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分期付款
    ,!

    在二楼客厅那里坐下,韦德笑着对递过来茶水的张卫伟点点头,说,“张,最近怎么样?”

    他们也是老朋友了,显示老光明厂亚洲虎项目组里,张卫伟负责警戒保卫工作,然后是西南战场那边,张卫伟同样参加了战场研究队。

    坐下来点了根烟,张卫伟说道,“挺好的,各方面的工作都挺顺利,不过还是遇到一些问题。”

    “哦?遇到什么问题是李路解决不了的?”韦德也就是闲聊的意思,没想到张卫伟还真的提出了一些问题来。

    张卫伟道,“我们极度缺乏人才,主要缺乏能够教导技术队伍的教授级别人才。我们头儿经常提到过,说你们克莱斯勒防务公司的技术队伍很厉害,如果能搞个技术交流培训什么的,那是最好不过了。”

    韦德顿时哈哈大笑,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李路渴望人才,他带出的兵时时刻刻想着的也是人才。尽管如此,你们对人才的尊崇,我非常的钦佩。张,亚洲虎坦克项目团队依然在,我们的技术人员也依然在,你们完全可以继续学习嘛,一起做研究工作,继续做亚洲虎坦克的改进研究,这对你们的队伍建设来说,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张卫伟笑着点点头,道,“是的,这是当然,不过我们老板的意思是扩大技术合作范围。我们老板很喜欢你们搞的坦克用燃气轮机,不过如果能获得mtu公司的车用柴油机系列技术,也是不错的。”

    韦德顿时苦笑起来,问道,“张,这是李路交代你的?”

    张卫伟笑着点头承认,“是的,昨晚老板详细交代了一番,他没想到格鲁曼的人这么矫情,打算亲自和你谈一谈这个事情的,现在只能我先和您聊一聊这个事情。”

    毫无疑问的是,韦德一点也不敢小瞧张卫伟。他的话就是李路的话,甚至他是迄今为止最能影响李路决定的人,没有之一。韦德绝对算是李路的老朋友了,亚洲虎坦克项目成立的时候,李路入职光明厂没几天,甚至亚洲虎坦克项目落户光明厂的“幕后始作俑者”就是李路。

    因此,韦德非常清楚,作为一直跟着李路的唯一助手,张卫伟的地位非常的特殊,足以影响李路一些很重要的决定。而且,先与张卫伟谈,甚至还能留出一点余地来,这是好事,韦德再乐意不过。李路今时不同往日了,掌控着红星防务公司,等于掌控了该公司的所有外汇。从理论上来讲,红星防务公司有完全的外汇自主权,换言之,与伊朗普达公司、伊拉克达拉姆公司的合作所得外汇,都是归该公司的。

    可想而知红星防务公司总经理的权力是多么的大,只不过具体环境限制,这项权力现在来看并不十分突出。全国外汇储备都没一个亿美元,你一个企业掌握了好几个亿的外汇,你还想自主使用,太开玩笑了。

    价钱价钱,说一千道一万,说到底就是价钱。

    没什么不能合作的,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卖的,前提是只要价钱合适。

    “燃气轮机先放到一边。”韦德说,“我想你们大概要的是红星厂和克莱斯勒防务公司为主的外方企业进行大范围的技术合作,主要集中在柴油发动机以及车载通信设备上面。没有错吧,张?”

    张卫伟点头,“是的,您说得很准确。”

    韦德是亚洲虎坦克外方技术团队的最高负责人,他当然知道华夏这边最欠缺的是哪一方面的技术,最迫切获得是哪几个方面的技术。发动机和电子设备是其中最重要的,电子设备中又以车载通信设备为关键。

    “好,详细地初步地聊一聊。”韦德说道。

    这边张卫伟和韦德在谈,一楼会客室那里,李路和威尔斯的交谈,也逐渐进入了实质性的内容。

    威尔斯说道,“李先生,当前我们争论的焦点是,作为中间联系人,你的主要权利。变后掠翼技术作为前提条件,我们进行转让,你的职责是负责完成与伊朗普达公司之间的沟通,随后货物通过你的红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进行交付。”

    李路道,“我的意思是,你们不用去考虑伊朗普达公司那边的事情,甚至不要担心我和他们的沟通结果如何。你们格鲁曼公司的目的是处理掉库存的二十四架雄猫,那么,把雄猫运过来,连同你们的变后掠翼技术,我来完成支付。红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和格鲁曼公司之间的交易,在你们完成了变后掠翼技术的转让之后结束。这就很简单了。”

