李路问道,走过去酒柜那边翻了一阵子,找到一瓶红星二锅头,又翻出一个红酒杯,心想凑合着喝,走过去坐下,倒了二两。

    白雪起身走向厨房,说,“我给你弄点下酒菜。”

    李路本想说不用了,但是看见白雪已经走进了厨房,他便吞下了要说的话,摇摇头作罢。他不是没那个心思,而是现在没那个心思。八十年代的国民女神这会就和他住在一起并且为他下厨,说是没那个虚荣心是假的。

    不过,当前这个时候,他没太多精力放在这个上面。

    但是有一点他非常的肯定——白雪一定愿意替他做事,他这才在易谋临走之前作出了相应的交待。

    他的心情依然是焦急的,尽管没有表现出来。

    最关键的是张卫伟那边的消息,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四个小时,依然没有消息传回来。李路知道吴狄是什么路数的人,人脉非常的广,发动起来进行针对性的调查,搞清楚全部不太可能,但是掌握一两样关键证据,是完全没问题的。

    眼下的情况,说明事情很棘手。

    毕晓龙采购了足以使用三天的食材,不担心下酒菜的原料。不多时,锅铲碰撞的声音停下,白雪一手一个碟子端着出来,往返两趟,四个下酒小菜。

    “看着很不错,我不客气了。哦,那边有红酒,要么你也来一点。”李路指了指酒柜那边。

    白雪走过去取了一瓶红酒,转动瓶身看了看,低呼了一句,“萨哈拉图亚酒庄的红酒。”

    “嗯?有什么讲究?”李路拿起筷子,捡了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

    白雪走过来,开了木塞,说,“当年欧洲援助国民政府的物资,说是援助,其实是花了军费的。”

    “所以国民党总是打败仗。”李路笑道,“你知道的挺多。”

    白雪倒了一杯,拿在手里慢慢椅着,说,“可这些没有什么用,我宁愿学点打架的功夫。”

    李路笑着说,“怎么有这种想法?你是国民女神,学功夫不好。”

    “什么?”白雪不解道。

    “就是……”李路不知如何解释,便说,“意思是说,你是全国人民都熟悉的美女,在大家的印象里,你是温柔似水柔中带刚的女性,代表着的是这么一个风向。你学功夫,会颠覆这样的形象。”

    白雪愕然,说,“还有这种说法。对演员来说,肯定是掌握的技能越多越好。会功夫,拍武打戏也是挺不错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位,你的定位不是武打明星。”李路摇着头说道,“过段时间吧,等闲下来了,你来拍一部正能量电影,就讲革命爱情故事。”

    白雪忍不住翻了翻眼睛,心里暗道,这人说话真好玩,你说拍就拍啊。还真是说拍就拍,春风电影公司的总经理,那不刚刚成了李路的小弟呢么。

    许多时候,李路顺着他的情况往下说一些事情做一些决定,在他看来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在别人听来,那就是吹牛逼。裴磊、马金涛这两位大师级科研专家之所以觉得李路喜欢吹牛,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归根结底,是李路的另一个世界的意识在作祟。要想彻彻底底地融入这个时代,除非他失忆。

    就着下酒菜喝酒,说着闲话,时间走到了接近零点的位置,李路喝掉最后一口,正打算就此作罢,电话铃一下子就响了起来,刺破了寂静的夜晚,白雪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跳。

    李路拿起话筒,“我是李路。”

    “头儿,我张卫伟,我们这边完事了,请示下一步行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