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航发之父
    ,!

    完事了就意味着吴狄那边的调查结束了。

    结果很明显,李路心里最后那块石头重重放了下来。

    他沉声说道,“明天一早,把材料投递到纪检部门,完事了,你和吴狄一起过来汇合。”

    “投递给纪检部门?”张卫伟大感意外。

    按照李路的路数,那肯定是自己动手办,再不济也是自己主导着办,把事情办结实。他了解李路的性格,要么不干,要干就一定会把事情给干到底干到实处。

    材料投递过去会出现什么其他情况,完全是不可控的。

    李路很坚定地说,“是,重复一下命令。”

    张卫伟道,“明天一早把材料交给纪检部门,随后与吴狄一同返回汇合。”

    “嗯,执行吧。”李路说完,挂了电话,重重的往沙发背靠了下去,松出一大口气。

    白雪见状,说,“事情有结果了?”

    “嗯,你们很快可以离开这里,以后不会再有人骚扰你。”李路说。

    白雪双颊微红,低声道,“谢谢。”

    当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张卫伟和吴狄来到城隍庙的安全点里。李路和吴狄深谈了一个多小时,随即吴狄直接离开。

    李路把张卫伟叫到一边,说,“老张,上海不是陆港,这件事情涉及面太广,为以后打算,把皮球交给相关部门,怎么往下踢完这场赛事,让他们去做决定。”

    “头儿,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让步,咱们费了那么大的劲……”张卫伟道。

    李路说,“因为咱们现在还惹不起。但至少,赵宏富会受到惩罚。”

    “头儿,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张卫伟道,“对了,光辉人呢?”

    “他另有任务。”李路说道,“安排他留在上海了。”

    张卫伟没有继续往下问,这是纪律。

    “休息休息,过两天,外面应该安静了,咱们得办正事了。”李路说道。

    “是。”

    张卫伟回屋睡觉,过去二十四个小时,他根本就没睡觉的时间。

    李路看了看时间,决定出去办正事。

    还没下楼,白雪就追上来问道,“李先生,你是要出去吗?”

    “嗯,有什么需要带的?”李路问道。

    白雪犹豫着说,“我能不能跟你出去,在这里待着太闷了。”

    “方小姐呢?你可以和她聊天嘛。”李路说。

    白雪苦笑着指了指方淑珍的房间,说,“她在看电视呢,迷上电视剧了。”

    除了吃饭,方淑珍基本上都是躲在自己房间里看电视。每一个房间都配备了电视机,在这个时代简直是奢侈。大家也都知道,方淑珍这么做大概是下意识的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的举动。

    “那走吧。”李路点了点头,他看到白雪连衣服都换好了,又如何能拒绝呢。

    一边下楼他一边随口问道,“会开车吗?”

    “当然不会。”白雪很诧异,她总感觉很大的事情从李路嘴里说出来都像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学驾驶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不但要学会一本厚厚的一百多页的教材,还有经过至少半年的实操学习,而且要有师傅带,普通人想学驾驶绝非容易的事情。这年月,司机是高大上的职业,驾驶就是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绝技。

    李路把驾驶说得这么轻松,怎会不让人感到奇怪。

    两人从侧门出去,开了那台基本上算是配给李路使用的红星皇冠280,一脚油门就出去了。

    一路上李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没说话,白雪想说话不知道从何说起,索性扭头过去看街景。只见中午的此时,街道两边有许多行人,非机动车道上自行车大军延绵不绝,正是下班的时间。

    “我十六岁到了上海,十多年了,从来没这样看过这个城市。”白雪感慨着说。

    李路在辨认着路牌往目的地去,闻言一笑,说,“怎么样看?你指的应该是心态吧。”

    “嗯,以前在路上就是赶路,从a点到b点,沿途的风景顾不上看。现在看,这个城市真有魅力。”白雪说道。

    李路说道,“听你这么说,暗藏唏嘘。”

    “不是有句话说,年纪越大越喜欢回忆。”白雪道,“我想我已经到了靠回忆往下活的阶段了。”

    “二十七八岁,你是在创造回忆的阶段。”李路道。

    白雪说,“你怎么知道我年纪?”

    “你是大明星,个人信息一般做不到保密。”李路说。

    白雪轻叹口气,微微摇头。

    车开进了航空路,前方右侧就是航空研究所家属大院,那里就是李路的目的地。门卫是现役部队士兵,严格登记了李路的证件信息之后,问道,“你找哪一家?”