    威尔斯皱着眉头说道,“李先生,这等于是格鲁曼与红星之间的交易,我得提醒你,那可是好几亿美元的货物,如果你与伊朗方面没能就此谈拢,你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与雄猫同级别的战机单价,市面上是两千万到三千万美元,当然,这是生产商的报价,中间环节还需要什么样的附加费则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来。

    威尔斯自然知道,处理库存的价格,肯定不会与市面价格持平,他心里有个账本,哪怕是按照六折的价格,那也是总价超过四亿美元的买卖。他也许不怀疑李路能拿出这么多钱,但他却对李路是否能和伊朗普达公司达成交易存疑。

    抽了口烟,李路说,“威尔斯先生,没有错,这就是红星与格鲁曼公司之间的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们不用担心处理不了库存,只需要做好售后服务。”

    威尔斯犹豫着说,“据我所知,你的红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只不过是一家刚刚起步的汽车厂,现在主要生产拖拉机。李先生,并不是我怀疑你的实力,只是我同样做过了解,红星防务公司的外汇,你能够使用的并不多。”

    李路笑道,“那么你有没有了解过,我有数千万桶的原油,只要我需要,每年数千万桶也不是什么难事。”

    “什么!?”威尔斯大吃一惊。

    很明显,威尔斯在瞬间做出一个判断——这么关键的信息,要么是韦德进行了隐瞒,要么就是连韦德也根本不知道。

    李路缓缓说道,“红星(香港)国际贸易公司是红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我认为,使用港币进行交易,或者麻烦一些换成美元,不存在什么克服不了的问题。当然,格鲁曼公司最不需要担心的是我的资金实力。威尔斯先生,我很了解你,当年让巴列维政府决定采购雄猫战机,正是因为你的极力游说,你对中东很熟悉,那么你应该清楚,当前两伊战争的状况下,我与交战双方的良好关系意味着什么。敢于同时向他们双方出售军火的只有我,而也只有我才能同时从他们双方中获得原油,甚至油田。”

    威尔斯被彻底震慑到了,他是中东通,非常的了解那里的地缘关系。至少有一点他是不会否认的——当前能够同时与两伊保持良好关系的,除了眼前华夏这个年轻人,不会有第二位。

    要么站在伊朗这边,要么站在伊拉克那边,要么保持中立,保持中立的前提是不向任何一方出售军用物资。你要是卖给其中一方,另一方就会火力全开怼你把你当成敌人。

    连美国人都不敢这么做。

    但是李路敢,确切地说,是穷疯了的邪恶兔子敢,恰恰的两伊因为各有各的考量,而选择了心照不宣的态度。说邪恶兔艺高人大胆也好,穷疯了自己都打也罢,或者说选中了巧妙的时机,事实就是事实,摆在那里很清楚。

    要是敢直接和伊朗普达公司进行交易,格鲁曼公司还用得着脱裤子放屁绕这么大一圈找到李路这里来?他们不但不敢,也不能,并且极有可能会遭到对方的拒绝。

    然而,威尔斯被震惊到了的同时,他没有看到李路的险境。李路实际上此时是踩在钢丝上,钢丝下面是万丈深渊。他必须平衡两边的力量,而且每一边都是由不同各方组成的力量,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新光明厂与新兴公司算一个利益方,外汇管理部门算一方,伊朗普达和伊拉克达拉姆又是一对针尖对麦芒的一个组合,再加上参合进来的日本几家公司:三井公司以及东芝公司和富士重工,现在又进来一个格鲁曼,未来极有可能还有一个西德的mbb公司……

    以石油为支点,李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撬起了这些重量级企业,而他的真正能够为此提供支撑的,仅仅为幼苗状态中的红星厂以及完全不够看的奋远公司。至于其他乱七八糟的产业,根本连这些贸易大单子的零头都够不上。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就是李路的险境。

    每一处都需要经过精确到天数的计算,否则,如果把与伊朗普达、伊拉克达拉姆两方支付的外汇到具体到达利益方的时间差利用到极致,非常考验他的策划功底。

    约莫半支烟的工夫,威尔斯慢慢缓过神来,伸手去拿起茶几上的大前门,尽管他抽不惯这样的烤烟,他还是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说,“这么说,李先生你打算用油田或者原油作担保?”

