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梧桐路十七号
    在那么多科研专业领域里,搞雷达的人绝对是属于默默无闻却绝对拥有高地位的军工科研人员。

    另一辈子的李路,打交道最多的恐怕就是电子部队了。广义上的电子部队包括了雷达部队,涉及到雷达,就肯定涉及到与此相关的任何领域,比如各种工厂,甚至零部件供应商。

    情报与通信是绝对不可分的密切津贴的两个专业领域,都离不开雷达。谈到雷达,许多人想到的是雷达站、机载雷达、舰载雷达这些,实际上,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雷达随处可见,漫山遍野的通信基站就是雷达……

    搞雷达研究的人通常是全才,不但要懂电子,还要懂机械,懂通讯,不但要会设计,还要会维修,甚至系统工程研究方面,也要有所涉及。这个领域是绝对的高科技,出来的人才是绝对的全能型。

    马金涛是搞基础研究的,主要集中在材料和工艺方面,住在梧桐十七号这里的这位,那就绝对是应用研究领域中的大牛,哦不,确切地说现在还是小牛,主要集中在雷达研究方面,又主要是在预警雷达这个细分领域中。

    华夏的高校里,提及科大,许多人耳熟能详的是少年班,鲜有人知这所学校是中科院主管的汇聚了全国科学研究顶尖人才一多半的“豪华配置”高校。在五六十年代,担任系主任并且亲自授课的人员名单足以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钱老,赵老,华老,郭老,另一个赵老,任何一个都是民族脊梁似的伟大科学家,并且从事的都是于军事领域应用息息相关的研究工作。

    与马金涛成长于参加工作之后这段时间不同,梧桐路十七号这位,在学校学习期间,就已经大放异彩。后来受到冲击,下放了几年的时间,于1976年返校担任教员,1978年被抽调进入y10项目组,一直到现在。

    李路不会记错,他很快会接到调配命令,去内陆大山里的一家电子器材厂工作,因为环境的原因,未来十年,他的才能都无法得到展现,一直到九十年代后期,形势发生了变化,他在雷达研究方面的才能,终于有机会为国防科研工业做出突出的贡献。

    但,损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此时此刻,李路要拜见的梧桐路十七号这位爷,也不过是三十三四岁的人——叶斌通,y10项目通讯组的负责人。

    李路对叶斌通太熟悉了,另一辈子,李路曾经多次往大山里的那家电子器材厂跑,他们干情报工作的,与军工厂的往来比与部队的往来更加频繁。在那个时候,李路认识了已经是厂里技术主管的叶斌通,并且两次组成联合小组出差。

    当然,那个时候,大山里的那家电子器材厂也变成了国际上面都赫赫有名的高技术装备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叶斌通一战成名于科索沃战争,就是打下来一架f-117的那场战争。他研究出了使用现有雷达装备侦测到f-117隐形战斗机的技术办法,并且进行了多次成功的试验。大家都知道,f-117打开弹仓发射导弹的时候,是没有什么隐形性能可言的,而叶斌通研究出的技术办法,是能够准确侦测到弹仓关闭状态下的f-117的。换言之,f-117隐形战斗机在雷达面前隐形或者说雷达截面等同于鸟类的神话,破灭了。

    当时李路问过叶斌通,被揍下来的f-117是怎么回事,叶斌通的回答很明确——那是老毛子指导干下来的。

    科索沃战争结束后十年,美国空军以维护过重为借口,退役了全部f-117隐形战斗机。鲜有人知,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比谍战都要精彩。

    毫无疑问,对于一款花费巨资打造出来的隐形战机,仅仅服役了二十来年,是非常的不正常的。要知道,f-16的服役时间比f-117要早十多年,却一直在改进服役不断的生产持续了半个世纪。

    对于一款隐形战机来说,如果在对手面前无所遁形,那么它的特殊意义就不复存在了。而为了达到隐形牺牲掉了气动外形机动能力以及载弹量,这些缺点被骤然放大——甚至比不上f-4e的作战效能,又何必再继续保留。

    可以说,单单算经济账的话,叶斌通为主的技术人员研究出来的能够普遍推广的侦测隐形战机的技术办法,让美国人直接损失掉了七十亿美元,间接损失更是无法估算。

    那是另一个时空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事情,因此,当f-22服役的时候,华夏很淡定的表示没有压力……

    回到现在,如果没有出现偏差的话,第一架f-117是今年中才被拖出洛克希德的厂房,需要经过两年左右的一系列试飞,要到1983年才能加入美国空军的服役序列。

    提前十年把叶斌通这个小牛收入麾下,就有希望来一个弯道超车,争取到的就是宝贵的时间。

    到了地方,把车往路边一停,李路和张卫伟下车,站在路边打量了一下子周遭,这条街很安静。

    李路感慨了一句,“好久没有走过这条街了……”

    梧桐路,顾名思义,路两侧栽种了许多梧桐树,一排排的,树龄都有数十年的光景。据说是当年和南京那边的那批同时种下的。自然而然的,这片街区是妥妥的老上海,放眼望去都是低矮的楼房,平房倒是极少。

    十七号并没有多特殊,上飞公司的其中一个招待所罢了,并没有很多人住在这里。

    张卫伟已经来打探过,自然的驾轻就熟,问了招待所那昏昏欲睡的工作人员,引着路,沿着常常的走廊往里面走。走了一半,一侧是开阔的天井,一个楔园,叽叽喳喳的甚至有不知名小鸟在树上叫唤,一点也不怕人。

    这可是冬天。

    通过楔园惊起三两只小鸟,李路和张卫伟一路走到走廊尽头,眼前就是一片开阔,凉亭假山鹅卵石曲道,花花草草,有些傲然盛开,有些落鲸瓣光秃秃。

    张卫伟指了指后面低矮的一排平房,说,“左手起第一间房。”

    李路微微点头,举步走过去,沿着鹅卵石曲道往那边去。差不多到了的时候,张卫伟停下了脚步,打量了一下周遭,寻了一个位置走过去坐下,点起烟来抽,警戒状态。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多,上班的没下班,驻扎在这里的从其他地方过来支援y10项目的技术人员,撤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在等候通知,而叶斌通这种来自高校的人员,反正回去学校也放假了,于是也干脆留下来等上级指示,或者等着时间差不多回家过年。

    更多的是心存不甘,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前后近十年的心血,一些老人甚至为y10工作了十二三年,这中间完成地经历了大冲击,终于等到了安稳的环境,结果一记闷棍敲了下来——仅仅三千万的研发经费被财政部否决了。

    哪怕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宣布解散y10研发团队,但是已经名存实亡,有好出路的早就申请走了,更多的陷入了迷茫与不甘。

    门口一侧挨着墙壁用板砖简单垒了一个三角灶,上面架了一口铁制圆柱体锅,周遭都是黑乎乎的一层东西,叶斌通穿着洗发白了的军绿色毛衣坐在小板凳上,正在生火。

    更像从庄稼地回来的农夫,一点也没有搞出让隐形战机无处可逃的火-控-雷达的雷达专家。

    “叶师傅,做饭呢。”

    李路笑着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