    “姚太航。”李路回答,“姚太航教授。”

    他说完,把那个预备役干部证递过去,卫兵马上敬礼,正营级干部在小兵眼里那是妥妥的首长。

    卫兵登记完,指了指路,说,“首长,你顺着主干道往里面走,过三个路口,右侧第三栋楼就是姚教授家,在三零三。”

    “好,感谢。”李路敬礼。

    上了车,挂档给油慢慢滑进去。

    白雪奇怪地问道,“你是部队的?”

    “算是。”李路说,“预备役部队,因为担任职务,所有也算是部队干部。”

    白雪打量着这个五十年代风格浓郁的家属大院,说,“第一次知道这边还有这么大的家属院。”

    “有些大院别看正门普普通通,没准就是军队要害机关的家属大院,里面更是大得离谱。”李路说。

    白雪点头说道,“是,我去过海军那边的家属大院,地方是真大,树木花草非常多,简直是个公园。”

    “呵呵,那是,虽然没什么洋楼,这样的住宅小区,我反而觉得更舒服,接地气。”李路笑道。

    “接地气,说得好。”白雪回味着道。

    在楼下停下车,李路说道,“我去拜会个老前辈,你跟我一起去吧。”

    “方便吗?”白雪有些迟疑。

    李路说,“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就说你是我秘书。”

    “好吧,我演你的秘书。”白雪扑哧一笑。

    两人下车,举步上楼。

    这会儿是下班时间,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上楼下楼的都盯着白雪看,直接忽视了李路。

    下楼的两位大妈走下去了好多级台阶,低声交谈,“那姑娘瞧着面熟得很,好像在哪里见过。”

    另一位大妈说,“我也看着眼熟。”

    李路笑着对白雪说,“不该带你出来,全国人民都认识你。”

    白雪脸红了红。

    到了三零三门口,房门紧闭,伸缩式铁门,里面的木质房门半掩着。李路嗯了嗯门铃,是那种圆的门铃,门梁上面的小喇叭叮咚叮咚的响了起来。这房子有年头了,但门铃依然能够良好工作,说明房子的主人是个很严谨的人。

    不一会儿,里面的房门被打开,一位头发花白了的戴着近视眼镜手里还拿着报纸的较瘦的老人家。

    李路连忙说,“老同志您好,我叫李路,是王嘉庆同志的同事。”

    “哦,你就是李路,请进。”老人家闻言,精神顿时有些兴奋,连忙的开门。

    李路点头打招呼,一边走进去一边说,“老同志,贸然来访不打扰吧?”

    “不打扰不打扰,呵呵,快进来。”老人家看了看白雪,一愣,“这位姑娘是?”

    “老人家您好,我是李先生的秘书。”白雪不等李路说话,自我介绍道,“我叫……白小雪。”

    “哦,很俊俏的闺女,快请进。”老人家把他们请进来,把门关好后,走了几步冲厨房那边喊道,“老刘啊,来客人了,倒水。”

    “好的,来了。”厨房里面转出来个戴着围巾的约莫六十岁的老妇人,气质很端正,言行举止非常的严格,却是一头乌黑的短发。

    “刘阿姨,您好。”李路和白雪连忙问好。

    刘阿姨笑着说,“哎哎哎,好好,你们好,快请坐,我去倒水。”

    “刘阿姨,可使不得。”白雪连忙的追过去,“我来吧,不用客气的。”

    李路很满意,她很懂事。

    “小李,坐,坐下说。”老人家示意李路坐下,同时把报纸折叠好放在茶几上。

    李路笑着说道,“老同志,叨扰了,没想到正好撞上饭点。”

    “来得正好,咱们喝两杯。”老人家说。

    李路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知识分子的家庭,到处都能看见书,甚至李路还能看出来,那位刘阿姨不是党政干部就是学校教师,气质太厉害了,哪怕是戴着个做饭用的围裙。

    “老同志,我是来找姚太航同志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家?”李路问道。

    老人家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好一阵子都没能止住。

    这会儿,刘阿姨和白雪端着茶具什么的过来。

    老人家指了指李路,对刘阿姨说,“老刘,他就是李路,他说是来找姚太航,问我他人在不在家。”

    刘阿姨也忍不住笑了,把茶具放下,对李路说,“你就是王嘉庆介绍过来的小李吧,他啊,就是姚太航,我是他妻子刘建军。”

    刘建军,又是一个极具时代特色的名字,根本不分男女。

    李路大感吃惊,看着老人家说,“您,您就是姚太航教授?”