    “是。”李路很爽快的承认,“我不会一次性支付,而是会分为三到五年完成支付。”

    “这不可能。”威尔斯断然摇头拒绝。

    李路道,“威尔斯先生,先别忙着拒绝。”

    他慢慢卷了卷深蓝色工装外套的衣袖,说道,“对于格鲁曼公司而言,短期内账户存入大量资金,并不是什么好事情。美国海军未来两年内有多达三艘航母下水,并且有超过一百架舰载机要进行更新换代。我想,恰恰是作为生产商的你们,是害怕接到美国海军的订单的。”

    威尔斯沉默了,对方了解的情况并不比他的少。

    因为有多年前的协议在,在完成近五百架雄猫战机生产之前,交易价格是不能够重新议定。也就是说,在完成五百架雄猫战机生产之前,格鲁曼公司继续向美国海军交付该机型,就要为每架雄猫倒贴进去数百万美元。

    库存的二十四架雄猫战机是怎样来的?

    那是格鲁曼公司扣下来的战机,因为一旦交付美国海军,损失就会出现。美国海军也不想把格鲁曼公司往绝路上推,因此睁只眼闭只眼,但协议早晚要履行。如果美国海军知道格鲁曼公司的账面上有大量的资金,那么他们会认为格鲁曼公司能够坚持生产完五百架雄猫战机,就会毫无疑问的要求继续履行合约……

    李路说道,“我用原油作为保障,甚至是油田的开采权,你们的利益不会受损,并且我相信,未来我们一定还以后会更广阔的合作空间。”

    威尔斯明白了李路的意思,对格鲁曼公司来说,这是续命计划,而他也知道,李路一定一下子拿不出几亿美元的资金。这几乎是目前为止,双方唯一能差不多达成共识的方案了。

    关键在于,格鲁曼公司没有第二个选择。

    指望与华夏合作的八爷改项目的资金维持企业运转是不切实际的。

    “李先生,我想我需要向高层进行汇报,希望你的提议得到公司高层的认同。”威尔斯微微叹了口气,说。

    李路笑道,“没问题,不过下一次见面,会是在陆港。威尔斯先生,欢迎到陆港去,参观参观我的红星厂,相信你一定会感到惊喜的。”

    “但愿如此。”威尔斯强颜欢笑。

    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谈成现在这样,完全的与他想象中的大相径庭。事实说明,他遇到了一位不好对付的华夏人。

    韦德适时的下楼来,看样子和张卫伟也谈了个初步,笑容颇为灿烂。他走过来,笑着对李路说,“路,你对麦道公司的md-82项目感兴趣吗?我想我们可以进行合作。”

    李路果断摇头说,“不,我不看好。”

    “为什么?md-82是很有前途的客机。”威尔斯一愣,插话道。

    要知道,韦德在上海忙活着的,就是这件事情了,但现在为止都还没有找到合作机会分一杯羹。

    李路笑道,“不,我不看好麦道公司,当然,我对他们的技术,还是很有兴趣的。等他们即将倒闭,或者面临被兼并的时候,有愿意出售的机械设备什么的,我会考虑购买。”

    不止威尔斯,连韦德听了这话都愣怔住了。

    没有给他们思索的时间,李路笑着摆摆手,说道,“二位,我就不远送了。威尔斯先生,我们陆港再见。”

    把他们送出去。

    上车之前,韦德的的手在车门拉手那里停下来,说道,“他判断麦道公司会倒闭?”

    “也许是兼并,或者,收购。”威尔斯有些心神不宁。

    他更认为这是李路在绕着圈子警告他,确切地说是点出了格鲁曼公司现在的虚弱。事实上,还要十多年,麦道公司才会被波音收购。格鲁曼也都还有十来年的活头。

    韦德又怎么能听得懂未来人的话,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路这个人,他喜欢技术,喜欢自主研发,md-82项目在华夏只不过是一个组装项目,他不感兴趣也是情理之中的。”

    威尔斯忽然问道,“韦德,你知道吗,他说他有油田,波斯湾的油田,还有数千万桶原油。”

    韦德惊呆了,随即表情慢慢复位,变成若有所思,好一阵子,他深深叹了口气,说道,“他是个可怕的人。”

    “那是什么意思?”威尔斯不解其意。

    韦德又深深叹了口气,用华夏语说,“跟李路走,吃香的喝辣的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