    “哈哈哈!”姚太航大笑,指了指厨房,对刘建军说,“老刘,你去做饭。”

    “嗯,你们慢慢谈,我去炒几个菜。”刘建军说。

    白雪连忙说道,“刘阿姨,我帮你。”

    “使不得使不得,你喝点茶,和他们说说话。”刘建军拒绝。

    白雪挽着她胳膊,说,“没事,刘阿姨,我能帮上忙。”

    李路道,“刘阿姨,让她去帮帮忙吧。”

    “那行,呵呵,这姑娘厂得是真俊俏。”刘建军夸了一句。

    姚太航叹了口气,说,“是不是觉得很奇怪?王嘉庆一定是说我是他的老同学,是不是?”

    “是的。”李路尴尬得很,“姚教授,我是真的……”

    “没事没事。”姚太航摆着手呵呵地说道,“王嘉庆这小子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我快六十了,王嘉庆今年应该是四十五,差了十多岁,不过我和他确确实实同窗过一段时间。”

    摆了摆手,姚太航感慨着说,“那个年代,这种现象不算什么。我后来去了长安交大任教,他进了南方机械厅工作。”

    李路明白了,说,“原来如此。姚教授,情况王厂长都跟我说了。我这次过来,是想看看您这边有什么需求,有什么是需要我提供帮助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是我这边出了问题,让你大老远跑过来。”姚太航喝了口茶,说,“ws-7前前后后搞了五年的时间,眼看着有了突破,上面一句暂停拨款,五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说起来,姚太航的脸色就变了,依然的义愤填膺。

    李路皱眉道,“姚教授,ws-7搞了五年?听说是前年才立项的。”

    “那都是瞎传的。”姚太航说,“王嘉庆介绍过,你是部队出身的,你可能知道前年西北摔下来的那架707。实际上在此之前,我们的ws-7项目已经搞了有两三年了。”

    “原来如此,看样子传闻不可信。”李路道。

    姚太航沉声说道,“我是七七年到的上海,大飞机还没立项,就把我从学校调了过来,做了半年的工作,才把项目折腾起来。大飞机项目,前前后后五年了,现在要和美国人搞合作,生产机尾机舱,把大飞机项目一刀切!”

    “姚教授,消消气。”李路说,“大环境如此,很无奈,也很残酷。我赶过来上海,正是因为如此。和麦道公司搞的md-82,我个人也并不看好。”

    他斟酌了一下,压着声音说道,“姚教授,我听到一些消息,一些人想要销毁大飞机的所有的资料。那些都是无数科研人员五年来的心血,更是我国大飞机研发这条路上油墨未干的至关重要的基础研究资料。”

    “看来你都知道了。”姚太航沉声说道,“ws-7的资料,他们要封存,那些都是我这个团队五年以来的成果。我知道,不是封存那么简单。我迟迟未能离开上海,主要是因为还没想到办法把那些珍贵的资料挽救出来。”

    李路说,“姚教授,我有个想法。”

    “你说。”姚太航道。

    李路说道,“拿不到手的资料,我来想办法。您能不能拉一个名单出来,主要是大飞机项目里要被遣散的科学家们,技术人员们,总而言之,与搞飞机能扯上关系的,不管是技术人员还是工人,我全都要。上海待不下去,到陆港去,我提供平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让好不容易燃起来的火苗灭掉。”

    “好,好,好。”姚太航连说三个好,“小李,很好,你有这个心做这件事情,我一定全力以赴。我也不问你陆港那边是什么情况,也不提前提要求了,你只要给我一个能够继续把ws-7 搞下去的平台,我姚太航这辈子,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已然有些老泪纵横的样子。

    李路坚决地说道,“砸锅卖铁,我保证一定全力支持到底,誓将大飞机的航发搞出来!”

    姚太航严肃地说道,“小李,其他的技术资料放到一边,ws-7的一定要挽救出来,绝对不能让它们被销毁掉。你打算用什么办法?”

    李路沉吟着说道,“两个办法,找人,或者生抢。”

    “不行不行,第二个办法坚决不行。”姚太航摇头道。

    李路微微点头,“那只能找人了,想想办法。”

    姚太航低声说,“狸猫换太子,试一试。”

    微微愣了一下,李路心道,谁说知识分子没计谋?

    “来,吃饭吃饭,吃完饭再谈。”

    刘建军和白雪端着菜从厨房里面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